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29 我偌离去,不要难过

    129 我偌离去,不要难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血。

      好多血。

      陆丰泽箭步冲出来,弥漫他视野的,是无数妖娆的鲜艳血色。

      除了还在西点军校的时候,有一次他亲眼目睹一个战友在实战中被炸的血肉模糊,这还是第一次,他看到这么多血。

      看着摔在血泊里的白佳瑶,还有离白佳瑶不远处,倒在地上却安然无恙的林芝芝,以及撞在墙上,已经面目全非的银色保时捷跑车里的夏予心,这一霎那,陆丰泽的一颗心脏,都是颤抖的。

      抑制不住地颤抖。

      下一秒,他箭步过去,在血泊里跪了下来,伸手,颤抖着落下,去抚上白佳瑶那被妖娆的血色染的红灿灿的脸。

      “瑶瑶……”看着那样,像洋娃娃般,被高高抛弃,又重重落下,摔在地上的白佳瑶,宁青婉一声近乎惊天动地的悲切的呼喊,顾不得马路上还在穿梭的车辆,疯了般往白佳瑶冲了过去。

      所有过往的车辆注意到发生的车祸,都自行停了下来,稀稀落落的行人也驻足,震惊的张望,瑞达的办公大楼里,保安和大厅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冲了出来……

      “瑶瑶……”宁青婉冲过来,和陆丰泽一起,跪倒在血泊里,匍匐下去,双手去捧起白佳瑶染满鲜血的消瘦面庞,颤抖着泪水如泉水般汩汩涌出,“瑶瑶,你别吓阿姨,你不要有事,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有事,你听到没有,你不能有事……”

      陆丰泽看着霎那哭成泪人的宁青婉,终于清醒过来,立刻紧紧地握着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瑶瑶,你看看阿姨,你睁开眼,看看阿姨……”宁青婉匍匐在地上,哭着,喊着,不断地轻轻拍白挂庶的小脸,哀求着,“瑶瑶,阿姨求你,求求你了,你不能有事,睁开眼睛,看看阿姨,阿姨求你了,求你了……你醒醒……看看阿姨……你醒醒……”

      或许,是宁青婉悲痛欲绝的哭喊声起了作用,白佳瑶缓缓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瑶瑶,瑶瑶,你看着阿姨,看着阿姨,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看到睁开双眼醒过来的白佳瑶,宁青婉悲痛欲绝的脸上,立刻便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捧着她的小脸,拼命去拭她脸上的血,泪流满面地笑着道,“瑶瑶,你不能有事,你一定不能有事,阿姨还要跟你一起回英国,你不能有事,听到没有……”

      透过那弥漫的血色,看清楚眼前泪流满面的宁青婉,白佳瑶用尽全身的力气,奄奄一息地开口,“阿姨……我……死了……不要……难……难过……我……会……去……天堂……跟……爸……妈……妈……团……聚……”

      当最后一个字,轻飘飘地落下的时候,白佳瑶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宁青婉微微扬唇一笑,闭上了双眼。

      “瑶瑶……”

      “总裁,已经叫了救护车了,现场也已经控制了。”保安经理控制好现场,让属下把陆丰泽他们三个人围住保护起来后,这才来到陆丰泽的身边,低下头眉头紧皱地汇报。

      “让医务室所有的人带上急救药品,马上下来,快!”陆丰泽看一眼身后的保安经理,近乎咆哮地大吼。

      “是。”

      几米开外的地方,林芝芝怔怔地坐在地上,保持着刚才白佳瑶扑过来将她推开时摔倒的姿势,一动不动看着被十几二十个保安手拉手保护起来的躺在血泊里的白佳瑶,整个人都彻底地傻了,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出事的人,会是白佳瑶?

      为什么白佳瑶在看到她的那一瞬,会想都不想,直接就冲过来,推开她,让车子直接撞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看到白佳瑶,她要下车?

      为什么她要到瑞达集团来,等陆丰泽下班,约他一起吃晚饭?

