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41 爱不爱,都不要怪别人

    141 爱不爱,都不要怪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各位,抱歉,我和太太还有我们的女儿们来晚了一些。”当大家走近,洛尔顿先生立刻便和蔼地笑着跟大家道歉,再温柔宠溺不过的目光看向身边紧牵着的季悦瑶,向大家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太太梅,这两位年轻可爱的女士,都是我的女儿。”

      说着,洛尔顿又分别指向了简夏和瑞贝卡,“大女儿简夏,小女儿瑞贝卡。”

      “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梅瑞城堡做客,希望大家在梅瑞城堡,有一个愉快的下午。”季悦瑶看着大家,亲和又无比端庄地一笑,优雅道。

      简夏看向大家,也是优雅又明丽地扬唇一笑,“大家好,我是简夏。”

      “hi,我是瑞贝卡。”瑞贝卡活波的向大家挥手,俨然一个被宠在手心的公主模样,那漂亮的笑容,溢满了幸福甜蜜,看了都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除了林芝芝外,其他的九个男人看着洛尔顿一家四口,特别是简夏和瑞贝卡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都不禁惊叹,眼睛都不自觉便亮了起来。

      “您好,尊敬的洛尔顿先生,洛尔顿太太,优雅美丽的简夏小姐,瑞贝卡小姐,我是brian,来自英国。”brian站在最前面,也第一个向前,格外绅士又恭敬地介绍自己。

      洛尔顿他们四个,都笑着跟brian握手,随意说了几句,接着,其他的几位男士还有张凯霖,依次介绍自己,而轮到林芝芝,已经是最后一位。

      虽然林芝芝挺着个大肚子,但是,洛尔顿和季悦瑶,甚至是瑞贝卡都一点儿也不惊讶,因为纽约电影学院的学习者,原本就不都是单纯的学生,再说,十个人当中,九位男士的年龄都不小了,都不排除他们其中有人已经结婚生子,所以,对于林芝芝是个快要生产的妈妈,他们一点儿也不诧异。

      “您好,洛尔顿先生,洛尔顿太太,简夏小姐,瑞贝卡小姐,我叫林芝芝,很荣幸能得到您们的邀请,来到梅瑞城堡。”林芝芝过去,落落大方介绍自己。

      “哦,林小姐,你应该和我的太太还有我的大女儿一样,来自c国。”洛尔顿先生和林芝芝握手,格外和蔼地笑着道。

      林芝芝微笑着点头,“是的,这也是我的荣幸。”

      “哇,看样子,你很快就要当母亲了,恭喜你!”季悦瑶伸手,礼貌地和林芝芝握手,“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比起当电影人来,可要难多了。”

      林芝芝看着眼前端庄大气,明明那么高高在上,却让人没有丝毫距离感的季悦瑶,扬唇得体一笑,“谢谢,我会努力的。”

      “嗨,芝芝,好久不见。”和季悦瑶握完了手,接下来一个,就是该简夏了。

      原本,林芝芝是打算装作不认识简夏的,毕竟,她早就和陆丰泽没有了关系,她又怎么能知道,简夏还会像以前一样和善待她。

      只不过,还是她想的太过狭隘了,太过小人之心了。

      以简夏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和她计较这些。

      看着简夏看着她时,脸上那与洛尔顿和季悦瑶都完全不同的笑容,林芝芝心弦微颤一下,一股暖流,在心中流起。

      简夏的笑容,竟然带着一抹如朋友甚至是如亲人般的关切。

      扬唇灿然一笑,林芝芝回应道,“简总,好久不见。”

      简夏过去,张开双臂,轻轻地抱了抱她,尔后,又松开,看着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笑容格外温暖地问道,“还好吗?”

