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31 丰泽,谢谢你

    131 丰泽,谢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简夏从机场马不停蹄地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上午九点了。

      来到重症监护室外,看到站在重症室外的透明玻璃窗前的陆丰泽,她大步过去,站到了陆丰泽的身边。

      透过明镜的玻璃窗,看着重症监护室里浑身都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的静静地躺在那儿的白佳瑶,眼眶不禁一涩,有水汽控制不住,立刻便湿润了眼眶。

      白佳瑶最不愿意的,不就是全身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管子,这样无助地躺在病床上,任人摆布么?

      她虽然尽一切努力地在逃避,可是,却天意弄人,一场谁也预料不到的车祸,还是让她躺在了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

      “哥。”

      简夏侧头,看向身边的陆丰泽,他猩红的双眼,还有脸上没有全然风干的泪痕,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都知道了吧?”

      陆丰泽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淡淡嘶哑地问道,“为什么你要帮着瑶瑶一起瞒我,难道,你就这么忍心她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痛苦,然后找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一个人死去吗?”

      简夏仰头,深深地吁口气,压下眼眶里的酸涩,缓缓道,“佳瑶求我!她说,不想让大家为她痛苦难过,不想让大家看到她躺在病床上,任医生摆布,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样子。”

      说着,简夏顿了顿,再深深吁口气,又道,“这些,都是她自己的意愿,我没办法不答应她。”

      陆丰泽紧拧着眉宇看着躺在重症病房里的白佳瑶,嘶哑的嗓音低低地道,“她原本是定了昨天晚上回英国的,如果不是这次场意外,恐怕她永远也不会告诉我,她竟然患上了脑癌。”

      简夏亦眉心紧蹙,侧头看向陆丰泽,迟疑一瞬,还是问道,“我听说,佳瑶之所以发生这场车祸,是因为……”

      后面的话,简夏没有再出口,但是,陆丰泽又怎么可能不懂她的意思。

      所以,他点点头,“是呀,是因为林芝芝。”

      简夏看着那样神色黯然与痛苦的陆丰泽,走过去,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然后像安抚孩子一样,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哥,我知道,不管出事的那个人是谁,你心里都不会好过,但偏偏佳瑶是因为林芝芝而重伤这样,所以,你心里更加不好过。”

      陆丰泽站在那儿,紧拧着眉宇闭了闭眼,低哑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地问道,“夏夏,你说,我的选择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简夏抱着他,继续轻抚他的后背,摇了摇头道,“喜欢一个人原本没有错,但是我知道,如果你现在仍旧坚持你的选择,你将失去的,恐怕是你所有的血肉至亲。”

      虽然简夏话里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就上次在n市拿开水泼郑老的事情和这次的车祸事件,简夏是真的不希望陆丰泽再和林芝芝在一起。

      因为当两个人在一起,一方给另一方带来的只有灾难和痛苦的时候,就真的实在是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何况,她相信,陆丰泽还没有到了非林芝芝不可以地步。

      “也包括你吗?”陆丰泽问简夏。

      简夏松开他,微微扬了扬唇角,没有回答是,也没有摇头否定,只道,“我很心疼佳瑶,她是那样好的女人,比起来,我不可能做到像她那样,只能仰望她。”

      陆丰泽看着她,万般苦涩地扯了扯唇角,低下头去。

      正当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陆丰泽和简夏同时看过去,看到的,是佣人和护士扶着宁青婉大步匆匆过来的身影。

      简夏看着宁青婉悲痛的苍老身影,不禁动容,立刻大步过去,去扶她。

      “宁伯母。”

      “嗳!”宁青婉握住简夏的手,答应一声,一双还蓄着泪水的眼,巴巴地望着简夏问道,“夏夏,你看到瑶瑶了吗?她怎么样了?”

      简夏反手握住宁青婉的手,微微扬了扬唇道,“伯母,医生说,瑶瑶会好起来的。”

      宁青婉望着简夏,眼里蓄着的泪水瞬间就滑了下来,摇头道,“她好不了了,瑶瑶好不发了,她得了脑癌,不可能好了。”

      “伯母,……”简夏看着好样难受悲痛的宁青婉,想安慰她,可是,却找不到一句可以安慰的话来,最后,不得不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对宁青婉道,“伯母,瑶瑶她得了脑癌,之所以选择隐瞒大家,就是因为不想让大家因为她而伤心难过,你这个样子,瑶瑶醒来要是看到,她一定会很自责很伤心的。”

      宁青婉点头,不停地点头,可是,悲伤却是无法抑制,眼泪更是如雨般,不断地流下,有些泣不成声地道,“夏夏,我明白,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就是心疼呀,瑶瑶这傻孩子,她怎么能这么傻……”

      “伯母,瑶瑶不是傻,瑶瑶是善良,是无私,她不想大家为她伤心难过,不想大家把时间精力都花在她的身上,所以,她拒绝治疗,选择离开,想要趁着她还能看,还能说,还能走的时候,去她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扶着宁青婉,简夏的眼眶,也抑制不住地氤氲起一层淡淡的水汽。

