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19 下手太轻了

    119 下手太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京城,去机场的路上,陆丰泽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的盲音,深邃的黑眸微缩一下,立刻,又翻出荣峥的号码,拨了过去。

      如今,不管林芝芝是不是有错,郑董事长被开水烫伤是事实。

      就凭这一点,郑家就绝对不可能放过林芝芝,更何况,郑雨欣原本就存了想要羞辱报复他和林芝芝,就更加不可能不对林芝芝做点什么了。

      如今,他人在京城,跟N市远隔千里,就算以最快的迅速飞过去,赶到郑氏集团,也至少得四五个小时以后。

      这么长的时间,他等得起,林芝芝等不起。

      冷家和郑家又是亲戚,在这件事情上,冷家确实不适合出面帮他,那么现在,他能想到能第一时间把林芝芝从郑雨欣手里弄出来的人,就只有荣峥了。

      “陆总,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难得你又亲自打电话给我。”电话很快接通,然后,响起的是荣峥的调侃声。

      “荣总,我们做个交易如何?”陆丰泽半个字的废话也不跟荣峥说,直入主题。

      “交易?!“电话那头的荣峥俊眉微拧一下,“陆总说说看。”

      既然做好了打算,陆丰泽片刻也不犹疑,直接道,“林芝芝在N市被郑家的人绑了,现在郑家的人不愿意放人,扬言要处置她,荣总能否找几个有胆识的兄弟,直接从郑家的人手里,帮我把林芝芝和她的人给抢回来。”

      听着陆丰泽的话,荣峥忽然地便低笑了一声,问道,“郑家老头被紧急送去医院,还搞的变成了独眼龙,原来是林芝芝干的?!”

      N市是惠南市的邻市,荣峥在N市的势力,自然不弱,郑氏集团的董事长出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有人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这个忙,荣总是帮,还是不帮?”陆丰泽干脆问道。

      “我有什么好处?”荣峥也干脆。

      “我手里荣氏集团5%的股份,我以市场最低价转让给你。”

      荣峥挑眉,“如果我要8%呢?”

      如果能从陆家拿到8%的荣氏股份,他以后就能绝对控股荣氏。

      陆丰泽俊眉微拧一下,“荣总,做人要厚道。”

      他个人手里只有5%的荣氏股份,其它的18%,是属于瑞达集团,不属于他个人,他要动用转让,势必是要经过陆越苍这个董事长的。

      “哈哈哈,好,成交,5%就5%。”荣峥开怀的大笑,5%总比没有强太多了,如果不是为了林芝芝,陆丰泽也绝对不可能把荣氏5%的股份以市场最低价转让给他。

      要知道,这损失的,绝对不止是金钱的问题。

      “最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要见到平安无事的林芝芝。”

      “好,我试试。”

      “不,荣总,你得尽全力。”

      “好,我尽力。”说着,荣峥皱了皱眉,叹息一声道,“不过,别怪我说实话,这一次,林芝芝的脾气,确实有点大了,事情搞的有点难收场!陆总,女人还是不能太贯了,特别是林芝芝这种。”

      “好,谢谢荣总好意。”

      “客气。”

      挂断电话,陆丰泽握着手机,疲惫地靠进椅背里,闭上了双眼。

      荣峥说的对,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不好收场,不是荣峥把林芝芝从郑家人的手里平安无事地抢出来那就算完事了。

      想要安抚好郑家的人,不容易

      N市,郑氏集团的地下室里,苏艾看着林芝芝被打的异常红肿的两侧脸颊,还有蜷缩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傅哥,眼泪一直吧嗒吧嗒不断地往下掉。

      “笑笑姐,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无法无天,不仅绑了我们所有的人,还把芝芝打成这样?”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神色痛苦的肖以笑,苏艾哭着问她。

      肖以笑缓缓睁开双眼,看一眼闭着双眼两颊红肿,安静地被绑在椅子里的林芝芝,深吁口气,这才对苏艾道,“别哭了,陆总一定会想办法的,我们不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

      “这就呆不住了,想出去呀?”这时,守在外面的为首的保安走了进来,扫一眼林芝芝他们几个,嗤笑道,“我告诉你们,我们董事长被开水烫伤,连一只眼睛都失明了,你们想要就这样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还是别胡思乱想,老实给我呆着吧。”

      保安的话,让林芝芝不禁心下一惊,蓦地睁开也双眼,看向保安道,“你说什么,你们董事长一只眼睛失明了?”

      “是呀,拜你所赐!”保安咬牙盯着林芝芝,愤愤地道,“你说你个臭娘们,烂戏子,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啊,连我们董事长都敢泼,还是开水,这回,我们董事长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信了。”

      林芝芝听着,整个人都有点懵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她当时只是一时气愤,什么也没有管,端起面前的水就泼了

      不止是林芝芝,肖以笑和苏艾还有那个律师听到,都一个个白了脸色。

      “你知道我们董事长是什么人吗?在N市,就算是市-委/书-记也得看我们董事长的脸色办事,你竟然敢泼我们董事长,真的找死。”见林芝芝他们都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保安又嘚瑟道。

      “你们是什么人?”

