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3 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干

    123 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瑶瑶,你在骗我,对吗?”

      从住院大楼里出来,和白佳瑶并肩走着的陆丰泽忽然停了下来,严肃地问她。

      白佳瑶侧头看他一眼,也停下脚步,微微扯了一下唇角,低下头去,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淡淡地道,“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话落,她也不等陆丰泽回应,直接便抬腿往医院大门口的方向走。

      陆丰泽看着她转身就离开的背影,直接向前两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沉声道,“我送你回去。”

      说着,他便直接拉着白佳瑶,往他的车走了过去。

      白佳瑶被她拉着,也不挣扎,只乖乖地跟着他,走向他的车。

      司机看到他们过来,立刻下车,为他们拉开了车门,陆丰泽看着白佳瑶上车后,才绕过车头,从另一侧上了车。

      “瑶瑶,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待车子发动后,陆丰泽看着白佳瑶,又沉声问她,态度严肃又认真。

      白佳瑶装傻,看向陆丰泽问道,“什么骗你,我不明白。”

      陆丰泽一双沉不见底的黑眸看着白佳瑶,几乎肯定地道,“你根本不是凭血,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凭血,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情况越来越糟糕。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一瞬,尔后,与他错开视线,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坚持道,“丰泽哥,你想多了,真的只是凭血而已。”

      陆丰泽俊眉轻拧一下,看着撇开头去的白佳瑶,心情微微沉重,“佳瑶,你这是在赌气,不想理我,对吗?”

      白佳瑶忽然地又看向他,毫无顾忌又倔强地道,“是又怎么样?难道我没有这个权力吗?”

      她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了,与其让陆丰泽觉得,她一直还在爱着他,让他背负心里的压力与愧疚,还不如让他觉得,她已经不爱他了,完全不在乎他了。

      “为什么?”陆丰泽看着她,她的无所顾忌与倔强,忽然让他觉得陌生,“是因为我公开了和林芝芝关系的缘故?”

      “那是你的事,我和无关。”白佳瑶的神色,倔强却又云淡风轻,“我不想理你,那是因为我已经明白,林芝芝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女人,从十三岁到现在,我已经浪费了我太多的时间和青春,我不想再傻下去,所以,我要回英国,去找回真正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至于你,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难道我们连兄妹都没有得做了吗?”陆丰泽问她,黑眸微眯。

      白佳瑶看着他,却是忽地皎洁一笑,“我们原本就不是兄妹呀,再说,我也不需要你这个哥哥的照顾,做不做兄妹,又有什么关系。”

      陆丰泽看着她,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闷闷的,有些呼吸不畅。

      做为兄长,他没有能及时发现并且阻止白佳瑶对他的错误的感情,是他的错,如今,更伤了她的心,让她独自离开,更是他这个当兄长的做的不够好。

      “瑶瑶,不管你怎么想,怎么认为,也不管你人在哪,我都会是你的兄长,只要你累了,想回来了,或者受到了任何的欺负,我这里,都永远是你可以避风躲雨的地方,我永远都可以为你出头,不管做的对与错。”

      白佳瑶扬唇,淡淡一笑,忽地便控制不住地湿了眼眶,可是,她却努力再努力的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

      这一晚,陆丰泽和陆越苍一起,回了陆家的老宅,去看老爷子老太太。

      老爷子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但是每天看新闻,已经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前几天举行的三年一届的电影电视颁奖晚会上,从来不跟媒体打交道的陆丰泽竟然出现在晚会现场,亲自给林芝芝颁发最佳新人奖,并且向天下人暗下他和林芝芝关系的事情,老爷子老太太不可能不知道。

      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可办事却跟年轻的时候一样精明谨慎,更何况这是孙媳妇,直接关系到陆家第三代第四代的问题,他不可能不重视,所以,就去派人把林芝芝和她的家人全部调查了一遍。

      结果,看完了之后,陆老爷子是气的直拍桌子,如果不是老太太拦着,差点把桌子都给掀了。

      嚷嚷着道,如果陆丰泽真要敢把林芝芝娶进陆家的大门,他就再也不认陆丰泽这个孙子。

      所以,当陆越苍和陆丰泽一回到老宅,老爷子便直接将几天前的报纸,甩在陆丰泽的面前,让他解释,是怎么回事。

      陆丰泽看着老爷子甩在自己面前的报纸,抬手按了按眉心,根本不想说话。

      “老头子,我的孙子好不容易有空回来一趟,你可别把我孙子给吓跑了啊!”老太太心疼孙子,赶紧唬着老头子道。

      “呵呵……被吓跑?!”老爷子冷笑,“你孙子要是能被我吓跑了,就不会活了三十多岁,最后找一个离过婚的戏子给我际家来长脸了。”

      老太太瞪回去,不爽道,“离过婚又怎么样,戏子又怎么样,丰泽又没说要娶她进家门,你这么着急干嘛,就不能让丰泽把话说清楚吗?”

