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7 这回,麻烦可真大了

    117 这回,麻烦可真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郑老头被人扶了出去,十几个保安将林芝芝他们围住。

      看着朝他们靠近的十几个保安,肖以笑还真是被吓到了,因为她心里太清楚,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从来都是有钱人定的。

      郑家是n市的第一豪门,他们要弄死林芝芝和他们几个,简直易如反掌。

      在这种关键时候,肖以笑又怎么能乱。

      她立刻便掏出手机,翻出陆丰泽的号码,想要给陆丰泽打电话。

      在这种情况下,她能想到会帮林芝芝并且有这个能力和实力帮林芝芝的,也就只陆丰泽了。

      “笑笑,别打!”

      只是,就在肖以笑的手指落下,要拨打陆丰泽的手机里,林芝芝发现,立刻便大声阻止她。

      “芝芝,难道你真的想……”

      “笑笑,你不会明白的。”林芝芝看着她,近乎哀求,“拜托了,别跟他说。”

      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她都只会成为他的累赘,给他找麻烦。

      虽然陆丰泽什么也没有跟她说,可是她能感觉的出来,这两天,陆丰泽很忙,而且心情也并不怎么好,如果在这个时候,她不但完全不能帮他排忧解难,还给他找麻烦,他的心里,会不会更加烦闷?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正当她左右不是,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打给陆丰泽的时候,保安已经箭步过来,一把夺走了她手里的手机。

      “想搬救兵?!”郑老头的女儿一声冷冷地嗤笑,吩咐保安道,“把他们的手机,都给我砸了。”

      “是。”

      保安经理向前,去夺过肖以笑和律师身上的包包,然后,另外的保安,立刻去搜他们的身,林芝芝身上因为穿着短裙,一目了然,倒是没有人往她的身上搜。

      “你们干什么,别碰我!”肖以笑是个女人,怎么容许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在自己的身上乱摸,所以,保安一碰她,她便立刻后退两步,大声警告。

      “妈的,叫什么叫!”保安经理咬牙,抬腿就朝肖以笑一脚踹了过去。

      “笑笑。”林芝芝想要扑过去,保护肖以笑,却一把被两个保安牢牢抓住,让她动弹不得。

      “啊!”

      一个高大的男人,结结实实的一腿,分毫不差的踹在了肖以笑的声音,肖以笑被踢的连连往后踉跄,倒在了地上,一张没有什么肉的脸立刻便痛的扭成了一团。

      “郑小姐,有什么事,你都冲着我来,把我的人放了,和他们没有关系。”凌厉的目光,倏地扫向郑老头的女儿,林芝芝无比愤怒地道。

      看着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痛的一张脸都近乎扭曲了的肖以笑,她的心脏像是被刀割了般,比起肖以笑自己来,根本好受不到哪里去。

      律师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倒是格外地识趣,不挣扎,也不反抗,更加不为任何人出头,先保住自己的安危要紧。

      毕竟,这年头,谁还能为了一份工作,连命都不要了。

      “放了?!”看着被自己的人一左一右的扣着动弹不得的林芝芝,郑老头的女儿双手环胸,扬起嘴角一声冷笑,尔后脱下自己脚上的一只高跟鞋子,用鞋子的鞋尖,去挑林芝芝的下巴。

      林芝芝无比凌厉又愤怒的目光眯她一眼,撇开头去。

      郑老头的女儿到是挺坚持,一声嗤笑之后,又拿着鞋子,将林芝芝歪到一边的脸勾了过来,用鞋尖拍了拍她的脸,十二分轻蔑不屑地道,“你知道我爸是什么身份吗?你竟然敢用开水泼我爸!但是想让我放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林芝芝被两个保安在后面用力扣着,半俯下了身子,只得努力仰起头,凌厉而愤怒的眼神与郑老头的女儿对视着。

      郑老头的女儿看着林芝芝,又拿着鞋子拍了拍她的脸,才继续道,“除非你同意,我也烧壶开水从你的头上泼下去,否则,你们谁我都不会放。”

