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9 这么看着我干嘛

    109 这么看着我干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真的只是贫血这么简单?”

      瑞达集团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陆丰泽看了白佳瑶的检查报告,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

      白佳瑶点头,“对呀,真的只是贫血,没其它的事情,难道有我病,我会故意瞒着你和阿姨吗?”

      陆丰泽沉沉地看她一眼,又低头,看手中白佳瑶的检查报告,血红蛋白这一项,明显偏低,几乎只有正常成年人的二分之一的样子。

      “从今天中午开始,我会让食堂每天中午给你准备补血的饭菜,不管多难吃,你都要乖乖吃下去,而且不能剩。”

      “不能拒绝吗?”

      “不能!”

      “哦,我知道了。”

      …………

      林芝芝休息了三天,因为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而耽误整个剧组和拍摄的进度,更何况,这是在意大利,剧组每天的开销都不菲。

      最关键的是,这些钱,其实都是陆丰泽的。

      所以,休息了三天之后,她便坚持回剧组开工。

      除了孩子没了,她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地方受伤,而且接下来的几场戏,都是文戏,没有任何打斗的场面,她完全可以吃得消。

      她真的不想再在意大利呆下去了,她好想好想回去,哪怕见不到陆丰泽,只是和他呆在同一个城市,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便会觉得心安。

      因为发生在林芝芝身上的意外,除了导演和编剧还有演员之外,几乎是整个剧组大换血,连总的制片人都换了。

      “是他要求换的吗?”回到剧组,发现剧组成员被大换血,林芝芝轻声问肖以笑。

      肖以笑斜她,点头,“要不然你以为会是谁。”

      林芝芝看肖以笑一眼,微微一笑,心里,却莫名难受的厉害。

      流产的事情,她不让任何人跟陆丰泽说,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这并不就意味着,陆丰泽不知道。

      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更加没有责备,但是,却默默地,将一切的事情都给她安排好。

      哪怕生气,哪怕失望,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她。

      “别难受了,下次自己注意点,别什么戏都非得自己上,有个时候替身就未必比你自己做的差。”见林芝芝眉目间那涌起的浓浓忧伤与自责,肖以笑在一旁开导。

      这次流产,确实是林芝芝太大意了,连怀孕了都不知道。

      医生说,孩子差不多五周大了,正常情况下,林芝芝应该会有察觉才对的。

      但是这些话,肖以笑不可能跟林芝芝说。

      不管怎么样,孩子已经没了,这是不可挽回的事实。

      林芝芝低头,苦涩一笑,“是我太固执,下次我会听你的。”

      ……………………

      三天后,剩下的几场戏全部拍完,林芝芝片刻也不想多留,带着自己的人率先飞回了国内。

      正好,两天后,是国内最负盛名的电视电影颁奖晚会,林芝芝出道时参演的公益短片和《小甜蜜》都双双获得了最佳公益短片和优秀电视剧的提名,不仅如此,林芝芝个人也获得了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的双项提名。

      可以说,整个颁奖晚会,林芝芝就是最大的赢家,所以,她不可能不出席。

      飞机在高空中飞行了大概11个小时左右,终于来到了京城的上空。

      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回到京城,回到自己无比眷恋的地方,又或许,是真的累到了极致,所以,在飞机上,林芝芝睡了这一个多月来时间最长的一觉。

      不过,最后,她还是梦中惊醒了过来。

      睡梦中,她看见了陆丰泽。

      他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脸色格外阴沉,从未有过的阴沉地盯着她。

      她想要走近,想要跟他说声“对不起”,可是,她才一靠近,他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那冷傲的背影,让人禁不颤栗。

      “醒了!”见一直在睡觉的林芝芝终于睁开双眼醒来,坐了起来,肖以笑冲她笑着淡淡开口,又道,“后天晚上就是颁奖典礼了,这两天我没有给你安排任何通告,你好好休息两天,把自己养的美美的,好去台上领奖。”

      林芝芝淡淡一笑,却只是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能拿下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自然重要,可是,对林芝芝来说,更重要的,是陆丰泽对她的态度。

      于她而言,陆丰泽已经占据了她生命的一半,她如果哪天可以做到不在意陆丰泽了,那么,她活着,就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从小到大,除了她的母亲刘素雅给了她生命,其它一切的幸福与美好快乐,都是陆丰泽给她的。

      “下午四点多。”肖以笑看了看腕表,又提议道,“在意大利的时候,食物不合你的胃口,你基本都没有好好吃过饭,要不等下我们先去芙蓉楼好好吃一顿,给你补补?”

