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4 一辈子爱你,相信你

    114 一辈子爱你,相信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电影奖项颁完,接下颁发的,是电视类奖项。

      因为《小甜蜜》这部电视剧,林芝芝获得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提名。

      其实,自从陆丰泽出场,为林芝芝颁发了电影类最佳新人奖的时候,大家就心知肚明,这个电视类的观众最喜爱女演员奖,一定也非林芝芝莫属。

      果然,当荣峥做为颁奖嘉宾上场,揭晓观众最喜欢的女演员奖时,念出的名字,便准确无误的是林芝芝。

      其实,大家也没有什么好怀疑林芝芝是靠陆丰泽才拿到这个奖的,毕竟,《小甜蜜》这部电视剧,创下了电视和网络收视率的历来之最,而且好评不断。

      所以,林芝芝和张凯霖双双凭借《小甜蜜》这部剧拿下观众最喜爱的男女演员奖,实在也是众望所归,没什么好争议的。

      “奕珂没来,我就只好委屈一下,来给你颁奖了。”荣峥在把手里沉甸甸的奖杯颁给林芝芝的时候,用只有他们俩个听得到的声音调侃。

      林芝芝微微一笑,同样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那小女子就在此谢过荣大总裁了。”

      荣峥睨着她嘴角一抽,“……”

      还真是越来越嘚瑟了!

      ……………………

      等整个颁奖典礼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大家一波接着一波,都纷纷朝林芝芝围了过来,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因为陆丰泽的原因,对她奉承讨好巴结,都过来恭喜她,成为这次三年一度的电影电视盛事的最大赢家。

      不仅捧回了两尊最具意味的奖杯,真正跃身一线女星的位置,更让天下的人知道,她背后的靠山是多么的强大。

      比起那两座可以让林芝芝真正跃身一线女星位置的奖杯来,她拥有陆丰泽这样的男人的疼爱与呵护,才是另全世界所有女人真正羡慕嫉妒的原因。

      道喜的人,一波接着一波,林芝芝想走,可是却实在是脱不开身。

      直到肖以笑过来,在她的耳边悄悄告诉她,陆丰泽在车里等她,她才借口说有事,让肖以笑留下来,代替自己谢谢大家,她则先离开了。

      等她离开,一出了大门口,立刻,她来的时候坐的黑色宾利,便停在了她的面前。

      这辆黑色的宾利,原本就是陆丰泽的车,当保镖为她拉开车门,她俯身钻进车里,一抬眸便看到坐在车里的男人。

      “你一直在等我吗?”坐进车里,看着眼前再英俊迷人不过的男人,林芝芝问他。

      陆丰泽长臂伸过去,直接将她搂进怀里,尔后,长指挑起她的下颔,低头亲吻她的红唇,不管反问道,“怎么,还舍不得走?”

      林芝芝皎洁一笑,俏皮道,“如果知道你一直在等我,那我肯定一领完奖就走了。”

      陆丰泽笑,点头相当愉悦地打趣道,“嗯,果然越来越有一线大腕的架子了。”

      林芝芝媚眼如丝地狠狠嗔他一眼,下一秒,却凑过去,主动印上陆丰泽的唇,亲了亲他,无比认真且郑重地道,“阿泽,谢谢你。”

      陆丰泽一双灼灼的黑眸沉沉睨着她,问道,“谢谢我什么?”

      林芝芝一双潋滟的水眸望着他,充满爱慕与感激,“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和你站在一起,并且,在所有人的面前,承认我。”

      陆丰泽勾唇,满意地笑了,低头过去,亲吻她的额头,“芝芝,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更好。”

      林芝芝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重重地点了下头,“我一定会更努力的。”

      “不,你错了。”在林芝芝做出承诺的时候,陆丰泽却忽然否定了她。

      林芝芝错愕,无比困惑地望着他。

      看着林芝芝,陆丰泽低低哑哑的嗓音格外认真地道,“芝芝,我要的,不止是一个优秀自信的你,更要一个快乐完好的你!你努力工作,没问题,但是,保护好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陆丰泽,他话里的意思,林芝芝不可能不明白,也不可能不感动。

      这么多天了,陆丰泽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是,除了对她好,除了给她想要的一切,他却什么也不提,更别说半个字的责备。

      此时此刻,想到那个甚至是来不及听一听父亲的声音便消失了的孩子,林芝芝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她的前几世到底是做了多少的好事,积了多少的功德,这辈子,才能遇上陆丰泽这样的男人。

      低下头去,她无比虔诚地、郑重地、自责与愧疚地道,“对不起,阿泽。”

      陆丰泽搂紧她,亲吻她的发顶,柔声道,“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嗯。”贴在他的怀里,林芝芝沉沉点头,感动的无以复加。

      她发誓,这辈子,不管陆丰泽做了什么,她都会一直一直无条件地爱他,信任他,并且全心全意地支持他,一辈子……

      ……………………

      翌日清晨,宁园。

      早上天还没有亮,白佳瑶便被头部一阵比一阵更剧烈的痛意搅的完全没有了一丝的睡意。

      起床吃了止痛药,等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头好不容易不痛了,她再想躺回床上去睡一会儿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半丝的睡意。

      既然睡不着,她就干脆起来,亲自准备早餐。

      毕竟,她的日子越来越少,能亲自给宁青婉准备早餐的日子,更是越来越少,能多一次,就算一次吧。

      洗漱完,化了淡妆掩饰自己脸色的苍白憔悴,在厨师的帮助下,等她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把早餐端上桌,正准备去楼上看一下,宁青婉有没有起床的时候,却无意间瞥到,餐桌放着的报纸头版头条上,赫然印着的陆丰泽和林芝芝的巨幅照片。

      心脏忽然用力收缩一下,连着呼吸,也有霎那的停滞。

      公开了吗?

