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8 血,好多血!

    108 血,好多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翌日一大早,林芝芝便有一场打戏拍摄,其中有一个危险镜头,是从一辆飞速行驶的货柜车上跳到低空飞行的直升机上。

      这些天来,因为拍了好几场打戏,林芝芝又一直是亲自上阵,从来不用替身,所以,身上磕磕碰碰,已经有好几个地方淤青了。

      肖以笑她们是真的心疼林芝芝,可是林芝芝自己不心疼自己呀,觉得自己年轻,可以随便折腾,除了裸戏和床戏,不管其它什么戏,她都是自己亲自上。

      等拍完了前面的打戏,拍摄最危险的从货柜车跳上直升机的镜前,威亚组的同事,给林芝芝穿好了装备,吊上了威压,做好了一切准备,林芝芝和另外一男演员,也都站在了大货柜车的车顶,做好了拍摄的准备,只等导演一声“Action”,威亚就会将林芝芝吊起来,往上“飞”。

      在一切就位之后,镜头对准林芝芝,导演一声“Action”,林芝芝一跃而起,威亚吊着她,直接“飞”向三四米开外的直升机。

      林芝芝的感觉很准,因为前面接受过动作导演的指导,所以她的动作也相当专业完美,在跃起飞向直升机后,她的双手,一次性直接抓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

      “咔!完美。”

      “啊!”

      导演称赞的声音才落下,一声尖叫,便从林芝芝的喉咙里发了出来,紧接着,大家看到,林芝芝直接从直升机的起落架上掉了下来,她身上的威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脱落了。

      “芝芝!”

      众人一惊,当大家反应过来,朝林芝芝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林芝芝已经从七八米的高空直直的掉了下来…….

      “砰!”

      只不过短短的瞬间,林芝芝便面朝地面,砸在了铺在地面上的防护垫上,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

      不幸中的万幸,是地面上还铺了一层厚厚的防护垫,但是,这却并不能代表,林芝芝从那么高的地方摔在防护垫上会没事。

      她整个人扒在防护垫上,懵了两秒,尔后,小腹的位置,一阵比一阵更强烈的痛意传来。

      “芝芝,你怎么样了?”

      “芝芝,你没事吧?”

      “芝芝,芝芝,你还好吧?”

      各种各样的工作人员,都扑了过来,在林芝芝的身边趴下,满脸担忧地寻问她的情况,都不敢轻易去动她。

      “宝贝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哪里疼,摔到哪里了?”肖以笑和苏艾冲过来,趴在林芝芝的身边,吓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林芝芝感受着小腹处一阵强过一阵的痛意,终于彻底回过神来,尔后,伸手过去,抓住肖以笑的胳膊,秀丽的眉心紧紧蹙起,痛苦道,“送我去医院,快点!”

      “好!好!”肖以笑连连点头,慌乱地就要自己去抱起林芝芝。

      不远处,傅哥冲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抱起林芝芝,大步便走向他们的保姆车,肖以笑和苏艾看到,赶紧跟上。

      就在傅哥将自己抱上保姆车,放在后座的座椅上躺下的时候,林芝芝强烈地感觉到,有股热流,从她的双腿之间涌了出来,同时,肖以笑和苏艾,还有导演和总制片也跟了过来,往车上钻。

      “笑笑,苏艾,你们俩个陪我,其他的人,不用跟去医院!”

      “好。”肖以笑答应一声,赶紧就去跟导演和总制片道,“导演,制片,既然芝芝这么说了,那你们就别去了,我们来照顾芝芝就好。”

      导演和制片见林芝芝不愿意让他们跟去,也就没有强求,点点头道,“那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这次的事故,确实是剧组的疏忽,剧组愿负全部的责任。”

      肖以笑点了一下头,半秒不敢耽搁,立刻便上了车,对傅哥道,“傅哥,赶紧开车,去最近的医院。”

      “好。“傅哥答应一声,立刻上了驾驶位。

      “芝芝,你没事吧,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苏艾凑到林芝芝的身边,去握住她的手,发现她不仅是一下子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就连手也变得冰凉,她吓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小腹处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痛意,让林芝芝闭上了双眼,秀丽的眉心紧紧地皱成了一团。

      痛,好痛!

