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0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120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来到林芝芝的面前,看着低垂着一颗脑袋的她,当着所有人的面,陆丰泽抬手,长指挑起她的下颔,让她看向自己。

      林芝芝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镌刻的绝俊面前,眼眶里,眼泪不停地打转,可是,眼泪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红肿小脸,陆丰泽俊眉微拧,柔声问林芝芝道,“谁打的?”

      林芝芝看着他,微微扯起唇角一笑,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淡淡道,“我没事。”

      郑雨欣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们俩深情相望的一幕,不屑地嗤笑。

      “郑小姐,林芝芝,我今天一定会带走。”确定除了脸上,林芝芝其它的地方都没事,陆丰泽收了轻挑着她下颔的手,倏尔侧头,瞬间染了浓浓戾气的深沉眸光,扫向郑雨欣,低沉的嗓音掷地有声地道,“至于郑董事长那里,明天我会亲自登门,赔礼道歉。”

      郑雨欣咬牙,丝毫都不退让地回敬道,“陆丰泽,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要带林芝芝走,我就乖乖让你带林芝芝走吗?”

      “郑小姐,事情不要做的太绝!”睨郑雨欣,陆丰泽菲薄的唇角,浅浅一勾,又道,“n市是你们郑家的地盘,没错,但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你的弟弟应该现在就在京城里。”

      “陆丰泽,你想干什么?”一提到自己的弟弟,郑雨欣立刻就紧张了。

      没错,她的弟弟这两天确实是去京城了,她没料到,陆丰泽竟然会来这一手,竟然连她家人的行踪,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清楚。

      陆丰泽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拢,“我想不想干点什么,就要看郑小姐怎么做了。”

      郑雨欣霎时气不行,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吗?她郑雨欣什么时候又被人这样威胁过?

      “陆丰泽,你别欺人太甚。”

      陆丰泽勾唇一笑,直接甩给郑雨欣三个字,“过奖了。”

      话落,他直接搂过林芝芝,尔后,看向一旁的荣峥道,“荣总,多谢!”

      荣峥耸耸眉,在郑雨欣朝他发难之前,直接转身,上了车。

      陆丰泽一笑,搂紧林芝芝,柔声道,“我们走。”

      林芝芝看着他,点点头,任由他搂着,朝人群外走去,然后,一辆黑色的宾利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的前面。

      陆丰泽为林芝芝拉开车门,待她上车之后,也抬腿,上了车。

      陆丰泽他们一走,荣峥也直接跳之夭夭。

      郑雨欣看着就这样被陆丰泽带走的林芝芝,气的直咬牙切齿。

      “大小姐,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吗?”跟在身边的郑家管家问郑雨欣,郑老头可是交待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林芝芝给绑回了。

      “那能怎么办,难道不管我弟弟的死活不管了吗?”郑雨欣倏地回头,冲管家大吼。

      她可不傻,陆丰泽既然说得出来她弟弟在京城,就一定已经派人监视了她弟弟,随时都可能绑了她弟弟。

      她弟弟的命,可以林芝芝这个贱人值钱一亿十亿倍。

      管家浑身一抖,低下头去,再不敢说话。

      “走,回去。”

      “是。”

      ……………………

      因为n市始终是郑家的地盘,安全起见,上车后,陆丰泽直接吩咐,去惠南市。

      第一,冷家在惠南市;第二,惠南市有瑞达大酒店,有瑞达的分公司,郑家就算再怎么想绑了林芝芝,也不可能去惠南市拿人。

      吩咐完前面的司机之后,看着低垂着脑袋一直沉默的林芝芝,陆丰泽再次抬手,长指挑起她的下颔,一双愈发深不可测的黑眸,沉沉睨着她,低低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郑家的人都对你做了些什么,告诉我?”

      林芝芝看着眼前明明那么高贵如王者般却那么温柔的陆丰泽,心里感动却又难受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说她配不上陆丰泽,难道,她真的一点儿也配不上他吗?

      努力扬起唇角,浅浅一笑,林芝芝摇头,低垂下双眸,“对不起,阿泽,这是真的是我的错,是我太冲动,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端起水泼了郑董事长,对不起。”

      陆丰泽看着那样自责那样难过的她,俊眉微拧,沉沉看着她道,“芝芝,你看着我。”

      林芝芝眉心紧蹙,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他。

      “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泼向郑董事长的那杯水,是开水?”待林芝芝再次抬眸看着自己后,陆丰泽才又开口,问她。

      林芝芝摇头,“我不知道我知不知道,当时我就是太激动,什么也没有想,看见茶几上有两杯水,端起一杯就泼了过去,什么也没在考虑。”

      “那郑董事长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你那么激动?”