      “芝芝……”肖以笑撑着地板,努力站了起来,对林芝芝道,“我没事,不用管我。”

      郑老头的女儿看一眼肖以笑,又是一声冷冷的嗤笑,冷呵道,“把他们都绑到地下室去,等董事长发落。”

      “是,大小姐。”

      ……………………

      办公大楼外面,等在保姆车时的傅哥看到从办公楼里忽然冲出十来个保安,气势汹汹地朝他们的方向大步过来,眉头一皱,立刻便察觉了不对劲。

      下一秒,他赶紧回头,叮嘱后座上跟他一起留下来的苏艾道,“小艾,芝芝他们可能出事了,我下车去看看情况,你呆在车上别下去,把车门锁好,如果看到我在外面跟他们动手了,立刻打电话给陆总,告诉他芝芝出事了。”

      苏艾原本在玩手机,听到傅哥的话,往车窗外一看,看到十来个朝他们大步过来的保安,立刻便点了点头。

      傅哥眉头一拧,推开门便下了车,再次叮嘱道,“锁好车门。”

      “嗯,傅哥你小心。”

      傅哥点头,甩上车门,迎面朝那十来个保安走去。

      “林小姐呢,她人在哪?”傅哥半个字的废话也没有,走近之后,直接问那十来个保安道。

      为首的保安仗着他们人多,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完全不跟傅哥客气,直接便下巴一扬道,“给我上,绑了他。”

      “是。”

      十来个保安答应一声是,立刻便朝傅哥蜂拥过去。

      十来米开外的保姆车里,苏艾看到傅哥那么快跟那些保安动手打了起来,心中惊恐,立刻便掏出手机,翻出成城的电话来,拨了过去。

      她没有陆丰泽的电话号码,只有成城的。

      电话那头,成城正在公司上班,因为宁青婉出事,陆越苍和丰泽去了医院,白佳瑶也一直陪在医院,他这个总裁特助跟去医院也没有用,就留在公司处理一些琐事。

      看到苏艾打过来的电话,成城几乎不用想,立刻就知道,一定又是林芝芝有什么事了。

      如果林芝芝没事,不管是肖以笑还是苏艾,都不会打电话给他。

      陆丰泽的生活,已经被林芝芝搅的一团乱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林芝芝不但半点忙也帮不上,还要倒找麻烦。

      真是,……

      想到这些,成城都替陆丰泽觉得烦躁,不想理会这个电话。

      但是,成城又明白,不管林芝芝怎样,陆丰泽都不可能不管她,因为陆丰泽是一个太重责任和感情的男人。

      如果林芝芝真要出了什么事,只怕大家都不好过。

      深叹口气,成城还是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成特助,芝芝出事了,你快安排人来救芝芝。”

      电话一接通,便是苏艾急哄哄的求助声,成城听着,更回的烦,但是,却又不得不管,毕竟,这是陆丰泽交待给他的事情。

      “什么事,你好好说清楚。”

      “嗯。”电话那头的苏艾带着些许哭腔地点头答应一声,跟成城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

      ……………………

      医院里,才醒过来没多久的宁青婉极其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身上还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

      看到陆越苍和陆丰泽进来,她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父子俩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白佳瑶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只以为她没有注意到陆越苍他们进来,所以,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阿姨,陆伯父来看您了。”

      宁青婉闭着双眼,虚弱地点了点头,却并不去看陆越苍他们父子俩。

      不知道是因为人越老,便越怀念年少光阴,舍不得身边的人受苦,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看着宁青婉那苍白如纸、气若游丝的虚弱模样,陆越苍着实心疼。

      “青婉,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听着陆越苍关切的声音,宁青婉这才又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他,轻叹口气,又看看坐在病床边上的白佳瑶,握住她的手,向陆越苍交待道,“越苍,如果下次我再有什么事,你们就不用抢救我了,只是,拜托你,如果我走了,一定要帮我照顾好瑶瑶。”

      “青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宁青婉的话,确实是像一根刺,扎进了陆越苍的心里,格外难受。