      在意大利呆了一个多月,再加上流产的意外,好不容易才长了点肉的林芝芝,又彻底瘦了回去。

      林芝芝淡淡点头,“好,你安排吧。”

      虽然她并不想去,但是,这一个月来大家陪着她在意大利都没有吃好,她考虑自己,也确实是该好好犒劳犒劳一下团队的人。

      很快,飞机开始下降,从舷窗里俯瞰,整个京城,已经尽收林芝芝的眼底。

      想到或许很快就能和陆丰泽见面,林芝芝的心跳,不由自主地便开始加速起来。

      有欢喜,有兴奋,但更多的,是不安。

      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陆丰泽想要的吗?

      如果是,孩子没了,他会很生气吗?

      深深地吸口气,林芝芝缓缓地闭上双眼,等待着上天对她的裁决。

      “哦,对了,因为这次你被提名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所以机场外面围了很多的记者,你赶紧化个妆,做好心理准备。”

      说着,肖以笑已经把后面坐着的唐小暖叫了过来,让她给林芝芝化妆。

      在意大利那边登机的时候,林芝芝是一张素颜。

      虽然她皮肤好,够年轻,但是因为前几天流产的缘故,脸上没什么血色,甚至是连唇瓣上都没有什么血色,如果不化点妆,就这样面对媒体镜头,不知道媒体又该乱写什么了。

      虽然,媒体不一定就有那个胆敢乱写,但是美美的面对镜头,那肯定是很有必要的。

      林芝芝点点头,看着过来的唐小暖,吩咐道,“小暖,尽量自然就好。”

      “好嘞,知道。”

      ……………………

      等林芝芝从机场出来,果然,立刻就有数十家媒体扛着专业的设置像潮水朝她涌了过来。

      林芝芝戴着大黑超,将她小巧的鹅蛋脸遮住了大半,面对像潮水般涌来的媒体,就像是一日三餐一样,已经再平常不过了。

      好在,媒体也没为难她,问的都是跟她的工作和颁奖有关的问题,林芝芝也很配合,基本上是媒体问什么,她便答什么。

      “林小姐,对于这次拿下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你有信心吗?”

      林芝芝对着那个提问的记者,微微弯起唇角一笑,落落大方地道,“信心当然有,不过,比我优秀的演员有很多。”

      “林小姐真谦虚,你才出道一年,就双双获得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的提名,证明你是实力所在,众望所归。”

      “林小姐,听说你在意大利拍戏的时候,威亚脱落,你从将近十米的高空摔下来,你当时被紧急送医,剧组的工作人员也被大换血,这是真的吗?”忽然,有一个女记者冒出来,大声问林芝芝道。

      林芝芝看向那个女记者,淡淡优雅一笑,“我不知道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但如果真的是威亚脱落,我从近十来米的高空掉下来,我现在还能这么完好无损地站在大家面前回答大家的问题吗?”

      “那为什么剧组的工作人员会被大换血呢?”那个女记者不死心,又追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如你问问投资方。”

      林芝芝话音落下,不远处,两辆保姆开了过来,就停在了林芝芝正前方的位置。

      “不好意思,今天的采访先到这里,大家让一让!”见到林芝芝的车过来了,肖以笑和傅哥还有几个保安赶紧为林芝芝开道,护着她上车。

      绝大部分的记者都很识趣,基本都知道,林芝芝后台硬,他们根本得罪不起,所以,都缓缓退开,给林芝芝让出一条道来。

      林芝芝微微弯着唇角,保持着优雅温柔的笑容,在傅哥和保安的保护下,走向自己的保姆车。

      来到车前,傅哥立刻给林芝芝拉开了车门,林芝芝说了声“谢谢”,又回头跟所有的媒体记者们挥手“再见”后,才低头,抬腿上车。

      只是,当她的一条腿迈上车,抬眸往车里看去的时候,她像是忽然被点了穴般,一只脚踩在地面,一只脚踏在车上,定定地看着车里的男人,整个人彻底愣住。

      后面的肖以笑看到忽然愣在那儿没动的林芝芝,不禁困惑,立刻便探头过去看。

      当一眼看到坐在里面的陆丰泽时,肖以笑立刻便明了了,然后赶紧在林芝芝的后背上,轻轻戳了一下。

      林芝芝反应过来,为了避免陆丰泽被媒体记者拍到,她什么也没有说,立刻上了车,后面,肖以笑赶紧替她将车门拉上。

      保姆车的隐秘性极好,从外面,是看不到车里的情况的。

      上车后,林芝芝在靠车门的位置坐下,深吸口气后,才摘下墨镜,侧头,看向和她相隔不到一米的男人。

      望进陆丰泽那双深邃又浩瀚的黑眸里,四目纠缠,林芝芝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可是,她的脸上,却努力做到一派宁静的淡然,不卑不亢,不喜不忧。

      陆丰泽长腿交叠着侧身靠在椅背里,从她走过来的那一秒开始,便一直看着她。

      虽然她的脸上化了精致的淡妆,但是在她摘下墨镜的那一瞬,她的疲惫与虚弱,便从她的那双眼睛里,显露无疑。

      她瘦了,瘦的和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才不多,好在脸上还有肉,看起来还算舒服。

      “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变了吗?”见陆丰泽一直只盯着自己看,却不开口说话,林芝芝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

      陆丰泽淡淡勾唇一笑,微微哑着嗓子道,“我自己的女人,难道还不能多看几眼?”