      林芝芝摇头,再次低垂下双眸去,不敢看陆丰泽。

      郑老头说,别以为她被陆丰泽睡过几次,就可以嫁进陆家去,靠牢陆家这颗大树,所以,劝她在被陆丰泽一脚踢开前,赶紧多捞点钱。

      这样的话,她怎么能跟陆丰泽说,这不是在逼他,让他给她承诺,给她依靠,给她安稳,给她婚姻,她给她想要的一切吗?

      不,她不可以逼陆丰泽。

      上次,她不过想要他一句简单的不会娶白佳瑶的承诺,就惹怒了他,现在,她又怎么可以逼他给她更多的承诺。

      他给她的,已经够多够多了,她不能那么贪得无厌。

      看着沉默的林芝芝,陆丰泽狭长的眉峰拧起,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道,“不愿意告诉我吗?”

      “对不起,这次真的是我没有把事情处理好,才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林芝芝抬眸,看着陆丰泽,“不如你就把我交给郑家吧,坐牢也罢,被泼开水也好,我都……”接受。

      “林!芝!芝!”

      在林芝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陆丰泽倏尔沉了脸,低呵一声,沉沉的黑眸紧紧地睨着她,暗芒翻涌,反问道,“难道你觉得我飞到n市来,就是要听你说这些话,要亲手把你交给郑家来处置吗?”

      林芝芝看着他,听着他明显染了怒意的低低沉沉的嗓音,眼里的泪,终是控制不住,一颗两颗,一颗紧接着一颗地砸了下来。

      “林芝芝,你是我陆丰泽的女人,我用心宠你护你,从一开始,你就很清楚,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也不管对与错,我都会无条件的挡在你的前面,为你挡风遮雨,护你周全安稳。”看着眼前委屈难过的林芝芝,想到最近发生的种种,陆丰泽心里不烦闷不失望,那是假的,“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你都仍旧不愿意信任我,不愿意把自己全心全意地交给我?”

      看着那样生气又失望的陆丰泽,林芝芝摇头,泪如雨下,“不,阿泽,我没有……我没有不信任你……我没有……”

      “林芝芝,是不是我真的太宠你,对你太好,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觉得我对你的感情,是可以随意挥霍的?”

      “不……不是的……”林芝芝低下头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砸下,摇着头,泣不成声,“阿泽……不是的……”

      看着眼前已经哭成泪人的林芝芝,陆丰泽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一颗心终是变得柔软,伸手过去,将林芝芝抱进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发丝,嗓音亦变得格外温柔道,“好了,别哭了,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别说了。”

      事情已经如此,林芝芝说与不说,其实都不重要。

      贴进陆丰泽的胸膛里,林芝芝双手紧紧地拽住他的西装外套,喃喃道,“对不起,阿泽,对不起!”

      除了说“对不起”,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还能跟陆丰泽说些什么。

      陆丰泽抱紧她,大掌轻抚她的后背,再次一声微不可闻地叹息,低低道,“‘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希望是你最后一次对我说。”

      他想听的,不是“对不起”这三个字,而是“我爱你”,“我信你”,或者“跟定你”。

      林芝芝红肿的小脸深埋进他温暖的胸膛里,哽咽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此时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挽回一切……

      …………………………

      当他们来到惠南市的瑞达大酒店的时候,林芝芝早就在陆丰泽的怀里哭累了,睡了过去。

      陆丰泽抱着她下车,搭乘专用电梯,直接来到他专用的总统套房,然后又抱着林芝芝,轻轻地放到主卧的大床上,给她脱了鞋子,躺好,又盖上被子。

      看着她红肿的小脸,陆丰泽手指想要落下,可是,又怕弄醒了她,手抻到半空中,又收了回来。

      “叩叩”

      正好这时,身后传来轻轻地叩门声,陆丰泽回头一看,出现在主卧门口的人,竟然是简夏。

      看着简夏,陆丰泽扬唇一笑,转身大步出来,然后,将卧室的门轻轻关上。

      “莫非你派人监视我了,要不然怎么消息这么灵通?”看着简夏,陆丰泽打趣。

      简夏嘴角一抽,没理他,直接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郑家那边没打算再为难林芝芝了吗?”

