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0 还怕我养不起你

    110 还怕我养不起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洗完澡换了衣服下楼的时候,陆丰泽早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碌了。

      看着他穿着西裤衬衫,挽起衣袖,露出结实有力的小避在厨房里忙碌的挺拔身影,林芝芝有种被人捧在掌心里,当成公主来呵护的感觉。

      她到底何德何能,竟然遇上了陆丰泽这样的男人。

      其实,所有的承诺跟名份,和此刻的幸福与甜蜜比起来,那又算得了什么。

      哪怕这辈子,真的就只能这样子默默地给陆丰泽当情人,她也甘愿。

      轻轻地过去,林芝芝从后面,环住陆丰泽精壮的腰身,侧脸贴上他宽厚的后背,深深有力的吸吮只属于他的味道,感受着他的温度,整个人都幸福的快要融化似的。

      陆丰泽看一眼扣在自己小腹处的那一双纤白的小手,勾唇一笑,拿了一颗洗好的樱桃,直接从肩膀的位置,放到后面。

      林芝芝看到,扬唇一笑,张嘴一口将那颗肥美的樱桃含进嘴里,顺便,将陆丰泽的手指也含住。

      陆丰泽转过身来,直接抬起另外一只手,一记爆栗赏在她的额头,睨着她道,“这些天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不办了你。”

      林芝芝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赶紧便松了嘴,往后退了一步。

      对于她的识趣,陆丰泽倒是很满意,勾唇一笑,一边转回身继续处理案板上的牛肉,一边道,“老实点,去沙发上休息。”

      林芝芝摇头,“我在飞机上睡了很久了,不累。”

      “那就找点别的事情做,别站在这里?”陆丰泽直接嫌弃道。

      “为什么?”

      陆丰泽回头睐她一眼,“碍事。”

      林芝芝,“……”

      狠狠瞪他一眼,转身真的走了,正好,肖以笑告诉她,那几本她要买下版权的小说,已经联系了网站,写了一个大概的合同,让林芝芝看看。

      陆丰泽看一眼转身出去的林芝芝,浅浅勾了一下唇角。

      其实,他又哪里是嫌弃她碍事,不过是因为她才流产没多久,他不想她久站或者沾到冷水而已。

      ……………………

      这一夜,林芝芝躺在陆丰泽的怀里,陆丰泽抱着她,两个人什么也没有做,却睡的出奇好。

      翌日,等林芝芝睁开双眼醒过来的时候,一眼看去,身边,已经没有了陆丰泽的身影。

      以前的时候,她或许还会以为,陆丰泽不辞而别了,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半点儿这样的想法都没有。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她翻了一个身,来到陆丰泽睡过的地方,头埋进他睡过的枕头,深深地吸气,肺腑里,全是属于他的独特好闻的味道。

      这种味道,由于鸦片,让人闻了,便会上瘾。

      忽然,房间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林芝芝一笑,转过身来一看,出现在门口的,除了陆丰泽,又还会是谁。

      此刻的他,一件白色的修身白色短袖t恤,一条深灰色的休闲长裤,明明再简单不过的搭配,可是,穿在他的身上,却比任何一个模特都要好看。

      看着大床上,冲着自己傻傻而笑的小女人,陆丰泽不禁勾唇,大步过去,来到床边,然后直接俯身下去,一双大掌捧起林芝芝的小脸,便低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睡够了?”

      林芝芝咧开嘴笑,双手抓住他的大掌,放到唇边,回亲了一下他的手心,“你今天没事吗?”

      虽然是周末,但是像陆丰泽这种大boSS加工作狂,应该没有周末和工作日之分吧。

      当林芝芝温温柔柔的唇瓣印在掌心的那一瞬,陆丰泽原本就深沉的黑眸,不由地又沉了几分,暗芒闪烁,睨着她,微微暗哑了嗓音问道,“你想要我有什么事?”

      林芝芝灿然一笑,双手伸出去圈住他的脖子,“那你打算一整天,都陪着我吗?”

      “不想吗?”说着,陆丰泽有力的双臂已经穿过她的后腰和膝窝,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林芝芝牢牢圈住他,在他的怀里毫不矜持地点头,“想,当然想。”

      陆丰泽低头睨她一眼,“那就一整天都陪着你。”

      ……………………

      等林芝芝洗漱完换好衣服和陆丰泽一起下楼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不用想也知道,所有的东西,都是陆丰泽亲手做的。

      原来,他比她先起床,不是干别的去了,而是在为她准备早餐。

      他堂堂一个身家千亿的大总裁,瑞达集团未来的掌门人,竟然愿意做到如此,为她洗手做羹汤,一日三餐,她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如果她再不知足,恐怕老天都会看不下去,把陆丰泽从她的身边抢走吧。

      “给我全部吃光,把掉了的肉,全部补回来。”给林芝芝盛了猪肝瘦粥粥,放到她的面前,陆丰泽掀眸睐她一眼,强势却又不失温柔宠溺地命令。

      林芝芝笑,满满的幸福与甜蜜,都快从眼里溢了出来,闪着一双澄亮潋滟的眸望着他道,“吃太多,撑傻了怎么办?”