      “啊!”

      正当保安的话才落下的时候,外面,立刻便传来另外的保安的斥问声和痛苦的尖叫声,紧接着,则是打斗的声音和混乱的大叫声。

      为首的保安察觉到不对,立刻往外冲,只是当他冲到门口的时候,直接狠狠一棒子朝他砸了过来,林芝芝他们看着,没三五下,那为首的保安便被放到在了地上,爬不起。

      林芝芝他们看着这一幕幕,都傻了眼,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也就在他们怔愣的时候,几个戴着黑色头套,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巴在外面的手里拿着电棒的男子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便去解他们身上的绳子。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林芝芝反应过来,不安地问道。

      “绳子别解了,人带上车再解。”这时,像是为首的一个同样戴着头套的男子冲进来,四周打量一下,立刻吩咐给林芝芝他们解绳子的几个人道。

      “是,老大。”

      几个人答应一声,立刻便扶的扶,抬的抬,将林芝芝他们几个人往外面的车上弄。

      “你们是什么人?不说清楚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林芝芝冷静下来,急切地问道。

      肖以笑他们也是一脸的困惑,不知道要不要跟他们走。

      “别废话,不想走的话,就在这儿等死!你”首为的男人瞥一眼林芝芝,嫌弃地又道,“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破明星,郑家的人就不敢弄死你吗?”

      “芝芝,走吧,应该是陆总派来的人。”见林芝芝还在后面,不愿意走,肖以笑赶紧回过头来,劝她一句。

      林芝芝眉心紧蹙一下,再没有说什么,跟着他们离开。

      但这一刻,她更情愿她就死在这个地下室里

      被从郑氏集团的办公大楼里带出来,在马路上飞驰了大概半个小时后,车子忽然停下,林芝芝不明情况,侧头朝窗外看过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经拉开了车门,瞬间钻进了车里。

      人一上车,车子又马上开动了。

      “荣总。”看着眼前的荣峥,林芝芝不禁错愕。

      荣峥在林芝芝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看到她红肿的小脸蛋儿,不禁皱起了好看的眉头,然后伸手过去,挑起她的下颔,盯着她啧啧叹道,“这下手还真是……不够重呀!”

      “荣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是商务车,肖以笑就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她看到上车的人是荣峥的时候,还挺惊讶的,没料到救他们的人竟然会是他。

      可是,他的话一出,肖以笑又不爽了。

      林芝芝和他们可谓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荣峥既然救了他们,可为毛见到他们就要说这么风凉的话。

      结果,肖以笑的话一出,荣峥便一记凌厉的刀眼朝她扫了过去,瞬间冷了脸道,“肖以笑,林芝芝冲动无知,难道你也冲动无知吗?在人家郑家的地盘上,你就看着林芝芝拿开水泼郑老头子?”

      “我……”

      “我什么我?!”荣峥是真挺火的,如果是他的人,他早就至少赏了几个大耳瓜子了,哪怕是女的,“我告诉你,肖以笑,以后林芝芝还能不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呆下去还不一定,那要看陆丰泽能不能拼了命下了血本去保你们。”

      看着荣峥,肖以笑霎时间一个反驳的字也说不出来,因为她也知道,荣峥说的,是事实。

      虽然,她是无辜的,她也想阻止林芝芝来着,可是当时的林芝芝那么激动,她又哪里来的及阻止呀!

      “原来不是你这么好心让人来救我们,是他。”林芝芝垂下双眸,眼里黯然汹涌,此刻,她心里的痛苦与难受,根本没有人能理解。

      原来,她真的这么无能,真的只知道拖累陆丰泽。

      “我?!”荣峥看着林芝芝一声冷笑,带着淡淡的讥诮,“我也相当这个好人呀,只不过,这个好人我当不起。”

      “那你为什么还要派人来救我们?”林芝芝抬眸看他,倔犟地质问,眼里,已经隐隐有了泪光。

      荣峥看着她,又是一声嗤笑,“哭什么哭,你有什么好哭的?你一个人犯错,这么多人给你买单帮着你擦屁股呢,而且这屁股能不能擦干净,还不一定呢!你别以为你是陆丰泽的女人,别人就都要忌惮你三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是不需要看他陆丰泽的脸色的。”

      林芝芝看着他,心里就像有一把刀子在拼命地搅,搅得她五脏六腑都血肉模糊,可是,她却拼尽全力,不要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不过还好,郑家老太太是冷老太太的亲妹妹,和冷家走的近,简夏要是说服冷老爷子和冷老太太帮你出面的话,事情可能会好办很多。”见林芝芝被吓的眼泪都马上要流下来了,荣峥的脸色缓了缓,声音也温和了两分。

      说实话,他都有点不能理解,陆丰泽怎么就看上林芝芝了,而且能为林芝芝,做到如今这个份上。

      “你来救我们,阿泽给了你多少好处?”林芝芝看着他,再次倔犟地问道。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一次,陆丰泽为了她,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好处?!”荣峥忍不住又是嗤笑,不过看着林芝芝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忍住了,“他低价转让5%的荣氏股份给我,但我可没捞着什么好处,如果让郑家的人知道,是我派人把你抢了出来,以后我还能不能在N市行走,可还不好说。”

      “他低价转给你5%的荣氏股份,他会损失多少。”林芝芝继续追问。

      荣峥看着她,好看的眉头皱起,却还是回答道,“不多,大概就十几二十个亿吧。”

      “那他要安抚好郑家的人,要花多少钱?”