      林芝芝发现简夏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便知道她这句“还好吗”问的不止是她一个人,还有她的孩子。

      所以,她点点头,轻抚上自己的肚子道,“嗯,一切都挺好的。”

      “小七,你们认识?”在大家都有些错愕地目光中,季悦瑶问道。

      简夏点头,“嗯,认识,算是朋友。”

      大家看着她们两个,皆是明了的点头,其他来自电影学院的人,除了张凯霖外,都挺诧异的。

      原本包括张凯霖在内,就谁也没有想到洛尔顿夫妇还有简夏这么一个女儿,现在,林芝芝竟然又和简夏是朋友,那么大家当然诧异。

      不过,他们是被邀请来做客的,自然知道,哪怕是好奇,但是不该问的东西,绝对一个字也不能多说。

      季悦瑶一笑,对简夏格外温柔宠爱地道,“难怪这次你愿意来,原来,主要目的是想见朋友。”

      简夏也不否认,只是笑着礼貌道,“那我可不可以先失陪,和我的朋友单独呆一会儿?”

      “好,去吧,好好享受你们的时光。”洛尔顿立刻点头,格外慈爱地笑着答应。

      爱屋及乌,因为深爱着季悦瑶,再加上简夏本身的优秀,洛尔顿是真的把简夏当成亲生女儿来宠爱的。

      “谢谢!”简夏道谢,又看向林芝芝,握住她的手,“芝芝,我们找个地方,单独坐会儿。”

      林芝芝点头,看向大家,礼貌道,“失陪了。”

      说完,她和简夏一起,两个人像姐妹一样,牵着手离开。

      …………………………

      因为外面天气冷,再加上林芝芝挺着个大肚子,所以,简夏带着她,去了城堡里的一间小会客室。

      整个城堡里,就是一个艺术博物馆,入眼的每一件油画,摆设,甚至是家具,都价值不菲,墙上的壁画,都是流传自中世纪,都是艺术宝藏。

      可以说,整座城堡,比黄金堆砌的还要昂贵有价值。

      就像这样一个小会客客厅,在城堡里实在是很小很小的一个角落,里面的每一幅油画和摆设,件件都是珍品。

      等简夏和林芝芝来到小会客厅坐下,城堡的工作人员立刻端了热饮和点心水果过来,然后,又恭敬地退下去,把空间留给她们两个。

      待城堡的工作人员退下去之后,简夏给林芝芝倒了一杯热牛奶,端起来递到她的面前,微微笑着问道,“孩子,应该快生了吧?”

      林芝芝接过牛奶,微微一笑表示感谢,尔后点头道,“嗯,离预产期还有二十多天。”

      荣峥一看便知道,她怀的是陆丰泽的孩子,以简夏的聪慧,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所以,林芝芝一切都不打算隐瞒。

      “我哥知道吗?”看着林芝芝,简夏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林芝芝来了纽约学习的事,因为向荣峥提议让张凯霖来纽约和林芝芝一起学习的事,就是陆丰泽托她办的。

      但是陆丰泽托她办这事的时候,是白佳瑶出事的第三天,而林芝芝是在白佳瑶出事两个多月后才来的纽约学习。

      所以,她不确定,陆丰泽是不是知道林芝芝怀孕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前,她是真的不知道,林芝芝竟然怀了陆丰泽的孩子。

      林芝芝抬起一只手手,轻抚自己的肚子,低下头去,尔后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但是不管他知道还是不知道,都不重要,从我决定来纽约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想过让任何陆家的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其实,除非陆丰泽是真的决定要和她断的一干二净,要不然,他会有一万种方法知道她怀孕的消息。

      但是,经过这大半年的时间,很心里已经很清楚,陆丰泽是真的已经和她断的一干二净,不断有任何一丝的瓜葛。

      简夏看着她,淡淡点了点头,“确实,不管这个孩子是否存在,都无法改变一切事实。”

      以陆丰泽的性格,就算知道了林芝芝怀了他的孩子,也决计不可能改变娶白佳瑶的决定,更何况,就凭一个孩子,林芝芝又怎么可能被大家接受。

      如果她认为有了孩子就有了足够挑战陆家长辈的资本,拿着一个孩子去硬碰,只会被伤的更惨,陆丰泽也只会更痛苦。

      所以,林芝芝虽然某些时候糊涂,无心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大错,但也还是聪明的。

