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2 钱花了可以再挣

    122 钱花了可以再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郑董事长,上了年纪,保重身体要紧。”

      “陆丰泽,你带着这个小贱人来,就是来挑事情的,对不对?”郑老头根本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又怒声质问。

      陆丰泽仍旧保持着大气俊逸的笑容,摇了摇头,“郑董事长,我知道,郑家一直想要拿下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如果郑董事长肯给我陆家这个面子,原谅芝芝这次的冲动,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我陆某人便在这里向郑董事长保证,一定竭尽所能,帮郑董事长拿下惠南市西边的地,郑董事长觉得如何?”

      一提到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郑老头的眼里,立刻就闪过一抹亮光。

      那块地,不知道多少人虎视眈眈,势在必得,当然,自然也包括他京城陆家。

      “哼!只要肯砸钱,那下惠南市西边那边块地,又有什么困难的。”虽然对那块地垂涎,可是对于陆丰泽的提议,郑老头显然不动心。

      “郑董事长,你这样想,那就错了,论财力,在国内所有的房企里,郑家可没有什么优势。”陆丰泽淡淡笑着,“我承诺给郑董事长的,是让郑董事长以最低的价格,毫无悬念地拿下这块地。”

      “最低的价格?!”郑老头终于动了心,“多少?”

      “不超过150亿。”看着郑老头,陆丰泽挑挑眉,“这个,应该在郑董事长的承受范围之内吧。”

      同样,郑老头一只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陆丰泽,终于有了兴趣。

      据消息,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已经有人出到了200亿以上的价格,陆丰泽却保证,他能以不超过150亿的价格拿到,中间,至少省了50亿。

      要知道,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本身并不值200亿,之所以大家都势在必得,那是因为可以用填海的方式,把那块地的面积,扩大至少两倍。

      50亿,补偿他被开水泼伤的痛苦,而他的眼睛,医生也说,只要配合治疗,基本是可以恢复的。

      这笔买卖,不亏!

      林芝芝侧头,看向陆丰泽,她不知道,陆丰泽因为给郑老头的这个承诺,将要损失的会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一次,为了她,陆丰泽的损失,不一定不会小。

      “怎么样,郑董事长,我陆某的这个诚意,还够吗?”

      郑老头看着陆丰泽,一声冷笑,“陆丰泽,为了这个小贱人,你还真是大方呀!你确定不后悔,你陆家把这块地拱手让给我,别到时候陆董事长一发威,我就又空欢喜一场。”

      “这么说,郑董事长是答应了?”陆丰泽勾唇笑,一双深邃的黑眸,始终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如果你确实能让我郑家以不高于150亿的价格拿下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我和这个姓林的小贱人的这笔帐,就一笔勾销,但是,她以后绝对不可以再踏足n市,否则,我郑家的颜面何堪。”

      “爸,你怎么能……”

      “雨欣。”郑雨欣不爽,想要反对,可是,反对的话还没有出口,便被郑老头扬手制止。

      “好。”陆丰泽毫不迟疑,一口答应,“空口无凭,我们立字为据。”

      陆丰泽话音一落,一直静静地站在后面的成城大步向前,来到郑老头的面前,打开手里的文件,并且连笔和印泥都给他准备好了,礼貌道,“郑董事长,请签字,顺便摁个手印。”

      郑老头低头,将文件上的条条款款,全部扫了一遍,尔后,又抬起头来看向陆丰泽道,“陆丰泽,你还真是算计的够精明呀!”

      一旁,郑雨欣也凑过去,看文件上的内容。

      上面写的清清楚楚,陆丰泽帮郑家拿下那块地,但至此以后,郑家的任何人,都不许再为难林芝芝。

      陆丰泽笑,摇头道,“郑董事长,这话你就说错了,再怎么算,这次都是我亏了。”

      “哼!”郑老头一声不屑地哼,“永雄救美,不算亏再多,你不是也亏的心甘情愿吗?”

