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37 一切都不是巧合

    137 一切都不是巧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陆丰泽说要带白佳瑶去w市找老中医看腿,便真的在翌日上午,带着白佳瑶乘坐陆家的私人飞机,飞往w市。

      因为陆丰泽才从美国出差一周回来,一堆的工作都等丰他处理,所以哪怕是在飞机上,他也不忘记工作。

      白佳瑶坐在他的对面,看着那样专注工作的陆丰泽,仍旧不敢相信,眼前坐着的男人,已经成为了她真正的未婚夫。

      她从十三岁开始,一直爱着并且将一直爱下去的男人,她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此刻,就坐在她的面前,以她未婚夫的名义。

      在回国以前,这样幸福甜蜜的一幕,她总是幻想,也因为这些美好的幻想,成为了她努力学习拼搏的所有动力。

      但是回国之后,她所有的美好幻想,便渐渐破灭。

      她一度死心,放弃,只打算在陆丰泽的身边,规规矩矩地做他的妹妹就好。

      或许,真的是上天良心发现,才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将她一生的挚爱,给了她,圆了她一生最大的梦想。

      她知道,她最长也不可能再活过两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陆丰泽的爱,接受他给的婚姻,是真的很自私很自私。

      可是,请原谅她,因为她真的无力去抗拒。

      哪怕死了之后要下十八层地狱,她也愿意。

      “这样看着我干嘛?第一天认识我吗?”

      发现白佳瑶的视线,一直定定地全部落在自己的脸上,陆丰泽伸手过去,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掀眸看她,扬起唇角笑道。最新章节百度迷你书屋!

      白佳瑶看着他,他的笑容,还真是好看,好看到让人挪不开眼,认识陆丰泽这么多年,她也从来没觉得,他的笑容有今天的好看。

      反手握住陆丰泽温暖的大掌,看了一眼旁边桌子上堆着的一叠厚厚的文件,白佳瑶微微笑着道,“这么多文件,其实我可以帮你。”

      陆丰泽也看了一眼桌上堆叠的文件,拧了拧俊眉道,“要是你累着了怎么办?”

      白佳瑶浅浅幸福一笑,“不会,我帮你看文件,就不会一直盯着你看了。”

      陆丰泽扬眉,貌似考虑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好,要是累了就休息。”

      “嗯。”

      ……………………

      当飞机降落在w机场的时候,刚好是中午时分。

      飞机停稳,机舱门打开后,陆丰泽直接打横抱着白佳瑶下飞机。

      白佳瑶双手圈住他的脖子,依偎在他的温暖又宽厚的胸膛里,那种美妙与幸福的感觉,填满了整颗心,无法言喻。

      当他们下飞机后,一辆舒适的奔弛车已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有人为他们拉开了车门,陆丰泽抱着白佳瑶,将她轻轻地放到了车门旁的位置上。

      让白佳瑶坐好之后,陆丰泽才绕过车头,坐进了后座的另一边。

      “我们要去的小镇,叫古溪镇,听说是个风景优美的千年古镇,从机场出发过去的话,要四个小时左右,所以,我们先去吃午饭,然后在酒店住一晚,昨天早上再过去。”上车坐好,待车子开动之后,陆丰泽握住白佳瑶的手,看着对她说道。

      但白佳瑶却是摇了摇头,“我们吃了午饭,就直接过去吧。”

      她不想再多等一天,只想让自己能够站起来。

      “不累吗?”

      白佳瑶扬唇一笑,“不累。”

      有你在,我又怎么会累!

      陆丰泽点头,宠溺一笑,“好,那听你的。”

      ……………………

      等他们吃过午饭来到古溪镇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六点了。

      古溪镇的翁老中医,在整个古溪镇,甚至是整个w市,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对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中医,也是尊敬有加,因为这位翁老中医不仅医术了得,而且帮人看病,从不乱收费,都是良心价,有时碰到困难人家,他还免费看病送药。

      而他之所以拒绝去京城帮白佳瑶看病,也是他多年立下的一个规矩。

      因为他的医术是真的太好,请他看病的人是真的数不胜数,所以,他只接收亲自上门看病的患者,其他的,不管是有钱,还是有势,他一概不去。

      就像陆丰泽这样,京城富可敌国的百年钟鸣鼎食之家的承继人亲自打电话请他,他都不去。

      原本,陆丰泽让人约的是明天上午,但是看在陆丰泽亲自带着病人,赶了一天的路从京城过来,翁老中医便破例给白佳瑶诊治。

      翁老中医虽然年近七旬,头发胡子白了近半,可是,面色却相当红润,神经比起很多年轻小伙子来都要好。

      “老先生,您好!”陆丰泽在翁老中医的助手引领下,推着白佳瑶进入翁老中医看病的诊室,看到精神矍铄的翁老中医,陆丰泽礼貌地道。

      正在研究病人病历的翁老中医听到声音,抬头朝陆丰泽望了过去,看到人中龙凤气宇不凡的陆丰泽,翁老中医合上手里的病历,立刻便站了起来,笑着点头道,“陆先生,你好,远道而来,辛苦了。”

      因为之前翁老中医和陆丰泽已经通过电话,所以,以翁老中医的阅历,自然一眼便认出了陆丰泽来。

      陆丰泽扬唇礼貌一笑,“老先生客气了,这位是我的太太,白佳瑶,也就是我拜托您医治的病人。”

      听着陆丰泽向翁老中医介绍自己时说的“这位是我的太太”,白佳瑶的心里,不知道多幸福满足,不过,她却并没有失理,看着翁老中医,微微笑着礼貌地道,“老先生,您好!”

