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5 兄妹同心,我是外人

    125 兄妹同心,我是外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简夏要带着孩子去京城,回娘家,冷廷遇自然不会反对,也自然不可能不跟着,所以,翌日一早,吃过早餐,一家四口便直接飞往京城。

      到了京城之后,简夏和冷廷遇直接带着孩子,去了瑞达集团总部的办公大楼,把孩子交给陆越苍之后,冷廷遇则去找陆丰泽顺便谈谈公事,简夏则去找白佳瑶。

      陆越苍看到两个外孙,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忘记了,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带着两个外孙去陆家的老宅,好让老爷子老太太也高兴高兴。

      简夏去找白佳瑶的时候,她正在办公室里,认真地工作。

      听到叩门声,白佳瑶往门口的方向看去,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竟然是简夏的时候,立刻便惊喜地站了起来,“夏夏,你怎么来了?”

      简夏一笑,走了进去,“爷爷奶奶说想小默和小四了,顺便,廷遇也有些合作上的事情,要跟大哥再好好谈一谈。”

      白佳瑶绕过办公桌,往门外张望,一边望一边问简夏道,“那小默和小四呢?我也好想他们两个小可爱。”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

      当然,后面这句话,白佳瑶只是在心里想,没有说出来。

      简夏扬唇灿然一笑,“刚被爸抱去爷爷奶奶那儿了,你若是想见他们,晚上一起回趟老宅就行了。”

      白佳瑶看向简夏,没有她的接话,只是笑着道,“那你不用陪着小默小四,也不用陪着冷总吗?”

      “老陪着他们干嘛,我也总得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呀,对吧?”简夏明丽一笑,过去挽住白佳瑶的手,又道,“我早餐没怎么吃,这会儿正好饿了,要不,你提前下班,陪我一起去吃午饭?”

      “不等冷总吗?”

      “等他们干嘛,还不知道他们谈到什么时候呢!我们先走吧。”说着,简夏便拉着白佳瑶往外走。

      “好,那我跟总裁说一声。”毕竟,还没下班呢,陆丰泽要是找她怎么办。

      “不用,我刚才已经跟他们说过了。”

      …………………………

      简夏和白佳瑶去的,是离瑞达办公大楼不远的一家不错的法国餐厅。

      白佳瑶会五国语言,简夏在法国波尔多呆久了,自然也学了不少法语,所以,在法国餐厅看全法文的菜单,都完全不成问题。

      两个人来到餐厅,点了餐,简夏端起面前的高脚杯,轻抿了一口杯中的水,这才淡淡笑着问对面的白佳瑶道,“宁伯母怎么样了,听说她手术后,一直都是你陪在身边。”

      白佳瑶也喝了口水,微微一笑道,“阿姨恢复的还不错,其实这么多年来,我虽然一直没有改口叫她一声‘妈’,但是在我的心里,她早就跟亲生母亲一模一样了,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可以依赖的亲人,所以我照顾她,是应该的。”

      简夏眉心微蹙一下,伸手过去,握住白佳瑶放在桌子上的手,看着她认真问道,“那大哥了,难道你认为,他不是一个好大哥,不能信赖和依靠吗?”

      看着简夏,白佳瑶一笑,眸色有些黯淡地低下头去,摇头道,“不是,他很好,确实是个好大哥,只是,我和他,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他没有照顾我的责任和义务。”

      简夏看着她,亦是瑶瑶头道,“不,佳瑶,你想错了,不管是对我,对芊芊,还是对你,大哥对我们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不可能因为没有血缘关系,他就忽视你。”

      白佳瑶低着头,不看简夏,没有再说话。

      显然,她已经不想再继续和陆丰泽有关的话题,同样,她也感觉到了,简夏特意找她,特意单独把她约出来,只怕,就是陆丰泽的意思。

      “佳瑶,确实是大哥告诉我,你的身体可能出现了问题,但是你又隐瞒着大家,什么也不肯说,所以,我才特意约你出来的。”知道白佳瑶绝对不是一个反应迟钝的女孩,看着她下头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简夏便直接开门见山。

      简夏的直言不讳,倒是让白佳瑶心里舒服些,这才又抬起头来,看向她。

      “说实话,这次我飞来京城,也是因为你。”看着白佳瑶,简夏又补充道。

      白佳瑶眉心微拧一下,却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见白佳瑶不说话,简夏看着她,又继续道,“佳瑶,其实,除了宁伯母,我们大家都很关心你,都把你当成我们的亲人,你从来就不是只有宁伯母一个可以依赖的亲人的,你还有我们,在你有困难在你难受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帮你,都可以给你依靠的肩膀,躲避风雨的港湾。”