      “陆丰泽,你确定,就为了林芝芝这样的女人,你们瑞达集团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看完之后,郑雨欣错愕又不甘地问陆丰泽道。

      林芝芝安静地站在陆丰泽的身边,听着郑家父女俩的话,虽然脸上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仍旧不卑不亢,不喜不怒,可是,只有天知道,此刻,她在陆丰泽的面前,因为他为她的付出,为她所做的一切,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

      这辈子,不管她做什么,又怎么做,恐怕,都无法报答陆丰泽对她的这份温柔与厚爱了。

      陆丰泽看着郑雨欣,却是淡淡扬唇,没有半秒的迟疑,直接抬手,对郑老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郑董事长,请签字。”

      “好,这个字,我签了,就等你的好消息。”

      ……………………

      离开医院,林芝芝和陆丰泽一起,直接去n市的机场,两个人一起,飞回京城。

      虽然在郑老头签字的合约里,已经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要陆丰泽以不高于150亿的价格,帮郑家拿下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郑家任何人,就都不会再为难林芝芝和她团队的任何工作人员。

      但是,n市毕竟是郑家的地盘,让林芝芝独自呆在n市,他始终不放心。

      所以,他才会好么爽快的答应郑老头,林芝芝永不踏足n市。

      至于林芝芝马上要开拍的新电影,也只得是放弃n市,另外取景了。

      “先回京城休息两天,等脸上的伤好了再忙新电影的拍摄。”

      去机场的路上,见林芝芝从病房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而且,从一上车开始,就坐在靠窗的位置,离他远远的,看也不看他,只是侧头怔怔地看着窗外,半丝儿反应也没有,陆丰泽主动坐过去,搂住她,柔声道。

      他知道,在病房里,郑家人的话对林芝芝的打击很大,她是个细心又敏感的女人,郑家人的话,无疑在她原本就已经受了伤的小心翼翼的心灵上,再撒了把盐。

      这也是为什么,他原本不打算让她跟着他一起来的原因。

      林芝芝听着陆丰泽那低低温柔的嗓音,仍旧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看她。

      她是真的很气,但却不是气陆丰泽,是气她自己的不争气,甚至是气她自己为什么没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从来都只知道利用她,将她当成随时可以交易的商品。

      陆丰泽看到林芝芝一直没有任何反应,又抬手过去,长指轻捏住她的下颔,强行将她的脸掰了过来,一双沉沉的黑眸,定定地睨着她,“怎么,生我的气了?”

      林芝芝终于抬眸,看着眼前温柔的不像话的英俊男人,摇了摇头,开口问道,“我是不是很没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只知道给你惹麻烦?”

      看着眼前眸光黯然的小女人,陆丰泽狭长的俊眉淡淡地拧起,低沉温柔的嗓音却格外肯定地道,“芝芝,在这件事情上,你本身的反应,并没有什么错,如果非得说有问题的话,就在乎你遇事的时候,还不够沉着冷静,不知道怎样才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还有,就是你还没有具备足够的洞察和分析能力,在去郑氏之前,没有了解清楚郑董事长的为人,同样在端起那杯水泼过去之前,没有注意到,那是一杯开水,。”

      “如果那是一杯冷水或者不具备任何伤害性的饮料,郑家的人,就不会占据了上风。”看着林芝芝,顿了一瞬,陆丰泽又补充道。

      林芝芝看着他,他低低醇厚的嗓音里,全是温柔与耐心,哪怕一丝丝的责备也没有,也正因为这样,她的心里,愈发的不好受。

      她真的希望,希望陆丰泽好好骂她一顿,甚至是跟她冷战,让她反省,好几个月不理她。

      可是,他偏偏却要对她这么好。

      “这一次,为了我,花了你很多很多的钱吧?”

      很多话,堵在胸口的位置,想说,可是,林芝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冒出这样一句傻话来。

      陆丰泽看着她,却是扬唇一笑,微微拢了拢好看的眉峰道,“钱花了,我可以再挣,但芝芝,”

      说着,他话峰一转,脸上的笑容亦不复存在,变得有些凝重道,“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像钱一样,没有了还可以再挣!”

      看着他,林芝芝心弦忽地一下便收紧了。

      陆丰泽的话说的含蓄,可是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芝芝,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相信你会知道吃一堑长一智的,对吗?”

      林芝芝看着他,眉心紧蹙,不答反问道,“阿泽,你还相信我吗?”

      陆丰泽收了轻捏着她下颔的手,转而抱住她,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肯定地回答道,“当然,你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不相信你?”

      林芝芝贴进他的怀里,雾气,忽地一下就湿润了眼眶,固执又不知好歹地问道,“那如果我下次再让你失望呢?”

      陆丰泽拧眉,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不会,我们只会越来越好。”

      …………………………

      “爸,我们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就这样放过林芝芝了吗?那我们怎么跟夏董事长交待?”

