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1 你这是嫉妒

    121 你这是嫉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半夜,林芝芝睡得很不安稳,各种各样的梦魇纠缠着她,让她半夜忽地惊醒了过来。

      “怎么啦?做噩梦了?”抱着她的陆丰泽感觉到动静,也醒了过来,低声问她。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听着头顶传来的那低低哑哑的醇厚嗓音,林芝芝被噩梦纠缠的不安与惶恐,霎那被驱散了大半。

      伸手过去,抱紧陆丰泽精壮的腰身,侧脸蹭了蹭,紧贴进他温暖的颈窝里,林芝芝淡淡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在这样宁静的夜里,听着陆丰泽那一下紧接着一下,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她的一颗心,总算又安稳下来。

      陆丰泽搂住她,低头亲吻一下她的发顶,柔声问道,“梦见什么了?”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迟疑一瞬才回答道,“忘记了。”

      她梦见,一个小男孩哭着找妈妈,她明明看见了那个小男孩,可是,却转身绝然离开了。

      她怎么可以那么狠心?这样的梦,她又怎么可能跟陆丰泽说?

      陆丰泽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安抚道,“只是梦,睡吧。”

      林芝芝轻轻点头,一只小手,却忍不住朝陆丰泽小腹下滑去。

      就在她的手要大担地去握住陆丰泽的时候,陆丰泽的手却及时伸了过来,阻止了她,在她的头顶低低哑哑地道,“别闹,睡吧!”

      林芝芝眉心微蹙,漆黑的夜里,抬头看他,“你不想要我吗?”

      陆丰泽无奈,只得直接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段时间再说。”

      林芝芝抬头,哪怕看不清,却仍旧倔犟地睁眼看着他。

      这一瞬,她的心里温暖又难受。

      温暖,是因为陆丰泽处处都在为她着想,为她考虑,明明他想要,可是为了她的身体,却一直忍着。

      难受,却是莫名其妙,找不到原因。

      为什么,越是跟陆丰泽在一起,陆丰泽对她越好,她就偏偏越玻璃心?难道,真的是她被陆丰泽宠坏了,配不上陆丰泽对她的好吗?

      “没关系,我没有那么娇弱,只要你想要。”

      陆丰泽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别胡思乱想了,睡吧。”

      或许,是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林芝芝已经能渐渐看清楚,头顶陆丰泽那刀削斧刻的轮廓。

      即使知道,陆丰泽不是不想要自己,只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可是,她却仍旧冲动地抬头,去吻他的下巴,然后探出舌尖来,摸索着在他凸出的性感喉结上,开始画起圈圈来……

      陆丰泽俊眉倏尔一拧,浑身的神经,也瞬间紧绷了起来,身体的血液,开始抑制不住地往每一个地方冲去。

      “林!芝!芝!”

      再开口,他的嗓音,已经暗哑性感的不像话,在这漆黑的黑暗里,不知道多么的魅惑迷人。

      也因为陆丰泽这一声性感的低唤,林芝芝浑身都像是被细细的电流击中了般,浑身抑制不住的一阵酥麻,身体里的空虚,愈发不断地放大……舔舐着陆丰泽性感的喉结,不受控制地,她直接爬到了陆丰泽的身上,然后,从他的喉结,慢慢吻上他的唇。

      黑夜中,看着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煽风点火不怕死的小女人,陆丰泽那幽深的黑眸,仿佛淬了两团火,火光灼灼发亮,满满的都快要溢出来。

      身体里的血液,在林芝芝的撩-拨下,不断地开始沸腾,看着身上无比热情的小女人,下一秒,陆丰泽直接一个敏捷地翻身,变被动为主动,将林芝芝禁锢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一只大掌,扣住她的一双小手,举过头顶。

      漆黑的夜里,他居高临下,一双灼亮的惊人的黑眸,沉沉睨着身下的人儿,哑着嗓子问道,“真的就这么想要?等不了了?”

      林芝芝迎上他灼亮的目光,点头“嗯”了一声,又主去抬头,要去亲吻他。

      她好一声酥酥麻麻的“嗯”,让陆丰泽黑眸一沉,下一秒,头压下去,吻住了她,低低模糊道,“好,满足你……”

      …………………………

      终究是顾及到林芝芝的身体,陆丰泽没有太肆意,但即使如此,却让林芝芝心身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与安慰,至少,跟陆丰泽做完,她心里已经不再难受了。

      果然,跟自己爱的人做爱,是一种很好的宣泄方式,是可以治愈人的心灵的。

      下半夜,躺要陆丰泽的怀里,林芝芝睡的异常安稳,而且,一觉睡到自然醒。

      等她睁开双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上午九点了,四下打量一圈,偌大的卧室里,却没有陆丰泽的身影。

