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1 刘女士,请自重

    111 刘女士,请自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看一眼刘素雅,不禁眉心微蹙着低下头去,一双原本澄亮的眼睛里,此时,全是黯然。

      有这样的母亲,她又怎么配得上陆丰泽,配得上嫁进陆家。

      难道,还真的要陆丰泽改口,叫刘素雅一声“岳母”不成?如果真这样,对陆丰泽来说,会不会是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

      来到门口,易文淅一把拉开门,将刘素雅甩了出去,然后立刻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刘素雅看着眼前被关上的门,气的脸都青了,想要砸门,可是,又不敢,只得干跺脚。

      里面,易文淅将刘素雅甩出去之后,深吸口气,缓了缓脸上的神色,才又走向客厅,来到原来的位置坐下,抱歉地笑了笑道,“陆总,不好意思,失礼了。”

      陆丰泽沉着脸掀眸看他,直接道,“易董,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林芝芝坐在陆丰泽的身边,低垂着双眸,没有说话。

      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就让陆丰泽把事情的所有前因后果,都弄清楚吧。

      易文淅点头,笑着道,“陆总,我和刘素雅今天来,确确实实是打算认女儿的,芝芝她是我的女儿。”

      陆丰泽眉峰微拢一下,看一眼身边的林芝芝,又看向易文淅,有些困惑地问道,“芝芝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陆总,事情是这样的。”易文淅看着陆丰泽和林芝芝,回忆缓缓展开,“我和刘素雅的前夫,也就是林镇宏,是表兄弟,二十四年前的春节,我去林镇宏家里拜年,结果一桌人都喝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

      说着,易文淅顿了一下,又道,“喝多了,脑子不清醒,和刘素雅发生了关系。”

      虽然发生关系前是糊涂的,可是醒来后,他确实是和刘素雅赤身裸体地躺在一起,也隐约记得,自己和女人发生了关系。

      看着易文淅,陆丰泽好看的眉宇再次一拧,终于明白,为什么林芝芝从小在林家,就这么不受待见,原来是这样的。

      “在我和刘素雅发生关系后差不多一个月,她就怀孕了,怀的就是芝芝,但当时也没有人跟我说,芝芝是我的女儿,后来因为生意需要,我就举家移民了澳洲,几乎很少回来,特别是这十来年,已经没有再回来过。”说着,易文淅顿了顿,又道,“或许是上天冥冥之中早已有安排,我跟刘素雅也就二十多年前见过两次面,半个月前,我竟然在我的公司里撞见了她,她一眼就认出了我来。”

      “她在你的公司里当清洁工?!”陆丰泽问他。

      他确实是有吩咐过成城,帮林家几个人安排一份简单的工作。

      易文淅点点头,“是呀,她在我的公司当清洁工,但是做的很不好,经常被投诉被骂。”

      陆丰泽看一眼身边一直安静的没有说话的林芝芝,眉头微皱,又问易文淅道,“就凭刘素雅的一句话,你就确定,芝芝是你的女儿?”

      易文淅摇头,“当然不能只凭刘素度的一面之词,我就信了,我有亲自去找过林镇宏,林镇宏也说,芝芝是我的女儿,你想想,我又没有说要给他什么好处,如果芝芝不是我的女儿,他林镇宏怎么就愿意承认呢?”

      “我说了,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你不死心的话,”说着,林芝芝手指缠住自己的一根长发,用力一下拔了下来,然后看向易文淅道,“这根头发,你拿去做DnA鉴定吧,有了鉴定结果,你就会信了。”

      易文淅看着林芝芝,又看看她手中的那根头发,不禁错愕,“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自己不是我的女儿?”

      陆丰泽看着林芝芝,也有些好奇。

      林芝芝微微扯一下唇角,带着淡淡讥诮地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林镇宏的亲生女儿,所以,我让人拿了林镇宏的DnA样本,和我的一起去做了测试,测试结果写的很清楚,我和林镇宏,是父女关系。”

      “这么说,刘素雅和林镇宏他们两个都一直在骗我?”忽然,易文淅的眼里,便涌起巨大的失望和愤怒来。

      如果林芝芝不是知道了自己林镇宏的亲生女儿,她没有理由这么说的。

      林芝芝看着他,不禁一声讥诮的苦笑,“他们未必就是骗你,只是,在他们的心里,从来就不把我当成他们的亲生女儿。”

      陆丰泽看着林芝芝,眉宇轻拧一下,那双深沉的黑眸里,忽然就泛起了抹心疼来。

      伸手过去,她将林芝芝的小手,包裹进自己的掌心里,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紧紧握住。

      明明公寓里的温度一点儿也不低,可是,林芝芝的小手,却是冰凉的。

      看着林芝芝,易文淅深吸口气,强压下心里的火气,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对陆丰泽总,“陆总,看来今天是我打扰了,抱歉!”

