•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5 冷四爷是扑克脸

    105 冷四爷是扑克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惠南市,郊外影视城。

      “我靠!哪个傻逼吃了熊心豹子胆吧,这都敢写。”

      快晚上九点,林芝芝拍完一场夜戏,拎着裙摆回到她专属的休息区域时,一眼便看到,肖以笑和苏艾两个人正盯着手机屏幕看得出神,而且,肖以笑更是看的一脸激动,脸上的表情那是说不出来的愤恨,甚至是连林芝芝走近了,她们俩个都丝毫没有察觉到。

      “我们俩干嘛呢?”

      来到她们俩个的跟前,林芝芝凑过去,好奇地问道。

      结果,她一过去,一眼便看到肖以笑的手机里,正播放着一段男女在宴会大厅里共舞的视频。

      视频里共舞的男女,大气优雅,就跟专业的舞者一样,把一曲简单的探戈,跳的引人入胜,就像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舞姿美的让人窒息。

      视频画面里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陆丰泽和白佳瑶。

      “就拍完啦!”忽然注意到凑在自己后面的林芝芝,肖以笑吓了一跳,苏艾也是。

      “这是什么?”林芝芝看也不看肖以笑,只继续盯着她手里的视频画面。

      “一帮无聊的媒体记者吃多了撑着,乱写的,你别看了。”说着,肖以笑打算去关掉视频。

      只不过,她还没有关,林芝芝便直接将手机从她的手里一把夺了过来,睐她一眼道,“你以为你关了,我自己就找不到了呀?”

      “……”肖以笑看着她,挑眉深吁口气,“那你看吧,但肯定是媒体想借此出风光,乱写的。”

      林芝芝抿着唇角蹙了一下秀丽的眉心。

      肖以笑越是这样欲盖弥彰,倒愈发引起了她的兴趣,所以,下一秒,她先关掉了视频,看看报导里面,究竟写了些什么。

      【瑞达年会,瑞达总裁陆丰泽与未婚妻共跳开场舞】

      结果,一关掉视频,赫然映入林芝芝眼帘的,便是如此堪称“惊悚”的新闻标题。

      林芝芝眉心倏尔紧蹙一下,接着标题往下看。

      报导说,今晚在京城举行的瑞达集团年会和员工答谢会上,身为瑞达集团总裁陆丰泽的特别助理和未婚妻的白佳瑶小姐,以突出的工作表现,获得集团每年仅十个名额的突出贡献奖,并且,和陆丰泽无!比!亲!密!的共跳年会开场舞。

      除此之外,媒体更是大肆赞扬了白佳瑶的高贵优雅,大方得体,更盛赞她就犹如王室的公主一样,内外兼修,和陆丰泽这个瑞达集团的未来掌门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芝芝,没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这些八卦娱乐新闻,十条报导九条半都是假的。”见林芝芝盯着手机屏幕,原本满脸幸福欢乐,渐渐消失,转而神色变得有些黯淡,肖以笑赶紧安抚她。

      其实,虽然她觉得白佳瑶忽然变成陆丰泽未婚妻的事情,纯属扯蛋,但是,她有一点想不通呀,以陆丰泽的势力和手段,如果他不愿意让媒体报出来的东西,全国上下,又有哪个媒体敢随便乱写乱报。

      可偏偏为什么,今晚瑞达集团的年会结婚还不到一个小时,这样的“惊悚”的报导就已经满天飞了呢?

      “是呀,芝芝,这种报导一点可信度都没有,你还是别看了吧?”苏艾在一旁,也轻声安抚她道。

      林芝芝盯着手机屏幕,根本没有理会她们俩,只又点开陆丰泽和白佳瑶共舞的视频认真看了起来。

      报导里的东西,虽然有胡诌乱造的嫌疑,可是有一点,却假不了。

      那就是白佳瑶的高贵优雅,至少她和陆丰泽跳这一曲开场舞的时候,看起来真的是很般配的。

      “芝芝,你别这样,你想想,当初你和荣总的绯闻闹的多凶,几乎是不了解实情的所有人都信了,但还不是实际上,你和荣总什么事情都没有。”见林芝芝只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看,肖以笑继续开导她。

      “笑笑同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呀!”整段视频,林芝芝才看了一半,就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将手机还给了肖以笑,不以为意地斜睨她一眼道,“不就用一下你手机嘛,还有完没完呀?”

      “……”肖以笑满脸无辜地接过手机,“那你是不信咯?”

      林芝芝拿过一旁的水杯,拧开喝一口,斜睨她一眼,吞下满满一大口水后才反问道,“你觉得我该信吗?”