      陆丰泽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看着泪流满面的宁青婉,不禁低下头去。

      “走走看看?!”宁青婉摇头,哭着一深长长地叹息,“医生说了,她的一双腿粉碎性骨折,以后能站起来走路的可能性,很小……如今她站都站不起来了,又怎么去她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

      “伯母,……”

      “妈。”陆丰泽大步过去,握住宁青婉的双肩,看着她,一双猩红的眼眶再次变得湿润,嘶哑的嗓音沉沉地道,“我答应你,你放心,等瑶瑶醒过来以后,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我都会带她去。”

      看着眼前的儿子,宁青婉却是忽地“扑通”一下,在他的面前跪了下去。

      “妈,……”

      “伯母,……”

      陆丰泽和简夏一慌,想要去扶住她,可是,两个都没有扶住,宁青婉就那样,直直的在陆丰泽的面前,跪了下去。

      “妈!”陆丰泽黑眸骤然一沉,紧跟着双膝跪在了宁青婉的面前,“妈,有话起来说。”

      “伯母,您别这样,有什么话,您起来再说!”

      简夏俯身下去,拼命地想要扶宁青婉起来,可是,宁青婉却推开她的手,紧紧地拽住陆丰泽,泪流满面地哀求道,“丰泽,算是妈求你,拜托你了!你答应妈,就答应妈这一次,好不好?”

      “妈,……”陆丰泽万般无奈,有眼泪,再次从眼角滑落,“你说,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紧紧抓住陆丰泽的手臂,宁青婉泣不成声地哀求道,“妈求你,娶瑶瑶为妻,在她剩下的时间里,好好爱她,呵护她,可以吗?”

      陆丰泽点头,重重地点头,“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除了娶白佳瑶为妻,除了在她生命中仅剩的时间里,全心全意地待她,呵护她,实现她十几来的夙愿,陆丰泽真的想不到,他还有什么是可以为白佳瑶做的。

      “真的,你答应我了?”看着陆丰泽,宁青婉跟他确认,那悲痛欲绝的眼里,终于露出一丝丝的欣喜与宽慰来。

      陆丰泽再次重重点头,“真的,我答应你,我愿意娶瑶瑶为妻,在她有生之年,全心全意待她,呵护她,绝不让她再伤心难过。”

      宁青婉点头,无比欣慰地点头,眼泪再次如溪流般,无声地滑下,十二分感激地道,“谢谢你,丰泽,妈谢谢你……”

      …………………………

      绵绣花城。

      自从昨天下午,林芝芝说要去瑞达集团的办公大楼下面等陆丰泽,给陆丰泽一个惊喜,肖以笑和苏艾她们几个就在中途的时候下了车,各回各家了,林芝芝则一个人去了瑞达集团的办公大楼。

      昨天晚上,肖以笑有事,打电话给林芝芝的时候,她就一直没接,只以为林芝芝在跟陆丰泽甜甜蜜蜜,根本抽不出时间来接她的电话,所以,肖以笑也就没打了。

      今天早上,肖以笑又打林芝芝的电话,听到的,却是温柔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虽然猜得到,林芝芝应该是跟陆丰泽滚床单滚的天昏地暗,不想别人打扰他们俩,所以故意关的机,毕竟都说小别胜新欢嘛。

      但是,后来吃完早餐,肖以笑想了想,又打林芝芝的电话,仍旧是关机的状态的时候,她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以前跟陆丰泽在一起的时候,林芝芝也不会故意关机呀!

      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肖以笑拨打成城的手机,想要确认一下,陆大boss是不是和林芝芝在一起。

      结果,她一打成城的手机,电话一响,那头就直接挂断了。

      再打,再挂断。

      再继续打,还挂断。

      肖以笑就奇了怪了,赶紧发了条微信给成城。

      结果,成城仍旧没理她。

      实在是没忍住,她又继续拨打成城的电话,这一回,电话接通了,但结果是,电话一接通,那头的成城便直接怒吼一声道,“以后和林芝芝有关的任何事情,别再打电话找我。”

      话落,成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肖以笑听着,整个人都是懵的。

      靠!什么情况?

      确定事情不妙,肖以笑立刻便抓起自己的包包,换了鞋子往外冲,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绵绣花城。

      来到绵绣花城,她按了几下门铃,等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没有人来开门之后,她直接按下密码进去。

      “芝芝。”

      一进去,肖以笑便大叫一声,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她快速的在整个屋子里扫视一圈,没有发现林芝芝的身影,然后,大步便往二楼去。

      “芝芝,你……”只不过,就当她要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个身影蜷缩在客厅的落地窗角落里,脑袋埋在双膝间。

      扭头过去一看,那不是林芝芝又是谁。

      眉头猛地一皱,肖以笑立刻传身大步过去。

      “芝芝,你怎么啦?怎么打你手机一直关机?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到林芝芝面前,肖以笑蹲下去,双手去抱起她的头,让她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只是,当林芝芝抬起头来,看到她一双红肿的双眼和满面还未干涸的泪痕时,肖以笑一下子就被吓住了。