      话落,他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气愤地便往外走。

      陆丰泽看着易文淅离开,丝毫没有要跟他客气的样子,只是低头下去,安抚地亲了亲林芝芝的额头,柔声道,“没事了。”

      林芝芝看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有陆丰泽这一个亲吻和他的这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比什么都强。

      易文淅气冲冲的来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正好,刘素雅贴在门口偷听,他一把将门拉开的时候,刘素雅一个不稳,差点摔到。

      “文淅,怎么样,芝芝她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吧?”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易文淅,刘素雅迫不及待地便追问他。

      “刘素雅,你跟林镇宏知道我没有子女,所以就特意联合起来骗我,是不是?然后好让你们的女儿继承我的家产,你们就什么都有了,是吗?”瞪着刘素雅,易文淅气的脸色铁青。

      “文淅,你……你说什么?芝芝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女儿呢?她明明就是你的女儿呀?你不能听那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说不是,她就不是呀?”刘素雅一下子慌了,赶紧辩解。

      “如果林芝芝真的是我的女儿,她自己会说不是?!”易文淅怒瞪着刘素雅质问,又冷哼一声道,“她自己都已经去做过DnA鉴定了,就是林镇宏的女儿,你竟然还敢骗我,口口声声说林芝芝是我的女儿,如果不是芝芝亲口承认不是我的女儿,你们是不是还一直打算蒙骗我?”

      “怎么会?!”刘素雅自己都震惊,过去一把激动地抓住易文淅,“芝芝怎么可能会不是你的女儿?她一定是你的女儿,她就是你的女儿,她那个死丫头一定是恨我,想要报复我,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易文淅看着刘素雅,再不愿意相信她的话。

      如果林芝芝没有100%的把握,又怎么可能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就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刘素雅,你的女儿自己都说了,我和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还打算继续骗我到什么时候。”说着,易文淅厌恶的一把将刘素雅推开,一声冷哼道,“你儿子的事,休息我再帮你,以后,你也别想再来找我,你一毛钱也不可能从我这儿拿到。”

      话落,他抬腿便大步离开。

      “文淅,不会的,一定是那个死丫头骗你,你别走呀!”见易文淅就这样走了,刘素雅扑过去要拦住他。

      易文淅厌恶的又将她一把推开,威胁道,“刘素雅,你要是敢再纠缠我,我让你好看。”

      丢下这一句狠话,他气冲冲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文淅,你别听那个死丫头乱说,你一定要帮我救救东阳呀,一定要呀……”刘素雅被推倒在地,想要再去拦住易文淅,显然已经来不及,易文淅已经按下了电梯,走了进去。

      看着易文淅走了,刘素雅急死了,但她也不傻呀,显然现地在去追易文淅已经没有用了,所以,她大脑灵光一闪,立刻便想到了公寓里的林芝芝和陆丰泽。

      林芝芝再怎么也是她的亲生女儿,不可能真的见死不救的。

      几乎是立刻,刘素雅便爬了起来,趁着公寓的门没有关上之前,立刻冲了进去。

      “芝芝,……”

      “刘女士,如果你再不离开,别怪我不客气。”见到又冲了进来的刘素雅,陆丰泽原本温润的神色,立刻便冷了下来,低声警告。

      “陆先生,有什么吩咐?”也就在陆丰泽话音落下的时候,有两个保镖穿着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

      陆丰泽掀眸看一眼门口的两个保镖,冷声吩咐道,“把这位刘女士请出去,不许再放她进来。”

      听着陆丰泽的话,刘素雅脸色一白,彻底慌了,立刻便冲向客厅,在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噗通”一下跪在了陆丰泽和林芝芝的面前。

      林芝芝眉心骤然紧蹙一下,微微撇开头去,不去看跪在自己面前的刘素雅,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更是什么也没有说。

      “芝芝,你不肯认易文淅这个爹,但东阳可是你的亲弟弟呀,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东阳都会想着你,顾着你,对你是一个口一个‘姐’,叫的比谁都亲,现在他出了事,你不能不管他呀!”跪在陆丰泽和林芝芝的面前,刘素雅立刻便泪眼婆娑,哽咽着哀求。

      “东阳他怎么啦?”林芝芝错愕,扭过头来看向刘素雅,终究,对于林东阳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到不闻不问。

      毕竟,确实跟刘素雅说的一样,从小到大,跟她最亲近的人,也就只有林东阳这一个弟弟了。

      陆丰泽看着林芝芝,英俊的眉宇淡淡拧了一下,尔后对着门口的两个保镖挥了一下手道,“你们先到外面等,没有吩咐,不用进来。”

      “是,陆先生。”两个保镖恭敬地点头,退了出去,尔后,将门关上。

      见陆丰泽让两个保镖退了出去,刘素雅以为陆丰泽认了她这个“岳母”,立刻便开心地扑过去,想要去抓住陆丰泽的手腕。

      只不过,陆丰泽察觉到她的动作,即刻便一记冷戾的刀眼扫了过去。

      刘素雅浑身一颤,立刻便讪讪地收回了手,眼巴巴地望着陆丰泽道,“陆大老板,你睡了我们家芝芝这么久,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帮帮东阳,让澳洲警方把东阳放了,不要判他的刑,不让他坐牢就好了,芝芝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陆丰泽眯着眼前的刘素雅,那双深沉的黑眸,如泼墨般,明显的愠色,不断翻涌,沉不见底。

      “妈,你够了!”终于,林芝芝听不下去,也忍不下去了,“哗”地一下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低头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的刘素雅,扯着唇角,无比讥诮地道,“你口口声声都说,我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含辛茹苦带大的,可是,为什么从小到大,你对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却从来都不像一个亲生母亲,为了钱,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你可以一次又一次,无数次的把我交给任何的男人,不管那些男人会对我做些什么,又会把我怎么样!”

