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42 不是责任,更不是可怜

    142 不是责任,更不是可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你怎么啦?怎么在晚宴上,一直魂不守舍的?”

      在城堡里结束晚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洛尔顿夫妇又安排直升机,送林芝芝他们十个人回去。

      直升机上,林芝芝坐着来的时候靠舷舱的位置,愣愣地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即使已经飞离了城堡很远,可是在黑幕下,却仍旧可看清楚整座亮如白昼的城堡。

      “凯霖,你说,得了脑癌晚期会怎么样?”终于,听到张凯霖的声音,林芝芝低低地开了口问他,只是一双眼,却仍旧望着舷舱外。

      “脑癌?!”张凯霖一愣,“谁得了脑癌?你?还是简总?”

      林芝芝淡淡摇头,“不是,都不是。”

      得到林芝芝的确认,张凯霖松了口气,往椅背里一靠,叹口气道,“还能怎么样,等死呗。”

      听着张凯霖的回答,这一刻,林芝芝才真正明白,简夏这一趟特意来见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了。

      简夏是一个聪明又极其通透的女人,她若是能做到像简夏那般,早就将一切看得那么透彻,一切,就不会是今天这般模样了。

      抬手,轻抚上自己的肚子,林芝芝看着肚子里的孩子,唇角,似讥似诮地扯了扯。

      宝宝,对不起,请你不要怪妈妈。

      “对了,简总不是陆家的女儿吗?怎么又成了洛尔顿夫妇的女儿啦?”这个问题,在城堡里见到简夏的那一刻,就一直困惑着张凯霖,让他怎么也想不通呀。

      简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女企业家,又是惠南市冷家的媳妇,冷廷遇的老婆,张凯霖想不知道简夏都难,而且简夏是陆越苍女儿的事情,虽然没有媒体大肆报导过,但知道的人是一点儿也不少。

      这一个惠南市第一大豪门冷家的儿媳妇,京城第一大豪门陆家的女儿,现在,再加上美国最大最低调神秘的大财阀,自己又是连续几年占据国内女富豪榜的前三,这个简夏的身份,怎么得了。

      林芝芝抬眸,看张凯霖一眼,因为他们是在用中文说话,其他的八个人都在用英文聊着他们自己的,并不没有注意到她和张凯霖,所以,她才简单回答道,“简总是洛尔顿太太的亲生女儿,也是瑞达集团董事长的亲生女儿。”

      张凯霖看着林芝芝,立刻就懂了,不禁惊讶地感叹道,“哇塞,洛尔顿夫人还真是了不起呀。”

      林芝芝看他一眼,没再理他。

      其实,她什么也没有问简夏,只是自己猜测的罢了。

      因为简夏的长相气质和洛尔顿夫人太像,再加上,以洛尔顿夫人对简夏处处的疼爱呵护,又怎么可能不是亲生母女。

      明明有这样走遍天下都无敌的家世背景,可简夏却偏偏还那么优秀,性格那么好,事事都看的那么明白透彻。

      这样的女人,真是让人羡慕呀!

      …………………………

      其实,今天来城堡的人,可不止是简夏。

      小娇妻来美国看望岳母大人,陪岳母大人和弟弟妹妹一起过圣诞,冷廷遇这个标准好老公怎么可能不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

      只是,冷廷遇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见一些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所以,他才一直没有露面而已。

      等晚宴一结束,和简夏分开了几个小时的冷廷遇便直接把简夏给抢走了,把小默和小四丢给了季悦瑶这个外婆还有瑞贝卡这个姨妈。

      拉着简夏回到房间,冷廷遇便直接扑倒她一顿狂啃,如果不是简夏不愿意,差点就把她给扒光了。

      “你这个当妹妹的,还真是为陆丰泽操碎了心,怎么就没见你替我这个老公操心操心一下?”压着简夏,冷廷遇拧着狭长的眉峰睨着她,醋间格外浓地道。

      简夏撇嘴,媚眼如丝地嗔他,“原本我就是忽然想到,顺便来看看林芝芝,但是真没料到,她竟然怀了我哥的孩子。”

      冷廷遇耸眉,头压下去嘶咬她小巧的耳廓,在她的耳边呵着撩人的热气,低低哑哑地道,“所以呢?”