      “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林芝芝,肖以笑眉头紧皱地问她,满脸的困惑。

      林芝芝闭上双眼,摇了摇头,泪眼,再次滑下。

      “芝芝,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和大boss吵架了?”看着只是哭却不说话的林芝芝,肖以笑急死了。

      “没有,没有吵架!”林芝芝摇头,泪水不断流下。

      “没有吵架?!”肖以笑更加困惑了,“既然你没有和大boss吵架,那你哭什么呀?你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

      肖以笑太清楚了,这个世界上,除了陆丰泽,没有一个人能把林芝芝折腾成这副模样。

      林芝芝低下头,继续摇着脑袋,哽咽着低低道,“他不会原谅我了,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原谅我了……”

      肖以笑看着她,急死了,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了一下她,急切道,“芝芝,你到是说清楚,和你大boss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天下午……”再回想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幕幕,林芝芝几乎心疼后悔到无法呼吸,“昨天下午我去瑞达等他,在楼下看到白佳瑶,然后,我下了车……”

      见林芝芝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有些根本说不出话来,肖以笑自行补脑道,“你下车去找白佳瑶,是不是?”

      林芝芝点头,已然难过到说不出话来。

      “那下车找白佳瑶,大boss生什么气呀,不应该呀?”肖以笑想不通,立刻追问。

      昨天下午发生在瑞达办公楼下的车祸,陆越苍已经让人全面封锁了消息,除了当时在现场的人,几乎没有其它的人知道这场车祸。

      “当我下车后……”林芝芝屏住呼吸,断断续续地开口,“夏予心开车……撞了过来……”

      肖以笑猛地一惊,再仔细打量一遍眼前的林芝芝,没发现她哪里受了伤呀,皮外伤都没有。

      “后来呢?”所以,她赶紧追问。

      “白佳瑶看到……”想到白佳瑶以那样飞快的速度扑向自己,将自己推开的身影,林芝芝浑身都在颤抖,“扑过来,推开了我……”

      肖以笑听着,蓦地瞪大了双眼,震惊的一下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着眼前林芝芝的样子,根据她说的话,肖以笑不傻,已经大概能猜出来,后来的事情了。

      “那白佳瑶呢?她怎么样了?”无比震惊地怔愣片刻之后,肖以笑才回过神来,又继续问道。

      “她被撞飞了,重重地摔在地上……”这一刻,林芝芝自责后悔的简直想要一头撞死自己,“她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血,阿泽冲过去,跪在她的面前,都不敢碰她……”

      原本,肖以笑还抱着一丝侥幸,想像着白佳瑶伤的不重。

      可是,听了林芝芝的话,她就浑身一软,整个人都瘫坐到了地上。

      靠!她实在是想不出来呀,白佳瑶为什么要这么伟大,竟然为了救林芝芝,不怕死地扑过去,自己被车给撞飞了。

      “在芙蓉楼,第一次和白佳瑶见面时候,我就害得她左手差点留下残疾……可是,她却半点儿也没有怪过我,还在阿泽的母亲面前帮我说好话……”林芝芝痛苦又绝望地摇头,泪水如小溪般,不断地淌过脸颊,“可是我呢?”

      说着,林芝芝笑了,无比自嘲讥诮地笑了。

      “我却因为她也喜欢阿泽……我既然讨厌她……还逼阿泽承诺不会娶她……竟然还想要到她的面前去炫耀……去显摆阿泽爱的人是我……不是她……”

      肖以笑怔怔地看着眼前双目红肿,满脸泪水涟涟的林芝芝,竟然是一个安慰的字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救我……为什么……”林芝芝狠狠捶打自己的脑袋,“为什么夏予心撞到的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

      “芝芝,你冷静点!”肖以笑扑过去,抓住林芝芝一双不断捶打自己的双手,“你现在在这里难过自责也没有用呀,我们还是赶紧去弄清楚,白佳瑶到底怎么样了。” 上 百 度 搜 索:|依依文学

      “笑笑,这一次,他不会原谅我了,对不对?”抓住肖以笑的胳膊,林芝芝那双无比灰暗红肿的双眼里,忽地燃起一丝亮光,盯着肖以笑,紧紧追问道,“他一定不会原谅我了,对吗?”

      “芝芝,你冷静点!”按住林芝芝的肩膀,肖以笑一声大吼,“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一次大boss还会不会原谅你,但是,现在不是你应该关心这个的时候,你得去弄清楚,白佳瑶到底怎么样了!如果她死了,你和大boss之间,才真的彻底完了,你知不知道?”

      如果说,林芝芝还不清楚陆丰泽对家人的重视程度,那么跟在陆丰泽身边数年的肖以笑却是再清楚不过。

      以前的时候,整个京城的名缓都羡慕嫉妒,想着各种办法巴结讨好陆芊芊,不过,却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陆芊芊有陆丰泽这个极宠爱她的大哥。

      如果陆丰泽真的也把白佳瑶当成妹妹,白佳瑶若是因为林芝芝而死,那么可想而知,结果将是怎样。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忽然就被她的话给吼醒了,立刻便觉悟过来,点头道,“对,你说的对,那我现在就去医院,现在就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