      陆丰泽终于向所有的人,都公开了他和林芝芝的关系了么?

      难怪,昨天晚上的时候,宁青婉要发那么大的脾气,把电视都砸了。

      因为从小生活在英国的关系,即使已经回国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了,可是,白佳瑶却还仍旧没有养成关注国内新闻的习惯。

      或许,不是不想关注,是特意不想去关注吧。

      其实,她心里早就清楚,陆丰泽迟早一天,都会公开和林芝芝的关系,让林芝芝光明正大的成为他的女人,和他在一起。

      只是,白佳瑶期望,这个消息,可以等到她已经不可能看到的时候,再公开。

      但老天,似乎早已将她遗忘,或者抛弃,从来都不会给予她哪怕半点的怜惜,更加不会眷顾她。

      要不然,怎么会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夺走了她母亲的生命,又在她二十四岁的时候,让她的父亲也离开,现在,还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早早的结束她的生命!所有她最最渴望的东西,老天一样都不给她。

      伸手过去,白佳瑶拿过那份报纸,打开。

      报纸的头版头条,赫然就是陆丰泽和林芝芝站在了起的巨幅照片,两个人脸上笑容,就像两个巨大的太阳,刺的她眼睛都痛了。

      再看巨幅照片上的报导,虽然报导上只是轻描淡写的交待,林芝芝成为此刻三年一届的电影电视颁奖典礼的最大赢家,双双获得最佳新人和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并且由瑞达集团总裁陆丰泽亲自为她颁奖。

      但是,聪慧如白佳瑶,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从来不在公众场合露面的陆丰泽亲自去给林芝芝颁这个奖,意味着什么。

      心脏,像是忽然被什么狠狠扎中了般,刺骨的痛意,从心脏的位置,开始朝四肢百骸蔓延开来,头部,一阵阵强烈的痛意,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铁锤,一下又一下,用力的锤击着她。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想通了,看开了,放弃了。

      可是,事实真正发生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从来就没有放下过。

      那十几年来的爱慕,只是被浅浅地埋藏在了她心底的位置,轻轻一碰,便会满满地溢出来,让她痛不欲生。

      “瑶瑶,你怎么啦?”

      宁青婉从楼上下来,看到站在餐桌前,双手撑在餐桌上,闭着双眼神色痛苦,整个人摇摇欲坠的白佳瑶,立刻大步过去,无比急切地问道。

      听到宁青婉的声音,白佳瑶拼命让自己站稳,然后睁开双眼,强忍着头部的痛意,努力对着宁青婉扯起唇角,苍白一笑。

      “瑶瑶,你这是怎么啦?”来到白佳瑶的身边,宁青婉扶住她,急切地上下打量她的情况,又追问她。

      白佳瑶又是微微一笑,摇头道,“阿姨,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有点头晕。”

      就在宁青婉上下查看白佳瑶的情况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她拽在手里的报纸,当陆丰泽和林芝芝那刺眼的巨幅电子版映入她眼帘的那一瞬,她立刻就怒了,立刻问道,“瑶瑶,你是不是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报导,所以脸色才这么难看的?”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她脸上的怒意,那么明显,但是她能否认吗?

      低下头去,白佳瑶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淡淡地道,“阿姨,我觉得国内不太适合我,我有点想回英国了。”

      回了英国,她或许就可以逃开这一切,可以再也不用每一次都对陆丰泽和宁青婉撒谎,努力掩饰自己的病情,更加可以不让陆丰泽和宁青婉看到,自己是怎么一天天变得消瘦,憔悴,然后被病痛折磨,直到死去。

      看着白佳瑶,宁青婉不禁诧异,不相信她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做出这样的决定。

      指着那份报纸头版头条上的报导,宁青婉无比气愤又痛心地道,“瑶瑶,你告诉阿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你才突然想要回英国的?”