      为什么不早不晚,她要今天这个时候回京城?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嘀嘟嘀嘟嘀嘟”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有救护车的开了过来,在不远处的地方停下,然后,有医护人员,从救护车上下来,推着急救车,冲向了保安的保护圈里……

      浑身是血的白佳瑶被抬上了救护车,然后,宁青婉跟着上了救护车,陆丰泽跟着上了救护车,紧接着,救护车的车门被关上……

      “嘀嘟嘀嘟嘀嘟”

      “嘀鸣嘀鸣嘀鸣”

      救护车的声音,由近及远,快速地消失,再也听不见了,警车的声音,又呼啸而至……

      林芝芝仍旧坐在那儿,怔怔地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原本在办公室里跟几个董事一起聊天的陆越苍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一问才知道白佳瑶被车撞了,当他匆匆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却只有地上的那一大滩血渍,还有离那一大滩血渍不远的地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带着墨镜的女人。

      如果别人还不敢肯定,那个愣愣地站在不远处的带着墨镜的女人是林芝芝,那么,陆越苍几乎是一眼便能断定,她就是林芝芝。

      “到底怎么回事?白助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车祸?”看着林芝芝,陆越苍怒声问一旁的保安经理。

      保安经理看向十来米开外的林芝芝,指着她道,“董事长,车子原本是要撞向这个女人的,是白助理冲过去,将她推开,救了她,自己却被车给撞飞了。”

      看着林芝芝,听着保安经理的话,陆越苍的脸色,瞬间变得铁沉,低沉的嗓音愈发愤怒地问道,“总裁呢?”

      保安经理低下头,“总裁已经送白助理去医院了。”

      “白助理伤的重吗?”

      “重。”保安经理点头,“伤的很严重,只怕……”

      后面的话,保安经理不敢说。

      听着保安经理的话,看着林芝芝,陆越苍眉峰倏地紧拧起,大步朝她走了过去。

      林芝芝愣愣地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陆越苍,心里,没有不安,没有惊慌,更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如世界轰然倒塌般的绝望,一切,如死灰般的宁静。

      “林芝芝,因为你,丰泽的母亲急性心肌梗死,差点就没了性命;因为你,丰泽把瑞达集团到嘴的肥肉拱手送给n市郑家,导致集团损失几百亿;这一次,还是因为你,直接导致佳瑶发生了车祸。”一双怒火中烧的眼定定地看着林芝芝,陆越苍不骂不打,也没有羞辱指责,只是将所有的事实,一字一句,字字沉重有力地陈述给她听,“如果,这一次,佳瑶有事,那么丰泽就是千!古!罪!人!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抬起头来,面对他的母亲和佳瑶,更无法原谅他自己。”

      话落,陆越苍转身,大步离开,一边走一边吩咐道,“马上去医院。”

      “是,董事长。”

      “林小姐,求你离开我老板吧,因为你只会给我老板制造无穷无尽的麻烦和痛苦,太不适合跟他在一起了。”成城站在不远处,看着林芝芝良久,待陆越苍离开后,他过去,真心实意地对林芝芝道。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

      …………………………

      医院里,当医生护士推着白佳瑶往手术室里冲的时候,宁青婉也跟着要冲进去,却被护士拦住。

      “对不起,夫人,这是手术室,您不能进来,只能在外面等。”护士看着眼前浑身染了血,满脸是泪却仍旧不失高贵优雅的宁青婉,拦着她,态度却不失恭敬地道。

      “不,那是我女儿,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要看着她,她不能有事……”宁青婉像疯了般,不管不顾,推开护士就要往手术室里冲。

      “夫人,请您不要这样,您这样,只会让医生耽误对病人的抢救。”另外有护士又过来,拦在宁青婉的面前。

      “不,瑶瑶不能有事,我要进去……”

      “妈,我冷静点!”见宁青婉仍旧挣抱推搡着要往手术室里冲,陆丰泽过去,抱住她,“妈,瑶瑶她会没事的,瑶瑶她一定会没事的,你冷静点,不要耽误了医生对瑶瑶进行抢救。”

      护士见陆丰泽抱住了宁青婉,赶紧退进手术室里,然后迅速地将手术室的大门关上。

      “你走开,别碰我,我不是你妈!”宁青婉怒吼,咆哮,猛然用力,挣扎着要推开陆丰泽,“你放开我,我不是你妈!”

      陆丰泽见宁青婉挣扎的太过用力,怕她的身体又出问题,只得松开了她。

      “妈,你别这样,冷静点,好不好?瑶瑶她不会有事,相信我,瑶瑶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看着那样悲痛那样绝望又那样愤怒到几近面色扭曲的宁青婉,有眼泪,终是再也控制不住,从陆丰泽的眼角滑了下来。

      “信你?!”宁青婉看着陆丰泽,这个她一直最想捧在掌心是引为以傲的儿子,此刻,却不禁冷冷地嗤笑,眼泪不断地滑了下来,“丰泽,我要怎么信你?是不是为了林芝芝一个女人,你可以看着我们统统都去死?明明瑶瑶已经离职了,明明今天晚上,我和瑶瑶就飞回英国去了……”

      泪流满面地看着陆丰泽,宁青婉几乎悲痛欲绝,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林芝芝这个歹毒的女人在这种时候还不肯放过瑶瑶,非要害死瑶瑶不可?瑶瑶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和林芝芝一定要这样逼她,把她往死路上逼?”