      简夏浑身一阵酥麻,全身都像是被细细的电流击中了似的,立刻便去推他。

      虽然他们夫妻这些年了,可是,每一次,都有像第一次的感觉,这一份甜蜜,是简夏这辈子最最幸福的事情。

      推了推,可是根本推不动,简夏只好放弃,任由着他来,只叹了口气道,“所以呀,我哥将来不可能不管她和孩子。”

      冷廷遇的吻,慢慢向下,来到简夏的脖颈,又哑哑道,“你哥未必!”

      简夏垂眸睦着他,“怎么说?”

      冷廷遇抬起头来,看着简夏,挑眉道,“陆家的种,陆丰泽势必不会不管,但如果林芝芝不知长进,仍旧只是以前那个小家子气的女人,庸姿俗粉一个,她又有什么值得陆丰泽去管的?!”

      看着冷廷遇,他所说的,简夏又何尝不明白。

      所以,她今天才会跟林芝芝说那么多的,期望的,无非就是林芝芝能改变,变成一个大气沉稳的女人,能把一切事情,看得更通透明了,而不是仅仅只去计较眼前的得与失,看不清长远。

      但这样的改变,别人只能从旁指点,最终,还是得看林芝芝自己的。

      “老公。”简夏忽然捧起冷廷遇的脸,亲昵撩人地唤他。

      冷廷遇又低下头去,吻她,低低一个“嗯”的字符,从鼻腔里发了出来。

      “最初你决定回国,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只是因为我的小默的亲生母亲?”

      简夏撇嘴,故意道,“应该是吧。”

      冷廷遇勾唇,大掌直接从她的衣服下摆滑了进去,一掌握住她胸前的浑圆,啃咬着她的唇瓣,带着几分邪恶地道,“既然你觉得是,那今晚,就做到你改变是为止……”

      “啊,老公,我错了……不是……不是……”

      ………………

      国内,京城。

      陆丰泽和白佳瑶的婚礼,定在腊月小年的这一天。

      其实,对于陆丰泽和白佳瑶的婚事,一开始的时候,陆家的长辈,打心底里也并没有那么赞同,因为只要是陆家的人,谁都不希望,陆家的长孙长媳,是一个将不久于人世的脑癌末期中患者。

      但是,陆家所有的长辈,又打心眼里心疼并且喜欢白佳瑶这一个苦命却又无比努力且善良的女人。

      无疑,除了白佳瑶是一个脑癌末期的患者,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符合陆家长辈的要求,符合陆家的一切。

      如果,不答应让陆丰泽娶白佳瑶,看着白佳瑶人生最后的时光,在郁郁不乐中度过,最后无比遗憾的死去,这绝对是陆家所有的长辈都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陆家的长辈开了个家族会议,最后一致决定,为陆丰泽和白佳瑶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让白佳瑶幸福快乐的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了无遗憾地离去。

      听说陆丰泽真的要娶白佳瑶为妻了,远在山区支教的陆芊芊一放了寒假就立马赶了回来。

      不过,当回来后,知道了白佳瑶竟然患了脑癌,而且是晚期,将不久于人世,抱着白佳瑶狠狠痛哭了一顿,还说,如果可以,她愿意把自己十年的寿命分给白佳瑶,最后,还是白佳瑶把她哄住了,之后,陆芊芊便每天来宁园,陪着白佳瑶,帮着她一起筹备她和陆丰泽的婚礼,说一定要让白佳瑶当这个世界上最最漂亮最最幸福的新娘。