      但是小腹处再强烈的痛意,也不及此刻她心里的痛和害怕来的强烈。

      她怀孕了!

      她怀了陆丰泽的孩子,可是,她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在她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和陆丰泽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她,从她的身体里流走了,没有了!

      眼泪,毫无预警,瞬间从眼角的地方滑了出来。

      “宝贝儿,到底摔到哪里了?你说话呀!”见林芝芝那样痛苦难受,脸色那么的苍白,连眼泪都出来了,却是什么也不肯说,肖以笑急死了。

      “血!”看到乳白色的真皮座椅上,那忽然晕开的一滩血渍,苏艾被吓的脸色瞬间都苍白了,“好多血!”

      肖以笑顺着苏艾的视线看过去,只是一眼,便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虽然没有结过婚怀过孕,甚至是连男朋友都没有,可是,这种场景,在拍戏的时候,肖以笑见的太多了,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此刻林芝芝身下的那一滩鲜艳的血渍和她无比苍白痛苦的脸色,是因为什么。

      她怀孕了,却流产了!

      天呀!林芝芝流产了!那可是陆大boSS的孩子!

      这一刻,肖以笑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林芝芝在那么痛苦的情况下,却坚持不让导演和制片跟去医院了,只让他们三个最信得过的人陪在身边。

      原来,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流产了。

      但是她流产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以让外人知道。

      “傅哥,快点!再快点!”

      傅哥从后视镜里看一眼,眉头紧皱着点点头,将车开的跟离弦的箭一样,在马路上飞驰…….

      ……………………

      医生给林芝芝注射了麻醉药,做了清宫手术。

      等手术结束,林芝芝被推进了Vip病房,大概十分钟左右后,她便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望着头顶白到有些刺眼的天花板,林芝芝只觉得头晕目眩,可是,她的意识却是无比清醒的。

      抬手,轻轻地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眼里,有泪,控制不住,再次氤氲而起。

      在她的手心下,曾经孕育一个小生命,那个小生命,是她和她最爱的男人的结晶。

      可是,因为她的一时疏忽大意,竟然让这个小生命从此消息了,没有了。

      就在昨天晚上,这个小生命明明还跟她互动过的,可是,她为什么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呢?

      肖以笑坐在病床边,看着睁开双眼醒过来的林芝芝,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深深叹息一声道,“好了,别难过了,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你难过也没有用,还是好好把身体养好吧。”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眼泪更加止不住地滑了下来。

      她反手握住肖以笑的手,一双泪眸望向她,请求道,“笑笑,我流产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阿泽。”

      陆丰泽原本就对她失望又生气,如果让他知道,她连他们的孩子都没有保住,说不定会更加的生气失望。

      肖以笑看着她,凝重地沉沉点头,“放心,我会交待小艾和傅哥,不会让他们跟任何人说,医院方面也不会透露的。”

      林芝芝流产,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但至于陆丰泽那里,其实根本就不用他们任何人告诉他,他自然有办法知道林芝芝的一切情况。

      但是林芝芝不想让他们告诉陆丰泽,他们自然不会说。

      林芝芝眉心颤动,微微点了点头,尔后,又闭上双眼,再多的一个字,她都不想说。

      正在这时,肖以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

      靠!竟然是陆丰泽亲自打过来的。

      只怕,现在陆丰泽已经知道林芝芝流产的事情了吧。

      “小艾,你照顾芝芝,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一旁的苏艾点头答应。

      肖以笑又看一眼手里的手机,赶紧大步出去。

      “陆…….”总。

      “肖以笑,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是不是不想干了?如果不想干了,立刻给我滚蛋!”

      出了病房几十米远,直到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肖以笑才接通了一直在她的手心里不断震动的电话。

      只不过,她的那个“总”字还没有出口,手机里,便传来陆丰泽愤怒的低吼声。

      这是第一次,肖以笑被陆丰泽吼,而且如此愤怒跟痛心,也是第一次,听到陆丰泽这么愤怒的冲着人吼。

      肖以笑握着手机,无比沮丧地低下头去。

      虽然委屈,可是,此刻的她,却无言以对。

      电话那头,吼完之后,听不到肖以笑的声音,陆丰泽强行压了压自己胸腔里翻涌的火气,沉声问道,“林芝芝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给她做了清宫手术,芝芝现在已经醒了,没有什么异常。”知道陆丰泽已经知道了林芝芝流产的事情,所以,肖以笑也丝毫不再隐瞒。

      电话那头的陆丰泽又沉沉地吸了口气,又问道,“她怀孕的事情,你知道吗?”

