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6 陪玩,陪笑,还是陪睡?

    116 陪玩,陪笑,还是陪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经过权威专家的确诊,宁青婉确实属于急性的心肌梗死,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病情一得到确认,陆丰泽便立刻让人调来了其它医院的心外科和其它相关科室的权威,来给宁青婉做这一台手术,确保手术的万无一失。

      他知道,宁青婉为什么会突然急性的心肌梗死。

      虽然昨天晚上的话,宁青婉说的那么平静,但她心底那巨大的波澜,他懂。

      他是宁唯一的亲生孩子,虽然她早早就跟陆越苍离了婚,去了英国,可是,宁青婉在他的身上倾注的感情,却从来不比任何一个母亲少。

      他从小到大,看过的每一本好书,都是宁青婉为他准备的。

      每一次,不管是什么考试或者比赛,只要他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哪怕宁青婉和他相隔万里,她却总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且第一时间向他祝贺,送给他礼物。

      对一个人的爱有多深,期望有多高,当她对这个人失望的时候,那她就会有多痛苦,多难受。

      如果这个时候,宁青婉出了事,这一辈子,陆丰泽都不可能安宁,更加不可能再去面对林芝芝。

      当陆越苍得到消息,和白佳瑶一起,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六点,权威专家都已经赶到,宁青婉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怎么会急性的心肌梗死?医生怎么说?”看到陆丰泽,陆越苍皱紧眉头问他。

      白佳瑶站在陆越苍的后面,却是什么也说,更是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双手拽紧了自己包包的带子,安静地转身,来到手术室门外的椅子旁,坐了下来。

      陆丰泽看着她,那种糟糕的心情,无法形容。

      “医生说,手术风险不大,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从白佳瑶的身上收回视线,陆丰泽低下头,回答陆越苍的问题。

      陆越苍看出他心情的沉重,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那就好。”

      说完,陆越苍又看向白佳瑶,走了过去,安抚她道,“佳瑶,只是一个小手术,你阿姨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用太担心。”

      白佳瑶抬头看向陆越苍,再平静淡然不过地微微一笑,点头道,“嗯,我知道。”

      如果宁青婉真的有事,那她应该也不会那么难过吧,因为这样,她离开的时候,就不用再担心,宁青婉会孤单的一个人,没有人陪伴,没有照顾。

      看着白佳瑶的懂事与淡定,陆越苍倒是欣慰。

      她年纪轻轻,能做到如此,真的不得不让人佩服。

      陆丰泽看着白佳瑶,却分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愫。

      那种情愫,不是担忧,不是不安,更不是紧张与惶恐,那是一种复杂到,连陆丰泽都看不透,无法解释的情愫,那种平静,近乎淡漠。

      白佳瑶怎么啦?她以前从来都不是这样子的?

      ……………………

      手术进行了将近五小时,到直快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手术才结束。

      当手术室厚重的大门被从里面拉开,主刀的权威专家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的陆丰泽第一个大步过去。

      “医生,我母亲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和沾了血渍的手套,交给一旁的助理医生,看向陆丰泽和走过来的陆越苍,点头微笑着道,“陆董和陆总放心,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没有危险了,接下来只需要好好静养就行。”

      听着医生的话,陆丰泽总算是放心了,感激道,“谢谢医生。”

      医生点头微笑,又道,“不过,静养期间,一定要注意病人的情绪,不能再受什么大的刺激,否则,就很麻烦了。”

      陆丰泽俊眉宇拧一下,淡淡点了点头。

      后面,陆越苍也点头,见陆丰泽不说话,他答应道,“好,我们一定会注意的,辛苦医生了。”

      “陆董客气,应该的。”医生微笑着点点头,越过他们父子俩,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待医生离开,陆丰泽一侧头,便看到白佳瑶仍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看着手术室门口的一双干净的眸子里,淡然平静的不见任何一丝情绪。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微拧一下,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那儿的白佳瑶,淡淡道,“妈没事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来。”

      白佳瑶低垂下双眸,不去看他,只是摇了摇头,同样淡淡地道,“我留下来陪阿姨,你和伯父回去吧。”

      虽然她的声音很轻很淡,可是,陆丰泽和陆越苍都从她的语气里,却听出了不一般的倔犟与坚持。

      “佳瑶,你是女孩子,这种事情,交给丰泽就好。”见陆丰泽劝白佳瑶不管用,陆越苍也走了过去,又道,“医院里有医生护士和丰泽,还有佣人,你不用担心,你阿姨一定不会再有事的。”

      白佳瑶抬眸,看向陆越苍微微一笑,“不用了,还是我留下来陪阿姨吧,阿姨醒来后看到我,情绪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波动。”

      白佳瑶的话,虽然是一片好意,陆越苍也知道,绝对没有其它的意思,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宁青婉急性心肌梗死,是被陆丰泽这个儿子给气的。

      看着白佳瑶,陆越苍深叹口气,转而对陆丰泽道,“丰泽,那就让佳瑶留下来吧,你妈醒来,也未必就想看到你。”

      陆丰泽没有看陆越苍,也没有理会他,只是站在白佳瑶的面前,一瞬不瞬的眯着她,黑眸如墨。

      “瑶瑶,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啦?”