      看着她,林芝芝的呼吸忽然一滞,心跳的迅速,瞬间便开始加快,一个多月来压抑的难受与孤独,都在一这刻,满满地全部涌了起来,让她的鼻子无比的酸涩,想哭。

      可是,她却拼命忍住了,没有哭,而是灿然一笑,俏皮地问他,“那你看够没有?”

      陆丰泽又是勾唇一笑,却没有回答,只是松开交叠的双腿,然后拍了拍自己大腿的位置,哑着嗓子道,“过来。”

      林芝芝微微垂眸,看了一眼他大腿的位置。

      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听话地乖乖过去,而是撇开头去,看向了窗外,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般,但眼神却黯淡了下来。

      她不是生气,也不是不愿意,只是,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陆丰泽,毕竟,在见到陆丰泽之前,她根本就没有料到,陆丰泽会来接她。

      “怎么啦?还在生气?”见林芝芝竟然没有理自己,陆丰泽倒是意外,笑着柔声问她。

      林芝芝摇摇头,仍旧看着窗外的方向,没有说话。

      陆丰泽狭长英俊的眉峰一拧,直接俯身过去,一双长臂穿过她的后腰和膝窝,直接便将她一把抱了过来。

      “啊!”

      林芝芝一声惊呼,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陆丰泽的大腿上了。

      长指轻捏住她的下颔,让她扭过头来,面向自己,陆丰泽一双幽深的黑眸沉沉地看着她,“如果不是还生气,那为什么这个样子?”

      林芝芝看他一眼,又低垂下双眸,“要生气的,不应该是你吗?”

      陆丰泽看着她,好看的眉宇倏尔便紧拧了一下,眼里,溢出一股浓浓的怜惜与心疼来。

      头压过去,陆丰泽菲薄的唇瓣,在林芝芝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尔后,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侧脸,靠进自己的颈窝里,又低头去轻吻她的发顶,低低柔柔的醇厚嗓音,带着无比安抚人心的力量道,“没关系,把身体养好,以后,你想要的都会有。”

      林芝芝听着他的话,眉心轻颤一下,从流产以来到现在,心里巨大的自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终于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

      闭上双眼,有泪,再有抑制不住,氤氲而起,滚烫了她的眼眶,可是她却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只是伸出双手,抱住了陆丰泽,紧紧地抱住,一张小脸,也更深地埋进陆丰泽温柔的颈窝里。

      有他这一句话,她就够了,足够了。

      陆丰泽亦抱紧她,下巴轻轻地支在她的头顶,尔后靠进椅背里,闭上双眼。

      一路,两个人就这样抱着,沉寂在这分别后相拥的温馨甜蜜里,谁也没有说话,直到,车子开进了绵绣花城的地下车库,在电梯口前停了下来,陆丰泽才睁开了双眼。

      看一眼怀里仍旧闭着眼睛安静的像是睡觉的小女人,陆丰泽勾唇一笑,低头去亲了一下她的鼻尖,打算要抱着她下车的时候,林芝芝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往他的身下滑,一边滑一边道,“我自己走。”

      陆丰泽一笑,松开了她。

      就着司机拉开的车门,林芝芝赶紧下了车,然后转身等着陆丰泽下来,陆丰泽下来后,司机赶紧拉上门,又去打开后备箱,拎了两个大袋子下来。

      林芝芝一看,两个大袋子里,装的全是新鲜的食材。

      陆丰泽过去,直接从司机的手里接过那两个大袋子,一只手拎着,然后,另一只手去牵过林芝芝,往电梯口走。

      林芝芝把手交给他,和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断地看他手里的两个装着新鲜食材的大袋子,问道,“不重吗?”

      陆丰泽笑,“比起你来,轻一点。”

      林芝芝嗔他一眼,一边站在电梯口前输入密码一边问道,“你买这么多的食材干嘛?”

      “当然是拿来吃!”电梯口的玻璃门打开,陆丰泽牵着她一边往里走一边侧头看她一眼,“我们两个人两天,应该差不多了。”

      林芝芝忽地侧头看着,定定地看着陆丰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说,他们两个人两天?!她没听错吧?