      白佳瑶看着简夏,听着她的话,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是,事到如今,她又怎么办呢?如果医生说,她的脑癌是可以治愈的,哪怕只有50%甚至是更低的希望,她也不会瞒着所有人,她也会拼尽全力的争取,拼尽全力的活下来。

      世界这么精彩,她还这么年轻,她想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眉心微微颤动一下,白佳瑶眼眶一涩,眼里,有淡淡的水汽迅速地氤氲而起,她赶紧低下头去,不让简夏看到。

      “其实是丰泽哥想太多了,除了贫血,我的身体真的没有其它的问题,是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大哥小题大做,那也只是因为真的关心你,在乎你。”一瞬不瞬地看着白佳瑶,简夏轻吁口气,声音放缓放轻,又道,“佳瑶,难道,你真的打算什么也不想告诉我们,让我们一直担心吗?特别是大哥。”

      白佳瑶眉心微蹙,当她再抬起头来看向简夏的时候,眼眶里,已经泪光闪烁。

      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难受,白佳瑶努力微微一笑,终于开口道,“夏夏,不是我想要一直隐瞒大家,只是,如果我说了,除了增加大家的烦恼和痛苦之外,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简夏看着她,眉心紧蹙一下,因为她的话,一颗心脏也忽地提了起来,一张强烈的不好的预感,霎那涌上心头。

      “佳瑶,那……”

      “脑癌,我患上的,是脑癌。”就在简夏错愕的想要开口,问白佳瑶她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时,白佳瑶却自己开口,再云淡风轻不过地将事实都抛了出来。

      看着简夏,她微微一笑,又继续道,“而且是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无药可冶。”

      简夏看着那么微微笑着,仿佛只是在跟她说起今天是什么天气一样的再淡然宁静不过的白佳瑶,就像是有一颗炸弹,忽然在她的脑子里爆炸了般,炸得她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久久回不过神来。

      ——脑癌。

      ——晚期。

      ——无药可治。

      看着眼前鲜活的如刚刚盛开的花朵儿般美丽的女孩,忽然就难受像是脖子都被人死死掐住了般,几乎要窒息。

      “夏夏,你知道脑癌治疗多可怕吗?”看着那样震惊的简夏,白佳瑶却是微微一笑,继续道,“我的头发会被剃光,医生会从我的脑袋上开一个大大的口子,把里面的肿瘤取出来,再把那个大大的口子缝上,然后,我每天都得接受化疗,因为药物的副作用,我每天都会不停地呕吐,不能进食,会一天比一天消瘦,然后,我就只能一天24小时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进食只能靠管子直接导进我的食道里,小便只能靠尿管,呼吸只能靠呼吸机,说话只能……”

      “够了!佳瑶,够了……”白佳瑶还要继续说下去,可是简夏已经听不下去,低吼着打断她,泪水流了满面,请求道,“佳瑶,够了,不要再说了。”

      看着那样难受,泪水不断流下的简夏,白佳瑶的心,就像是被针尖扎了般,一抽一抽的痛。

      可是,她却仍旧是那样云淡风轻地笑着,看着简夏,淡淡地道,“夏夏,我真的不想接受治疗,我真的只想在我还能走,还能说,还能看的时候,多看看我想见的人,多跟想说话的人说说话,多去我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

      简夏的另一只手伸过去,一双手紧紧地握住白佳瑶的手,拼命点头,泣不成声。

      从来没有一次,她对生命,如此的无助和绝望过。

      一个这么好的女孩,一个这么鲜活的生命,却要被病痛折磨的夺去生命,而她,所有的人,不管是他们有多少的钱,也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去挽救这个生命的离开。

      “我知道,我知道……”

      白佳瑶反手握住简夏的手,另外一只手伸过来,去拭简夏脸上的泪,嘴角,扬起最优美灿烂的弧度来。

      虽然她和简夏,没有任何一的丝血缘关系,见面的次数,也是曲指可数,可是,有她今天为她流下来的泪,她便感动的无以复加。

      “所以,夏夏,求你,不要把我生病患上脑癌并且已经是晚期的事实告诉大家,可以吗?”

      “所以,你要一个人离开,独自去面对死亡,是吗?”简夏问她,这一刻,她真的伤心的无法自抑。

      不仅仅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更因为白佳瑶的决定。

      一个女孩,到底要勇敢到什么程度,才能有决心去独自一个人面对病痛的折磨,面对死亡的一步步靠近。

      她做不到,不可能做到!

