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5 真够狠,说到做到

    115 真够狠,说到做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下午下了班,陆丰泽和白佳瑶一起回宁园。

      虽然两个人坐在同一辆车上的后座,可是,一路上,除了一开始简单的工作上的交流外,之后,两个人便再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白佳瑶侧头,一直静静地看着窗外,连呼吸都那么清浅。

      窗外,流火飞逝,却带不走城市的繁花与喧嚣。

      陆丰泽侧头看她,好看的眉宇,带着不安的淡淡拧起。

      以前的白佳瑶,是那么的活波开朗乐观上向,就像一个株小小的向日葵,每天都会朝着太阳的方向,努力生长。

      可是,现在的白佳瑶,却安静的可怕,有种让人窒息的可怕。

      但陆丰泽知道,他没有办法安抚她,更或者,他没有这个资格。

      这辈子,他陆丰泽从不亏欠任何人,可是,他却唯独亏欠了白佳瑶。

      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回应不了她对他十几年的付出与感情,也因为,哪怕是做为兄长,他也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她。

      “瑶瑶。”

      “嗯。”听到陆丰泽忽然的低唤声,白佳瑶转过头来,看他。

      陆丰泽看着她,扬唇一笑,深吸口气道,“回了英国,如果你有任何经济上的需求,随时跟我开口。”

      “不用。”白佳瑶看着他,拒绝的毫不迟疑,微微一笑道,“需要钱我可以自己挣,不需要你的。”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白佳瑶,陆丰泽忽然就难受的有些无言以对,最后,只能笑笑道,“有你这么能干的妹妹,我这个当哥哥的,还真是惭愧。”

      白佳瑶淡淡一笑,再一次撇开头去,看向窗外。

      她忽然就很讨厌看到陆丰泽,很讨厌很讨厌!

      ……………………

      当他们回到宁园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一下车,看到站在主楼大门口的宁青婉,陆丰泽便明显的感觉到,宁青婉的心情很不好,脸色,也很不好看。

      但他知道,宁青婉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心里,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阿姨。”

      “妈。”

      下了车,白佳瑶和陆丰泽一起,各自叫了宁青婉一声,宁青婉看都不看陆丰泽半眼,只朝白佳瑶走了过去,握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无比慈爱地道,“瑶瑶,你先进去,自己先吃饭。”

      这一次,白佳瑶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对着宁青婉微微一笑,抬步往主楼里面走去。

      “丰泽,你跟我来。”看着白佳瑶进了屋后,宁青婉立刻便沉了脸,看向陆丰泽,低斥一声。

      话落,她也不等陆丰泽,直接抬步,朝花园里走去。

      初夏的京城,已经稍稍有了一丝暑意,这种傍晚时分,微风拂来,倒是有几分惬意。

      但显然,不管是宁青婉还是陆丰泽,都没有这分享受的好心情。

      灯火通明的花园里,看着宁青婉抬步,陆丰泽也抬步,跟了过去。

      “瑶瑶已经跟你辞职了吧?”走了几分钟,来到花园里,确保白佳瑶不可能听到自己和陆丰泽的对话之后,宁青婉才停下,回头看向陆丰泽,努力让自己平静地开口。

      陆丰泽站在那儿,单手插在口袋里,淡淡颔首。

      看着满脸平静,眼里没有任何一丝情绪起伏的陆丰泽,宁青婉深吸口气,继续道,“既然瑶瑶要回英国,那我也没再在京城呆下去的必要。”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微不可见地轻拧一下,“妈,你的意思,是要跟瑶瑶一起去英国?!”

      “不。”宁青婉果断否定,绝决道,“我的意思,以后,瑶瑶才是我唯一的孩子,你怎么样,又或者想要做什么,我怎么样,生或者死,我们都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你再也不需要来英国看我,我也不会见你!你就追随自己的心,幸福快乐的跟林芝芝那个女人生活下去吧!我不再是你的母亲,就永远不需要去面对林芝芝那样的女人做我的儿媳妇的事实,也永远不需要见她。”

      说着,宁青婉像是解脱了般,看着陆丰泽,深吁口气,扬起唇角微微一笑,再平静却再狠心绝决不过地道,“以后我们母子情断,再无瓜葛。”

      话落,宁青婉转身,毅然大步离开。

      “对了,这座园子,我记经让律师转到你的名下,既然以后都不是母子了,你买给我的东西,我统统不会要。”走了两步,宁青婉又忽然停下,回头看向陆丰泽,对着他说了这一句话。

      说完,她没有半秒多的停留,大步离开了。

      陆丰泽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宁青婉大步离开的苍老背影,一双黑眸,不断地往下沉,往下沉,沉入最寒冷的冰窟里……

      宁青婉还真是够狠心,说到做到。

      ……………………

      这一晚,鬼使神差的,陆丰泽回了陆家大宅。

      陆越苍看到他回来,倒是诧异,盯着他问道,“你不是跟佳瑶一起去了宁园吗?怎么这么早又回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虽然陆丰泽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可是,做为父亲,陆越苍自然能看得出来,陆丰泽此刻的心情很糟糕。