      白佳瑶微微摇头,“阿姨,我想回英国是我自己的决定,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怎么就没有关系?!”宁青婉看着白佳庶,怒声质问。

      白佳瑶的善良,白佳瑶的隐忍,白佳瑶的董事与谦让,每一种,都让她心疼,心疼到愤怒。

      “你明明那么在乎丰泽,明明那么爱丰泽的,明明比起那个只知道往丰泽床上爬迷惑丰泽的戏子来,优秀不知道几千几万倍,那你为什么不努力,用你所有的智慧和能干,甚至是手段,给丰泽给夺回来。”

      “阿姨,……”

      “佳瑶,就算林芝芝在丰泽的眼里再好,她也只是个没教养离过婚的戏子,她配不上丰泽,你难道不明白这一点吗?”白佳瑶才开口,宁青婉便痛心地打断她,握住她的双肩,看着她又道,“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你就一定可以和丰泽在一起的。”

      白佳瑶眉心微蹙,无力地摇头,“不,阿姨,你错了!天下的男人这么多,我不是非得丰泽哥不可的,他既然那么喜欢林芝芝,就让他去喜欢林芝芝好了,我应该有我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把我的所有,都给一个根本不爱的我男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说着,白佳瑶眼里,便有泪,不知不觉地涌起,流了下来。

      她看着宁青婉,扯着唇角笑道,“那是一种折磨,是一种慢性自杀,我已经把我十几年的光阴,都消耗在了丰泽哥的身上,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做我自己,重新找回属于我自己的真正的快乐。”

      “瑶瑶,……”

      “阿姨,你就让我回英国吧。”

      宁青婉摇头,忽然抱紧白佳瑶,痛哭流涕,“你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呢?你就不能自私一回,放开手为自己争取一回吗?”

      白佳瑶摇头,“不了!没有必要了。”

      如果,她还可以活二十年,十年,哪怕是五年,她都想要努力去争取,可是,现在,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与其所有的人跟着她一起痛苦,不如她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的痛苦。

      宁青婉抱紧她,深深地吸口气,却止不住眼里的泪,哽咽问她,“瑶瑶,你真的已经做了决定,决定回英国了吗?”

      白佳瑶点头,“嗯,等我把公司手头上的项目做完了,我就回英国。”

      “傻孩子,那阿姨跟着你一起,你去哪,阿姨就去哪。”

      “阿姨,……”

      “你要是不答应,就别想离开阿姨身边。”

      白佳瑶眉心紧蹙一下,却无法再拒绝。

      最多,到时候,她一个人悄悄离开就是了。

      ……………………

      陪了林芝芝差不多两天半的时间,这期间什么也没有做,除了陪着林芝芝,便是全心全意地陪着林芝芝。

      星期一,陆丰泽恢复正常状态,开始工作。

      当到来到公司,当他到办公室的时候,才走到办公桌前,就看到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的一个白色信封,信封上面,赫然写着“辞职信”三个字。

      不用看,陆丰泽也能知道,这封辞职信是谁的,只是,他没有料到,白佳瑶会这么快,选择在这个时候,在今天早上,全世界铺天盖地的都在报导他和林芝芝的事情的时候,选择离开他的身边。

      其实,离开,对白佳瑶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证明她已经学着开始放下,开始改变自己。

      虽然他清楚,一旦对一个人付出了真感情,想要放下,忘却,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白佳瑶为他十几年来付出了这么多。

      拿过那封辞职信,陆丰泽垂眸看着,深邃的黑眸里光华流转,思忖片刻,甚至是都没有拆开看一眼,便拿着辞职信,往白佳瑶的办公室走去。

      白佳瑶和成城都是他的助理,他们都有独立的办公室,就在离他的办公室很近的地方。

      此刻,白佳瑶的办公室里,白佳瑶一双明净的双眸,专注地正盯着电脑屏幕,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回复一封国外分公司的邮件,就连陆丰泽出现在门口,她都没有察觉到。

      陆丰泽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她几秒,尔后才抬手,轻轻地扣了扣门。

      听到叩门声,白佳瑶这才抬眸,朝门口的方向望去,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陆丰泽时,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而是不急不缓地将刚刚写好的邮件,点击发送后,才站了起来,对着陆丰泽礼貌地微微一笑,公式化道,“总裁,你找我有事?”

      陆丰泽菲薄的唇角微微一扬,迈开长腿大步走了进来,然后,将手上的辞职信放到了白佳瑶的面前,掀眸看她,温润的嗓音低低地道,“想好了,真的打算辞职?”

      白佳瑶看着他,扬唇灿然一笑,“丰泽哥,你不是说过嘛,不管我想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的。”

      陆丰泽点头,“那你辞职后,打算去干点什么?”

      白佳瑶看着他,深吁口气,尔后,低下头去,眼睛一涩,控制不住,有雾气氤氲了眼眶。

      “这半年多,太累了,我想辞职后,回英国去,看看我爸妈,再见见好朋友,然后再去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

      陆丰泽看着她,忽地便拧起了眉头。

      白佳瑶的话音里,悲伤的情绪那么浓那么重,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感觉不到。

      只是,他却想要努力忽视。

      既然他给不了白佳瑶想要的,那么,就不要去招惹,去承诺,去给她任何的希望。

      但是为什么,此刻,陆丰泽的心里,就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被堵的特别难受,这种难受,哪怕是一个月不和林芝芝联系,也不曾有过。

      “好。”陆丰泽点头,在这一刻,除了这一个“好”字,他真的说不出别的安抚白佳瑶的话来,只是又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公司?”

      白佳瑶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来,看向陆丰泽,微微一笑道,“按照公司的规定,提出辞职申请的一个月以后吧。”

      以她目前的情况,再撑一个月,应该完全没有问题吧。

      “好,没问题。”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