      说着,老太太去拉住陆丰泽的手,眼巴巴地道,“来,丰泽,你跟奶奶好好说,不理你爷爷。”

      “那你自己说,你跟那个叫林芝芝的女人,到底什么关系,你砸那么多的钱在她的身上,又去给她颁什么破奖,又是什么意思?”瞪着陆丰泽,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我看那个林芝芝拍的,都是些什么狗屁东西,还拿奖?!是不是你买通了评委,所以她才得奖的?”

      听着陆老爷子的话,看着他对林芝芝的态度,陆丰泽真的想调头就走,可是,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只怕陆老爷子也会被他气的进医院了。

      因为他和林芝芝的事情,而要被他的至亲都逼的进医院,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又抬手按了按有些疲惫的眉宇,陆丰泽深吁口气,看向陆老爷子郑重道,“爷爷,林芝芝虽然结过婚,但是她在跟我之前,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关系,而且她获奖,也都是她努力换来的结果,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叫和你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你一直在她的身上拼命地砸钱,她一个离过婚,没钱没势没背景没靠山的女人,能一出道就在娱乐圈混的这么风生水起,人人都要畏惧她三分?啊?”陆老爷子是越听越生气,气的脸色都铁沉了,“她有没有跟过别男人我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反正,我只知道,她离过婚,以前是你的表外甥媳妇,她的前夫赵航宇因为和她离婚之后,变成了疯子,现在还在精神病院里,这些都是事实。”

      “老头子,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你想气死自己呀!”见陆老爷子气的上气都不接下气,老太太有些紧了,赶紧又去劝他。

      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陆越苍也赶紧过去,轻抚他的后背,劝道,“爸,这件事情,你就让丰泽自己处理吧,没什么好生气的。”

      “陆越苍,我还没有说你呢,你竟然还在这里劝我!”陆越苍一开口,老爷子的枪口,立刻便又对准了他,骂道,“你这个老子是怎么当的,儿子是怎么管教的,你知道现在外面那些人都是怎么笑话我陆家吗?啊?”

      陆越苍看着老爷子,无奈地叹口气,“爸,这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你又何必这么大动肝火,丰泽他一个单身年轻男人,看上两个女人,在外面风流快活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为什么这么多女人他看不上,偏偏就要看上一个离过婚的戏子?”老爷子的火气一点儿也没有,又气愤地补充道,“穷不要紧,学历低不要紧,门不当户不对也不要紧,但绝对要家教好,有涵养,清清白白的,你看看这个林芝芝,她的父母都是些什么人,简直就是些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流氓,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家庭,教养出来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老头子,你消消火,消消火,要不要我去给你拿杯冰水来?”老太太拍着老爷子的后背,眯着眼睛问他。

      老爷子瞪她一眼,“不用。”

      老太太一笑,又道,“那吃碗莲子羹,去心火的。”

      老爷子瞪着他,看着她一张布满皱纹却笑的跟个孩童般天真烂漫的脸,想发火也发不起来了,却仍旧板着脸道,“你个老婆子,可不可以不打岔。”

      老太太瘪嘴,反问道,“儿子是我生的,生了儿子才有孙子,你骂我儿子,又骂我孙子,我能不插嘴吗?”

      老爷子看着老太太,心里的那点儿火气,一下子是彻底没了,吹了吹花白的胡子像人撒娇的孩子似地道,“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陆越苍和陆丰泽站在一旁,看着年近九十,风风雨雨过了六十多年,却仍旧恩爱如初的老爷子老太太,心里,皆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温暖。

      这么多年来,老爷子除了老太太的话,基本上谁的话也不听,也就老太太能哄得住他。

      “老头子,丰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他的性格眼光怎么样,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老太太看一眼身边的陆丰泽,又轻轻抚了抚老爷子的后背,继续道,“这个林芝芝固然离过婚,固然是个演戏的,也固然是靠丰泽砸钱,才有了今天,但是陆丰泽既然喜欢她,愿意在这个姑娘身上砸钱,那就证明这个姑娘一定有值得丰泽喜欢的地方,你都没见过这个姑娘,又何必一棒子就把人家给打死了呢?丰泽这么大的人了,喜欢谁不喜欢谁,就不能让他自己做主吗?反正他自己的女人跟他自己过,好不好,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若是他真的看走了眼,将来后悔,也是他自己的事,怨不得我们任何人。”

      “哼!”老爷子不服,一声冷哼,“你倒是想的开,你就不怕这个林芝芝糟蹋了你孙子,糟蹋了我整个陆家吗?”