      医院里,陆丰泽才带着林芝芝离开没多久,郑雨欣便冲着郑老头大吼,心里,是越想越生气。

      郑老头靠在床头里,看一眼生气的女儿,又闭上一只完好的眼睛,缓缓道,“他夏家给我的好处,又怎么能跟陆丰泽给我的好处比,如果陆丰泽真能帮我以低于150亿的价格拿下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那我们郑家赚的,可不止是50亿那么多,现在惠南市政府大力向西边前海发展,将来那块地的价值,不可限量。”

      “爸,你就相信他陆丰泽一定有能耐拿下好块地吗?大姨父家还有廷遇表哥难道不会出手吗?”郑雨欣反问。

      郑老头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一声冷哼道,“合约里写的清清楚楚,他陆丰泽若是不能以150亿的价格帮我拿下那块地,那我郑家绝对不可能放过林芝芝,到时候,你还真以为,陆丰泽会为了姓林的那个小贱人,跟我拼了他整个陆家吗?他陆家有陆越苍和陆老头爷子在,还由不得他陆丰泽一个人全全做主。”

      “可是爸,你被烫伤成这样,你也就认了吗?”郑雨欣仍旧是不甘心地问道。

      “夏家原本跟陆家是世交,也不知道最近他们两家起了什么大冲突,夏家竟然要拜托我,来整他陆丰泽的女人,我估计,八成也是因为姓林的这个小贱人得罪了夏家,夏家不敢明着跟陆家对着干,就只好暗地里想要弄死姓林的这个小贱人。”说着,郑老头一声嗤笑,看着郑雨欣道,“这个小贱人还真是个祸水,我倒是挺想看看,他京城第一大豪门的陆家,最后怎么被这个小贱人玩惨了去!所以呀,雨欣,你根本没什么好生气的,我郑家不收拾姓林的小贱人,自然有的是人收拾她。”

      “什么夏家,怎么又跟夏家扯上关系了?”郑老太太从外面进来,听到他们父女俩的讨论,好奇又困惑地问道。

      “你个老太婆,你还真的以为我一把年纪了还拎不清轻重,要去睡他陆丰泽睡过的女人吗?”看着进来的郑老太太,郑老头斜她一眼,不满道,“如果不是夏董事长亲自打电话给我,承诺了只要能把林芝芝给睡了,拍到她的床照,就让我郑家入股夏氏集团,我才不会花几千万,去找姓林的那个小贱人代言,还又要花几千万睡她,你以为我傻呀?”

      郑老太太一皱眉,“他姓夏的为什么要跟林芝芝过不去呀?”

      “我怎么知道。”郑老头没好气地道。

      郑老太太瞪他一眼,嗤道,“反正你就是色字头上一把刀,活该!”

      “可是爸,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难道你刚才没听到陆丰泽是怎么护着林芝芝那个贱人,怎么羞辱我的吗?”想到陆丰泽羞辱自己的话,郑雨欣越想就越生气。

      “雨欣,别生气了,他陆丰泽羞辱你,他总有付出代价的时候。”说着,郑老头深吁口气,又宽慰郑雨欣道,“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如果能拿下来,就给你做嫁妆了,以后,又是惠南市一个新的cbD商业圈。”

      “爸,真的吗?”原本郁闷的郑雨欣一听了郑老头子的话,立刻便兴奋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坑自己的女儿不成,这回你开心了吧。”郑老头沉声道。

      “太好了,谢谢爸!”郑雨欣立刻便雨过天晴了,开怀道,“我现在忽然就巴不得林芝芝能多惹点事,让我们大家能多从陆家那里瓜分些好处,把他陆家瓜分的四分五裂,这样,看他陆丰泽以后还会不会那么嚣张,连着他身边的鸡都那么嚣张。”

      “好了!好了!你们父女俩就别在这儿嘚瑟了,赶紧让人去弄清楚,致中在京城怎么样了。”郑老太太心里挂念儿子,着急道。

      “老太婆,你放心,只要我郑家不动姓林的那个小贱人,他陆丰泽就绝对不可能动致中的。”

      “是呀,妈,你别担心了,我现在就联系致中,接他回来。”

      “嗯,好。”

      ……………………

      当陆家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陆丰泽让人送林芝芝回绵绣花城,他则马不停蹄地从机场赶去医院,看宁青婉。

      医院里,宁青婉的精神,已经明显比昨天好多了,只不过,人却还是异常的虚弱,活动也还很困难,基本还只能躺在床上。

      白佳瑶一直守在医院,陪着宁青婉,晚上的时候,就在病房的沙发上睡觉,因为自己的脸色实在是不好,所以,在医院陪着宁青婉的时候,哪怕是晚上睡觉,她都不敢卸妆。

      下午,喂了宁青婉一小半碗白粥,扶着她躺下睡着后,头部,忽然一阵强烈的痛意传来,头晕目眩间,她一个趄趔,跌进了身后的沙发里。

      陷在沙发时,白佳瑶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最后的一丝清明,然后,艰难地起身,去拿过自己的包包,打开,去里面找药。

      在她的要求下,梁医生给她开了强效镇痛药,如今,也只有这强效的镇痛药,才能缓解几分她的痛苦。

      “瑶瑶,你怎么啦?你在吃什么?”