      陆丰泽抬手轻掐她精巧的鼻尖,“难道还怕我养不起你?嗯——”

      林芝芝低下头去,一边搅着碗里的热粥,一边撇嘴带着几分撒娇意味地道,“不是怕你养不起,是怕你到时候,就直接把我甩了,不管我了。”

      陆丰泽看着她,好看的眉宇一拧,长指挑起她的下颔,让她和他对视,格外认真地道,“放心,不管发生什么,我一这不会不管你。”

      林芝芝仰着头,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就感动的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赶紧吃吧。”见林芝芝那感动的模样,陆丰泽却是淡然一笑,收了手,坐回去,低低叮嘱她。

      “嗯。”答应一声,林芝芝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叮咚”“叮咚”“叮咚”,等他们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只以为是肖以笑她们,因为肖以笑知道陆丰泽在她这儿,所以肯定是不好直接进来,打扰到她和陆丰泽才按的门铃。

      所以,林芝芝完全没有多想,赶紧便起身去开门。

      “芝芝,我的乖女儿,妈妈终于又见到你了。”

      只是,门一拉开,映入林芝芝眼帘的,却并不是肖以笑,也不是苏艾,更不是她团队里的任何一员,而是刘素雅和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大概五十多岁,头顶微秃,面相慈祥儒雅,穿着大气低调,却透着华贵,一看就知道,应该不是一个普通老百姓。

      林芝芝看着眼前的人,像是被一道雷猛地劈了一下般,霎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餐厅里,陆丰泽听到那奇怪的声音,不禁眉头一皱,立刻便起身,大步走向门口。

      “芝芝,我的宝贝女儿,我是妈妈呀,你这个样子是干什么?难道你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吗?”刘素雅站在门口,发现林芝芝看自己的眼睛里充满惊讶与陌生,她看一眼身边的男子,赶紧过去,伸手想要抱林芝芝。

      刚好,陆丰泽大步过来,看到伸手要去抱林芝芝刘素雅,立刻先她一步,长臂伸过去,搂住了林芝芝的肩膀,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

      “没事吧?”搂着林芝芝,陆丰泽低头看她,柔声问道。

      林芝芝回过神来,侧头看向他,摇摇头道,“没事。”

      “喂,你是什么人呀,你怎么在我女儿家里,你凭什么对我女儿动手动脚,搂搂抱抱的?”看到抱住林芝芝的陆丰泽,刘素雅立刻便瞪着他大叫,气势汹汹。

      陆丰泽掀眸,一记冷戾的眼神才她扫了过去。

      刘素雅从没有见过气场像陆丰泽这么强大眼神那么深邃吓人的男人,所以在接收到陆丰泽的目光的时候,不禁浑身一个冷战,立刻便后退一步,来到了她身边男人的身后。

      “你……你谁呀,凶什么凶,谁怕你呀?”虽然心里怕怕的,可是,仗着身边有人,刘素雅就是敢嚣张。

      男人看一眼躲到身边的刘素雅,又眯起眼睛,认真的打量陆丰泽,皱着眉头迟疑了一小会儿后,才惊讶地开口道,“陆总,你怎么在这儿,在我女儿的家里?”

      “陆总?!”一听男人对着陆丰泽叫“陆总”,刘素雅错愕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之后,便又拉着身边的男人,不屑地道,“管他什么陆总王总张总的,文淅,今天我们可是来认女儿的。”

      说着,刘素雅又向前一步,想要去拉林芝芝的手。

      可是,却在她伸手过去的时候,陆丰泽一记刀眼又扫了过来,她又一个冷战,瑟瑟地收回了手,瞪一眼陆丰泽之后,又笑嘻嘻地对林芝芝道,“芝芝呀,是妈不好,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林镇宏那个畜生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亲生父亲,姓易,叫易文淅。”

      转身,刘素雅看着身后的男人,无比亲切又开怀地道,“来,你看,这就是你的亲生父亲,易文淅,你的亲生父亲呀,可是澳洲当大老板的,身家几十个亿呢!”

      “文淅,我说的没错吧,我们的女儿很漂亮,长的很像你,是不是?”又来到男人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臂,刘素雅无比殷勤地道。

      陆丰泽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和怀里怔忡的林芝芝,好看的眉宇,不禁一拧,看向易文淅,问道,“易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易文淅,因为生意上的往来,陆丰泽和他见过两次,至于刘素雅,陆丰泽即使没有见过,也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

      易文淅甩开刘素雅的手,看着陆丰泽讨好一笑,恭敬道,“陆总,能不能让我们先进去,慢慢说?”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请走吧。”终于,一直怔忡的林芝芝彻底回过神来,在易文淅话音落下的同时,她便开口,直接拒绝。

      “你个死丫头,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没有任何的关系’,文淅他就是你亲爹,你和林镇宏那个乌龟王八蛋才没有任何的关系。”见林芝芝竟然急着和易文淅这样的有钱人撇清关系,刘素雅急的大叫,一秒钟便原型毕露,又骂骂咧咧道,“别以为你靠男人成了大名星,有钱了发达了,就可以连爹妈都……”不认了。