      原本打算回房间洗个澡的陆丰泽看向站在书房门口的陆越苍,扬唇淡淡苦笑一下,如实道,“妈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陆越苍站在离他十来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眼里那抹从未有过的黯然神伤,忽然便觉得心疼。

      陆丰泽是陆家的长子,也是陆家唯一的男孙,从小,所有的人都在告诉他,以后,你是要继承整个陆家的,也因为这样,他从小就特别懂事,特别孝训,做任何事情之前,他总会先为家里的人考虑,事事顾虑周全。

      唯独这一次,在对待林芝芝的这一件事情上,和所有的人产生了分歧。

      但是陆越苍也清楚,一旦陆丰泽下了的决定,就很难改变。

      深叹口气,陆越苍过去,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丰泽,其实我是真的不明白,放着那么多的好女孩你不要,为什么偏偏就要喜欢林芝芝呢?难道,现在这样,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陆丰泽眉宇轻拧,看着陆越苍,忽然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固执地问道,“爸,为什么你们就那么讨厌林芝芝呢?你们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没有跟她相处过,为什么要这么坚决的否定她?”

      “丰泽,你错了,其实林芝芝本人并不让人多讨厌。”看着眼前从未有过的受伤的儿子,陆越苍是真的于心不忍。

      从小到大,除了他和宁青婉刚离婚那会儿,他什么时候,又曾像现在这般沮丧过。

      “林芝芝让我们讨厌的,是不管从哪一方面,她都根本配不上你。”又拍了拍陆丰泽的肩膀,轻叹一声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社会,虽然没有明确的划分,可是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可避免的有高低贵贱之分。”

      陆丰泽拧眉,看着陆越苍,没有说话。

      见陆丰泽不说话,陆越苍又继续道,“林芝芝学历低,离过婚,又有那样不入流的父母亲人,自己还是个戏子,就算她本身再怎么优秀,她也和我们陆家格格不入,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她除了靠你的财力物力,拿了两座所谓的电影电视奖项之外,我并没有看到,她在其它方面有任何的成绩或者优秀的地方,所以,你又怎么能强迫我和你的母亲,对她有好感,去接受她,并且,把自己最引为傲的儿子,交给她!如果,你爱上的女人,是和佳瑶一样优秀的女人,我相信,你的母亲,一定没有再反对的理由。”

      看着陆越苍,陆丰泽淡淡苦笑一下。

      陆越苍的话,他竟然找不出任何一个反驳的理由来,哪怕一个字,也没有。

      “还没吃晚饭吧?我让厨房帮你准备。”

      “爸。”在陆越苍抬腿要下楼的时候,陆丰泽忽然叫他。

      “嗳。”陆越苍答应一声,停下回头看他,“怎么啦?”

      陆丰泽笑,问道,“有没有兴趣,陪我喝几杯?”

      陆越苍看着他,也笑了,点头道,“我们父子确实是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喝几杯了!好,走吧。”

      ……………………

      第二天下午,林芝芝飞去n市,拍新电影。

      中午的时候,陆丰泽和她一起吃午饭,然后,送她去机场。

      去机场的路上,陆丰泽坐在车里,一条长臂搂着林芝芝,另外一只手拿着文件,认真地看着,那双深邃的黑眸里,完全找不出一丝丝昨天的沮丧与黯然。

      “其实你那么忙,真的没有必要,再特意送我去机场。”林芝芝靠在他的怀里,仰头望着他,抬手,轻轻地摩挲他下巴上,冒出来的浅浅青茬。

      那些青茬虽然很短,却很硬,轻轻一碰都会觉得扎手。

      但是,林芝芝却莫名的很喜欢这种被扎的感觉。

      陆丰泽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落在怀里的林芝芝身上,微微勾了勾唇,问她道,“这次在n市呆多久?”

      林芝芝望着他,抿起唇角想了想,“嗯,至少得一个月吧。”

      陆丰泽微拧眉宇,淡淡颔首,忽然微微一轻叹息道,“这样算下来,你一年到头,能呆在我身边的日子,一个月都不到。”

      林芝芝看着他,他的话,莫名的便让她的心弦一紧,难受,却又有甜蜜。

      “你有没有想过,不做演员?”见林芝芝望着自己不说话,陆丰泽又继续道。

      林芝芝毫不迟疑地点头,“我这几天签了几本受欢迎的网络小说,我自己看了,也做了相应的分析,如果改拍成电视电影的话,应该会很有市场。”

      陆丰泽笑,“所以呢?”

      林芝芝明媚一笑,“所以,我已经请了原作者和编剧一起,把我签的那几部网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然后我会签新人,我自己带新人来出演。”

      “所以,你打算尝试自己当制片?”

      林芝芝点头,“嗯,这样,以后我的时间就可以更自由,不用天天跟着剧组跑了。”

      陆丰泽勾唇,淡淡一笑,“想法不错,我会全力支持你。”

      林芝芝看着他,心里,甜甜的,像是灌了一整罐蜜般,连头发丝都洋溢着幸福甜蜜的味道。

      可是,她怎么觉得,今天陆丰泽的笑,那么轻那么浅,根本达不到眼底呢?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陆丰泽却并不愿意跟她说?