      “爷爷,你若是跟芝芝相处过,你就会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了。”见老爷子不生气了,陆丰泽适时开口。

      “哼,现在的女人,为了钱为了往上爬,为了过上舒坦的好日子,有哪几个不是表面一套心里一套的,更何况你是京城里第一的贵公子,要什么有什么,哪个女人又会不喜欢你,不想挤破了脑袋嫁进我们陆家来,别说这个林芝芝,就算是再污糟的女人,为了跟你在一起,也可以彻底改头换面。”老爷子看向陆丰泽,又是一声冷哼,直接把他的话给顶了回去。

      陆丰泽看着老爷子,一时竟然无法反驳。

      如果是别人,他根本不会跟他们多一个字的废话,偏偏,他要面临的,都是他的血肉至亲,他又如何反驳。

      “好了!好了!老头子,儿子和孙子半个月也难得回来一趟,你就别把人给我赶走了,要不然我跟你没完。”见老头子没完没了了,老太太直接甩脸,威胁道。

      老爷子瞪老太太一眼,气鼓鼓地道,“哼,这顿晚饭我不吃了,你们吃吧。”

      说完,他拄着拐杖转身便走了。

      “爸,……”

      “别理他,过不了十分钟就好了。”见陆越苍要叫住老爷子,老太太赶紧摆手。

      老爷子听到,愈发地生气了,重重地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

      陆老爷子真的是个脾气来的快也去的快的人,等到开晚饭的时候,陆丰泽和老太太一起去请他,他虽然还是有些气鼓鼓的,没怎么理陆丰泽,就瞪了他一眼,可是却是跟老太太一起,手牵着手去了餐厅。

      陆丰泽看着面前一对白发苍苍年近九旬的老人,却把日子过的跟初恋情人似的甜蜜,不禁浅浅勾唇,嘴角扬起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来。

      陆家百年传承,可谓是钟鸣鼎食之家,只是一直子嗣单薄。

      其实,在老爷子老太太的那个年代,在加上陆家的名望地位,老爷子为了陆家延绵子嗣,娶个二房三房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老爷子却一直对老太太情有独钟,不愿意再碰其她的女人。

      但说来也怪,老爷子老太太的结合,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洞房花烛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彼此,却能在六十多年,超过半个世纪的漫长日子里,把再简单平凡不过的生活,过成了诗一般的美好。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只是老太太为了避免尴尬的气氛,会问陆越苍和陆丰泽一些家常琐碎的事情,但是,谁都没有再提起林芝芝,就仿佛,刚才根本没有任何讨论过和林芝芝有关的任何话题一样。

      父子俩陪两个老人家去花园里散散步,散完步回来后,又一起喝个茶,看看新闻,聊聊家常,晚上九点,老爷子和老太太便一起,回房休息去了。

      等老爷子老太太回房之后,陆越苍看一眼陆丰泽,起身道,“丰泽,你跟我来。”

      话落,陆越苍便率先抬腿,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了。

      陆丰泽掀眸看他,大概猜到,他叫自己应该是因为林芝芝在n市惹了郑家的事情。

      这些事,就算他不说,陆越苍也有的是办法知道,他做主,放弃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确实是给瑞达集团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陆越苍做为瑞达集团的董事长,而他做为瑞达集团的总裁,确实是很有必要,将这件事情跟陆越苍说清楚。

      所以,陆丰泽起身,跟着陆越苍去了书房。

      陆越苍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窗外,明亮的灯光外,园子里精致的风景,听到陆丰泽进来的脚步声,也不回头看他,只沉声道,“说吧,这次为了林芝芝,你和集团,一共损失了多少个亿?”

      陆丰泽看着陆越苍的背影,眉宇微微一拧,平静地如实回答道,“转让荣氏5%的股份,按照目前市场价值来估算,大概20个亿,至于放弃惠南市西边靠海的那块地,这个价值,目前并不好估算,从长远来看,不低于100亿。”

      陆越苍听着,长长地叹了口气,尔后,转过身来,看向陆丰泽,面色凝重地道,“丰泽,你将来娶进陆家的女人,不管是谁,我都希望,她会是你的贤内助,而不是一个会败光我陆家的女人。”

      陆丰泽平静地看着陆越苍,没有说话。

      “当然,我也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干,如若有下一次,我这个当董事长的,有权罢免你这个集团总裁。”和陆丰泽的对视中,陆越苍又缓缓补充,一字一句,沉重有力,从他的肺腑深处发了出来。

      陆丰泽看着陆越苍,微微勾了勾半边唇角,却不是笑。

      这是他们父子三十多年来,陆越苍第一次对他说出这么失望的话来。

      他不是非要当这个瑞达集团的执行总裁,只是,这么长久以来,他最予以依靠和信赖的血肉亲人,似乎都在和他渐行渐远……

      “好,我知道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