      人越老,就害怕生离死别,哪怕陆家富可敌国,却仍旧抛开不了世间的人之常情。

      “医生说了,手术很成功,你只要好好静养,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的跟正常人一样,你又可以跟以前一样,去开讲座,去给你的学生上课,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宁青婉无比虚弱地轻轻一声叹息,摇了摇头,看向陆越苍和白佳瑶道,“其实,我走了,没什么可惜的,只是,我放心不下瑶瑶。”

      从陆丰泽一进来到现在,宁青婉都没有看她哪怕半眼。

      陆丰泽站在一旁,就像多余的空气,没有任何人理会他,他心里也很清楚,宁青婉是个性格极其倔犟的人,她认定的事情,下了的决定,极少有人能改变。

      否则,她当年就不会毅然跟陆越苍离婚,然后一个人远走英国。

      这一次,因为林芝芝,她要和他断绝母子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更不是说说威胁他的。

      此刻,看着她生无可恋的模样,说陆丰泽心里不难受,那是假的。

      但到底怎样,才是两全齐美的办法?

      “阿姨,我早就已经不是孩子了,您不用担心我,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握着宁青婉的手,白佳瑶看着她,微微扬唇,语气坚定。

      “别说这些丧气话!青婉,你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说着,陆越苍转身看向身后的陆丰泽,沉声道,“丰泽,你是不是该跟你母亲说些什么?”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轻拢一下,抬步往病床走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没有理会,继续抬步来到病床前,看着宁青婉,微微扬唇,“妈,你先把病养好,有什么事,等你好了,我们母子再好好说。”

      宁青婉听着陆丰泽的话,终于缓缓抬眸,看向他,态度坚决地道,“你不喜欢佳瑶,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可以!但是,如果你还想叫我一声‘妈’,那么在我有生之年,就不要让我看到,你跟林芝芝在一起。”

      陆丰泽站在病床前,定定地看着宁青婉,好看的眉头,淡淡地拧着,菲薄的唇角轻抿,没有点头,亦没有摇头。

      手机,仍旧在口袋里,不断地震动着,陆丰泽仍旧没有理会,只淡淡开口,对宁青婉道,“你安心养病吧,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母亲,这一个事实,不可能改变。”

      宁青婉看着他,深叹口气,又虚弱地闭上了双眼。

      电话那头,成城在公司里,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的温柔提示音,眉头一皱,挂断了电话。

      虽然成城不清楚,为什么n市郑家的人要动林芝芝,但是,成城却知道,n市郑家的当家夫人郑老太太和惠南市冷家冷老太太,是亲姐妹。

      这个时候,陆丰泽在医院,肯定也不方便当着宁青婉的面,处理林芝芝的事情。

      想到这些,成城找出简夏的电话,拨了过去。

      以平常陆丰泽和简夏兄妹俩的感情,只要他跟简夏说,简夏不可能不帮这个忙。

      ……………………

      惠南市,简夏正去早教中心,接了小四。

      因为小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老爷子老太太宠他宠的要命,在家里简直就是个霸王,除了冷廷遇简和简夏夫妻俩,谁都管不住她,所以,简夏只好把他送去了早教中心,让他跟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让他少在家里捣蛋。

      正将小四塞进车里,放到安全坐椅上坐好的时候,手机响了,掏出看到是成城打过来的,简夏倒是有些诧异。

      陆丰泽身边的这个得力特助,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干嘛。

      虽然有些诧异,不过,简夏却还是很快接通了。

      “成城,什么事?”电话一接通,简夏便直接了当地问道,因为她知道,成城打她的电话,绝对不可能是来找她聊天的。

      “简总,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电话打扰您。”成城在电话那头,恭敬地开口。

      简夏笑,一边帮小四系好安全坐椅的带子,一边道,“既然打都打了,那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呗。”

      小四看着只知道接电话聊天不理自己的简夏,撅起小嘴一脸傲娇地撇开脸去,不理简夏。

      简夏看着小东西跟冷廷遇一样的傲娇小狼狗模样,不禁好笑。

      “简总,事情是这样的,宁教授急性心肌梗死,昨晚才动的手术,陆总这会儿在医院陪着,估计不方便接电话,所以,我才打给您,想请您帮忙的。”

      简夏眉心一蹙,“宁伯母心肌梗死,怎么回事?”