      白佳瑶看着她,又是扬唇灿然一笑道,“你看,你知道了不就难过成这个样子了吗?如果阿姨和丰泽哥他们知道,还不知道会难受成什么样子,而且,以阿姨现在的情况,她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这个事实。”

      “所以,你就要一直瞒着大家,一直瞒下去吗?”

      白佳瑶淡淡扬唇,摇头道,“不会,等合适的时候,我会跟丰泽哥和阿姨说。”

      “佳瑶,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医生,他是外科方面的专家,他也认识很多很多很权威的专家,包括脑外科的。”简夏忽然便想到了段昊,紧紧握住白佳瑶的手,立刻便跟她提议要求道,“或许,你的医生判断,不是那么准确呢,我们再去看看,找全世界最权威的专家,再好好看看,行吗?”

      白佳瑶看着简夏,唇角弯着淡淡的弧度,摇头轻声道,“夏夏,你或者不知道吧,我的亲生母亲……她就死于脑癌,在我还不到三岁的时候。”

      简夏看着她,心里刚刚升腾起的唯一一丝希望,也在这刹那间被掐灭。

      “我找的那个医生,已是京城最权威的脑外科专家,而且,我也做了各项的检查,错不了的。”看着简夏眼里涌起的绝望,白佳瑶却又继续淡淡地开口,没有丝毫的畏惧,更没有简夏眼里的绝望与难过。

      其实,哪怕有一丝希望,她也会抓住不放手。

      可是,在医生宣布她跟她的母亲一样,患上了脑癌晚期的时候,她就知道,没有希望了,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么卑微,这么渺小,生与死,快乐与痛苦,从来都由不得自己来作主。

      简夏闭上双眼,摇头,仍旧有眼泪,控制不住地砸下,万般无奈地问道,“真的就没有办法没有希望了吗?哪怕希望很渺茫?”

      “没有。”白佳瑶看着她,回答的坚决,“夏夏,答应你,我的病,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如果一定要说,那也请让我自已说,在最适合的时候。”

      “什么时候才是最适合的时候?”简夏睁开双眼,盯着她问。

      白佳瑶微微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是现在。”

      简夏眉心紧蹙,“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一直瞒着,到时候宁伯母和大哥知道会怎么样?”

      白佳瑶又瑶瑶头,“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不想大家在知道我患了脑癌,活不久了之后,都来同情我,可怜我!我现在除了偶尔的头痛发作,其它的都很好,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可怜,我还是原来的那个我。”

      看着简夏,她又无比郑重地请求道,“夏夏,答应你,我的病,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简夏看着她,眉心微颤。

      这一刻,她真的很难很难做决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样做,才是对白佳瑶最好的。

      “夏夏,算我求你了,好吗?”

      “佳瑶,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这么傻?”

      白佳瑶低下头去,摇了摇头,“不,夏夏,我不是固执,也不是我傻,我只是想把最好最美的那个自己,留在你和大家的心里而已,就算是我自私吧。”

      看着她,简夏再想反驳,可是却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

      沉默,沉默良久之后,在白佳瑶无比渴望甚至是祈求的眼神下,简夏终是点头,“好,我答应你!但你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让我陪你去看一次医生吗?”

      “夏夏,真的没……”

      “佳瑶,答应我,这是我做为姐妹,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看着简夏,她的眼里,还有晶莹的泪光,在不断地闪烁着。

      这个幸福又善良的女人啊,真让人羡慕嫉妒。

      “好,我答应你。”

      …………………………

      当简夏和白佳瑶吃完午饭回到瑞达的时候,陆丰泽和冷廷遇刚好谈完了事情,从办公室里出来,一眼看到简夏有些红肿的双眼,冷廷遇好看的眉头,立刻便皱了起来。

      冷廷遇一眼发现了简夏的异常,陆丰泽又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再看一眼简夏身边,完全是什么事情也没有的白佳瑶,陆丰泽的心里“咯噔”一下,立刻便明白了什么。

      “总裁,冷总。”看到陆丰泽和冷廷遇从办公室出来,白佳瑶淡淡地叫他们。

      冷廷遇看向她淡淡颔首,尔后,走到简夏的身边,直接搂过她。

      简夏斜他一眼,也没挣开,任由他搂着。

      “你们俩个一起吃过午饭了?”陆丰泽早就习惯了他们这样的恩爱模式,所以,丝毫都不介意,只是看向白佳瑶,微微扬着唇角问她。

      “嗯,一起吃的法国菜。”白佳瑶点点头,又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回办公室了。”

      陆丰泽看着她淡淡点头,答应一个“好”字。

      “注意休息,工作别太累。”简夏看着白佳瑶,又叮嘱一句。

      白佳瑶冲着她一笑,点点头,转身往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陆丰泽看着她们俩的默契,还有她们的情色,心里的不安,愈发浓烈。

      看着白佳瑶走后,冷廷遇睨着怀里眼睛红肿,明显哭过的简夏,拧着眉头问,“你确实是一直跟白佳瑶在一起,没去干其它的?”