      “阿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

      陆丰泽一双深沉的黑眸沉沉看着她,几秒之后,才忽地一笑,点头道,“确实是有些事,超出我的预料范围之内。”

      林芝芝望着她,眉心微蹙,“不能跟我说说吗?”

      陆丰泽抬手,大掌轻抚她的长发,狭长的眉峰微拢一下,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道,“没什么好说的,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是……”

      “别胡思乱想了。”林芝芝猜测的声音才开口,陆丰泽便打断她,“照顾好你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林芝芝看着他,胸口忽然就闷闷的,开始变得难受起来。

      她不傻,陆丰泽不说,并不代表,她猜不出来。

      神秘低调,从未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的陆丰泽却出现在前天晚上的电影电视颁奖典礼上,只为她一个人颁发最佳新人奖。

      昨天一大早,各大媒体报刊,铺天盖地都在报导她和陆丰泽,刊登巨幅她和陆丰泽相视而笑的照片。

      陆丰泽的父母那么讨厌她,见到这样的新闻,又怎么可能会给陆丰泽好脸色看。

      她知道,陆丰泽是一个孝训并且极其看重亲情的人,可如今为了她……

      原来,时至今日,她仍旧不仅什么都不能为陆丰泽分担,还仍旧只是他的一个累赘跟负担。

      原来仍旧只有他,在不停地为她在付出,成就众人眼中,最耀眼的那个她,而她,除了让他担心,除了让他跟他的父母亲人之间闹的不愉快,什么也没有为她做过

      “我知道了。”看着他,林芝芝努力微微一笑,沉沉点头,“我会的。”

      …………………………

      送林芝芝到机场,正当司机调头,准备回瑞达集团总部的时候,陆丰泽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宁园的管家打过来的。

      昨天晚上,宁青婉才那么绝决的告诉他,要和白佳瑶一起回英国,跟他断绝母子关系。

      按照宁青婉的做事风格,她势力说到做到。

      既然如此,就不可能这么快让人和他联系。

      除非,……

      预料到什么,陆丰泽立刻便接通了电话。

      “陆先生,不好了,教授她晕倒了。”电话一接通,便是管家火急火燎的声音。

      陆丰泽眉宇紧拧一下,立刻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已经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了。”

      “我知道了,把医院地址发给我。”

      “是,陆先生。”

      挂断电话,收到宁园管家发过来的医院地址,陆丰泽立刻让司机,往医院赶去。

      ………………

      当陆丰泽到达医院的时候,宁青婉已经被送进急诊室了,宁园的管家守在外面,坐立不安,看到陆丰泽来了,她立刻便大步过去。

      “情况怎么样?”看到管家,陆丰泽立刻便满脸急切地问她。

      “医生说,应该是心肌梗塞,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管家的话音一落下,急诊室的门便从里面打开了,有护士出来,摘下口罩,大喊道,“病人的家属在吗?”

      “我是。”陆丰泽听到,箭步过去,对护士道,“我是病人的儿子。”

      护士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陆丰泽,整个人都傻了。

      陆丰泽和林芝芝的照片,这两天在各大网络媒体都被传疯了,此刻,护士又怎么可能认不出陆丰泽来。

      不得不说,跟照片上的人比起来,眼前的陆丰泽,更加英俊迷人,有男人味。

      “我母亲怎么样了?”看到护士盯着自己发愣,陆丰泽狭长的眉峰相当不悦地一拧,沉声问道。

      “哦,对……对不起!”护士回过神来,立刻便红了脸颊给陆丰泽道歉,声音也瞬间变得格外甜美温柔道,“陆先生,您的母亲心肌梗死,医生说,需要马上安排手术,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陆丰泽听着,那双深邃的黑眸,骤然一缩,心脏,像是被一只有力的铁臂,忽地掐紧了,呼吸都霎那停滞了。

      “啊!”后面的管家听到,更是控制,一声惊呼。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请你进去,告诉里面的医生,不管用什么办法和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先确保我母亲的生命安全。”反应过来的下一秒,陆丰泽沉声吩咐护士,尔后,一边去掏手机,一边转身,来到走廊的栏杆边上,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

      守在急诊室外,当陆丰泽挂断电话后,不到五分钟,医院的院长副院长,还有心脏外科的所有主任,一下子便全都来了。

      “陆总,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医院怠慢了,还请您见谅。”院长见到陆丰泽,立刻便过去,点头哈腰地满脸抱歉。

      陆丰泽眉宇担忧地微拧着,幽深的眸光,扫一眼眼前的十几个人,“院长客气,还请相关的专家,马上去查看一下我母亲的情况,如果确实是需要手术,我希望给我母亲做这场手术的,是京城里最专业的心外科专家,保证手术成功率的100%。”

      医院院长连连点头,恭恭敬敬地道,“当然!当然!现在先让我们医院的心外科首席专家给令尊大人确诊,如果确实需要手术,我们立刻联系其它医院的权威,给令尊大人安排手术。”

      “好,有劳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