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39 他的悲伤,谁来安抚

    139 他的悲伤,谁来安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往事成空

      皆散于烈火中

      迷失在风声里

      城堡处的女子

      不动

      吹肆意的冷风

      携凛冽的刺痛

      带假意的温柔

      不懂

      看街边的梧桐

      枝干的裂缝

      树根的空洞

      无踪

      潮落潮涨惹惆怅

      念别妄想解捆绑

      哀往笑藏心还滚烫

      不速之客已来访

      对风叫嚷也无妨

      对水歌唱人自赏

      胜握在掌神魂摇荡

      故事几章梦一场

      看街边的梧桐

      枝干的裂缝

      树根的空洞

      京城,瑞达集团办公大楼。

      下了班,陆丰泽上车,车子一开动,这首《无终》便从车载广播里缓缓流淌而出,低低柔柔,清清幽幽,就像竹林中一汪清洌的泉水,缓缓淌过,洗涤一切的尘世喧嚣,包括心灵。

      这首《无终》,是电影《帝都赋》中的插曲,由林芝芝所演唱,如今,随着《帝都赋》的上映,大火,这首插曲也是火遍大江南北。

      靠进椅背里,闭上双眼,听着耳边那低低浅浅的吟唱,陆丰泽的心里,渐渐放松下来。

      说实话,在过去的大半年的时间里,他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没有松开过一秒。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白佳瑶的双腿,还有白佳瑶大脑里的肿瘤。

      他清楚,为了他,林芝芝不曾有一刻放弃过努力,只是,她努力的方向还不对罢了。

      她努力,只是想要努力给他看,给别人看,给所有的人看,所以,她如愿了,所有一线大腕的光环荣耀,都冠在了她的头上。

      但是,她却忘了心性的修养,即使,她能把一首《无终》,喝的这般清婉低转,仿若世外之音,却仍旧弥补不了她心性上的缺失。

      不仅如此,在所有的光环荣耀下,她慢慢变得骄傲,浮躁,愈发地沉不下心去。

      但或许,是一开始,他对她的期许,就太高了!

      其实,有个时候,他也会想,如果在那场车祸里,白佳瑶没有奋不顾身地扑过去,救了林芝芝,现在,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但白佳瑶是脑癌晚期,无药可医,终究还是会离他而去。

      可如果白佳瑶没有扑过去,或者,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林芝芝了,也或许,林芝芝残废,会一辈子躺在床上。

      那样,他可以照顾她,照顾一辈子,可是,她的人生就彻底的毁了。

      现在,林芝芝的人生中只是没有他,但她照样可以活出她的精彩,她的生命里,还可以有别的男人,或许可以比他更好更优秀。

      所以,白佳瑶扑过去救了林芝芝,一切才是最好的安排。

      只但愿林芝芝能在经历这一切之后,有所成长,终究有一日,能站在舞台之上,凭着她自己的万丈光芒,赢利所有人的认可与尊重,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一线大腕的头衔。

      倘若,她一直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势必一生都将被人轻视,就算别人不轻视,她的内心,也一直会自卑,不自信。

      所以,车祸,分手,离开,或许都是天意,去走属于她自己的路,找回属于她自己的自信,对林芝芝来说,才是最好的路。

      “陆总,回宁园吗?”

      在过去的半年里,陆丰泽绝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宁园里,虽然司机知道陆丰泽今天也一定是回宁园去,但却还是问了一句。

      “对,宁园。”

      “好。”

      ……………………

      宁园。

      白佳瑶正拄着一对拐杖,在权威专业人士的陪同和指导下,进行康复训练。

      她的双腿,在三个月前已经能站起来了,过去的三个月,她每天都配合中西医的治疗,同时每天都坚持康复训练,终于,一点一点,在拐杖的帮助下,她可以靠自己的力气行走了,只是还不能走远,最多五十米,她就必须要停下来休息。

      宁青婉站在一旁,在权威专业人士的指导下,陪着白佳瑶做康复训练。

      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白佳瑶每天的治疗和康复训练,她都陪在身边,没有一次落下过,而陆丰泽虽然很忙,但是除了工作以外,他便将他全部的时间,用来陪白佳瑶。

      虽然白佳瑶每天要接受治疗,每天要服用抗癌和治疗双腿的药物,但是因为每天心情愉悦的原因,她的精神和气色,也是一天比一天好,比起车祸前,她现在不但没有瘦,反而还长了肉,看起来更加白嫩了,如果不是知情的人,很难有人会看得出,白佳瑶是一个脑癌末期的患者,生命,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

