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43 我的宝贝,谢谢你

    143 我的宝贝,谢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翌日,陆丰泽和白佳瑶大婚,婚礼,定在陆家大宅里举行,头一天晚上,陆家所有的长辈,便都住进了大宅。

      一大早,陆家大宅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便都忙碌了起来,整个陆家大宅里被空运来的各色新鲜玫瑰,装扮成花的海洋,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玫瑰花香。

      简夏和陆芊芊做为白佳瑶的好姐妹,自然是一大早就又去了宁园,去帮白佳瑶梳洗打扮,同时做为小姑子,她们也一起去接亲,而且,今天的陆芊芊还有另外一个重任,就是给白佳瑶当伴娘。

      来到宁园之后,简夏和宁青婉一起,还有专门的喜娘以及专业的化妆和造型师,帮着白佳瑶梳洗打扮。

      白佳瑶的婚纱以及婚礼当天要穿的几套礼服,都是帮简夏设计婚纱的法国设计亲手设计,由高级裁缝手工缝制出来的,而她头上的钻石皇冠,也是由全球最著名的珠宝品牌的设计总监,亲自为白佳瑶量身打造,价值上千万。

      “瑶瑶,你今天太漂亮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公主,都没有今天的你漂亮。”看着眼前娉婷玉立,身披端庄优雅大气的洁白婚纱,头戴闪耀的钻石皇冠,皮肤白雪透亮,化着无比精致新娘妆容的白佳瑶,宁青婉高兴的掉下泪来,忍不住感叹道,“如果你爸爸能看到你出嫁的样子,那该多好。”

      白佳瑶抬手,轻轻地去拭宁青婉脸上的泪,微微扬起唇角,眉目间溢满幸福甜蜜地道,“阿姨,爸爸可以看到的,相信我,爸爸一定在天堂看着我们。”

      简夏在一旁,看着这分明不是女母,可是感情早却胜过世间任何一对母女的宁青婉和白佳瑶,不禁扬唇道,“瑶瑶,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白佳瑶看向简夏,瞬间恍然,不禁低头一笑,尔后又看向宁青婉,正式改口道,“妈。”

      “嗳。”宁青婉无比欢喜地答应一声,下一秒,直接伸手,将白佳瑶紧紧地抱住。

      “妈,就算我以前没有叫你一声‘妈’,可是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妈妈’,一直都是。”白佳瑶亦抱住宁青婉,微笑着告诉她道。

      宁青婉点头,激动喜悦的泪水滑了下来,“我知道,你和丰泽,都是妈最好最棒的孩子,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

      “宁教授,吉时就要到了,陆总已经到了大门口,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去了?”一旁,专业的喜娘看了时间,小心提醒宁青婉。

      宁青婉一笑,立刻松开白佳瑶,抬手去拭自己脸上的泪,“看把我高兴的,都忘记时间了。”

      说着,宁青婉又看向一旁的喜娘,点头道,“对,马上下去,现在就下去,。”

      “好的。”

      …………………………

      陆家接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就像一场盛大的豪车展,而且每一辆接亲的豪车,都用昨天晚上空运过来的最新鲜的鲜花装饰,鲜花配豪车,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的盛宴,从陆家开到宁园的这一路,引起无数人的驻足观望,并且,国内数百家的媒体记者,同时报导这一场京城第一豪门大少的大婚盛况。

      陆丰泽接亲用的车,是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车身的装饰,由专业人士设计,用999朵各色的玫瑰装饰而成,精致华丽的程度,让人见所未见。

      宁青婉和简夏扶着白佳瑶下楼,在楼梯缓步台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站大大厅里,穿着一身纯手工黑色西装,打着领结,身形欣长挺拔的陆丰泽,而陆丰泽的身后,则站着伴郎沈钰轩。

      说实话,沈钰轩也没有料到,最后陆丰泽会放弃林芝芝,取了白佳瑶。

      但是,做为陆丰泽的好友,他理解并且支持陆丰泽的选择。

      看着那样尊贵帅气如神祇般的男子,白佳瑶扬唇一笑,化着精致新娘妆容的小脸蛋儿上,情不自禁地便爬上了一抹好看的绯色。

      陆丰泽看着由宁青婉和简夏扶着往楼下走来的白佳瑶,扬起唇角,俊逸一笑,大步朝楼梯口走了过去。

      在白佳瑶一步步走下来,走到倒数第三个台阶的时候,陆丰泽直接伸手过去,用力的双臂瞬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白佳瑶太习惯于陆丰泽这样的公主抱,所以,一点儿惊讶都没有,只是双手再自然不过地圈上了他的脖子。

      “今天的你,真美!没有人会比你更美!”看着怀里娇艳如花儿般的白佳瑶,陆丰泽发自内心地赞美。

      白佳瑶看着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烁着澄澈潋滟的光,脸了脸颊道,“丰泽哥,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人生最后的时光里,把最好最美的一切,都给了我。

      陆丰泽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傻瓜,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你做的任何一切,都不需要说‘谢谢’。”

      宁青婉过来,握住陆丰泽和白佳瑶的手,含泪看着他们俩,“看着你们俩个幸福,我此生心愿足已。”