      因为陆丰泽这个哥哥和白佳瑶这个算得上是半个亲妹妹的妹妹大婚,简夏和冷廷遇带着两个孩子在婚礼前两天来了京城,还给白佳瑶带了好些都是她亲自准备的嫁妆。

      小四和小默来了宁园,围着白佳瑶一口一个“舅妈”,真的把白佳瑶给乐坏了,原本清静的宁园,因为陆丰泽和白佳瑶大婚的逼近,每天门庭若市,欢声笑语不断,热闹的不得了。

      婚礼前一天,中午,吃过午饭,白佳瑶和简夏,一起去了花园。

      虽然已经是寒天腊月,可是这几天的天气,却是格外格外的好,每天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早此天下的一场大雪,早就彻底融化了。

      白佳瑶的双腿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康复训练,已经完全可以脱离拐杖走路的,只是,仍旧不能走的远了,最多500米左右,便得坐下来,休息一下。

      来到花园,佣人在石凳上给她们垫了棉垫,煮着热茶,两个人坐下,一边品茶,一边享受这冬日的美好阳光。

      “瑶瑶,你特意叫我出来,一定是有事要跟我说吧。”简夏喝了一口水果花茶,唇齿留香,看向白佳瑶,淡淡开口问她。

      白佳瑶微微扬唇一笑,点点头,直接问道,“上次你去美国,应该见到了林芝芝吧?”

      简夏就知道她会问起林芝芝,这过去的大半年来,也就只有白佳瑶,才会在她的面前提起林芝芝,而且不止这一次。

      所以,她爽快地点点头道,“嗯,见到了,她还在纽约电影学院进修,而且成绩优异。”

      白佳瑶微微一笑,低头喝了一口水中捧着的水果花茶,淡淡道,“其实我知道,丰泽哥的心里,还有林芝芝的。”

      虽然,他对她真的很好很好,也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起或者表现出对林芝芝的任何感情,但是,做为女人,她却能感觉得到。

      “瑶瑶,你这是在自责吗?所以,和大哥在一起的那一天,就一直想着以后要将大哥还给林芝芝?”简夏看着她,蹙眉质问。

      白佳瑶淡淡扬唇,视线,投向远处的蓝天,“我知道,如果不是那场车祸和我脑癌晚期的事实,丰泽哥不会娶我。”

      “不,瑶瑶,你错了!”白佳瑶的话音才一落下,简夏便立刻否定了她,看着她一字一句,字字有力地道,“大哥从来都没有必须要娶你的责任跟义务,他娶你,爱你呵护你,绝对不是因为同情你,可怜你,而是你的真诚与善良,大义与无私,彻彻底底地打动了大哥,所以,他才会想要爱你,呵护你,并且娶你为妻。”

      “真的吗?”

      看着简夏,白佳瑶的眼里,忽然便涌起感动的泪水,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泪光盈盈闪烁。

      简夏放下手中的茶杯,双手伸手过去,握住白佳瑶的手,无比肯定真切地告诉她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认为自己不够好,不够资格让大哥娶你爱你吗?又或者,你觉得,大哥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人吗?”

      白佳瑶眉心微颤,高高扬起唇角,笑的比这冬日的阳光更明媚绚烂,可是,眼泪却是控制不住,砸了下来,一滴滴滚烫,落在了简夏的手背上。

      “可是,夏夏,我活不长了,最多一年,我能做丰泽哥妻子的时间,最多也只是一年了。”

      “胡说!”简夏蹙眉,怒声轻斥她,“只要你想活下去,只要你不想离开,你就一定可以活得比一年久。”

      白佳瑶摇头,不管简夏怎么安慰她,但她自己的病,她自己最清楚。

      “我离开后,我不想丰泽哥难过,更不想他哥孤单。”

      “所以,你就拜托我,让我去看林芝芝,让我亲口跟她解释清楚,大哥为什么会娶你,让她别误会大哥,更别恨大哥,在你离开后,还能跟大哥继续在一起吗?”简夏再次紧蹙着眉头质问,质问的声音里,不可抑制的染了些许怒意。

      白佳瑶并不否认自己的想法,眉头紧蹙着泪流满面地道,“丰泽哥是我此生唯一挚爱,我不想他伤心难过孤单,我相信在我离开后,林芝芝仍旧还可以陪伴他。”

      “瑶瑶,如果大哥知道你是这么想的,他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你知道吗?”