      肖以笑淡淡一声耻笑,“谁信谁就傻。”

      林芝芝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左手去搭上自己右边的肩膀,有些难受地皱着眉头,转移话题道,“这里刚才拍戏的时候撞了一下,有点痛,你们帮我揉了一下。”

      “好嘞!我来。”说着,肖以笑已经站了起来,开始去帮林芝芝揉,还一边揉一边道,“美人儿想怎么揉都可以,一定揉到您满意为止。”

      林芝芝斜她,“……”

      ……………………

      京城,陆家大宅。

      瑞达的年会结束之后,陆丰泽就和陆越苍,还有简夏和冷廷遇,四个人一起回了陆家大宅。

      如果不是因为简夏和冷廷遇要回陆家大宅住一晚,还带上了小默和小四,陆丰泽才不打算回大宅去住。

      女儿女婿,外孙女外孙还有儿子都回来了,清冷的陆家大宅,一下子变得热闹无比,特别是有小四这个无比捣蛋小霸王在,整个主楼里,更是欢声笑语不断,一会儿抱抱外孙女,一会儿又抱抱小外孙,可把陆越苍给乐坏了,一整晚嘴巴都合不拢,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线。

      当一家人在大厅有说有笑的时候,陆丰泽接到一个电话,是成城打过来的。

      成城告诉他,有员工竟然将瑞达年会的内部视频给泄露了出去,因为年会的现场,是禁止外媒进入的,年会还没有结束,就有媒体将他和白佳瑶跳开场舞的视频发布了出去,不仅如此,还捏造说,白佳瑶是他的未婚妻。

      听了成城的汇报,际丰泽英俊的眉宇轻拧一下,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质问道,“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一刻了,为什么在事情发生这么久以后才告诉我?”

      办事速度这么慢,这不是成城的风格。

      电话那头的成城忽然就沉默,变得无言以对,沉默了两秒后,只能道,“对不起,老板!”

      陆丰泽瞟一眼大厅里,正抱着小四眉开眼笑的陆越苍,俊眉再次一拧,低声吩咐道,“立刻给我封锁所有的报导和消息,再查出来,是哪家媒体哪个记者报导的,还有,视频是谁泄露出去的。”

      “是,老板。”

      挂断电话,陆丰泽装出一副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又走了回去。

      “哥,怎么啦?怎么你接电话的时候,一脸严肃?”待他走过来,细心的简夏便问他道。

      陆丰泽在简夏和冷廷遇的对面坐下,看一眼冷廷遇,淡淡笑着道,“公事而已!难道,冷总处理公事的时候,不严肃吗?”

      “妈妈,严肃是什么?”一旁,正呆在陆越苍怀里的小四满脸好地问道。

      “严肃呀,就是不笑,像外公这样,板着张脸。”简夏还没有回答,陆越苍就有模有样的板起脸,逗外孙开心。

      “哈哈哈……”看着陆越苍那张板起的严肃脸,小四立刻就乐了,拍手道,“爸爸就是这样的,好严肃,就是扑克脸。”

      简夏,“……”

      陆越苍,“……”

      陆丰泽勾唇,笑了,偷偷地对着小四竖起大拇指,表示赞扬。

      被儿子说成是“扑克脸”,原本还笑眯眯的某个男人,立马就变成了扑克脸,一记威武的眼神才小四扫过去,凉凉道,“谁教的?”

      小四还不到三岁,如果没有人教,肯定不知道“扑克脸”是什么东西。

      “是……”

      “嘘……小四,不能说!”坐在陆丰泽和陆越苍中间的小默见小四就要把原凶抖出来,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阻止他。

      陆丰泽又是一笑,把小默抱到自己双腿上坐下,抬手去摸摸小默的发顶,笑着问道,“小默怎么这么能干,那能不能告诉舅舅,为什么不能说?”

      小默黑亮亮的大眼睛闪啊呀,抿着樱桃小嘴想了一下道,“嗯~~~因为我们答应了堂哥堂嫂,不会说的。”

      陆丰泽,“……”

      冷廷遇和简夏,“……”

      “哈哈哈……”只有陆越苍,被两个外孙逗的开怀大笑,赞赏道,“我们家小默就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好姑娘,来,告诉外公,小默想要什么,外公奖励你。”

      陆丰泽,“……”

      冷廷遇和简夏,“……”

      ……………………

      一家人说说笑笑,直到将近晚上十二点,大家才都散了,各自回房休息。

      只不过,陆丰泽却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着陆越苍,进了他的卧室。

      “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陆越苍注意到他跟了进来,倒是有些好奇。

      陆丰泽也不想跟他说太多,直接拿出手机来,将他留下的新闻截图给陆越苍看。

      陆越苍看一眼,立刻便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来,沉声问道,“怎么,你以为是我让人这样报导的?”

      陆丰泽眉宇轻拧一下,“难道不是?”