      下床套了一件陆丰泽的衬衫,林芝芝往卧室走去。

      拉开门一走出去,一眼,便看到陆丰泽站在餐厅的落地窗前,手里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陆丰泽听到声音,回头看一眼林芝芝,丝毫不避讳她,直接对着手机道,“好,知道了,我下午回京城,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你直接跟董事长请示。”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很快,陆丰泽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转身,走向林芝芝。

      “你下午就回京城吗?”林芝芝看着他,依恋地问他。

      陆丰泽点点头,“我呆会要去一趟n市,见见郑董事长,你呆在酒店,先哪也别去,等我回来。”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立刻道,“我跟你一起去?”

      陆丰泽看着她,拧了拧眉,“你确定要去?”

      林芝芝点头,“就算要‘赔礼道歉’,那也是我去赔礼道歉,而不应该是你。”

      陆丰泽看着她认真的态度,思忖一瞬,点了点头,抬手宠溺地轻抚一下她的小脸,“好,去洗漱换衣服吧。”

      “嗯。”

      ………………

      n市,医院的高级Vip病房。

      郑老头脸上,胸前,还有一只眼睛,都被白纱布裹着,躺在床上,几乎看到他的脸,如果不知道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认出来,他是谁。

      冷家老太太的妹妹郑老太太坐在一旁的沙发里,听着躺在床上的郑老头时不时的发出的痛苦的呻-吟声,郑老太太就烦躁。

      “要不要喝水?”

      郑老头躺在床上摇头,看都不看郑老太太一眼。

      郑老太太看着他,更是烦躁,嘀咕道,“你就是活该,自找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色心不改,小心下次连命都没有了。”

      “你个死老太婆,你是巴不得我死,对……哎呦……”郑老头一激动,话音还没有落下,便扯到了脸上的被烫伤的地方,一声痛呼。

      “爸,妈,你们又吵什么呢?”郑雨欣进来,看到郑老太太沉了的脸,心里也是很不爽,火气大的很,“整天吵,吵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就不累吗?”

      “雨欣,姓林的那个小贱人呢?还没有给我绑回来吗?”见郑雨欣来了,郑老头赶紧问道,他现在是恨不得将林芝芝扒光了绑到床上,论人轮-/奸一百遍。

      昨天如果不是他打了麻药没有醒来,他也绝对不会让林芝芝就那么轻松的就被人给抢走了。

      郑雨欣烦躁地看了一眼郑老头,没好气地回答道,“陆丰泽把她带去了惠南市,住在瑞达大酒店,我怎么去绑人?”

      郑老头咬牙,“这个陆丰泽,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把那个小贱人就这样带走了,我看,他是成心打算和我们郑家过不去。”

      “怎么,你还要为了那个戏林的戏子,跟陆家杠上了?”郑老太太在一旁,瞪着郑老头反问。

      郑老头用一只眼睛瞪向郑老太太,气愤道,“你个老太婆,那个小贱人把我烫成这样,难道我不找她算帐吗?”

      “你们别吵,行吗?”郑雨欣怒吼一声打断他们俩,看向郑老太,问道,“妈,当时在小四的周岁宴上,陆丰泽是怎么羞辱我的,你不记得了吗?他当时手机里给我们看的那张相片,就是林芝芝。”

      “你说什么?!林芝芝就是当时陆丰泽说是他女朋友的女人?”郑老太诧异,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郑雨欣点头,“你说爸好色,但是那个林芝芝更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你想想,她当时就跟陆丰泽有一腿,后来又嫁给了陆丰泽的外甥赵航宇,再后来又勾搭上了陆丰泽,耍尽各种手段跟赵航宇离婚,像她这样的女人,拿去轮-/奸都不过份。”

      听着郑雨欣说完,郑老太太不禁又狠狠瞪郑老头一眼,“这种女人,也就你爸和陆丰泽能看得上了,幸亏当时陆丰泽没看上你,要不然以后你的日子就跟我一样,有的难受了。”

      郑老头看一眼郑老头,气愤地道,“我不管他陆丰泽有天大的本事,总之,我绝对不过能放过那个小贱人。”

      看着郑老头,郑雨欣迟疑一下才道,“爸,有一件事情,我昨天一直没跟你说。”

      “什么事,说吧!”

      “致中在京城,已经被陆丰泽的人给控制了。”

      “什么?你说你弟弟在京城,被陆丰泽的人给控制了?”郑老头还没有出声,郑老太太便激动的大叫,“他什么时候去的京城?他去京城干什么?”