      说着,林芝芝又是自嘲一笑,失望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质问道,“你有没有一次,问过我,我愿不愿意,我难不难受,痛不痛苦?”

      “你个臭丫头!”仰头看着林芝芝,刘素雅一下子又火了,“蹭”的一下从地毯上站了起来,怒瞪着她的指着她的鼻子便大骂道,“榜上了陆大老板,当上了大明星你了不起了,是吧?腰杆子硬了,脾气大了,是吧?连生你养你的爹妈都不要了,六亲都不认了,是吧?”

      陆丰泽仍旧坐在沙发上,掀眸瞟刘素雅,好看的眉头,不禁紧拧了一下,却是半个字也没有说。

      他倒是要看看,刘素雅和林芝芝,到底最后谁会“胜出”。

      林芝芝迎上刘素雅愤怒的目光和大骂声,扬唇冷冷讥诮地道,“对,你说的都对!我就是榜上了阿泽,所以腰杆子硬了,脾气大了,不打算认你们了,要和你们断绝一切关系,你又能怎么样?”

      “你……你个臭丫头,我……我打死你!”说着,刘素雅便扬手,要朝林芝芝狠狠甩下去。

      只不过,她的手才扬到半空中,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掌一把握住。

      “刘女士,你信不信,如果你这一巴掌打下去,你的后半辈子,将永远不可能再有自由的一天?”陆丰泽沉沉的染满冷戾的黑眸眯着刘素雅,染了愠色的嗓音冷冷地警告。

      如果不是因为从血缘关系上来讲,她还是林芝芝的母亲,陆丰泽不可能对她这么客气。

      “陆……陆总。”看着陆丰泽,刘素雅立刻便嚣张不起来了,“芝芝送给你,我什么都不要,就只是求求你,救救我儿了,好不好?他被人诬告强/-奸,但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他是被陷害的,是被陷害的。”

      听着刘素雅的话,林芝芝眉心不禁微蹙一下。

      “救你儿子,可是。”

      “真的吗?陆大老板,你真的个……”大好人。

      “只不过,”刘素雅激动兴奋的声音还没有落下,陆丰泽话峰冷冷一转,“从现在开始,你和你的儿子林东阳,必须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澳洲,再不许踏上国土一步,更不许再来骚扰芝芝,否则……”

      “否则怎么样?”刘素雅心惊胆战地问道。

      陆丰泽眯着她,染了霜般的冷戾黑眸再次一沉,“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儿子,在澳洲多犯几次强/-奸罪。”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刘素雅连连点头,“只要你答应救东阳,让他被无罪释放,我什么都答应你。”

      “好。”陆丰泽这才松开了刘素雅的手,“刘女士,记住你答应我的话。”

      ……………………

      “阿泽,对不起。”

      待刘素雅被送走后,林芝芝站在陆丰泽的面前,低垂着双睥,真心诚意地跟他说抱歉。

      陆丰泽俊眉微拧,抬手,长指挑起她的下颔,问她,“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你有刘素雅这样的母亲,有林东阳那样的弟弟吗?还是你做了什么别的对不起我的事情?”

      林芝芝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微微扬起唇角,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反而雾气氤氲了眼眶。

      “因为有林镇宏和刘素雅这样的父母,还有林东阳和刘汐颜那样的亲人,所以对不起,你一定也因为这些,感觉到羞耻,对吗?”

      陆丰泽沉沉的黑眸睨着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低头去亲吻她的额头,柔声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出生!有刘素雅这样的母亲,确实是件让人很难过很羞耻的事情,但是,这跟你没有关系,更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因为这些人这些事,来看轻自己。”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说着,陆丰泽再次挑起她的下颔,格外认真地看着她,像对待孩子般对她道,“芝芝,做我陆丰泽的女人,你首先具备的东西,就是自信,否则,你会过的很辛苦,你明白吗?”

      只有林芝芝足够自信,她才不会胡思乱想。

      只有林芝芝足够自信,她才不用惧怕任何的流言蜚语。

      只有林芝芝足够自信,她才不用害怕任何人的看轻。

      只有林芝芝足够自信,她才能面对所有的强敌,迎刃而上。

      也只有林芝芝足够自信,她才能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不会担心被任何人比下去,更不用惧怕任何人的攻击。

      林芝芝愣愣地看着他,感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当然,自信的前提,是你要足够自强自立。”

      看着他,林芝芝扬唇,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