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6 你尽快住院吧

    106 你尽快住院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翌日,京城。

      整整一夜,白佳瑶都没有睡,清晨,天才蒙蒙亮,她便起床,洗漱换好衣服,又化了个简单精致的淡妆,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没有那么难看之后,她连早餐都没有吃,也没有跟宁青婉说,便直接离开宁园,去昨天晚上她约好的一家高级私立医院。

      不过,出门前,她跟佣人说了一声,让佣人告诉宁青婉,就说她约了朋友有点事,不吃早餐。

      虽然她不愿意相信,自己患上的是脑癌,但是,并不是她不愿意相信,上天就会垂怜她,让她一直好好的。

      昨天晚上,她查了很多的资料。

      脑癌这种东西,是不治之症,如果不接受治疗的话,最乐观的情况,她可能活不过两年,就算坚持治疗,上天给她的时间,也不会长,可能,也就三年左右的样子。

      但是,治疗所带来的痛苦,是无穷无尽的,它会让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生活质量可言,只能任由医生和药物摆布。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她真的患上了脑癌,那她一定不要接受治疗,她绝对不要把她有限的时间,全部交给医院和医生,还有药物、化疗。

      她要在她有限的生命时间里,去做她最想做的事情,不管对,或者错。

      因为担心宁青婉会打电话过来问她具体去了哪,干嘛去了,所以,她掏出手机,关了机,直接自己一个人,开车去医院。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她极少有对人撒谎的时候,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因为她知道,不管善恶,撒谎就意味着欺骗,更多的,意味着伤害。

      她不想对宁青婉这个她生命里最后一个最亲近的人撒谎,所以,她宁愿她什么也不知道。

      这样,她不问,她就不用回答,也就不用撒谎了。

      当她来到医院的时候,还很早,她预约的医生还没有来,她便直接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门口,安静地等着医生来。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医生才来了。

      是个男医生,姓梁,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和陆丰泽差不多的样子。

      梁医生看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安静的坐着发呆的白佳瑶,大概猜出了她是谁,心中却是不禁感慨,为什么这么漂亮年轻,又优雅高贵的女孩子,会患上脑癌这种不治之症。

      其实,根据昨天晚上白佳瑶跟她口述的症状,再加上她母亲也是因为脑癌去世,他已经基本能确认,白佳瑶患上的,就是脑癌。

      “你好,白小姐!”

      听到声音,白佳瑶回过神来,抬眸看去,当看到眼前穿着白大褂的梁医生时,她立刻便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道,“你好,梁医生!”

      虽然彼此没有见过,也只是在网络上聊过一次天,聊的也只是她的病情,但是看到外貌和听到声音,白佳瑶便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她约的梁医生。

      梁医生上下打量一眼白佳瑶,扬唇一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有,是我自己来早了。”

      “先请进吧,我们先看一下你的具体情况。”说着,梁医生拧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对白佳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来。

      “嗯,谢谢。”

      ……………………

      瑞达集团总部,顶楼的总裁办。

      陆丰泽站在白佳瑶的办公室门口,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已经快上午十点了,可是,白佳瑶却仍旧没有来,而且,也没有接到她任何的请假电话。

      白佳雅是个做事很守时讲原则的人,在过去的几个月,她上班从来没有一次迟到或者早退,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可还是第一次。

      “总裁,要不要我打电话给白助理。”一旁,秘书恭敬地问道。

      陆丰泽刚来的时候,就在找白佳瑶了,可是现在等了一个小时,白佳瑶还没有来。

      陆丰泽不说话,直接抬手制止了秘书,然后,自己掏出手机,拨给了白佳瑶。

      只是,电话一拨通,传来的便是关机的提示音。

      陆丰泽眉宇轻拧一下,挂断电话,又拨打宁青婉的手机。

      “妈,瑶瑶还在家里吗?”

      “瑶瑶!”电话那头的宁青婉错愕,“她一大早就出门了呀,连早餐都没有吃,怎么,她现在还没有到公司吗?”

      “那她出门前,跟你说了什么?”

      电话那头的宁青嫁困惑地皱起眉头,“我早上没见到瑶瑶,她只跟佣人说,她约了朋友有点事,早早的就出门了,其它什么也没有说。”

      陆丰泽好看的眉宇再次一拧,立刻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丰泽,是不是瑶瑶出什么事了呀?”电话那头,宁青婉也感觉出了不对劲,所以赶紧追问。

      “瑶瑶确实是还没有到公司,打她的手机也关机,不过,她这么大人了,又那么懂事,经常一个人在外面跑,而且早上还特意交待约了朋友,所以应该不会有事,妈你不用担心。”虽然陆丰泽的心里有预感,可是,陆丰泽却不希望宁青婉担心。

      “瑶瑶从小在英国长大,在京城几乎没有朋友,她一大早出去,现在又还没到公司,手机还关机了,一定是出事了。”越想,宁青婉越不安,赶紧道,“丰泽,瑶瑶早上出门的时候,车也没有开,是自己走出去的,你赶紧安排人查一下,看瑶瑶去了哪里。”

      陆丰泽点头,答应道,“好,你别担心,我现在马上安排人去查,有消息了,就马上告诉你。”