      “花多少钱?!”荣峥看着她,啧啧摇头,“看来你是真不了解豪门与豪门,商人与商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呀!”

      “你就不能告诉我吗?”如忍着所有的泪,林芝芝努力微微一笑,再次倔犟地问他。

      “郑家的人不差钱,郑老头脸部和胸部被大面积烫伤,还有一只眼睛失明,这统统都不是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具体要付出什么代价,就要看陆丰泽护你的心思有多强了。”

      林芝芝眉心紧蹙一下,低下头去,低低问道,“如果他不管我呢?”

      荣峥看着她,对于她的问题,只是靠进椅背里,一声嗤笑代过,根本不想再回答。

      “芝芝,你放心吧,陆总不可能不管你的,如果他不管你,他就不可能让荣总把我们从郑家的手里抢出来了。”见林芝芝无比黯然地低垂着脑袋,肖以笑开口安抚她。

      林芝芝低垂着头闭上双眼,强忍着所有的泪不要掉下来。

      这辈子,她最愧对,最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的人,就只有陆丰泽。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真的希望,陆丰泽不要再管她,让她自生自灭就好。

      ……………………………………

      荣峥带着林芝芝,直接去了机场,肖以笑还有傅哥,则被送去了医院,因为陆丰泽直接从京城飞过来,荣峥把人安全交到陆丰泽手里就算完事了,后面的事情,他可不想掺和进来。

      不过,郑家的人反应倒是挺快的,荣峥带着林芝芝到机场半小时不到,郑家的人就追来了,而且,来了整整十辆车开进了车库,四五十号人,将荣峥他们全部给包围住。

      荣峥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郑雨欣,俊眉拧了拧,推开车门,下了车。

      林芝芝看着这一幕,也跟着下了车。

      她自己惹的事,总不能躲在车上,当缩减乌龟。

      “荣峥,别告诉我,林芝芝跟你也有一腿?”看着双双从车上下来的荣峥和林芝芝,郑雨欣双手环胸斜着他俩道。

      荣峥勾唇邪邪地笑,抬手摸了摸鼻子,看向郑雨欣,漫不经心地道,“雨欣,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让陆总听到,产生了什么误会,那我可就麻烦了。”

      郑雨欣笑,轻蔑地眯了一眼林芝芝,看着荣峥又道,“你们这么多男人睡同一个女人,不嫌恶心吗?”

      荣峥皱了一下眉头,尔后又笑嘻嘻地道,“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可以问一下郑伯父,他可能比较有发言权。”

      “荣峥,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要跟我们郑家做对,是不是?”郑雨欣忽然就沉了脸色,怒视着荣峥,“明知道林芝芝是我们郑家要处置的人,你居然还让人来抢人!”

      荣峥笑,“雨欣,你别生气呀,我也是受人所脱,没办法。”

      林芝芝站在荣峥的身后一步的地方,看着站在一众高大的黑衣保镖之中的郑雨欣,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一丝的畏惧,平静至极。

      向前一步,看着郑雨欣,林芝芝再淡定不过地道,“郑小姐,确实是我无意中伤了郑董事长,我愿意跟你回去,向郑董事长赔礼道歉,请你不要为难其他的人。”

      “无意?!赔礼道歉?!”郑雨欣一声冷冷地讥笑,轻蔑的眼神看向林芝芝,讥诮道,“林芝芝,你打算怎么赔礼,怎么道歉呀?是要躺下来张开腿吗?”

      “郑小姐,说话是不是要留点余地比较好?”

      正当林芝芝看着郑雨欣,被她羞辱的无言以对的时候,一道再熟悉不过的低低醇厚的嗓音,从人群外传来。

      所有的人侧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眼,便看到了那道丰神俊郎的挺拔身影,翩翩朝人群中走来,举手投足,尽显尊贵大气。

      也只是一眼,林芝芝便低下头去,眼里的泪,争先恐后的要涌出来,可是,她却拼命拼命地忍住。

      她不能哭,哪怕是在陆丰泽的面前,也不能哭。

      她不可以这么懦弱,这么无能,要不然,她又怎么配得上陆丰泽的这番用心呵护。

      站在人群外,陆丰泽掀眸,一眼锁住那个在人群中纤细的身影,看到她红肿的双颊,他深邃的黑眸,微微一沉,加大脚下的步伐,朝她走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