      刚开始,陆丰泽因为白佳瑶车祸加上脑癌晚期而答应娶白佳瑶的时候,宁青婉心中还百般顾虑,陆丰泽做不到对白佳瑶全心全意,甚至是会和林芝芝藕断丝连。

      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她想多了。

      陆丰泽对白佳瑶的体贴与呵护,很多时候,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嫉妒羡慕。

      不管什么事情,陆丰泽能亲自为白佳瑶做的,一定会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于人,就像每天晚上用中药给白佳瑶泡脚这样的事情,并且按摩脚步的事情,陆丰泽都亲自来,从不让别人代劳。

      为此,他还专门从翁老中医那里学了一套翁老中医独创的按摩手法,每天帮白佳瑶按摩,促进她双腿的血液循环,加快她双腿的恢复。

      可以说,白佳瑶能够站起来,并且能再自己走路,除了白侍瑶自己坚强的意志之外,陆丰泽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因为是陆丰泽,是陆丰泽对白佳瑶无微不至的体贴与关爱,才让白佳瑶对生活,对生命,重新燃满了无限的憧憬与希望。

      “瑶瑶,都走了半个小时了,要不要坐下了休息一下?”

      宁青婉站在一旁,看着白佳瑶额头上那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不禁过去,扶住她,心疼地道。

      明明寒冬腊月的天气,外面冷的刺骨,虽然屋子里暖和,可大家也得穿着保暖的衣服,哪像白佳瑶,额头都冒了一层的汗。

      不过,白佳瑶自然显然不累。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干什么都是不累的。

      看着宁青婉,白佳瑶扬唇灿然一笑,“阿姨,没事,你让我自己来,我再锻炼一会。”

      看着白佳瑶那白嫩姨红扑扑的脸蛋儿上那灿烂的笑容,宁青婉知道她精神好,也就不担心了,点点头道,“嗯,那你慢慢来,不着急。”

      “好。”

      宁青婉一笑,松开了白佳瑶,退到一边,安静地看着她。

      “白小姐,我看你走得挺稳的,要不然,你尝试一下,丢掉一根拐杖试试。”一旁指导白佳瑶进行康复训练的专业人士提议道。

      白佳瑶看向专业人士,那双原本就格外闪亮的大眼睛里,又蓦地一亮,像是流星划过般,亮的惊人。

      对呀,她借助拐杖行走都快三个月了,为什么她就没有想到要丢开拐杖呢!

      沉沉点头答应一声“嗯”,将左手紧握着的拐杖交给一旁的佣人,仅右边的拐杖,白佳瑶抬头看着前方,开始沉着地抬起左脚,迈了出去,落下,然后,又抬起右脚,迈出……

      在右脚抬起迈出的时候,大家都盯着白佳瑶的左腿,伸手过去打算随时扶她,因为大家都怕她的左腿承受不住整个身体的重量,摔倒,但是,很快,白佳瑶的右脚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左腿只是微微颤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大棒了,你再继续。”专业人士立刻鼓励道。

      “瑶瑶,你太棒了,你马上就可以不用拐杖走路了!”一旁的宁青婉看着,不禁兴奋地大叫,像个孩子般。

      白佳瑶看向他们,扬唇一笑,点了点头,继续只用一根拐杖行走。

      接着走了向步,白佳瑶的左腿都很稳,没有任何摔倒的痕迹,所以,专业人士又提议道,“白小姐,要不然,你再尝试一下,把另外一支拐杖也丢掉!当然,如果你觉得不行,你可以就这样够了,我们不着急,慢慢来。”

      林芝芝看向专业人士,沉吟一瞬,尔后,沉沉点头,将手上的另一支拐杖,也递向了旁边的佣人。

      “瑶瑶,要不然改天再尝试吧,今天可以了,该休息一下了。”看到白佳瑶将右手上的拐杖递给旁边的佣人时,宁青婉向前两步,赶紧过去,一边扶住她一边道。

      白佳瑶将拐杖交给一旁的佣人,稳稳站好,然后看向宁青婉,摇了摇头安抚她道,“阿姨,我没事,您不用紧张,大家都在这儿,您还怕我有事吗?我就尝试一下,不行就放弃。”

      看着白佳瑶脸上的笑容和期待,宁青婉知道她性格的倔犟,况且这么多人在,也不会让她有事,于是,点点头,“好,那就试试,但不许逞能。”

      “嗯,好。”

      看着白佳瑶点头答应,宁青婉这才放心,松开了她,退了开来,但是,也只是退开了一步,双手还放在她的后面,虚虚地扶着她。

      白佳瑶在原地站稳,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目视前方,慢慢地抬起腿,往前方迈去……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当她的腿抬起,又稳稳落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霎里松了口气,脸上,皆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一步,两步,在白佳瑶的第二步走完的时候,双腿,已经隐隐有些颤抖了,可是,她却坚持着,想要再多走两步。

      好好站稳,再次深吸口气,当她在所有人无比欣喜的目光下要迈出第三步的时候,大门口处,忽然传来动静。

      “先生,您回来了!”

