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7 至少,在她离开以后

    127 至少,在她离开以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翌日,林芝芝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睁开双眼,微微抬头,看着头顶那张睡意安稳的英俊面庞,林芝芝的眼里,霎那便泛起无数幸福柔软的光芒。

      抬手,手指隔着空气,慢慢一点一点地描摹着男人刀削斧刻的英俊面庞。

      说实话,上天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给了陆丰泽那么好的家世,那么聪明智慧的大脑,却偏偏还要给他如此俊美的外形,高大挺拔的身躯,还有那么好的脾气,那么体贴的性格。

      试问,这么优秀的男人,世间又有哪一个女子,会不为之痴迷。

      从一开始,哪怕是到现在,这一刻,她都仍旧不敢相信,自从会成为陆丰泽这么在意的女人,成为他的女朋友。

      或许,只要她足够努力,在不久的某一天,她就真的能够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成为他的妻子,和他就这样,一直一直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啊!”

      正当林芝芝定定地看着陆丰泽,努力在构幻他们的美丽未来时,陆丰泽却抱着她,忽然猛地一个敏捷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和她脖颈相交着继续睡。

      林芝芝气恼地瞪他一眼,张嘴过去,咬他的耳朵,然后在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又轻咬着他的耳廓道,“喂,都中午十二点多了,不起床吗?”

      陆丰泽任由着她在他的耳边扇风点火,他则压着她,继续睡他的觉。

      说实话,好长时间,他都没能这么沉稳的好好睡一觉了。

      “叮咚”“叮咚”“叮咚”

      见陆丰泽没半点反应,林芝芝又要张嘴,去咬他的耳朵,不过,她还没有咬下去,门铃就响了。

      看一眼压在自己身上,似乎还睡的香浓的男人,林芝芝轻轻推了推他,“喂,你下去,我去开门。”

      结果,陆丰泽仍旧不动,继续睡。

      林芝芝嗔他,没办法,只好用力,从他的身下一点点挪了出来。

      下了床,给仍旧趴在床上的陆丰泽盖好被子,林芝芝套上睡裙,又裹上浴袍,这才出了卧室,去开门。

      门一拉开,出现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是肖以笑。

      肖以笑受伤,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原本林芝芝让她多休息几天的,她自己却不愿意,硬是跑到了z市来,陪着她。

      “我的小祖宗,你也太能睡了吧,这都几点了,你才起床?”肖以笑一进来,看到裹着浴袍一头长发还乱糟糟,显然才起床的林芝芝,忍不住继续吐槽道,“是不是我不来按门铃,你现在还……”躺在床上?

      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肖以笑便在林芝芝的身上发现了新大陆,声音嘎然而止。

      “这……呵呵……”指了指林芝芝锁骨上的草莓痕迹,肖以笑贼兮兮地一笑,挑了挑眉,轻声道,“大boss在里面?!”

      她原本还以为,因为上次在n市发生的事情,陆丰泽和林芝芝的关系,已经渐行渐远,很难像以前那样甜蜜了,却没料到,原来是她想多了。

      看来,陆丰泽对林芝芝的宠爱,远比她想的还要深。

      林芝芝拢了拢身上的浴袍,斜睨她一眼,“说吧,什么事?”

      “呵呵……”肖以笑咧着嘴角一笑,眉飞色舞地道,“这几天都台风,所以导演临时改戏了,今天下午拍室内戏,所以你赶紧准备一下,下来去片场吧。”

      说真的,陆丰泽和林芝芝的感情没有受到n市事件的影响,肖以笑是真的很高兴,毕竟,林芝芝这一年多来的努力与付出,还有对陆丰泽的小心翼翼的卑微的爱,她都看在眼里。

      虽然知道,林芝芝要想嫁进陆家,和陆丰泽永远在一起,这一条路势必很艰难,甚至是说,不太可能。

      可是,至少在林芝芝能门户独立,靠自己在娱乐圈这个只看金钱和势力的圈子里站稳前,陆丰泽仍旧能宠她护她。

      否则,一旦失去陆丰泽这颗大树的庇护,林芝芝很大可能就会成了娱乐圈里一颗陨落的新星。

      看着肖以笑,林芝芝眉心微蹙着思忖一下,点头道,“行,我半个小时后下去。”