      陆丰泽摇头,直接走向餐厅的位置,打开那里的大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鲜榨的果汁和一瓶矿泉水出来。

      果汁拧开,给了简夏,矿泉水则是他自己的。

      仰头灌了半瓶冰矿泉水,陆丰泽这才觉得整个人舒服多了,看向简夏回答道,“没那么简单,明天还得跑一趟n市,亲自去会会你那个姨父大人。”

      简夏喝了口果汁,斜他一眼,“郑老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再说,他快七十岁的人了,这次被林芝芝伤成这样,事情就更加不好办了,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老太太那边说一下,让他们跟你一起去?”

      陆丰泽又灌了口水,掀眸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简夏,微拧着眉宇问道,“难道你也觉得,这次是林芝芝做错了?”

      简夏扬眉,“她错没错我不知道,但她既然是去跟郑老签代言合同的,就应该清楚郑老是什么人,在拿开水泼郑老之前,就应该清楚后果。”

      “还有呢?”陆丰泽一只手随意地搭在餐厅的吧台上,看着简夏,又淡淡问道。

      简夏又斜他一眼,“你自己心里都有数,老问我干嘛!”

      如果泼之前,林芝芝不清楚后果,就证明她是真的做事欠成熟;如果她知道后果,却还是泼了,那就只能说明,陆丰泽是真的把她宠坏了。

      像林芝芝这样,除了陆丰法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的年轻女孩,真的不能被宠坏,要不然,被消耗的,只是陆丰泽对她的爱与信任,终有一天,陆丰泽会累了,厌烦了,会弃她而去。

      看着简夏,陆丰泽一笑。

      最聪慧精明,又事事拿捏到好处的女人,也就是简夏这样的了。

      “她还小,经历的事情不多,不够沉稳,做事欠考虑,没有第一时间顾及到后果,也正常。”

      简夏看着他,点点头,“是呀,你说的没错!你想护着她,就直接说呗,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陆丰泽笑,“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那当然,谁叫我是你妹妹。”

      陆丰泽,“……”

      “叩叩”。

      “老板,简总。”“陆总,简总。”

      正好这时,成城带着林芝芝的律师走了进来,看到陆丰泽和简夏,立刻便恭恭敬敬地叫人。

      陆丰泽掀眸看向他们,“肖以笑和老傅怎么样了?”

      傅哥是退伍的特种兵,以前的时候,是陆丰泽的司机兼保镖,陆丰泽习惯叫他一声“老傅”。

      成城走向前,恭敬地回答道,“老傅伤的不轻,肋骨都被打断了两根,亏他一直强撑着,肖以笑的脾脏被踢出了血,也在医院紧急治疗,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陆丰泽英俊的眉宇一拧,一抬眸,便看到拉开门,站在主卧门口的林芝芝。

      林芝芝看着成城,刚才他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她的耳朵里。

      想到傅哥和肖以笑因为自己而受的伤,她心里愈发自责不已。

      “还好,只是受了伤,没有出人命。”看到陆丰泽轻拧的眉宇,还有出现在主卧门口的林芝芝,简夏淡淡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因为林芝芝是陆丰泽的人,只怕郑家的早就把林芝芝给废了,现在林芝芝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只是身边的两个人受了伤,已经算是奇迹了。

      林芝芝抬眸,看向简夏,想开口,却不知道要怎么和她打招呼。

      明明年龄上相差不了几岁,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和简夏,简直就是一个在泥里,一个在云里。

      “不睡了吗?”看着站在那儿无比自责的林芝芝,陆丰泽过去,温柔的目光看着她,抬手将她鬓边的一缕长发,拢到耳后,柔声问她。

      林芝芝努力扬起唇角,微微摇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看着她,陆丰泽又柔声道。

      林芝芝知道,自己站在这儿,除了尴尬,也就只有尴尬,所以,听话地点点头,看向简夏微微一笑。

      简夏看着她,也回以微微一笑。

      得到简夏的回应,林芝芝这才转身,又回了卧室。

      陆丰泽看着她进了卧室之后,才又将门关上,掀眸看一眼一直站在十几米开外的律师,倏尔沉了脸色。

      连肖以笑都受了伤,可是,眼前的这个律师,却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乱,可见,在林芝芝和郑家的人起冲突的时候,这位律师根本就是站在一旁看好戏,没有出过一分的力。

      不过,这年头,谁又不怕死,他总不能要求,林芝芝身边所有的人都有为了林芝芝而奋不顾身的勇气与精神,很多时候,学会自保比自不量力的强出头要好太多。

      “林芝芝跟郑董事长签约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场?”