      “妈,……”陆丰泽摇头,伸手过去,握住宁青婉不断颤抖的双肩,“事情不是这样子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没有人逼瑶瑶,更没有人想要害瑶瑶,一切都只是巧合,是意外。”

      “住嘴!”听着陆丰泽还在维护林芝芝的话,宁青婉愤怒到了极点,又一把用力,将陆丰泽推开,浑身不断颤抖指着陆丰泽,“事到如今,你还护着她,还护着林芝芝这个歹毒的女人!”

      “我告诉你,我亲眼看到的,林芝芝一早就等在公司楼下了,就是看到瑶瑶出来,她才下车……”一双绝望和悲痛还有怒火熊熊燃烧的眸,恨恨地瞪着陆丰泽,宁青婉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几乎都有些呼吸困难了,可是,却仍旧指着陆丰泽,怒声吼道,“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想要害死瑶瑶,那辆撞过来的跑车,一定就是林芝芝安排的,一定是她……”

      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宁青婉,陆丰泽知道,事情愈发的不妙,再不敢靠近,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去更加的激怒宁青婉,只柔声哄道,“妈,你冷静点,不管事情怎样,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瑶瑶也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先冷静点。”

      “冷静?!”宁青婉哭着嗤笑,“丰泽,就算你不喜欢瑶瑶,那她也是你的妹妹,叫了你二十几年的哥哥呀,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让林芝芝去害瑶瑶?啊——”

      “妈,你先冷静下来,别胡思乱想了。”陆丰泽无奈,虽然不想再惹怒宁青婉,却不得不将事实说出来道,“夏予心她想要撞的人,一定是林芝芝,而不是瑶瑶,只是一切恰巧,瑶瑶冲过去,救了林芝芝罢了。”

      “你还在维护林芝芝,到现在,你还在维护……”宁青婉忽然捂住胸口,脸色痛苦,“丰泽……以后……以后……”

      “妈!”

      看到往一侧倒下去的宁青婉,际丰泽箭步冲过去,抱住了她……

      ……………………

      陆越苍赶到医院的时候,宁青婉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

      来到抢救室外,看到坐在抢救室门口,靠在椅背里,仰着头,抬手遮住眼睛,却遮不住脸上泪痕的陆丰泽,陆越苍的眉头,渐渐紧拧了起来。

      什么时候,让世人仰望的商业巨子,他陆越苍引以为傲的儿子,如此黯然神伤过?

      再多责备与不满的话,此刻,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抬步过去,他抬手,心疼地拍了拍陆丰泽的肩膀,轻叹口气道,“你去陪着佳瑶吧,这里有我就好。”

      陆丰泽遮住眼睛的手,缓缓移开,看向眼前的陆越苍,那双深邃的黑眸,此刻,就如天边陨落的流星,黯淡了所有的光芒,找不到了一丝丝的亮色。

      陆越苍看着他,心里难受的就跟胸口被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深吁口气,他又拍了拍陆丰泽的肩膀,“去吧!这里交给我。”

      陆丰泽看着陆越苍良久,菲薄的唇角动了动,却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只站了起来,往白佳瑶所在的手术室外走去。

      陆越苍看着他晦暗的身影,忍不住再次叹息。

      不管年纪多大,人总是会成长,只是,付出的代价大与小罢了。

      ……………………

      白佳瑶伤的很重,很重很重,命悬一线,整个京城各个科室的权威专家全部聚集会诊,研究最佳的抢救文案。

      一批一批又一批的权威专家赶到,在手术室外匆匆穿梭。

      陆丰泽坐在手术室外,像是已然麻木的一台机器,一双黑眸飘渺地盯着某一个点,黯淡无神,成城守在一旁,看着这样他从未见过的陆丰泽,心里难受的要命。

      他一直都以为,陆丰泽就是无坚不摧的神,他跟在陆丰泽身边这么多年,在商场上,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个错误的决定,杀伐果决,无往不利,在家庭,在对待朋友至亲时,他又是重情重义,从不去伤害任何一个人。

      可是,现在……

      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陆丰泽这副黯然无神的样子,想到和陆丰泽亦兄妹亦朋友的简夏,成城不得不再次做主,拨通了简夏的电话。

      ………………

      “你母亲没事了,我让医生给她注射了镇定剂,让她好好睡一觉。”