      白佳瑶和所有的人往门口的方向望去,果然,是陆丰泽回来了。

      陆丰泽在大门口,淡淡颔首,将身上的大衣和围巾取下来,交给门口的佣人,然后,便掀眸往大厅里看了过去。

      看到十几米开外,没有任何支撑,靠着自己的力量站着的白佳瑶,陆丰泽的嘴角,也不禁扬起一抹宽慰与欣喜的笑容来。

      “丰泽哥,你看,我可以不用拐杖走路了。”看着大步过来的陆丰泽,白佳瑶实在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欣喜与激动,话落,便直接迈开了腿,想要走给陆丰泽看。

      又是一步,两步……

      “啊!”

      “瑶瑶!”

      只是,在白佳瑶第二步才迈开的时候,膝盖一软,她整个人便往地面倒去,宁青婉一惊,反应过来要去扶白佳瑶的时候,陆丰泽已经剑步过来,伸出一双长臂,瞬间将跌到半空中的白佳瑶一把捞了起来,打横抱起。

      白佳瑶太习惯于被陆丰泽这样抱住,双手,也习惯性地便圈住了陆丰泽的脖子。

      这大半年来,她上楼下楼,只要是陆丰泽在,都是由陆丰泽抱的,从来都不用别人碰。

      “丰泽哥,你看到了吗?我可以完全不依赖任何的辅助物,可以自己走了。”全然不觉得刚才自己的危险,此刻,被陆丰泽抱在怀里,白佳瑶只无比兴奋地告诉他。

      陆丰泽温柔带着些许宠溺的目光看着她,无奈地拧了拧狭长的俊眉,带着淡淡责备地道,“看到了,但你是不是太心急了,要是摔到了疼的还不是你自己。”

      白佳瑶咧开唇角灿然一笑,点头道,“嗯,我是有点心急,高兴过头了,下次一定小心。”

      陆丰泽看着她,微微颔首,尔后,又吩咐一旁的两个负责白佳瑶康复训练的专业人士道,“好了,今天就训练到这里吧。”

      “是,陆先生。”两个人都答应一声,然后,恭敬地退下。

      宁青婉站在一旁,看着陆丰泽和白佳瑶如此恩爱的一幕,心中高兴,笑着道,“丰泽,你是没看到,刚才瑶瑶走的有多好,说不定再过几天,瑶瑶就真的可以完全不依赖拐杖,自己走路了。”

      陆丰泽看一眼宁青婉,抱着白佳瑶一边走向大厅的沙发,一边对宁青婉道,“妈,既然瑶瑶已经可以自己走了,那是不是我们的婚礼,也该举办了?”

      白佳瑶双手圈着陆丰泽的脖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头顶那张刀削斧刻的俊颜,在他的话一出口的时候,便不禁微微乱了心跳,红了脸颊。

      她是跟陆丰泽说,一定要自己站着,走到他的面前,做他最美的新娘。

      “其实我现在才能慢慢地走几步,现在决定婚礼,是不是还有点早了?”虽然她也很期待,但是,白佳瑶始终担心,在婚礼上,自己会成为陆丰泽的负担,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不早,哪里就早了。”只是,白佳瑶的话音才落下,宁青婉便立刻反对,“婚礼筹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等一切筹备下来,正式婚礼,至少也得个把月的时间吧,当初和丰泽的父亲结婚,嫁进陆家的时候,我的娘家可是为我准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嗯,妈说的对,从明天开始,就让人开始准备吧,婚纱礼服都应该做好了,这两天就可以拿过来,让瑶瑶试试。”来到沙发前,陆丰泽轻轻地将白佳瑶放到沙发上坐好,点头赞同宁青婉道。

      “那好,我们明天就回老宅去,跟老爷子老太太还有你父亲一起选个好日子。”宁青婉喜不自禁,又看向白佳瑶,问道,“瑶瑶,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不管是宁青婉,还是陆丰泽,他们都清楚地知道一个事实,如果这婚礼再拖延下去,只怕……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和宁青婉,抿着唇角点了点头,“好,我听你们的。”

      “这次呀,你就什么也不用操心,一切交给阿姨,你只要做你美美的新娘子就好。”

      白佳瑶点头灿然一笑,“嗯,好,谢谢阿姨。”

      “傻孩子。”