      翁老中医点头,“陆太太,你好!”

      看着眼前的白佳瑶,翁老中医几乎是一眼便能看出,白佳瑶除了双腿不方便之外,应该还患了其它的不治之症,但是这不治之症具体是什么,不可能单凭肉眼便能一眼看出。

      “陆太太,能否告诉老夫,你除了这双腿因为车祸导致的不便之外,是不是还有其它的病症?”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翁老中医观察着白佳瑶的气色,声音中带着一丝惋惜地问她。

      白侍瑶以前只听说过中医,却没有亲自见识过中医有多么的神奇厉害,今天看到翁老中医,倒是让她开了眼界。

      “是,除了腿,我还患上了脑癌,并且已经发展到了晚期。”白佳瑶毫不避讳,直接对老中医道。

      翁老中医点点头,叹息一声,“那就是了。”

      可惜白佳瑶年纪轻轻,气质温婉贤淑,却活不长时间了。

      看着翁老中医,陆丰泽眼前一亮,立刻问道,“老先生,既然您能一眼看出我太太身患重症,那是不是也有治疗的经验?”

      可是,翁老中医却是摇了摇头,“陆先生,你太太的腿疾,我会尽我所能的医治,至于脑癌,老夫也无能为力,不过倒可以开几副药方,给贵夫人调理身体。”

      陆丰泽看着翁老中医,那双深邃的黑眸里,原本涌起的希望,瞬间就熄灭了下去。

      但坐在轮椅里的白佳瑶却是相当的淡然,因为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的脑癌能被治愈,所以,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失望。

      抬眸看到陆丰泽眼里的那抹失望与无能为力,她伸手过去,握住他的大手,看着他扬唇一笑。

      陆丰泽看着她那坦然的笑容,微微扬唇,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然后,又看向翁老中医道,“谢谢老先生,那就有请老先生为我的太太诊治吧。”

      “好,这边请。”

      ……………………

      翁老中细细地查看了白佳瑶双腿的情况,为她把了脉,最后捋着花白的胡须告诉陆丰泽和白佳瑶,白佳瑶的腿不是不能治好,不过想要治好白佳瑶的双腿,就必须每天用他独创的针灸方法进行针灸,再配合他开的中药和一系列的康复训练,当然,这个治疗的时间,也会比较长,可能需要半年到八个月的时间。

      “这样的话,是不是我要一直呆在古溪镇,每天来您这儿针灸?”听完翁老中医的话,白佳瑶微蹙着眉心问,眼里,并没有因为自己腿能康复而显得多兴奋。

      “瑶瑶,古溪镇风景好,空气好,我们在这儿住上半年八个月也挺不错的。”看出白佳瑶的顾虑,陆丰泽看着她,握住她的手安抚她道。

      “这倒不用。”翁老中医笑了笑,看了一眼陆丰泽道,“我有几个弟子,其它的可能学的还不精,但老夫独创的这套针灸法,几个弟子倒是个个学的很到家,如果陆先生陆太太不希望在古溪镇久留,我到是可以安排其中一位弟子跟随陆先生陆太太回京城,你们只需要一个月来老夫这儿复诊一次即可。”

      “老先生真的愿意安排弟子跟我们回京城?”对于这一点,陆丰泽倒是喜出望外,毕竟,他曾亲自打电话给他,花重金请他去一趟京城为白佳瑶诊治,可是他却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

      翁老中医微笑着点了点头,话峰一转道,“不过,老夫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老先生尽管说。”

      翁老中医又点点头,徐徐道,“我这个弟子从小聪慧好学,但因为意外,未能考入她追求的京城医药大学,如果陆先生能圆了我这个小弟子的医药大学梦,那我这个弟子自然是很乐意跟陆先生陆太太回京城的。”

      “这个没问题,老先生尽管放心,我马上就让人去安排。”陆丰泽毫不迟疑,立刻答应。

      一个年轻女孩苦苦追求的梦想,但对他来说,不就是一挥手这么简单的事情么。

      翁老中医开怀地点头,“那老夫就在此谢过陆先生陆太太了。”

      “老先生客气,只要瑶瑶的双腿能站起来走路,陆某必定重谢。”

      ……………………

      美国,纽约。

      当到达纽约,去到提前安排好的公寓的时候,林芝芝才发现,张凯霖不仅是和他同一班飞机来纽约,同时去纽约电影学院学习同样的课程,更夸张的是,他们的公寓竟然也是在同一栋楼,而且是门对门。

      当张凯霖跟着自己一起来到公寓,到达同一个楼层,而却是走向她对面的那套公寓的大门时,林芝芝实在是忍不住问他,“这一切,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一切,是陆丰泽早就帮她安排她的,那张凯霖的一切呢?