      林芝芝听着简夏的话,低头扯了扯唇角,没有接话。

      简夏是诚实却又犀利的,因为以她的身价地位,根本无须顾及她的感受,而她的话,真的已经很客气很体贴了。

      “那场车祸,整个京城的专家竭尽全力才把瑶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如非有陆家那样的财力物力和影响力,能在短时间内调动京城里所有的医疗资源,瑶瑶早就不在了。”见林芝芝不说话,简夏看着她,又淡淡地开口。

      林芝芝低着头,眼眶莫名微涩,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如果那天没有白佳瑶,我不可能有机会再出现在这儿。”

      “瑶瑶全身重伤,全身的血液换了三遍,一双腿粉碎性骨节,医生曾宣布,她永远都不可能再站起来。”

      林芝芝眉心一蹙,蓦地抬起头来,“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白佳瑶,这个舍身救自己的女人,不管她是不是嫁给了陆丰泽,林芝芝的心里,都对她充满了感激。

      因为她清楚,在白佳瑶扑过来救自己的那一瞬,她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她的行为,是发自一种本能。

      如果当时的情景对换,她绝对不可能做得到像白佳瑶那样。

      所以,她感激,并且倾佩白佳瑶。

      不管是相貌、家世、教养、学历,白佳瑶样样胜过她,可偏偏,白佳瑶还有一颗那么善良的心。

      简夏微微一笑,看着她回答道,“我哥没有放弃,带着瑶瑶四处寻医问药,终于让她又站了起来,慢慢开始可以自己走路了。”

      林芝芝眉心再次微蹙一下,扯了扯唇角,又低下头去。

      此刻,听着白佳瑶可以站起来走路的消息,她心里,却并没有多少的高兴。

      可见,她是多么的狭隘与自私。

      “其实你知道吗,如果没有那场车祸,瑶瑶早就离开京城了,不可能和我哥在一起。”见林芝芝不说话,简夏轻抿了口热茶,又继续道,“原本,车祸的那晚,瑶瑶已经从瑞达集团离职,并且已经定了机票回英国的。”

      林芝芝听着,瞳孔骤然一缩。

      原来,今天的这一切局面,其实都是她自己酿成的。

      如果她没有擅自去瑞达集团找陆丰泽,如果她在看到白佳瑶的时候,没有自作聪明的想要下车去,告诉白佳瑶她才是陆丰泽爱着的女人,那么,就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了。

      原来,上天是这么公平,在她怀有坏心思的时候,就立马给了她最好的惩罚。

      “芝芝,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当时下车去找瑶瑶,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跟她打个招呼吗?”明明看到了林芝芝情绪的起伏,可是,简夏却仍旧坚持问她。

      她想搞清楚,是大家真的误会了林芝芝,还是,林芝芝下车去找白佳瑶,确实心怀不轨。

      林芝芝抬头看向简夏,秀眉紧蹙,“我……”

      “如果单纯地只是想要打个招呼,那么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当时在国内是一线明星,别人都只要一眼便能认出你来,你就不担心媒体记者拍到,或者随便一个路人拍到,传播到网络上,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还是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林芝芝才开口,简夏又步步紧逼,打断了她。

      如果这一切,就是林芝芝的想法,那么她真的觉得,林芝芝太不适合跟陆丰泽在一起了。

      连冷廷遇都说了,如果林芝芝做事这么浮躁,那陆丰泽最好早点跟她分了,免得害人害已。

      “不是,我下车,是想告诉白佳瑶,阿泽爱的人,是我,而不是她。”低垂下双眸,林芝芝直接给出了自己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白佳瑶已经因为她,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她若还遮遮掩掩,不是只会让人更加痛恨么。

      看着林芝芝,简夏忽地就皱眉,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对这样的林芝芝,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但是,至少有一点还值得肯定,那就是林芝芝没有撒谎。

      “为什么,为什么你想这么做?”简夏看着她又问。

      抬头看向简夏,林芝芝再无所畏惧地回答道,“因为我知道,白佳瑶也喜欢阿泽。”

      “芝芝,像我哥那样的男人,喜欢她的女人数不胜数,难道每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你都要要这样去做吗?那样你的心不累吗?”