      律师站在那儿,面对陆丰泽忽然阴沉了的脸色,还有冷冷的问话,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寒意来。

      “是的,陆总,我在场。”低着头,律师恭敬地回答。

      陆丰泽点头,来到会客室的沙发里坐下,尔后长腿交叠起,靠进椅背里,掀眸睐站在不远处的律师,又问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原原本本的复述出来。”

      林芝芝用开水泼了郑老头子是事实,明天他也势必要亲自去郑老头子那里,赔礼道歉,把事情给解决。

      否则,只怕林芝芝真的很难在娱乐圈里如鱼得水。

      但是在这个“赔礼道歉”之前,他必须得了解清楚事情的原委,知道事情的起因,要不然,他怎么跟郑老头子去谈。

      律师点头,老实陈述道,“当时,我和林小姐还有肖以笑,我们三个一起到达郑氏的办公大楼后,就直接被带到了郑董事长的办公事,我们进去的时候,郑董事长笑眯眯的,对林小姐也挺客气的,握着林小姐的手不愿意放。”

      一旁,简夏听着,也来到会客厅,然后在陆丰泽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坐了下来。

      律师看一眼简夏,又继续道,“当林小姐在郑董事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后,郑董事长就走了过去,好像是摸了一下林小姐的大腿,林小姐马上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陆丰泽看着他,俊眉微拧,冷声道,“继续。”

      律师点头,又继续道,“林小姐从沙发里站起来后,就跟郑老董事长说,让他放尊重点,不过,郑董事长却说,林小姐是在装清纯,然后又直接跟林小姐要求,只要林小姐愿意陪他一晚,代言费就给林小姐翻倍。”

      陆丰泽听着,眉宇紧拧一下,那双深邃的黑眸里,渐渐染上一抹戾气来。

      简夏看一眼陆丰泽,不由地轻吁口气。

      她确实听说,郑老头子好色,却没想到,他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林芝芝的身上。

      “林芝芝是什么反应?”陆丰泽冷声又问。

      “林小姐当时没有发火,只是问郑董事长,是陪吃,陪喝,陪玩,陪笑,还是陪睡?”律师顿了一下,看一眼陆丰泽和简夏,又道,“然后郑董事长就开心地笑着说,只要林小姐愿意,都好说,接着林小姐就冷了脸,问郑董事长,凭什么觉得她会愿意?再然后,郑董事长就说……”

      “说什么?”陆丰泽的声音,愈发地冷冽。

      律师心中一个寒噤,赶紧立刻道,“说让林小姐别天真地以为可以嫁给陆总您,靠牢陆家这颗大树,然后劝林小姐,在被您一脚踢开,还有人稀罕之前,赶紧多捞点钱,为自己铺铺后路,接着在大家都没有料到的情况下,林小姐就端起茶几上秘书刚泡好的茶,朝郑董事长泼了过去。”

      听完律师的话,陆丰泽的脸色愈发的沉了,一双幽深的黑眸,如泼墨般,暗芒翻涌。

      简夏看向他,看着他那难看的脸色,轻吁口气,劝道,“哥,你也别生气了,没什么好生气的!郑老好色,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他会对林芝芝有这样的想法,也并不意外,不过,林芝芝确实是有点冲动了,如果她没有拿开水泼郑老,而是直接拒绝给郑氏代言,甩袖走人,相信应该不会有人为难她。”

      陆丰泽看向简夏,薄唇紧抿着没有说话。

      他确实是不应该生气,如果他非要生气的话,就应该气自己,既然这么高调的向世人暗示了林芝芝是他的女人,却不能让世人都认同并且肯定她是他陆丰泽女人的身份,相信他会娶林芝芝。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林芝芝就一直缺乏安全感,不信任自己,也不信任他,他那么高调的向世人暗示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本只是想让林芝芝的心里能踏实下来,却没想到,给了世人一种错误的认识和想法,也将林芝芝推向了风口浪尖。

      “你真的不需要我跟我们家老爷子老太太说一起,明天跟你一起去n市吗?”见陆丰泽不说话,简夏又问他。

      “不用,我自己解决。”

      有冷家老爷子老太太,把握当然更大,但是,他不能因此,欠下冷家一个大人情,让简夏以后在冷家难做。

      简夏看着他,撇撇嘴,“行吧,既然你自己有办法解决,那我先走了。”

      看着起身,立刻便要离开的简夏,陆丰泽忽然地一笑,打趣道,“别告诉我,你是瞒着冷廷遇偷偷溜出来的?”

      简夏嗔他一眼,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陆丰泽看着直接大步离开的她,不禁笑了。

      能像简夏和冷廷遇那样,把日子过的那么甜蜜又惬意,两口子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跟连体婴儿似的,真的不知道羡慕死多少的人。

      唉!

      看着简夏离开,陆丰泽心里,忍不住一声长长的叹息。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