      白佳瑶终于抬眸,看向眼前的陆丰泽,然后扬起唇角,淡淡笑了笑。

      她原本想问他,如果她和宁青婉都死了,他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心里很不安?

      可最终,这么残忍的话,她没有问出口,只是又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道,“我只是在想,阿姨动了这么大的手术,一个月后,应该不方便跟我回英国了吧。”

      陆丰泽俊眉紧拧,“真的只是这样吗?”

      白佳瑶微微一笑,不答反问,“要不然呢?”

      “瑶瑶,你要是有什么情绪,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可以发泄出来,不需要闷在心里的。”

      “那丰泽哥觉得,我心里会有什么情绪,有什么不痛快呢?”白佳瑶笑着反问,倔犟的根本不像她。

      “瑶瑶,……”看着眼前的白佳瑶,陆丰泽只觉得无奈至极。

      “丰泽,你就不要在这时强人所难了,赶紧走吧。”陆越苍看不下去,直接不悦地开口,让陆丰泽赶紧离开。

      陆丰泽暗芒翻涌的黑眸沉沉看白佳瑶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佳瑶,辛苦你了,伯父和丰泽明天早上再来。”

      白佳瑶不去看大步离开的陆丰泽,只是对着陆越苍微微扬了扬唇,没有说话。

      陆越苍轻叹口气,也转身,大步去跟上了陆丰泽的步伐。

      ……………………

      “瑶瑶是个女孩子,而且喜欢了你十几年,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你和林芝芝的事情搞的天下皆知,你还不许人家闹点小脾气吗?”

      车上,跟陆丰泽一起坐在后座的陆越苍看着靠在椅背里,闭着双眼,面色沉重的陆丰泽,声音里带着浓浓不悦地道。

      陆丰泽眉宇紧拧一下,睁开双眼,看向陆越苍,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烦闷道,“爸,你错了,瑶瑶不是那种会耍小性子的人,她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大家。”

      林芝芝会耍小性子,会为了见他,不惜自己伤害自己。

      但白佳瑶不会。

      因为林芝芝一开始在面对他的时候,从心底里就是卑微的。

      但是白佳瑶不是,白佳瑶是公主,是自信的女王,只是,她从来没有公主和女王的脾气而已,所以,她才是个让人心疼的好女孩,所以,陆丰泽才不希望她受半点的伤害。

      看着陆丰泽,陆越苍靠进椅背里,不禁又是一声叹息,声音平和下来,缓缓道,“你一门心思都扑在了林芝芝的身上,又哪里关心过佳瑶,她有什么事情,不跟你说,自然再正常不过,你又何必强求她!将心比心,你没有资格那样质问佳瑶。”

      陆丰泽看着陆越苍,忽然就无言以对。

      是呀,说到底,还是他,伤了白佳瑶。

      ……………………

      n市。

      林芝芝到达之后,就给陆丰泽发了条微信报平安,告诉他,她到了。

      可是,直到晚上,陆丰泽都一直没有给她回信息。

      她等呀等,等呀等,直到晚上十一多点,陆丰泽仍旧没有回信息给她。

      心中不安,她还是拿过手机,拨通了陆丰泽的电话。

      想必,就算陆丰泽工作再怎么忙,这个时候,也应该休息了吧。

      手机那头,正靠在车厢后座里闭目养神的陆丰泽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没有理会,直到手机一直不停地在震动,他才掏出手机一看,是林芝芝打过来的。

      没有顾及身边就坐着陆越苍,他直接接通了电话。

      “阿泽。”电话一接通,林芝芝便轻唤一声,声音里的依恋,不言而喻。

      陆丰泽眉宇轻拢,淡淡道,“怎么还不休息?”

      一旁,也同样是靠在椅背里闭目小憩的陆越苍听着陆丰泽那温柔的声音,不禁眉头皱了皱,撇开脸去。

      他不再反对陆丰泽和林芝芝在一起,并不代表,他心里就已经接纳了林芝芝。

      不反对,只是不想跟陆丰泽这一个唯一的儿子,这么多年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反目成仇而已。

      “我下午给你发了信息,看你一直没回,所以就打个电话。”林芝芝微微一顿,又问道,“你一直在忙吗?”