      刘素雅的声音,实在是刺耳,陆丰泽听不下去,一记冷戾的刀眼,再次扫了过去。

      刘素雅浑身一颤,立刻便收了起,后面的话一时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不管事实是怎样的,我们先把事情搞清楚,怎么样?”刘素雅闭嘴之后,陆丰泽搂着林芝芝,看着她柔声征询她的意见。

      林芝芝侧头看他,微蹙起眉心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陆丰泽对着她微微勾唇一笑,尔后,看向易文淅道,“易董,请吧。”

      话落,他搂着林芝芝,率先转身,易文淅点头一笑,也抬步跟上他们,往公寓里走,刘素雅看着易文淅对陆丰泽的态度,可谓是恭恭敬敬,一直面带讨好的笑容,这时才猜想,只怕陆丰泽的来头不简单吧。

      “文淅,这个男的是什么人呀,什么陆总啊?”所以,她赶紧拉住易文淅,压低声音问他。

      易文淅斜她一眼,低声回答道,“他是瑞达集团的总裁陆丰泽,将来瑞达集团的继承人。”

      “什……什么……什么?他是瑞达集团的陆总?!”刘素雅无比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愣住。

      易文淅看她一眼,懒得理会她,直接抬步进去。

      刘素雅愣在门口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大步跟了进去。

      难道林芝芝这个死丫头连易文淅这么有钱的爹都不想认,赶情是抱上陆丰泽这种超级大富豪,超级钻石王老五的大腿了。

      这个没良心的天刹的东西,竟然一直瞒着都不告诉他们,自己一个人享福,还把他们一家赶到澳洲去做“苦工”,过苦日子,被人羞辱……

      一想到这些,刘素雅就恨的牙痒痒!

      陆丰泽搂着林芝芝,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易文淅跟了进来,看着他们俩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坐下来。

      陆丰泽掀眸看他一眼,礼貌道,“易董,坐吧。”

      易文淅点头,这才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刘素雅跟进来,什么也不说,气鼓鼓地便一屁股在易文淅的身边坐下。

      易文淅瞟她一眼,虽然嫌弃,却并没有说什么。

      “陆总,事情是这样的,……”

      “文淅,你让我来说。”易文淅的话才出口,刘素雅便气愤地打断他,也不怕陆丰泽了,直接瞪着林芝芝,又开始气愤地骂骂咧咧道,“林芝芝你个死丫头没良心的东西,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啊?一早就抱上了陆总裁的大腿,却什么都不让我们知道,只知道自己享福快活,不仅看着我跟你弟弟在外面受苦受人欺负,从来都不帮我们一把,一毛钱都不肯给我和你弟弟花,还要把我和你弟弟赶去澳洲,去做苦工,天天被人看不起,被人骂被人羞辱被人欺负冤枉,你到底是不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刘女士,你要是再不放尊重点,就请你立刻出去。”陆丰泽一双沉沉的染了薄薄愠色的黑眸,眯着刘素雅,冷声警告。

      林芝芝看着刘素雅,任她怎么骂怎么指责,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我凭出去,这个死丫头是我生的,我是她亲妈,我教训女儿,关你什么事?你是她什么人,凭什么让我出去,要出去也是你滚出去!”想到自己受过的苦和羞辱,刘素雅是真的气极了,被气到理智全无,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丝毫都不畏惧地便冲着陆丰泽怒吼。

      “刘素雅,你够了,再不住嘴,别怪我不客气。”一旁坐着的易文淅斜着她,低声警告道。

      “文淅,你看清楚,这死丫头多没良心,自己在这儿享福快活,让人把我和东阳丢到澳洲,完全不管我们的死活,还让人安排我去刷马桶,现在抱着陆总裁的大腿,过着逍遥日子,连我们这对亲生父母都不肯认。”易文淅的话音才落下,刘素雅便立即转身,一边指着林芝芝,一边愤怒地对他道。

      “易董,人是你带来的,现在还请你把人弄出去。”陆丰泽看着他们两个,低沉的嗓音冷冷地道。

      易文淅看陆丰泽一眼,点点头,皱着眉头站起来,一把拽过刘素雅便拉着她往外走。

      “我不走,你放开我。”刘素雅挣扎着大叫,“这死丫头是我生的,我为什么要走,我不走!”

      “刘素雅,你再乱叫,你就别奢望我再帮你的儿子。”见刘素雅死活不肯出去,易文淅没办法,只得拿出最后的招数来。

      果然,刘素雅一听,立刻就闭了嘴,老实了,看着易文淅道,“文淅,你可不能像林芝芝这个死丫头这样没良心,你知道当年我为了把这个死丫头生下来,受了多少的苦,遭了多少的罪呀!”

      “那就先出去。”说着,易文淅又拽着刘素雅,大步往外走。

      想到自己的儿子林东阳,刘素雅是真的不敢再乱吼乱叫了,狠狠剜了林芝芝和陆丰泽一眼后,只得乖乖地跟着易文淅出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