      陆丰泽看一眼发愣的她,松开她的手去按下电梯上行键,尔后曲指,轻轻一记爆栗赏在她的额头,揶揄道,“等我抱你吗?”

      林芝芝回过神来,媚眼如丝地嗔她,“那你还抱得动吗?”

      陆丰泽笑,“自己跳下来。”

      林芝芝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模样,不由一赧,小脸蛋儿一红,狠狠瞪他一眼,看到电梯门打开,赶紧自己率先钻了进去。

      陆丰泽愉悦的一声低笑,也抬步,跟了进去。

      待电梯门缓缓关上,陆丰泽长指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对准她的唇瓣,低头吻了下去。

      电梯,快速地上升,当四片唇瓣纠缠在一起,越吻越动情的时候,电梯忽然停下,电梯门缓缓地打开,有个妈妈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林芝芝注意到,在那个妈妈带着小男孩走进来之前,赶紧和陆丰泽唇舌分离,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藏了起来。

      “妈妈,这个叔叔和阿姨刚才在干什么?”小男孩走进来,仰着脑袋无比好奇地看了看陆丰泽和林芝芝,好奇地问道。

      小男孩的妈妈有些嫌弃地看一眼林芝芝和陆丰泽,因为林芝芝的整张脸都是埋在陆丰泽胸膛里的,所以,她根本看不出来林芝芝是谁,有些尴尬地回答道,“他们在玩亲亲。”

      “哦~~~”小男孩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又问道,“那亲亲会怀孕吗?”

      林芝芝,“…….”

      陆丰泽看一眼那可爱的不男孩,不禁微微勾唇,笑了一下。

      小男孩的妈妈则是瞪了小男孩一眼,警告道,“会呀!所以你以后在幼儿园,不能随便亲亲女孩子,知不知道?”

      小男孩又看了看林芝芝和陆丰泽,皱着细细的眉头想了想后又问道,“那很认真地亲呢?像刚才这个叔叔亲这个阿姨一样。”

      “…….”小男孩的妈妈也看一眼林芝芝和陆丰泽,简直想要吐血。

      正好这时,电梯又停了下来,小男孩的妈妈像避瘟疫一样,赶紧便牵着小男孩出了电梯,还一边走一边道,“认真的亲也不可以,你要是亲了,就必须得对那个女孩子负责,知不知道?”

      “哦~~~”

      待那母子出去之后,林芝芝抬起头来,透过缓缓关上的电梯门,看向那母子的身影,不禁好笑,不过,却在下一秒,想到从自己身体里流走的那个孩子。

      看到她忽然黯淡下去的神色,陆丰泽骨节分明的长指挑起她的下颔,沉沉睨着她道,“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林芝芝一双娇媚的眸子看着他,摇了摇头。

      “就是爱胡思乱想,自己折磨自己。”

      林芝芝看着他,不说话,她知道,她自己确实是很爱胡思乱想,陆丰泽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要相信自己,你就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

      “真的吗?”林芝芝不确定地问。

      陆丰泽笑,反问她,“你觉得呢?”

      林芝芝也灿然一笑,忽然就明白了陆丰泽话里的意思,沉沉点头道,“对,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永远无可替代的。”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正好这时,电梯停在了26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陆丰泽不轻一重的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宠溺道,“去开门。”

      林芝芝嘟嘴,然后转身,大步便往自己的公寓门口走去,那轻快欢乐的步伐,简直就是一个得了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陆丰泽拎着两大袋食材,跟着她,大步出来电梯。

      “去洗人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一会儿。”等两个人进了屋,陆丰泽一边拎着两大袋食材往厨房的方向走,一边叮嘱林芝芝,那平常又亲昵的话语,俨然像个疼爱老婆的好丈夫。

      林芝芝则像个孩子一样,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厨房问道,“那你呢?”

      陆丰泽放下手中的两大袋东西,尔后转身,长臂一伸,直接将林芝芝扣进怀里,又低头下去,轻啄一下她的唇瓣,宠溺地轻掐她的脸蛋儿,“怎么,还不饿,不想我给你做饭吃?!”

      知道林芝芝才流产没多久,即使身体很渴望,可是,陆丰泽却努力压制着,不要让身体里的欲望抬头。

      林芝芝抿起唇角,再幸福甜蜜不过的低头一笑,然后,踮起脚尖主动亲了亲陆丰泽,带着几分撒娇似地道,“好饿,好想好想吃你做的菜。”

      陆丰泽一双黑沉灼亮的眸睨着她,拢了拢好看的眉峰道,“那你是想我多一点,还是想我做的菜多一点?”

      林芝芝抿着唇角皱眉,反问道,“那你呢?”

      陆丰泽看着她,眉宇一拧,下一秒,头直接压下去,再次吻住了她,低低地模糊道,“想,当然想,每天都想…….”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