      林芝芝想不明白,就凭张凯霖,又怎么可以和陆丰泽做到一模一样。

      张凯霖看着林芝芝那一脸诧异又恨恨的模样,倒是不以为意地痞痞一笑,斜靠在自家门框上睐着林芝芝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以后我们不仅是同班同学,还是关系最好的邻居。”

      苏艾看着这一切,也是目瞪口呆。

      林芝芝狠睨他一眼,显然是一脸懒得理他的模样,径直转身,进了自己的公寓。

      看着林芝芝进了公寓之后,张凯霖这才笑了笑,也进自己家。

      林芝芝的公寓一百多平,两间卧室,一个小书房,不算大,但是住她和苏艾两个大人,六七个月后,再加她的孩子,也够了。

      进到公寓里,林芝芝大概在公寓里转了一圈。

      公寓里一应俱全,什么都有,而且一眼便看得出来,公寓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新的,连墙面都是新刷的,干净整洁,很舒服,很有家的温馨味道。

      “哇,笑笑姐也太贴心了吧,什么都安排的这么好!”苏艾在整个公寓里转了一圈,不禁赞叹。

      林芝芝看了一眼苏艾,却是不吭声。

      陆丰泽说,来纽约电影学院学习,是他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虽然她没有问过肖以笑,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她安排的,还是陆丰泽早就安排好的,但是凭跟陆丰泽在一起一年多的感觉,她猜得到,这一切,只怕都是陆丰泽安排的。

      但是到底是不是陆丰泽安排的,她不想问,因为问了,也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陆丰泽也已经不要她了。

      手心,下意识地抚上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腹。

      他不仅不要她了,也不要他们的孩子了。

      “芝芝,我帮你把行李收拾好,你去洗个澡休息一会吧。”苏艾一边将林芝芝的几个大行李箱往她的卧室里搬,一边笑着道。

      林芝芝点头答应一声“嗯”,却并没有去洗澡,而是拿着手机,往客厅的窗前走去。

      她住的公寓外环境很好,而且,离学校也近,此刻她站在窗前,入目的,不是林立的高楼大厦,而是一片苍绿的草坪和低矮却有时代感的建筑。

      拨通肖以笑的电话,很快,电话便接通了。

      “宝贝,怎么样,到了吗?”电话一通,传来的,便是肖以笑轻快的声音。

      “嗯,到了,明天早上,就直接去学校报到。”林芝芝先报了平安,然后,直入主题道,“笑笑,张凯霖也来纽约电影学院学习了,跟我完全一样的课程,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听说了,怎么啦?”

      “他跟我同一班飞机,同一所学校,同样的课程,最主要的,他还跟我住同一栋楼,就在我公寓的对面。”林芝芝轻吁口气,再次问肖以笑道,“我来纽约学习的所有安排,并没有对外公开过,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张凯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还是说,一切都只是巧合?”

      但显然,看张凯霖的样子,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真的吗?”肖以笑听了,也觉得错愕,“我听说,张凯霖去纽约电影学院学习,是荣总安排的,说是想培养他成为全方位的艺人。”

      “那荣总是怎么知道的呢?”林芝芝又追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电话那头的肖以笑皱眉,也是满脸困惑,“会不会是大boss安排你去纽约学习的时候,就把所有的安排告诉过荣总啦?”

      “你是说,他让人安排我来纽约学习的时候,就已经计划了要跟我分手?”林芝芝倏尔沉了嗓音问道,一颗心,也像是忽然被人揪紧了般,一下一下的钝痛传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以前对她的好,为她所做过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上 百 度 搜 索:迷你书屋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肖以笑赶紧摇头否定,“或许,就是荣总知道了你要去纽约学习,然后就随便派人调查了一下,再然后就顺便安排你和张凯霖一起了,再怎么说,你们那么熟,相互有个照应也挺好的,荣总可能也真的就是出于一片好心。”

      “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我挂了。”

      “哦,好,要是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啊。”

      “嗯。”

      挂断电话,林芝芝站在窗前,低垂下脑袋,闭上双眼,双臂抱紧了自己。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又何必再多问。

      即使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难道,她能改变陆丰泽不要她,要娶白佳瑶为妻的现实吗?

      如果什么也不能,那她就安安静静地呆在纽约,好好学习,以后,努力掌控自己的命运,再不让任何人做自己主。

      宝宝,妈妈以前的一切,都被别人歧视,但以后,妈妈绝对不让你被别人歧视半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