      除了陆越苍,陆丰泽暂时还想不到,会有谁有这样的胆,又有这样的势力,竟然敢把白佳瑶报导成他的“未婚妻”。

      陆丰泽的话,自然是让陆越苍的脸色,愈发的沉了脸,气愤道,“丰泽,我告诉你,就算是我让人干的,那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是能把佳瑶娶回来,那是你的福气。”

      陆丰泽看着眼前的陆越苍,微微拧起了眉头。

      他知道,如果事情真的是陆越苍让人干的,他没有不承认的理由。

      如今,他这样说,那证明他是真的不知情的。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再没有多说什么,陆丰泽直接转身出去。

      陆越苍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身影,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其实,今天在去公司年会的车上,不仅仅只是他向简夏吐槽了陆丰泽和林芝芝之间的事情,简夏的一番话,更是让让深有领悟。

      简夏说的对,当初冷廷遇就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了她这个“侄媳妇”,再看如今,简夏和冷廷遇的生活多么的美满幸福,一双儿女又是多么的聪明可爱,羡煞旁人。

      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但如果这一生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是自己不爱的,那么这一生,又会多么的煎熬和痛苦。

      更何况,陆丰泽已经34岁,用不了多久,就是35岁的年纪了。

      从小到大,陆丰泽就从来不需要他这个父亲操心,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从来没有失误过,那么做为父亲,就应该相信,在选择自己的终生伴侣这件如此重大的事情上,陆丰泽更加不会失误。

      他的这一生,最幸福快乐的日子,莫过于和季悦瑶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那一段时间,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最甜蜜美好的回忆。

      后来跟战芸茵结婚在一起,他们二十多年来虽然相敬如宾,但他心里有的,不过就是责备,从来都不是爱。

      再说,就凭他陆家今时今日的势力与地位,再加上陆丰泽自身的能力,他又何必逼着陆丰泽再娶一个门当户对却不爱的老婆回来,放在家里当摆设。

      如今陆丰泽喜欢林芝芝,不惜花重金一心想要培养她,甚至想要将她取回家里来,这一切,就由着他去吧。

      如果林芝芝终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陆丰泽总有会醒悟过来的那一天。

      简夏说的对,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又何必吃力不讨好,操心太多。

      他老了,将来早晚一天,整个陆家和瑞达都会是陆丰泽的,就由着他去,他只要好好过他的晚年生活就好。

      ……………………

      陆丰泽回到卧室,直接就拨通了林芝芝的电话。

      只不过,电话接通,那边的人却不是林芝芝,而是肖以笑。

      “呵呵,陆总,晚上好!”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拢一下,“林芝芝呢?”

      “芝芝在拍戏呢,估计还得拍一会儿。”

      “她经常像这样拍夜戏吗?”

      听到陆丰泽带了些不悦的声音,肖以笑赶紧道,“不是!不是!这是杀青前最后一场夜戏了。”

      听到肖以笑的回答,陆丰泽的脸色才微微好看了些,沉声吩咐道,“等她回来之后,让她打给我。”

      “好的,陆总。”

      挂断电话,肖以笑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城墙上跟个仙女似的林芝芝,立刻便深吁了口气。

      看陆丰泽对林芝芝的关心程度,不用想,几个小时前的那篇报导,肯定是假的。

      不过,当演员哪有不拍夜戏的,不止是林芝芝一个人在拍,整个剧组都在熬夜呢,陆丰泽这疼老婆,疼得有点过份了。

      城墙上,林芝芝这最后一场夜戏,拍的有点艰难,因为有她从城墙上纵身往下一跃,跳入火海的戏,可是,她却不愿意用替身,坚持要自己上。

      所以,这一场戏,剧组是做准了准备工作,生怕林芝芝和其他的演员出什么事情。

      最后一个镜头,力求完美的林芝芝和导演组足足拍了两个小时,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才结束。

      当导演喊了一声“咔!完美”的时候,林芝芝几乎已经快要累瘫在地上了,肖以笑和苏艾赶紧过去扶她,由专业人士帮她解开威亚后,立刻便扶着她去休息。

      “没事吧?”肖以笑一边扶着她一边问道。

      林芝芝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吊威亚呆久了,腿有点软。”

      “多吊吊几次,习惯就好了。”

      林芝芝,“……”

      等林芝芝回到位置上休息,又陆继不断有人过来,恭喜她杀青,林芝芝笑着一一和他们道谢,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后,才坐着她的保姆车离开。

      等上了车,没有外人了,肖以笑才将陆丰泽打电话过来的事情告诉了林芝芝。

      林芝芝点头,拿过自己的手机翻开通话记录看了一眼,手指落下想要拨过去给陆丰泽的时候,又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都快凌晨两点了,说不定,陆丰泽早就已经睡了。

      所以,她先尝试性地发了一条微信给陆丰泽,问他有没有睡。

      结果,她的信息发出去还不到三秒,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陆丰泽打过来的。

      林芝芝抿起唇角,再幸福甜蜜不过地一笑,赶紧接通了电话。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你不是也还没睡么。”

      听着陆丰泽那低低哑哑的醇厚嗓音,林芝芝一颗心都有点酥了,俏皮道,“我是在工作,和你不同。”

      “那我在等你,没什么不同。”

      林芝芝低头一笑,一颗心真的都快醉了,赶紧道,“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我现在已经在回酒店的路上了。”

      手机那头,陆丰泽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又道,“就不想跟我说点别的什么?”

      林芝芝听着,轻咬唇角一思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你和佳瑶的那支舞,跳的真好。”

      手机那头陆丰泽好看的眉宇轻拧一下,“就只是这些吗?”

      林芝芝抿唇一想,又俏皮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跟陆总共舞的这个机会?”

      电话那头的陆丰泽终于扬唇,笑了,应答道,“有,当然有,随时欢迎。”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