      肖以笑摇头,“不知道,芝芝自己应该也不知道,所以在拍打戏吊威亚的时候,她一直是坚持自己上,从来不用替身。”

      “你就这么确定,她不知道?”

      一次两次,林芝芝都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换取他的怜惜与疼爱,陆丰泽真的不敢确定,这一次,林芝芝不是故意摔下来,故意让自己流产的。

      陆丰泽的话,让肖以笑忽然想起来,林芝芝昨晚捂住嘴巴想吐的样子。

      难道,…….

      “对,我确定,芝芝肯定不知道,因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没看见她有过任何异常的妊娠反应或者怀孕的迹象。”不过,下一秒,她便给出了陆丰泽肯定的答案。

      电话那头的陆丰泽听着,却是闭了闭眼,深深的吁了口气。

      那么多次,他留在她的身体里。

      他原本就是想,如果她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就带她回家,直接跟所有人摊牌。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好好照顾她,再出什么事,我为你是问。”

      “是,陆总。”肖以笑立刻答应,在陆丰泽挂断电话前,又赶紧道,“陆总,有件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您说一下。”

      “说。”陆丰泽冷冷地道。

      “孩子没了,看得出来,芝芝很难过很自责,她刚刚还跟我交待,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其中,也…….”顿了一下,肖以笑又继续道,“也包括你,她很不想让你知道,也跟着她一起难过。”

      “真的是怕我难过吗?”陆丰泽反问。

      难道不是怕他生气责备她?

      “…….”肖以笑无辜,但却还是点头道,“是的,芝芝最最在意的那个人,只有你。”

      陆丰泽听着,深吸口气,终究是没有再说任何责备的话,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站在宁园的书房里,因为时差的关系,京城已经是快晚上八点了。

      挂断电话,陆丰泽又拨通了成城的电话,什么也不多说,直接吩咐道,“通知剧组,整部片子的投资预算,减少一千万。”

      电话那头的成城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后,立刻答应道,“是,老板。”

      “叩叩”

      正好这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陆丰泽回头掀眸看去,是白佳瑶。

      白佳瑶看着回过头来的陆丰泽,微微一笑,“丰泽哥,可以吃晚饭了。”

      陆丰泽点头,收起手机,转身往外走。

      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来宁园了,如果不是白佳瑶说,宁青婉感冒了,不舒服,他今天未必就会来。

      “走,下去吧。”来到门口,陆丰泽看一眼白佳瑶,淡淡地对她道。

      白佳瑶点头,抬步跟他一起下楼,不过,才走了两步,她的头部便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晕,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便往一侧踉跄。

      陆丰泽眼疾手快,立刻便手过去,稳稳地扶住了她。

      “你怎么啦?”

      白佳瑶站在原地,任由陆丰泽扶着自己,闭着眼睛,没有立刻说话,更加不敢乱动,直到,头部那阵强烈的痛意过去了,眩晕的感觉退去,她才睁开了双眼,努力对着陆丰泽弯起唇角,笑了笑。

      “没事,应该是太饿了,低血糖。”

      陆丰泽定定地看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那双沉沉的黑眸里,带着一丝忧虑。

      “瑶瑶,你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白佳瑶一笑,毫不迟疑地回答道,“就是因为低血糖呀,能有什么原因,我以后自己会注意的。”

      “你确定只是低血糖?”显然,陆丰泽不信。

      白佳瑶点头,“嗯,就是的。”

      “明天上午,你不用来公司,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丰泽哥,我…….”