      “确实一直在忙,没看到!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打我电话。”

      林芝芝握着手机,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扬唇一笑,“哪有那么多的事,就是想跟你说说话,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陆丰泽微微勾唇,因为顾及到身边的陆越苍,并没有再跟她说下去的意思,只柔声道,“很晚了,你早点休息。”

      陆丰泽的话,让林芝芝立刻便明白过来,他一定是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很识趣地答应一声“嗯”,“忙完你也早点休息。”

      “好。”

      挂断电话,林芝芝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夜幕下的灯火,不禁有些出神。

      虽然陆丰泽是真的爱她,对她真的很好很好,并且向天下的人宣告了她是他的女人,可是,无法否认的是,她根本无法融入陆丰泽的世界,也无法为他分忧解难,更加无法得到他的亲人朋友的认可。

      因为公开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的陆丰泽,应该很累吧。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走进陆丰泽的生活圈子,让他的父母亲人,都接纳她?

      ……………………

      翌日上午,新电影举行开机仪式,开机仪式结束后,林芝芝去n市一家电子企业,谈产品代言的事情。

      其实正常情况下,她基本只是看一眼,代言的产品及内容是不是没问题,适合她来代言,其它所有的细节及代言合同,都是肖以笑他们和她团队里的专业律师签定的。

      这一次,是企业的老总要求亲自见她,想要亲眼看看,她的形像和气质,是否符合他们的产品。

      因为现在,林芝芝已经开始自己尝试自己做幕后,自己投资拍电影电视,既然这样,资金自然不能少。

      这一次的代言,代言费不菲,她不想错失。

      再说,企业老总要求亲眼见一见她本人,这样的要求,司空见贯,并不过份。

      “这个企业老总是个什么样的人呀?大概什么年纪?”去企业的车上,林芝芝问肖以笑。

      但凡是工作上,要和任何没有接触过的人见面,林芝芝都会率先了解一下,对方的为人和性格。

      “是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听说挺抠门的,这次能请你代言,并且给出几千万的代言费,还挺让人意外的。”肖以笑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一眼林芝芝,想到什么,又道,“哦,还听说,这家人是惠南市冷家的亲戚,这个老总的老婆,是冷家冷老太太的妹妹。”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秀丽的眉梢微挑一下,“竟然是冷家的亲戚!”

      “嗯咯。”肖以笑重重地点头,皱着眉头有些愤愤地又道,“你说,是不是天下所有的有钱人,都是一家的?”

      林芝芝看着她,不禁一笑。

      京城的陆家,惠南市的冷家,再加上n市的这个郑家,都是各自雄霸一方,又都是亲戚。

      可不是吗?还真是天下的有钱人,都是一家的。

      当林芝芝和肖以笑,带着律师来到企业的办公大楼的时候,企业老总的秘书,直接将他们带到了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企业的老总一看到林芝芝,立刻便有些微微愣住了,一双老眼里,放出精亮的光芒来。

      “郑董,你好!”林芝芝看到,微微一笑,礼貌地打招呼。

      “你好!你好!林小姐,快请进,请进。”年近七旬的老头立刻便笑眯眯地从大班椅里站了起来,绕过大办公桌,来到林芝芝的面前,伸手去跟林芝芝握手,盯着她眉开眼笑地道,“林小姐果然漂亮,不管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很符合我们公司的形象和新产品。”

      出于基本的礼貌,林芝芝自然不会拒绝,也伸出手来,微微一笑道,“谢谢郑总夸赞,能为郑总的企业代言,是我的荣幸。“

      “林小姐太谦虚了。“郑老头开怀大笑,握着林芝芝的手根本不愿意松,另外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来,林小姐,请坐!请坐!”

      林芝芝得体地微微扬唇一笑,趁机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往不远处会客区的沙发走去。

      这位郑重年近七旬,都可以当林芝芝的爷爷了,所以,对于他的热情,林芝芝并不多想。

      外面,秘书端了茶水进来,放到会客区的茶几上,然后,又恭敬地退了出去。

      看着林芝芝在会客区的沙发里坐了下来,郑老头也笑眯眯地走了过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直接坐到了林芝芝的身边,然后,看着林芝芝,笑眯眯地抬起手,落在了林芝芝的大腿上。

      已经是初夏的时节,n市的气温已经高达二十五六度,所以,今天的林芝芝穿了一条稍显正式的短裙,再往沙发上一坐,一双白花花嫩滑滑的长腿,立刻便露在了外面。

      当郑老头的手掌一落在林芝芝大腿上的时候,林芝芝浑身像是被一股强电流电到一样,几乎是立刻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退开两步,沉了脸色低呵道,“郑董,请你放尊重一点。”

      肖以笑和律师看到这一幕,也皆是沉了脸色。

      郑老头却是无比淡定地坐在沙发里,看向林芝芝十足不屑地一声冷笑道,“林小姐,我看你是聪明人,又何必在这里装清纯。”

      说着,郑老头站了起来,色色地眯着林芝芝,带着几分猥琐地一声嗤笑,又道,“只要你肯陪我一晚,你的代言费,我给你翻倍,怎么样?”