      宁青婉醒来,睁开双眼看到浑身身无力的软在沙发上神色痛苦,正在往嘴里塞药丸的白佳瑶,立刻便支撑起身子,不安地问道。

      白佳瑶听到声音,立刻将药丸塞进嘴里,强行吞了下去,然后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起身过去,去扶宁青婉,让她躺回床上,“阿姨,您别乱动!”

      “瑶瑶,你吃的是什么,你怎么啦?”看着白佳瑶那即使化了淡妆,却仍旧掩饰不住苍白的脸色,宁青婉抓住她的手,着急地追问。

      白佳瑶强行忽略头部的痛意,摇摇头,“阿姨,我没事,就是有点低血糖而已。”

      “那刚才那两颗药丸是什么?”紧抓住白佳瑶的手,宁青婉急切又不安,“瑶瑶,你不许骗阿姨,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扯着唇角一笑,“阿姨,真的只是低血糖,刚才那两片药丸,是维生素片,补铁的。”

      “真的只是低血糖吗?阿姨不信。”宁青婉摇头,刚才白佳瑶的神色很痛苦,如果只是低血糖,她不应该有那样的表情才对,坚持道,“瑶瑶,反正现在你人在医院,不如你去做个检查吧!来人……”

      “阿姨,我真的没事!”

      说着,宁青婉便叫人,想要人安排白佳瑶去做检查。

      “妈,瑶瑶,怎么啦?”

      正好这时,陆丰泽到了,听到宁青婉有些吃力的喊声,立刻便推门进来,关切地问道。

      “丰泽哥,你来的正好,你快告诉阿姨,我真的只是有点凭血而已,身体没有什么其它的问题。”看到突然出现的陆丰泽,白佳瑶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赶紧便向他求救。

      如果这个时候,让宁青婉知道她的病情,那莫过于天大的打击,宁青婉一定会受不了的。

      陆丰泽看向白佳瑶,她的脸色,实在是差,如果不是因为化了淡妆,只怕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不过一天多没见,她的眼窝也愈发的深陷下去,眼眶里,红血丝清晰可见。

      看着这样的白佳瑶,想到以前那个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明媚的女孩,陆丰泽忽然就觉得心疼。

      原本,照顾宁青婉是他这个儿子的责任,可是,却处处由白佳瑶这个和宁青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儿来替他做了。

      难怪,宁青婉要那么心疼白佳庶,处处都替她着想。

      “是呀,妈,前段时间我也发现瑶瑶不对劲,就让她去医院检查了,检查报告确实只是表明,瑶瑶凭血,没有其它的问题。”虽然这一刻,陆丰泽也强烈的感觉到,白佳瑶绝对不可能只是凭血那么简单,可是他跟白佳瑶的想法是一样的,就是绝对不能让宁青婉情绪有什么大的波动。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真的,你们俩不骗我?”宁青婉看看陆丰泽,又看看白佳瑶,半信半疑。

      白佳瑶对着宁青婉一笑,握着她的手道,“阿姨,我怎么会骗您呢!您就安心好好养病,等您身体好了,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看着白佳瑶,宁青婉心疼地轻叹口气,淡淡点了点头,“瑶瑶,这几天,你确实是太辛苦了,呆会你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不要一直在医院陪着我了。”

      “是呀,瑶瑶,我留下来照顾妈,你回去好好休息一晚。”陆丰泽也立刻赞同地劝白佳瑶。

      白佳瑶也知道,如果自己再头痛,或者晕倒被宁青婉发现的话,就糟糕了,所以,权衡之下,她点了点头,答应道,“好,那我今晚回去睡,明天早上再来。”

      “嗯,那你现在就回去吧,我这里有佣人有医生,你不用担心。”说着,宁青婉又看向陆丰泽道,“丰泽,我也不用你陪在这里,你送瑶瑶回去吧,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阿姨,不用。”白佳瑶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陆丰泽看一眼白佳瑶,她极其苍白的脸色,确实是让人不放心,所以,答应道,“好,那我送瑶瑶回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