      “瑶瑶,这是命令。”白佳瑶拒绝的话音还没有出口,便被陆丰泽强势地打断。

      白佳瑶看着他,迟疑一瞬,尔后明媚一笑,点头道,“好,我知道。”

      ……………………

      这晚,陆丰泽并没有在宁园里住,吃过晚饭之后,便直接离开,回了君悦华庭。

      站在空荡又寂寥的偌大空间里,想到此刻在意大利流产躺在医院里的林芝芝,说他不心疼不难受,那绝对是假的。

      但林芝芝既然不想让他知道,那他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她心中的自责,甚至是卑微。

      坐在沙里,陆丰泽有些疲惫的靠进椅背里,闭上双眼,抬手,遮住眼睛。

      林芝芝呀林芝芝,这样的事情,如果再有第二次,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

      ……………………

      翌日,白佳瑶吃过早餐,按照跟陆丰泽的约定,去医院检查身体。

      陆丰泽不知道她怎么啦,可是难道她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啦吗?所以,她去医院,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再做一次检查,不过就是为了执行陆丰泽的“命令”,让他安心而已。

      这一次,白佳瑶还去找的梁医生。

      梁医生看到他,是惊喜又意外,立刻便笑着道,“白小姐,你终于想通了,来住院了吗?”

      白佳瑶看着梁医生,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梁医生眉头一皱,抬了抬自己的眼镜,往自己的办公室外看了一眼,并没有立刻问白佳瑶找他帮什么忙,只是问道,“你的未婚夫呢?”

      这回,轮到白佳瑶诧异了,“什么未婚夫?”

      染医生一笑,直接道,“前段时间,媒体可是没有少报导你和你未婚夫之间的事情,看起来,你未婚夫应该很爱你才对。”

      白佳瑶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只觉得白佳瑶的身体应该不简单,却不曾想,她原来是瑞达集团总裁的未婚妻。

      梁医生提起前段时间的报导,白佳瑶才明白过来,他指的她的“未婚夫”,是陆丰法。

      低头微扯一下唇角,她也并不否定,也不多解释,因为确实是没有跟梁医生解释的必要,只是格外平静地道,“梁医生,我的病情,除了你和我自己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今天来,是…….”

      “你说什么?”白佳瑶的话,让梁医生不禁错愕,质问道,“你得的是癌症,是脑癌,你怎么能不告诉你的家人和未婚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一直不接受治疗的话,你可能连两年甚至是一年都熬不过去,难道你就心甘情愿这样离开所有你爱的人吗?”

      看着眼前的梁医生,这个不过也只是第二次才见的人,白佳瑶的眼眶,忽然就有些酸涩。

      垂下头去,她低低一声苦涩的笑,反问道,“难道我接受治疗,就可以好起来,就可以不用离开我爱的人吗?”

      “但你至少你的生命可以得到延长。”

      “怎么延长?!”看着梁医生,白佳瑶苦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全身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头发被剃光,脑袋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口子?”

      “不,白小姐,这只是最悲观的情况,你要往好的方面想。”梁医生极力劝导她。

      “好的方向是什么?”白佳瑶再次反问,“是不用住院,不用开刀,不用化疗,不用躺在病床上,不用什么都做不了,不用事事都需要别人来照顾吗?”

      梁医生摇头,“白小姐,你的条件这么好,你可以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治疗,远比你了解的要好。”

      白佳瑶也摇头,毫不迟疑地拒绝道,“不用了!我不想我的余生,都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哪怕,我只能活两年,或者只是一年。”

      看着眼前柔柔弱弱的白佳瑶,梁医生怎么也认识不到,她会有如此成熟和大度,甚至是超出世人的想法。

      “那你就不打算让你的家人和未婚夫知道吗?”

      白佳瑶继续摇头,“他们知道了,只会让他们难过,让他们生活变得糟糕,却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不想让他们难过。”

      看着白佳瑶,她的善良和坚定,深深地震撼了梁医生。

      他深吸口气,压下胸腔里那股莫名的难受,坐了下来,问道,“你说吧,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白佳瑶也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微微感激一笑道,“我的家人已经发现我的异常了,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出具一份假的检查报告,证明我只是因为有些贫血,才会导致脸色不好,而且容易低血糖,造成头晕眼花的情况发生。”

      “白小姐,你知不知道,医学造假,我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那算了,麻烦你了。”话落,白佳瑶便起身,转身打算离开。

      “等一下。”只不过,在她转身的瞬间,梁医生却又忽然叫住了她,“如果你答应我,以后能每天按时服用抑制你大脑肿瘤细胞发展扩散的药物,我要的检查报导,我会帮你开。”

      白佳瑶脚步顿住,回头看向梁医生,感激一笑,“好!谢谢你。”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