      白佳瑶点头,“我知道,是我太自私!”

      “你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

      白佳瑶扬唇一笑,“我只是想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再多为丰泽哥做一点点事情而已。”

      “你真傻!”简夏看着她,都不禁湿了眼眶,“我拜托你,好好享受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不要再去考虑任何人,因为现在在大哥心里,没有人会比你更重要。”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简夏灿然一笑,“不信,我自己问大哥。”

      白佳瑶扬唇,幸福的泪水流了满面,“我信,我当然信!这辈子有阿姨,有丰泽哥,还有你和芊芊这样的好姐妹,我真的好满足好满足。”

      简夏眼眶酸涩,过去伸手抱住了她,“傻姑娘,你这么好,一定可以得到更多更多的。”

      “嗯。”

      …………………………

      根据习俗,婚礼前一天,新郎新娘不能见面,必须各住各家。

      所以,大半年来一直住在宁园的陆丰泽在婚礼前一晚,必须得回陆家大宅住,所以,下午来宁园呆了一小会儿后,陆丰泽便直接回陆家大宅,为明天的婚礼做最后的准备,简夏自然也是带着两个孩子,跟他一起回陆家的大宅。

      两个孩子疯玩了一天,早就累了,上了车往安全坐椅里一坐,便香香甜甜地睡了过去。

      因为是加长的车,空间宽裕,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都坐在同一样车里。

      简夏看着秒睡的两个孩子,不禁摇头好笑,也就只有孩子,才这么容易快乐满足。

      分别亲了亲两个孩子后,简夏一眼正拿了小毯子往小默身上盖的陆丰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他道,“大半年的时间,你把一个资产数百亿的夏氏集团弄到破产,到底是因为瑶瑶多一点,还是因为林芝芝多一点。”

      如今,敢在陆丰泽面前提林芝芝,或许说会在陆丰泽的面前提林芝芝的人,也就只有简夏一个了。

      陆丰泽给睡意香甜的小默盖好小毯子,尔后靠进椅背里,掀眸看向简夏,菲薄的双唇轻抿起,没有立刻说话,一双深邃的黑眸,幽幽沉沉,情绪难辩。上 百 度 搜 索:〖迷你书屋

      他是有多久,没听到“林芝芝”这三个字了。

      “你见过她呢?”片刻之后,陆丰泽开口,声线平淡,没有任何一丝的起伏。

      简夏也给小四盖好小毯子,看陆丰泽一眼,淡淡点头,“嗯”了一声道,“前段时间去美国陪我妈过圣诞,见了一面。”

      陆丰泽勾起半边唇角,似笑非笑,却什么也没有再多说,只话峰一转,跟简夏开玩笑道,“我明天结婚,你和冷廷遇准备好了红包没有?”

      其实,过去的大半年里,除了那一次在机场瞟见林芝芝之外,他便再没有任何一点关于林芝芝的消息,就算此刻,简夏主动想要提起,他也不想要知道。

      简夏斜他一眼,“都是一家人,还包什么红包,这不是见外嘛!”

      陆丰泽笑,“谁说的?”

      简夏撇撇嘴,“爸说的呀!难道不是吗?”

      陆丰泽耸了耸剑眉,“爸是爸,我是我,这个红包还是要的。”

      简夏嗔他,“小气鬼。”

      陆丰泽笑,“商人本色,你和冷廷遇要不小气,就给我封个大点的红包,至少也得九位数十位数或者更多点。”

      “呵……”简夏嘴角一抽,看着她呵呵一声冷笑,“你就想得美吧!”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