      肖以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又贼兮兮地一笑,转身一把拉开门出去。

      看着肖以笑离开后,林芝芝才转身回卧室。

      原本以为,陆丰泽还在睡,可是,等她一推开卧室的门,却一眼便看到已经起床,甚至是穿戴整齐的他。

      “你……这就要走吗?”看着长身玉立在床头柜前,拿过腕表戴上的陆丰泽,林芝芝还惊不住有些错愕地问他。

      “这部电影还要多久拍完?”陆丰泽看向她,不答反问道。

      林芝芝一瞬不瞬地看着那样帅气俊郎的他,轻咬唇角思忖一下道,“顺利的话,大概半个月左右吧。”

      陆丰泽淡淡颔首,看着她走过去,来到她的面前,抬手,温热而略微粗粝的指腹,轻轻落在她白嫩如初生婴儿般的脸蛋儿上,尔后,细细摩挲着滑过她的脸颊,轻挑起她的下颔,低头去啄了啄她的红唇,低低问她道,“等拍完这部电影,你要不要考虑去国外学习一下现代电影的整个拍摄和制作过程?”

      “去国外学习电影拍摄和制作?!真的吗?”林芝芝望着他,眼里,霎时充满了惊喜,藏都藏不住。

      她发现,当她越爱陆丰泽的时候,在他的面前,她便越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总是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毫无保留的赤/裸-裸的瞬间就呈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林芝芝的反应,陆丰泽相当满意地点点头,“美国纽约电影学院,只要你愿意去。”

      林芝芝闪着一双澄亮的大眼睛,兴奋地追问,“学多久?”

      “一年或者两年,看你的学习能力。”

      林芝芝看着他,重重点头,“嗯,我愿意去,当然愿意去。”

      这样的机会,她真的求之不得。

      “好,那我让人安排。”

      ……………………

      下午,陆丰泽回到京城之后,直接去了公司。

      来到公司后的第一件事情,他并不是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白佳瑶的办公室,想要去看看她。

      虽然到目前为止,陆丰泽并不知道白佳瑶得了什么病,可是,他的心里,却是莫名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她会忽然离开他们一样。

      不过,来到白佳瑶的办公室里,却并没有看到她的人。

      陆丰泽俊眉微拧,立刻问秘书,白佳瑶哪里去了。

      “总裁,白助理在您回来不久前晕倒了,被送去了医务室。”秘书站起来,低着头,恭敬地回答他。

      陆丰泽黑眸猛地一沉,箭步往公司医务室走去。

      瑞达集团总部的员工很多,将近3000人,所以,公司有自己的医务室,医务室每天都有从各大医院来的医生轮流值班,一旦公司员工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医务室值班的医生可以第一时间救治。

      搭乘专用电梯,来到医务室所在的楼层,当陆丰泽箭步来到医务室的时候,白佳瑶已经清醒过来了,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侧头怔怔地看着窗外,发呆,她那白净又饱满的额头上,有一处明显的红肿,应该是晕倒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的。

      “老板。”

      “总裁。”

      一直陪在医务室的成城还有医务室的医生看到陆丰泽进来,便都立刻恭敬地叫他。

      陆丰泽淡淡颔首,目光,却是一瞬不瞬地落在白佳瑶的身上。

      白佳瑶听到声音,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当看到出现在那儿的陆丰泽时,她赶紧低下头去,然后站了起来,公式化地叫道,“总裁。”

      “白助理怎么样,有没有检查出来,她为什么会晕倒?”看着白佳瑶,陆丰泽走进医务室,问一旁的医生。

      “总裁,医务室的条件有限,没办法判断出白助理晕倒的原因,我个人建议,白助理还是去医院做一下相关的检查,好查出晕倒的真正原因。”医生恭敬地回答道。

      陆丰泽不去看医生,也更不看成城,只盯着白佳瑶,低沉的嗓音染了几分不悦地继续问医生道,“那以你的行医经验来判断,她得的是什么病?”