      林芝芝看着简夏,一时竟然无法反驳。

      是呀,跟陆丰泽在一起,她的心没有一天是不累的。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够好,因为她担心,陆丰泽随时会离开她,不要她,所以,她像一只蜗牛一般,整天背着重重的壳,想要跑,想要追上陆丰泽的步伐,可是她却做不到,只能缓慢地行走,永远无法到达陆丰泽想要的高度。

      “真正两心相悦,势均力敌的爱情,不是家世背影上的匹敌,而是内心的足够强大与信任。”深深叹息一声,简夏看着林芝芝,又继续道,“只有足够信任自己,也足够信任对方,你们的这份感情,才能长久下去;否则,分手,就一定是早晚的事情。”

      看着简夏,林芝芝控制不住,渐渐湿了眼眶。

      大半年都过去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忘记了,看淡了,不会再去计较那些得失了。

      可是,此刻,听着简夏的一字一句,她的内心,却再一次受到了重重的抨击。

      简夏说的对,她就是不够信任自己,更不够信任陆丰泽,才会一次又一次,做出让陆丰泽也让自己失望的事情来。

      “芝芝,天下的好男人,不止我哥一个,如果你真的是闪闪发光的金子,没有男人会不想要得到你!男人爱不爱你,不取决于男人,而取决于你自己。”

      林芝芝眉心紧蹙,低下头去。

      所以,简夏的意思就是说,是她自己,一点点摧毁了陆丰泽对她的爱,对她的信任。

      “相反,女人爱男人,也取决于这个男人怎么做,如果我哥现在沦落到每天只知道吃喝嫖赌,败光了陆家的一切,那么你还会爱他吗?”

      简夏从林芝芝的眼里看得清楚,她仍旧爱着陆丰泽,而且深爱着,只是把那份深爱藏在心底,不想让别人知道罢了。

      “简总,你特意来,就是想来指责我,是我自己一手摧毁了我和阿泽之间的感情吗?”抬起头来,林芝芝笑着问道。

      “难道不是吗?”简夏看着她反问,微微叹息一声,又道,“我哥花那么大的财力物力,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你捧上一线大腕的位置,你以为他只是为了想找一个情人吗?”

      “林芝芝,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哥一开始就是认真的,他一开始,就想把你培养成陆家的女主人。”看着林芝芝,简夏字字有力,透着失望。

      林芝芝亦看着她,心里的震惊与难过,瞬间无法言语。

      看着怔愣住有些不敢置信的林芝芝,简夏秀眉微蹙,又道,“哪怕陆家所有的人反对,甚至是宁伯母要和他断绝母子关系,他都没有放弃过你,仍旧坚持着对你的一颗初心。”

      林芝芝怔怔地看着她,良久,终于回过过神来,有泪水,控制不住地砸下。

      她赶紧低下头去,微微一笑道,“简总,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关键看你自己。”简夏收起刚才沉重的语气,轻线变得轻柔地又道,“我还有最后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林芝芝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瑶瑶患了脑癌晚期,无药可治,她的命不长了。”

      林芝芝听着,霎那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道,“怎……怎么会这样?”

      “瑶瑶一直隐瞒着所有人她的病情,直到车祸那次,才被大家知道。”

      “脑癌晚期?!”林芝芝仍旧不敢相信,喃喃地重复。

      “对。”简夏点头,“林芝芝,相比瑶瑶,上天已经太过眷顾你了。”

      看着简夏,林芝芝再次陷入了久久的沉默,没有说话,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从未有过的复杂震撼。

      “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去跟大家一起用晚餐了。”说着,简夏率先站了起来,并且来到林芝芝的面前,对她伸手。

      林芝芝回过神来,答应一声“好”,尔后,强行微微扯了扯唇,握住简夏的手,站了起来,跟简夏一起离开,去和大家一起,共进晚餐。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