      成城迟疑一下,“具体我也不清楚,可能跟老板公开了他和林小姐的关系有关吧。”

      简夏听着,不禁调侃道,“成城,你这样揣度老板的私事,不好吧?”

      成城一笑,“简总,您又不是外人,您知道了没关系。”

      林芝芝轻叹口气,给小四系好安全带好,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然后问成城道,“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宁青婉讨厌林芝芝,一心想把白佳瑶给陆丰泽做老婆这事,简夏是知道的。

      其实,宁青婉的心思,简夏也是可能理解的,毕竟,一个林芝芝,一个白佳瑶,宁青婉做为一个母亲,肯定是会选择让白佳瑶这样的女孩儿当自己的儿媳妇的。

      如果只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上来考虑,她也自然会偏向白佳瑶。

      “简总,我找您,其实是林小姐的事情。”

      简夏去亲了亲仍旧撅着嘴不理自己的小四,眉心微蹙一下,问道,“林芝芝怎么啦?”

      “简总,林小姐昨天去了n市拍戏,刚刚林小姐的助理打电话给我,说林小姐去了郑家的公司,去签代言合同,可是,却莫名跟郑家的人起了冲突,林小姐的保镖,已经跟郑家的保安打了起来,估计林小姐在里面,已经被郑家的人扣留了。”

      简夏眉心再次一蹙,“林芝芝的助理,没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人在车里等着,没跟去,什么也不清楚,现在只看到,郑家的保安要来绑他们。”成城其实也是一头雾水,郑家的公司里,看守严格,郑家又是n市的霸主,他现在根本不可能那么得到消息,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求助简夏,又道,“简总,我知道,冷老夫人和n市的郑家郑老夫人,是亲姐妹,所以,能不能请您……”

      “行,我知道了。”成城的话一出口,简夏便知道,他想要她干什么了,所以,毫不迟疑地答应,又吩咐道,“这件事情,你先别跟你老板说,我来处理。”

      陆丰泽现在在医院陪着宁青婉,如果宁青婉知道了,肯定生气。

      “好,谢谢简总。”

      “你不用谢我,改天让你老板谢我。”

      成城,“……”

      简夏挂断电话,立刻便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了解林芝芝在n市郑家的公司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妈妈讨厌。”

      结果,简夏一挂断电话,小家伙抗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简夏一笑,凑过去亲了亲气嘟嘟的小四,皱着秀眉问他,“为什么妈妈讨厌?”

      小四双手抱胸,一双大大的黑琉璃般的眼睛瞪简夏一眼,“就知道打电话,讨厌。”

      简夏无辜,“那是妈妈有事情,妈妈又不是在玩。”

      “哼!那以后我有事情的时候,你也别打扰我。”

      简夏,“……”

      很快,简夏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她一看,立刻便接通了。

      小四又撅着嘴瞪简夏一眼,撇开头去不理她。

      “说吧,怎么回事?”电话一接通,简夏看着生气的小家伙,便直接问道。

      “简总,林芝芝和她带去的所有人,确实是都被郑家给绑了。”电话那头的人恭敬地向简夏汇报。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 多| 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郑家的人为什么要绑林芝芝和她所有的人?”简夏不解。

      “原本林芝芝是要给郑家企业的新产品代言的,今天带着人去郑家的公司签约,结果和郑老董事长发生了口角,林芝芝直接端起一杯开水泼了郑老董事长一脸。”

      简夏追问,“郑老有事吗?”

      “有!郑老董事长被紧急送去了医院,脸部和胸部大面积烫伤,一只眼睛也看不见了。”

      简夏听着,眉心倏尔紧蹙一下,心弦都跟着一紧。

      这林芝芝,没看出来脾气这么大呀,直接拿开水泼人!

      简夏蹙着眉心,头忽然就有些大。

      这回,麻烦可真大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