      “好,那你快点。”

      “嗯。”

      挂断电话,陆丰泽立刻就往成城的办公室走去,吩咐他让人去查清楚,早上白佳瑶出了宁园之后,到底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

      听说白佳瑶出了事,成城半秒也没有耽搁,立刻就去安排。

      另外一头,宁青婉也没有心思再继续工作了,直接便推掉了自己一整天的安排,然后打电话回宁园,让管家也安排人,去找宁青婉。

      现在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时候,白佳瑶的神情就不太对劲,当时她只以为是她真的喝多了,没有多想,现在看来,是她太大意了。

      ……………………

      医院里,白佳瑶拽着检查报告,几乎是费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从医院走了出来。

      当她眯起眼,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空中耀眼的太阳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整个人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白小姐,根据所有的检查报告来看,你脑部的肿瘤,属于恶性的,而且你脑部的肿瘤分化率比较高,就算情况理想,时间也不会超过两年。”

      “白小姐,你的爱人和家人呢?”

      “白小姐,你尽快住院吧,我们医院有最好的脑外科医生,一定会想办法延长你的时间。”

      “白小姐,……”

      最后看一眼手中的检查报导,一颗清泪,毫无预警,砸了下来,落在手中的检查报告上,慢慢晕开。

      下一秒,白佳瑶将手中的检查报导,一张张全部撕碎,扔进一旁的垃圾埇里,然后抬手拭掉眼角的泪,沿着医院外的人行街道,慢无目的地往前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了多远,当她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走下人行道过马路的时候,前面一辆车忽然一脚急刹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年纪轻轻的,找死呀!”司机停下车,立刻便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冲着白佳瑶大骂。

      白佳瑶侧头,看向车里油头肥面的中年男子,这才恍然间清醒过来。

      “对不起!”低下头去,对着那中年男子说了一句抱歉,白佳瑶又退回了人行道上。

      望着那边又疾驰而去的小车,白佳瑶一双无比黯淡的眸子,又渐渐变得清明。

      其实,人的死法,有很多种。

      就像刚刚,她或许只要一不小心,就没了命。

      如果她像现在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去,那么她这一生,来这个世间一趟,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她的生命已经只剩下两年不到的时间了,但是两个的时间不短,她还是可以为她自己,为她爱的人,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的。

      想到这,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深深地吁出来,然后,朝不远处开过来的一辆计程车招了招手。

      很快,计程车开了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

      白佳瑶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小姐,去哪?”

      “瑞达集团。”

      “好的。”

      ……………………

      瑞达集团总部,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成城正在向陆丰泽汇报白佳瑶的行踪。

      白佳瑶离开宁园的时候,没有自己开车,也并没有打车,而是独自一个人走了好远一段距离,来到离宁园最近的一个公交站台后,搭乘那里最早一班的公交离开的。

      他们调看沿路的监控,一路排查,因为其中有一个站的监控设备刚好出现了故障,所以,他们现在根本无法确定,白佳瑶在那一个监控出现故障的公交站台下车之后,又去了哪里。

      “那附近的监控呢?有没有调出来全部过滤一遍?”陆丰泽微眯着一双深邃的黑眸,沉声问道。

      “都看过了,没有白助理的身影。”

      陆丰泽黑眸微沉又问道,“佳瑶下车的那个站台的监控设备是什么时候出故障的?”

      “前天下午,因为那个站台平常人流量并不大,而且没出过什么事,所以,交通部门并没有引起高度重视,马上抢修。”成城微皱着眉头,亦是不安地道。

      “白小姐,你回来啦!”

      办公室里,成城的声音才落下,办公室外,秘书惊喜的大叫起便传进来陆丰泽的耳朵里。

      陆丰泽二话不说,立刻便推开大班椅站了起来,大步便往办公室外走去,同样,成城也大步跟上。

      “嗯。”办公室外的秘书处,白佳瑶和往常一样,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问秘书道,“是不是总裁找我?”

      “嗯,是的,总裁找你一上午了。”

      陆丰泽大步来到办公室门口,一掀眸便看到站在秘书的办公桌前和秘书在说话的白佳瑶。

      这一瞬,他一颗悬起来的心,瞬间便落回了原地,变得踏实了。

      听到脚步声,白佳瑶一回头,便看到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陆丰泽,还有他身后的成城,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估计,都是在担心她吧。

      她不过就是消失了一上午,但是陆丰泽却在担心她。

      想想,其实这种感觉蛮好的。

      至少,她爱的男人不是不爱她,只是,爱的方式不同而已。

      看着陆丰泽微微弯起唇角一笑,白佳瑶朝他走了过去。

      “对不起,丰泽哥,我迟到了。”

      看着眼前一切正常的白佳瑶,陆丰泽才算是彻底放心了,也不跟她说什么,只先掏出自己的手机来,拨通了宁青婉的电话。

      “妈,瑶瑶来公司了,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电话那头一直无比担心的宁青婉得到这个好消息,自然高兴的要命,赶紧道,“真的嘛,瑶瑶在你身边吗?你让她听电话。”