      郑雨欣眉心一皱,“我也不知道他去京城干什么,但是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就已经联系不上致中了。”

      “你怎么不早说?”郑老头怒声道。

      “我也是想派人找到了致中,确认他没什么事再告诉你,谁想到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他。”

      郑老头沉沉地吸了口气,“是陆丰泽干的。”

      郑雨欣看着郑老头,点点头,“不是他,还能是谁,不过,他肯定不会伤害致中,这一点我们不用担心。”

      听着郑雨欣说自己儿子不会有事,郑老太太才松了口气,又气愤地放出狠放道,“他陆丰泽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跟他陆家没完。”

      “陆丰泽呢?”

      “他说了,今天会来赔礼道歉。”郑雨欣答道。

      “哼!赔礼道歉!”郑老头一声冷哼,“我倒要看看,他陆丰泽为了姓林的那个小贱人,给我一个怎么样的赔礼道歉法。”

      “董事长,夫人,大小姐,陆丰泽来了。”郑老头的话音才落下,就有人进来汇报。

      大家皆是一愣,没想到,一提到陆丰泽,他就来了。

      “就他一个人?”郑老头躺在床上,沉声问道。

      “还有林芝芝,就他们俩个人。”

      “让他们进来。”

      “是。”

      很快,黑衣保镖便带着陆丰泽和林芝芝一起,进了郑老头的病房。

      看到他们进来,郑家的三口,皆是沉着脸,没有一丝的好脸色。

      陆丰泽锐利的眸光扫视一圈整个Vip病房,尔后,淡淡扬唇,礼貌地打招呼道,“郑董事长,郑夫人,郑小姐,上午好呀!”

      说着,他又看向郑老太太,笑着道,“许久不见,郑夫人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林芝芝站在陆丰泽的身边,由他牵着,看着病房里的郑家三口,不说话,脸上,亦是没有什么表情。

      此刻,郑老太太哪里有心情听陆丰泽拍马屁,斜睨他一眼,又相当嫌弃甚至是厌恶地看了一眼林芝芝,直接道,“陆丰泽,我儿子呢,你拿他怎么样了?”

      林芝芝注意到郑老太太看自己的眼神,却并没有任何的闪躲,只不卑不亢,迎上她的目光。

      看着郑老太太,陆丰泽不以为意地勾唇一笑,“郑夫人,你这就冤枉我了,我哪里敢拿郑大公子怎么样了!不过,郑大公子胆子似乎也太大了点,竟然组了个大局,公然教唆他人吸毒犯罪。”

      “陆丰泽,你这是在威胁我?”陆丰泽的话音一落下,郑老头便愤怒地开口。

      林芝芝也有些错愕地看向陆丰泽,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陆丰泽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郑董事长,别激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看着郑老头,陆丰泽淡淡勾唇一笑,又道,“不幸的是,郑大公子吸的太high了,把人家一个小女孩给……”

      “陆丰泽,你什么意思,这些都是你设计陷害我弟弟的,是不是?”瞪着陆丰泽和林芝芝,郑雨欣愤怒地质问。

      “郑小姐,没有证据的话,最好是不要乱说。”

      “哼!陆丰泽,你就这么小瞧我郑家的吗?”郑老头一声不屑地冷哼,脸上身上的伤也顾不得了,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陆丰泽和林芝芝,洪亮的声音掷地有声地道,“我告诉你,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陪上我整个郑家,我也不会让我儿子有事,同样的,就算陪上我整个郑家,我也不可能让你身边这个姓林的小贱人好过,你要是敢赌上你整个陆家和我玩,那就试试,我奉陪到底,看看最后,到底谁输谁赢。”

      林芝芝看着郑老头,他的话,一字一句,都像一记狠狠的重锤,锤在她胸口的位置,将她震的粉碎。

      ——陪上整个陆家?!

      因为她,陆丰泽就陪上整个陆家吗?

      她记得清楚,荣峥曾对她说过一句话。

      他说,就算陆丰泽愿意,他老爹也绝对不可能让他这么干的。

      难道,她真的要陆丰泽为了他,众叛亲离,变得一无所有吗?

      那样,她岂不是变成了千古罪人?到头来,只怕陆丰泽也会讨厌她恨她吧?

      “郑……”

      当她正欲向前一步,要自己向郑老头子请罪,承担所有的责任时,陆丰泽却及时将她拉住,握着她的手的力道,忽地一下加大了两分。

      林芝芝脚步顿住,侧头看他一眼,未出口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陆丰泽大掌紧握着林芝芝的手,看着郑老头,丝毫都没有被他的狠话吓到,而是相当淡然地勾唇一笑道,“郑董事长,你是不是把事情说的太严重了?!”