      医生没料到,陆丰泽在对待白佳瑶晕倒的这件事情上,竟然这么执拗,当即心下一个寒噤,赶紧又回答道,“白助理说,她是低血糖才会晕倒的,我查看白助理的情况,她确实是气血不足,身体比较虚弱,除此之外,暂时没有看出其它的异常。”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一拧,虽然对于医生的回答,丝毫都不满意。

      但是,如果白佳瑶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又岂是单纯的凭医生的肉眼就能确认的,更何况,当着他的面,医生也断然不敢判断,白佳瑶得的是不治之症。

      深吁口气,陆丰泽也没有再为难医生,而是抬步朝白佳瑶走了过去。

      “瑶瑶,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肯跟我说,也不肯跟我去医院检查吗?”站在白佳瑶的面前,陆丰泽看着她,沉声问她。

      白佳瑶抬起头来看向他,微微扬唇一笑,“我没事,刚刚晕倒,只是一次意外,下次不会了。”

      不管怎么样,能骗一次是一次,能瞒多久是多久。

      几米开外,成城看着他们俩,听着陆丰泽的话,眉头忽地一下就紧拧了起来。

      难道,他看白佳瑶最近的气色是越来越差,原来是她病了,而且看陆丰泽的态度,白佳瑶的病,只怕不乐观。

      “瑶瑶,你到底要固执到什么时候?”看着她,陆丰泽万般无奈。

      白佳瑶看着他,又是微微一笑,再淡然宁静不过地道,“丰泽哥,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至少,在她离开以后。

      陆丰泽深吁口气,无奈地闭了闭眼,最后,只能再一次妥协道,“我让人送你宁园,你好好休息。”

      “好。”

      ………………

      回宁园的车上,白佳瑶的手机忽然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

      她掏出来一看,是梁医生发过来的一条微信,他说【你的药应该吃完了吧,怎么还不来医院开药?】

      白佳瑶眉心微蹙一下,回复道【梁医生,我不打算去医院了,你能把药寄给我吗?我转帐给你。】

      【你服用的药物,都是治疗癌症的处方药,病人不亲自来医院,医生没办法开。】

      白佳瑶看着梁医生短短几秒内回复的信息,轻吁口气,又回复道【那算了,我不开了。】

      陆丰泽这么想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如果她去医院,陆丰泽一定会知道。

      到时候,他一查,再找到梁医生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白佳瑶,你这是在自暴自弃等死吗?】

      看着梁医生又秒回的信息,白佳瑶不禁扬起唇角,笑了。

      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她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来自梁医生的怒意。

      他还真是个负责任的好医生呀,只可惜,她不是一个听话的好病人。

      【算是吧,反正多活一个月或者少活一个月,对我来说,意义真的不大。】笑过之后,白佳瑶又回复梁医生。

      现在,能这么轻松的让她自己面对脑癌晚期这个事实的人,也就只有梁医生一个。

      【好,白佳瑶,我帮你寄,药我帮你寄,行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无法逃脱死亡,但只要能多活一天,都请好好珍惜。】

      很快,梁医生又回复了她的信息,白佳瑶看着,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想哭,却没有任何的意义。

      盯着手机屏幕良久,她的手指终于又落下,简单地敲击了两个字,回复道【谢谢。】

      ……………………

      宁青婉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住院三周后,她终于可以出院了。

      出院这天,不止是陆丰泽和白佳瑶陪着她,陆越苍也来接她出院。

      毕竟少年夫妻,现在老了,又各自单身,虽然不可能再走到一起,但是,彼此却是格外珍惜这份更胜爱情的亲情。

      回到宁园一起吃过午饭,陆丰泽和白佳瑶去了公司,陆越苍下午去公司也没什么事,就留了下来,陪宁青婉,因为他也看出来了,宁青婉似乎有话想对他说。

      果然,陆丰泽和白佳瑶才离开没一会儿,他们才在偏厅里坐下,喝了口茶,宁青婉便看着他,开口问道,“越苍,有件事情,丰泽应该没有跟你提过吧?”