      …………………………

      晚上,白佳瑶用中药泡完了脚,陆丰泽给她做了腿部按摩之后,便去了书房,开视讯会议,白佳瑶和宁青婉俩个人则留在了偏厅里,两个人一起看看电视节目,聊聊天。

      大概晚上九点的时候,白佳瑶自己仍旧借助拐杖,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自己洗头洗澡,将头发吹干。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习惯性地去跟宁青婉和陆丰泽说“晚安”,不过,陆丰泽却仍旧在书房开视讯会议,听会议的内容,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所以,还没有到门口,白佳瑶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回房。

      陆丰泽在工作,她如果帮不上忙,就尽量做到不要去打扰他。

      不过,等她的腿恢复之后,她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回瑞达工作了,仍旧做陆丰泽的助理,尽可能的为他分担一些工作。

      回到自己卧室,白佳瑶将拐杖放到床头,然后躺上床,没几分钟,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自从陆丰泽正式向她求婚,他们俩在一起之后,再加上每天高强度的康复训练,所以每天晚上,白佳瑶都会睡的很好很好,几乎不会有失眠的时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身边的床垫,忽地往下一陷,像是有什么重物压了上来。

      迷迷糊糊间,白佳瑶缓缓睁开双眼,映入自己眼帘的,是那张再熟悉再喜欢不过的英俊面庞。

      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白佳瑶伸出双手去抚上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痴痴一笑,软绵绵的声音喃喃唤道,“丰泽哥。”

      陆丰泽抬手,长指将她鬓边几缕长发,勾到耳后,低低沉沉地道,“吵醒你了?”

      耳边的声音,那么真切,那么好听,白佳瑶抬了抬有些沉重的眼皮,看着陆丰泽那张再真切不过的俊颜,渐渐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闻着陆丰泽身上沐浴过后的好闻味道,看着近在咫尺的只不过穿了薄薄一层纯棉的t恤的陆丰泽,白佳瑶那原本还浓浓的睡意,霎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她跟陆丰泽正式在一起也有半年了,可是,这半年来,他们却从来没有同床共枕过,从来都是陆丰泽睡陆丰泽的卧室,她睡她的卧室,他们做过的最亲密的举动,除了陆丰泽抱她,便只有陆丰泽在她的额头上和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

      “你忙完啦?”虽然心里紧张,暖暖昏黄的灯光下,白佳瑶的脸上也染上了些许不正常的红晕,可是她开口的话,却是镇定平静的。

      因为她知道,她即将成为陆丰泽的妻子,那么和陆丰泽同床共枕,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在陆丰泽向她求婚,他们在一起之后,此刻这样的情形,她也想像过好多次,但是却没有料到,一切,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陆丰泽微微仰起头,凑过去,去亲吻了一下她的眉心,低低哑哑地道,“嗯,忙完了。”

      白佳瑶眯起一双慵懒的眼,微微一笑,在陆丰泽的吻渐渐向下,吻过她的鼻尖,轻轻落在她的唇瓣上的时候,她却扬唇一笑,往陆丰泽的颈窝里贴了过去,逃开了他的吻,低低喃喃地道,“丰泽哥,好困,你陪我睡吧。”

      她知道,陆丰泽的心,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他的心里,还装着林芝芝。

      不是觉得这样不公平,也不是觉得这样很失望,只是,能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得到陆丰泽如此独一无二的体贴呵护,成为他的妻子,她真的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她再不奢求更多。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时间不多,知道自己或许一年,或许最多两年后,就会离开陆丰泽,永远地离开他,所以,她不能再自私更多,让自己把陆丰泽的整颗心都占满。

      如果这样,到时候,他的悲伤,谁来安抚。

      所以,林芝芝,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这么自私地占有了丰泽哥,占有了他的第一任妻子第一任太太的头衔。

      你若好好珍重,那么你和丰泽哥,自然来日方长。

      陆丰泽看着白佳瑶不动声色的逃避,眼里,忽地涌起一抹疼惜来。

      或许是他真的做的不够好,才让她心里一直都放不下,放不下她脑癌晚期的事实。

      低头,又吻了吻白佳瑶的额头,陆丰泽看着她,低低问,“真的很困了吗?”

      白佳瑶闭上双眼,轻轻“嗯”了一声,将小脸,深埋进他的颈窝里。

      陆丰泽微不可闻地一声叹息,尔后,将她搂进怀里,抱住,“好,那睡吧。”

      ……

      作者有话说:

      各位可爱滴小婊贝们,开关的《无终》,是来自歌手谢春花的,筱筱很不厚待地盗用了一回,只是稍微改了一下歌词,如果大家喜欢,可以去下载来听听哈~么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