      看着陆丰泽,郑老头又是一声冷哼,“那你污陷我儿子,又处处护着这个小贱人,是打算怎么样?”

      “郑董事长,我今天,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哼!诚意?!”郑老头不屑,又继续道,“陆丰泽,你还年轻,年轻嘛,就难免走弯路,被人迷惑,特别是女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对一个人尽可夫的戏子太上心了,要不然,得不偿失呀!”

      一旁,郑雨欣听着郑老头的话,睨着陆丰泽和林芝芝,得意的一声嗤笑。

      林芝芝看着郑老头子,说不气,不怒,不恨,那是假的。

      可是,此刻,她再气再怒再恨,除了忍,又能做什么?

      只不过,陆丰泽听了,却是淡淡一声低笑,俊郎的面庞上,丝毫都不见怒意,仍旧保持着一开始的大气尊贵,丝毫不乱地道,“多谢郑董事长的一番美意,我一定谨记!但今天这一趟,我陆某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诚心带着我的女朋友林芝芝带给郑董事长你赔礼道歉的,芝芝单纯,为人直率,听到一些诋毁的话,一时冲动,不小心用开水泼了郑董事长,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说说,陆丰泽勾着唇角,意味深长地一笑,又道,“如果那杯水是冷水,那就没什么事了。”

      “陆丰泽,你是什么意思?”郑老头听的气愤,怒声质问。

      “什么意思?!”陆丰泽倏尔阴冷了脸色,一双深邃的黑眸中,浓重的戾气闪烁,出口的声音,更是低沉冷冽地道,“郑老,我陆丰泽什么时候允许过,我的女人可以让你来睡了?你异想天开让我的女人给你陪睡,这一笔帐,我们是不是也该算算?”

      看着陆丰泽,他强大的气场和他的话,让郑老头的气势,瞬间便被压了下去,就连着郑雨欣和郑老太太在一旁,也无话可说。

      “我睡这个小贱人怎么啦,我花钱睡得起。”知道自己理亏,郑老头只得强词夺理。

      陆丰泽冷戾的眸光,从郑老头的身上,扫向郑雨欣,淡淡一笑道,“那是不是只要花钱,郑大小姐也可以随便让人睡?”

      “陆丰泽,你不要太过份!”郑雨欣秒怒,瞬间暴跳如雷。

      陆丰泽笑,“郑小姐,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令尊大人的意思。”

      “陆丰泽,你就得了吧,就这小妮子,一个离了婚,靠男人上位的戏子,除了年轻漂亮点,我老太婆还真没看出来她哪里好,你就别在这儿给你们陆家丢人现眼了。”郑老太太虽然气郑老头经常在外面乱搞,可是,再怎么着她也是郑家的人,总得帮着郑家的人说话吧,更何况,此时陆丰泽羞辱的,是她的女儿,她又怎么能忍得住。

      郑老太太的话,无疑,字字句句,就像一根根尖刺,狠狠地扎在了林芝芝的身上,她控制不住的,眉心一蹙,低下头去。  手机 上 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陆丰泽却是更紧地握住了她的小手,看向郑老太太,尔后淡淡不以为意地一笑,挑了挑好看的眉梢道,“郑夫人,这你就错了,你不了解芝芝,当然就不会知道芝芝的好,要不然,郑董事长怎么就敢冒着得罪我陆家的风险,还舍得花几千万,只为了让芝芝陪他一晚,可见,芝芝在男人眼里,都是炙手可热的宝贝。”

      郑老太太看着陆丰泽,一声冷冷的嗤笑,十二分不屑地道,“什么狗屁宝贝,不就是看着她嫩,都想睡她吗?也不知道洗不洗得干净,是不是有什么病,男人睡了之后,会不会染上病,后悔不及。”

      陆丰泽听着,却仍旧丝毫都不生气,只淡淡笑着,意味深长地问道,“郑夫人,你说这话,是嫉妒吧?”

      “陆丰泽,我一个老太婆,嫉妒她干嘛,谁还没年轻漂亮过呀!难道我嫉妒这小妮子离过婚,耍尽手段靠男人上位?!”郑老太太怒了,瞪着陆丰泽大声质问。

      陆丰泽笑,又道,“郑夫人,我看呀,你还真的好好管管郑董事长了,他这么控制不住自己,要是在外面弄出个一男半女出来,到时候来跟郑大小姐和郑大公子分家产,可就麻烦了。”

      “陆丰泽,你少在这儿含血喷人!”瞬间,郑老头子又炸了,一声怒吼,却不小心扯到了脸上的伤,又是“哎呦”一声痛呼。

      “郑董事长,上了年纪,保重身体要紧。”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