      “在,你等一下。”说着,陆丰泽将自己的手机,递到白佳瑶的面前。

      白佳瑶接过手机,低声道,“喂,阿姨,对不起,害得你担心了,我没事。”

      “瑶瑶,你到底去干嘛了呀,一个上午联系不上你,阿姨和丰泽都担心死了。”

      白佳瑶微扯唇角,低下头去,回答道,“有个朋友从英国过来,我去接她了,中途刚好手机没电,关机了。”

      “哦,原来是这样。”电话那头的宁青婉总算是彻底松了口气,丝毫都不怀疑白佳瑶话里的真假性,只又道,“下次你要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可得跟阿姨或者丰泽说清楚,要不然我们会担心。”

      “嗯,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好,你没事就好,下班了早点回来。”

      “嗯。”挂断电话,白佳瑶把手机递回给陆丰泽。

      陆丰泽接过手机,深沉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问道,“真的是去接朋友了?”

      白佳瑶微微一笑,点头道,“嗯,真的是去接朋友了,我把她送去了酒店,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忘记时间,所以才会这么晚回来。”

      看着白佳瑶,陆丰泽不是察觉不到她的不对劲,但是,他却并不愿意去深究,因为他知道,白佳瑶已经不是个孩子,做事又向来极有分寸,哪怕她对他和宁青婉撒了谎,也一定有她的原因,她也有她的隐私跟自由,只要她人好好的回来,没事就行了。

      “吃午饭没有?”所以,陆丰泽并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想到白佳瑶没有吃早餐,又关切地道。

      现在已经马上就要中午十二点了,吃午饭,也一点儿不早。

      白佳瑶抿唇摇了摇头,“没有。”

      “走吧,我带你去外面吃。”

      “好。”

      ……………………

      林芝芝戏份杀青,第二天中午和大家吃了一顿杀青宴,庆祝了一翻之后,下午直接飞回京城。

      等飞机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她从Vip通道一出来,立刻便有十几家媒体记者扛着专业设备朝她飞奔了过来。

      林芝芝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自然能自如应付,而媒体问的,除了关于她的工作安排,仍旧是老调重弹,问她和荣峥之间的关系以及进展如何。

      林芝芝随便回答了几个接下来工作安排的问题,在所有记者都翘首期待她回答和荣峥的关系问题时,她却是轻描淡写又含糊不清地道,“我和荣总很好,我和他,都很好,谢谢大家关心。”

      话落,她也没有再理会记者,直接自己推着自己的行李箱,大步离开,媒体想要追上去,却被傅哥和肖以笑他们几个给拦住。

      上了保姆车,她掏出手机,原本想要发条信息给陆丰泽,她回京城了,先回绵绣花城。

      可是,才一点开手机,有一条热闹新闻就跳了出来,标题赫然是【瑞达集团总裁陆丰泽和未婚妻甜蜜共进午餐】。

      林芝芝眉心紧蹙一下,几乎是下意味,便点了进去。

      一看看新闻发布的时间,是将近三个小时前发布的,也就是说,在她上飞机后没多久,这条新闻就发布了。

      再往下看,新闻的内容,以图片为主。

      第一张图片,是陆丰泽开着车从瑞达集团的地下车库出来,副驾驶上坐着的,俨然就是白佳瑶。

      第二张图片,是下车的时候,下起了小雨,陆丰泽率先下车,体贴地为白佳瑶撑伞的画面。

      第三张图片,则是他们在餐厅里吃饭时,两个人相视而笑的侧颜。

      三张图片放在一起,哪怕不用任何一个文字的描述说明,不是瞎子的都能看得出来,陆丰泽和白佳瑶的关系有多亲密。

      如果说,昨天的那篇报导,是媒体记者的胡诌乱掐,那么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陆丰泽就不应该也不可能再让同样的报导出现第二次。

      除非……媒体报导的一切,都是事实。

      看完所有的图片,林芝芝整个人无力的往椅背里一靠,一颗心脏像是忽然被什么紧紧地捏住了般,让她呼吸有些困惑,特别不舒服。

      是呀!陆丰泽对她好,很好很好。

      可是,陆丰泽却从来没有一次说过,他会永远在她的身边,一辈子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

      “芝芝,你怎么啦?”肖以笑后面上车,看到林芝芝那不对劲的神色,立刻便问道。

      林芝芝靠在椅背里闭上双眼,缓缓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儿困,回绵绣花城吧。”

      “哦,好。”

      很快,车子发动,驶出机场,肖以笑没事做,便拿了手机出来玩。

      结果,跟林芝芝一样,一按亮手机,就看到了关于陆丰泽和白佳瑶的报导。

      点开一看,再看一眼林芝芝,她立刻就明白,为什么林芝芝的脸色,忽然会变得难看了。

      但是,这种事情吧,她是真的不好劝,而且,她也根本不知道,事实的真假。

      万一事情是真的呢?反正,陆丰泽和白佳瑶,又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迫于种种原因,谁又能100%的肯定,陆丰泽不会和白佳瑶结婚在一起。

      侧头看一眼林芝芝,肖以笑轻轻叹息一声,什么也没有说,也靠在椅背里,闭目养神。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