      看着眼前猥琐的可以当自己爷爷的老头儿,一开始的那一抹慌乱,迅速的在林芝芝的心里消失,很快变得平静下来。

      淡淡一笑,她扬了扬眉梢,问道,“陪你一晚不是不可以,但我想要问清楚,郑董说的‘陪’,是怎么陪?是陪吃,陪喝,陪玩,陪笑,还是陪睡?”

      “哈哈哈……”颗然是人老了连皮都要比普通人厚不知道多少倍,林芝芝的话,让郑老头开怀大笑,“林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如果你都愿意的话,我当然好说。”

      看着郑老头,林芝芝的脸色,忽地一冷,一双澄亮的眸子,更是变得无比凌厉地反问道,“郑董,你凭什么就以为,我会愿意?”

      肖以笑在一旁看着,想的没想到,一个都快七十岁的老头子了,竟然还这么好色不正经。

      郑老头一声嗤笑,“林小姐,别以为被陆丰泽睡了几次,你就可以嫁进陆家,靠牢陆家这颗大树,我劝你呀,在被陆丰泽一脚踢开,还有人稀罕你之前,赶紧多捞点钱,为自己铺铺……”后路吧。

      “哗”的一下,在郑老头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林芝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端起面前茶几上秘书才刚刚送进来的一杯滚烫的茶水,朝郑老头泼了过去……

      “啊!”滚烫的茶水,尽数泼在了郑老头的脸上,眼睛上,郑老头立刻捂住脸,倒进了沙发里,痛苦的大叫,“来人,来人啦!”

      肖以笑和律师看到这一幕,都被吓呆了。

      天啦,这可是在n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郑家当家人呀,林芝芝竟然敢把一杯滚烫的茶水朝他的脸上泼了过去。

      “爸,爸,你怎么啦?”正好走到门外的郑老头的女儿听到郑老头痛苦的大叫声,立刻便冲了进来。

      看到在沙发上捂着脸蜷缩着身子不断翻滚,而且脸上和脖子上,还有胸前的衣服上全是冒着热气的茶水还有茶叶的郑老头,再看一眼旁边拿着个空杯子怔在那儿的林芝芝,郑老头的女儿一下子全明白了。

      “啪!”的一声脆响,郑老头的女儿扬手便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林芝芝的脸上,面色近乎狰狞地怒吼道,“林芝芝你个贱货,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爸请你来代言,你竟然敢用开水泼我爸,你是想死吗?”

      一旁,肖以笑和律师都被郑老头的女儿吼得浑身一抖,说不出话来。

      “郑小姐,是你的父亲不尊重我在先。”林芝芝反应过来,努力镇定地为自己澄清。

      “尊重?!“郑老头的女儿看着林芝芝,像是听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般,冷冷一声嗤笑,“就你这种靠张开腿让男人上才上位拿钱的女人,也配?!”

      “大小姐。”这时,秘书出现在门口,看到里面的一幕幕,战战襟襟地叫道。

      “董事长被开水泼了,马上安排送去医院。”郑老头的女儿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秘书,立刻吩咐。

      “是。”

      “还有,让保安进来,把林芝芝和她的所有人,全部绑起来。”

      “是。”秘书点头,赶紧转身出去办事。

      “郑小姐,你没有权力绑我们,如果你觉得你的父亲受到了伤害,我们可以到警局说,否则,怒不奉陪。”说着,林芝芝半秒也不耽搁,看向不远处的肖以笑他们,立刻道,“笑笑,我们走。”

      话落,她抬腿便要大步离开。

      “林芝芝,你还真以为,你爬上了陆丰泽的床,就天下无敌了吗?”看着转身就走的林芝芝,郑老头的女儿又是一声冷冷地嗤笑,“我看你是无知!”

      “这是我郑家的办公大楼,整个n市,都是我郑家的地盘,我看这回,陆丰泽能不能救你。”

      郑老头女儿的话,让林芝芝心里抑制不住的一个寒噤,脚步顿住。

      “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正好这里,保安经理带着十来个保安,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这个几人蓄意伤害董事长,把他们全部给我绑起来。”

      “是。”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