      陆越苍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看向宁青婉,“什么事?”

      看着陆越苍,宁青婉再平静不过地道,“瑶瑶已经跟丰泽提交了离职申请,等瑶瑶离职后,我就会跟瑶瑶一起回英国。”

      陆越苍眉头倏地一拧,“什么时候的事?”

      宁青婉轻抿一口杯盏中的茶水,才又淡淡道,“在我住院手术前,瑶瑶就已经向丰泽提交了离申请了,差不多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瑶瑶就会从瑞达离职了。”

      陆越苍仍旧眉头紧拧地看着她,不解地问道,“瑶瑶为什么突然要离职,就算她从瑞达离开了,也不一定就非得回英国呀!而且你怎么也要跟着回去,你们这不是胡闹吗?”

      宁青婉看一眼陆越苍,放下手中的茶盏,深叹口气道,“越苍,爱而不得的苦,想必不用我说,你也能体会吧。”

      陆越苍看着宁青婉,想到半段时间陆丰泽在电影电视颁奖晚会上高调示爱林芝芝的事情,立刻便明白,白佳瑶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如果瑶瑶是因为丰泽和林芝芝的事情而不开心要离职,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但不一定就非得回英国,而且你是丰泽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能又跟着瑶瑶一起回英国呢?”

      宁青婉看着他,瑶瑶道,“越苍,难道你没有发现,最近瑶瑶越来越消瘦,气色也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吗?”

      陆越苍点点头,“确实是,但她最近一直在照顾你,公司医院两头跑,累一点很正常。”

      “不是,不是这样的。”宁青婉摇头,又是一声深深地叹息道,“瑶瑶从小喜欢丰泽,为了丰泽,牺牲了那么多,可是,现在换来的是什么样的结果?”

      陆越苍看着她,没说话。

      “瑶瑶心里失望,难受,拼命压抑自己,却从来不愿意让丰泽为难。”说着,宁青婉又是一声叹息,“如今,瑶瑶从瑞达离职,离开丰泽的身边,回到英国,重新开始属于她自己的生活,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陆越苍听着,也跟着一声无奈地叹息,“那你为什么非得跟着瑶瑶回英国,在京城不是很好吗?”

      宁青婉摇头无奈一笑,“我哪里就好,这不才从医院出来吗?如果有下次,还止不定会怎么样呢!”

      说着,她一声叹息,又道,“丰泽已经三十多岁,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已经有了他自己的主张和想法,容不得别人做主,也听不进别人的劝,他若是执意和林芝芝在一起,那他就和林芝芝在一起吧,我不听不见不说,这样就不用心烦,或许还可以多活几年。”

      顿了顿,看着陆越苍,宁青婉又道,“再者,丰泽还有你这个父亲,还有老爷子老太太,还有简夏和芊芊,这些都是他的至亲,可是瑶瑶不同,除了我,瑶瑶已经没有其他的至亲了。”

      陆越苍看着她,眉头紧皱,沉默片刻后,才沉沉问道,“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

      宁青婉点头,“等瑶瑶离职了,我就和她一起回英国去。”

      “丰泽就什么也没有说吗?”

      宁青婉扬唇一笑,却是苦涩道,“我多年不在他的身边,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如今他为了林芝芝这样的女人,能做到不顾念我这个母亲,我认了。”

      陆丰泽看着她,紧拧着眉头着,想到陆丰泽因为林芝芝而做出的种种过份的事情,也不由的再次一声叹息,“但愿不要有一天,为了林芝芝,丰泽将整个陆家都毁于一旦。”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