      简夏嗔他,“什么意思?”

      冷廷遇拧着眉头,没有回答她,又直接看向陆丰泽问道,“你让小七干什么去了?”

      陆丰泽亦是拧着眉头,看了一眼简夏,尔后,对冷廷遇道,“我不回我办公室再说。”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你们也什么都别问我。”在陆丰泽话音落下的时候,简夏直接拒绝他道。

      因为现在,她真的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做,才是对白佳瑶最好的,虽然,她答应了白佳瑶,什么也不说。

      陆丰泽看着她,黑眸微眯。

      “你跟廷遇应该都饿了吧。”看着陆丰泽眼里的担忧,简夏又于心不忍,“要不然,你和廷遇先去吃饭,吃了饭,我再跟你说。”

      陆丰泽点头,“好。”

      ……………………

      他们三个一起去的,也是一家离瑞达的办公大楼很近的餐厅,不过,却不是刚刚简夏和白佳瑶去的那家法国餐厅,而是家中餐厅。

      点了菜,当菜端上来,冷廷遇给简夏盛了汤,夹了菜,可是,她却完全一半点儿食欲也没有,完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饿吗?”看到她筷子都不动,冷廷遇挑着眉梢问她。

      简夏看向他,点点头,“刚才和佳瑶吃过了。”

      冷廷遇拧眉,“你确定吃过了?”

      “夏夏,瑶瑶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你就直接说吧,别犹犹豫豫了,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简夏的心不在焉,陆丰泽也看的清楚,他也不想这顿饭,大家都吃的很郁闷,所以,直接问她。

      简夏看向他,深吁口气,给出来的答案却是,“我答应了瑶瑶,什么也不说。”

      陆丰泽看着她,不禁无奈一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质问道,“夏夏,你别忘记了,你答应我来京城是为了什么?”

      “陆总,你这儿事情还真是够多呀,一会儿林芝芝,一会儿白佳瑶,你是觉得小七很闲吗?”陆丰泽的话一出,简夏身边的冷廷遇就直接沉了脸,掀眸不悦地看向他。

      “老公,佳瑶不是外人,我也把她当妹妹看的。”不过,冷廷遇的话音才落,简夏便也立刻沉脸瞪他,“兄妹之间相互帮忙关心一下,不是很正常嘛,要不然,要兄弟姐妹干嘛?”

      “……”冷廷遇睨着她,刹时被堵的哑口无言。

      陆丰泽坐在对面看着,不禁好笑,然后,他就不厚道地低下头去,笑了。

      冷廷遇看一眼低笑的陆丰泽,又睨一眼简夏,不爽道,“那你们这是兄妹同心,我就是外人咯?”

      “……”简夏瞪着冷廷遇,无语,只得凑过去攀上他的手臂,咧开嘴讨好道,“才不是,天底下我和你最亲,行了吧?”

      “咳咳咳……”陆丰泽看着他们俩那腻歪样子,轻咳两声,耸耸眉道,“这饭还没开始吃,我怎么就觉得已经饱了。”

      简夏抱着冷廷遇的胳膊,狠狠瞪陆丰泽一眼,恢复严肃的神色,有些沉重地道,“佳瑶的身体,确实是出了问题,但是我答应了她,什么也不说!她答应我,在适当的时候,她会自己亲自告诉你和宁伯母。”

      “适当的时候,什么时候才是适当的时候?”看着简夏,陆丰泽拧眉质问。

      简夏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至少目前,我尊重并且支持佳瑶的作法。”

      如果她面临和白佳瑶一样的境况,简夏觉得,她应该会做出和白佳瑶一样的选择吧。

      毕竟,人真正的痛苦,从来就不是身体上的痛苦,看着自己最爱的人为自己痛苦难受,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那才是最大的痛苦。

      “夏夏,……”

      “哥,你别说了,你再说,我就走了。”简夏直接威胁。

      她当然理解陆丰泽的心情,可是,她既然答应了白佳瑶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陆丰泽紧拧着眉宇看着简夏,沉默半晌,终是放弃,最后轻吁口气,淡淡道,“吃饭吧。”

      简夏看着低下头去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却仍旧眉宇紧拧着的陆丰泽,心下难受,可是,此刻,她又能做什么呢?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