      将宁青婉在vip病房安置好后,由宁园的管家和佣人照顾着她,陆越苍才来了抢救白佳瑶的手术室外。

      看着木然地坐在手术室外的陆丰泽,他过去,也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抬手拍了拍陆丰泽肩膀,安慰他道,“放心吧,几乎整个京城的权威专家都在里面,你还担心佳瑶会醒不过来吗?要是佳瑶真的抢救不过来,里面的专家早就都出来了。”

      “爸,你说的对,佳瑶一定会醒过来的,她会没事的。”缓缓侧头,陆丰泽看向陆越苍,沉默了四五个小时后,终于开口,那双无比黯淡的黑眸里,终于渐渐有了一丝的亮光。

      陆越苍看着他,张了张嘴,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话没有出口,话又吞了回去。

      因为他相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哪怕是最终白佳瑶醒过来,痊愈了,陆丰泽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跟林芝芝在一起。

      因为跟林芝芝在一起,陆丰泽身上要背负的,不再仅仅只是所有人的反对,还有宁青婉和白佳瑶的血,甚至是命。

      更何况,如果陆丰泽继续跟林芝芝在一起,谁也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加糟糕更加让陆丰泽措手不及甚至是无法承受的事情。

      “没事了,你不需要自责。”想了想,陆越苍改口,换了一种语气跟态度,“因为自责不该是你要做的事情,照顾好你母亲还有佳瑶,才是你该做的。”

      陆丰泽俊眉轻拧,淡淡点了点头,从未有过的痛苦与烦闷,将他好看的眉宇浓浓笼罩,那双深邃的黑眸,像是跌入了无底的深渊里,荒凉无助。

      “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就好。”

      确实是不早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陆越苍年过六十,不可能再像陆丰泽这样的年轻人一样,在医院硬生生守一夜,更何况,白佳瑶毕竟不是他的女儿,还不至于有那么深的感情,让他在医院守一夜。

      所以,他点点头,站了起来,尔后又拍了拍陆丰泽的肩膀,“要是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好。”

      陆越苍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

      陆越苍离开后没一会儿,几个年长的权威专家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他们的身上,个个都还穿着手术服,戴着手术帽,还有口罩跟手套,蓝色的手术服上,手套上,都还沾着鲜艳的血渍。

      看到有人出来,原本坐在椅子上像个木偶般的陆丰泽立刻起身,箭步过去,“医生,瑶瑶怎么样了?”

      为首的心脏外科的权威专家看着陆丰泽,摘下口罩,眉头微皱起,沉声道,“陆先生,白小姐的情况相当的不好,不止一双腿粉碎性骨折,头部颅骨产生裂痕,伤及大脑,更致命的,是她的心脏动脉血管壁破裂,我们几个人联合,想要缝合破裂的血管壁,但试了两次,最终都失败了。”

      听着专家的话,陆丰泽一双漆黑的瞳仁,骤然紧缩一下,然后开始不断地下沉,不断地下沉……

      “那怎么办?”陆丰泽霎那猩红了双眼,却维持着最后的一分理智与稳重,一把紧紧地握住医生染血的血,近乎低吼地道,“医生,瑶瑶不能死,无论如何,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们都必须让她活着。”

      几个年长的权威专家看着陆丰泽沉痛的模样,面色都不禁微微动容。

      “陆先生,我们现在已经在用仪器维持着白小姐的心跳跟呼吸,现在唯一让白小姐活过来的办法,除了心脏移植,别无它法。”

      “好,心脏移植,我同意,我同意心脏移植。”陆丰泽猩红着双眼重重地点头,“拜托你们,一定要让她活下来。”

      为首的心脏外科专家眉头紧皱一下,微微叹息一声道,“陆先生,我们现在也很希望给白小姐进行心脏移植,可是,合适的供体是个问题。”

      专家的话,让陆丰泽眉宇倏尔紧拧,瞬间怔愣在了原地。

      “成城,马上联系全国范围内的各大小医院,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找到这颗合适的心脏。”下一秒,陆丰泽微微侧头,吩咐身后的成城。

      成城虽然听着专家的话,也震惊心痛的要命,可是,却是半秒也没有耽搁,点头答应一声“是”,立刻和其中一名医生一起,大步离开去办事。

      “各位,瑶瑶就拜托你们了。”待成城离开后,陆丰泽又看着面前的几位权威专家,带着十二分的诚挚恳求并且承诺道,“只要你们把瑶瑶抢救过来,让她好好活下来,各位未来十年在医学领域的各项研究经费,我瑞达集团全全负责。”

      “陆先生严重了,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谢谢!”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