      陆丰泽看着宁青婉扬唇一笑,尔后又看向怀里的白侍瑶,再温柔宠溺不过地道,“陆太太,我们走吧。”

      “嗯。”

      ……………………

      美国,纽约,晚上八点。

      吃过晚饭,林芝芝拿了本专业书籍,在工作室里边走边看。

      因为刚吃完饭,坐下来的时候,肚子里的宝宝顶到了胃,压迫得很不舒服,所以,林芝芝只能拿着专业书籍,一边消食一边看书,在不大的工作室里慢慢地来回走着。

      可能是看的太入神,林芝芝慢慢地向前走着,完全没有察觉到,掉在地面上的一支铅笔,更没有意识到,如果她再向前,就会踩到那支铅笔。

      慢慢地,一步,两步……“啊!”

      一声惊呼,林芝芝的脚踩在了那只铅笔上,圆滚滚的铅笔在脚下一滑,她踩在铅笔上的那条腿,也往前滑去……

      正在厨房洗碗收拾的苏艾听到林芝芝的尖叫声,立刻便丢下手上的东西,往工作室里冲,一边冲一边部道,“芝芝,怎么啦?”

      当她一口气冲进工作室,看到坐在地上,双腿岔开了一个“一”字,双手撑在地板上,表情无比痛苦的林芝芝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啊……”林芝芝一声痛苦的轻呼,当看到冲过来的苏艾里,立刻便眉头紧急神色无比痛苦地对她道,“小艾,叫……叫张凯霖,送我……去医院。”

      苏艾愣了一会儿,立刻回过神来,扑过去,扒在地上去看林芝芝,手足无措地道,“芝芝,你……你没事吧?”

      林芝芝去痛苦地推她,“快去……叫张凯霖……”

      “好……好……我马上去!”苏艾也被吓傻了,赶紧便爬起来,往外冲去……

      冲到对面张凯霖的公寓,苏艾也顾不得按门铃了,扬起手便用力地“砰”“砰”“砰”砸门,一边用力砸一边大叫道,“霖少,快点开开门,芝芝不好了,芝芝要生了。”

      公寓里,张凯霖正在和国内朋友打电话,听到忽然的一下比一下有力的砸门声和门外传来的苏艾的大叫声,立刻便结束了和朋友的通话,往门口冲。

      “小艾,怎么啦?”冲到门口,张凯霖一把拉开门,困惑地问苏艾。

      苏艾急坏了,什么也不多说,直接拽过张凯霖的手臂便拉着他往林芝芝的公寓里走,一边走一边道,“芝芝要生了,快点送她去医院。”

      “她要生呢?!”张凯霖困惑,一边跟着苏艾走一边问道,“她的预产期不是下周二吗?”

      “她摔了,摔在地上。”苏艾拽着他往林芝芝的公寓里大步,头也不回地道。

      张凯霖一听,蓦地一下瞪大了双眼,根本再也不用苏艾拽,推开苏艾便箭步往林芝芝的公寓里冲。

      冲进林芝芝的公寓,听到林芝芝那痛苦的呻/-吟声,他立刻便朝工作室里冲去。

      当冲进工作室,看到林芝芝双腿间一滩带着血色的水,他眉头紧皱一下,立刻便过去,将林芝芝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往外面冲去。

      “芝……”

      “去,去我的房间把我的车钥匙拿来,马上。”抱着林芝芝,张凯霜在苏艾的话还没有出口的时候,便立刻打断她,沉着吩咐她道。

      林芝芝蜷缩在他的怀里,因为腹部一阵强过一阵的剧烈痛意,她的额头,大颗大颗的冷汗,不断地往外冒,因为实在是太痛,她的一张小脸,已经拧成了一团。

      “好。”

      苏艾看一眼张凯霖,答应一声,立刻便往外冲,而张凯霖则抱着林芝芝,冲出公寓,大步下楼,每一步台阶,都走的谨慎却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再一个不小心,摔下去,会至林芝芝他们母子于死地。

      苏艾找到了张凯霖的车钥匙,一路冲出来,紧紧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边跟着一边看着林芝芝,不断地安抚她道,“芝芝,没事的,你再忍一会儿,你忍一会儿,我们很快就到医院的……”

      林芝芝紧闭着双眼,死死地咬住牙关,忍着腹部如刀割般的痛意,不要让自己叫出来,一张原本红润的小脸,此刻,已然开始变得苍白。

      从五楼到一楼,好像绕了半个世纪的圈圈,他们才来到楼下。

      一到楼下,苏艾便冲过去,打开张凯霖的车的后座车门,张凯霖立刻抱着林芝芝钻进车里,将她躺着放好,然后冲向驾驶位,苏艾也钻进后座里,车子,立刻发动,以最快的速度,往最近的医院开去。

      苏艾坐在后面,抱着林芝芝,看着她额头大颗大颗往外冒的冷汗,还有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真的急的快哭了。

      “芝芝,你怎么样?要是难受,你就叫出来。”

      林芝芝紧闭着双眼,死死地咬住牙关,双手,紧紧拽住身下的真皮坐椅,腹部的痛意,翻江倒海,像是有一辆重卡车,从她的身上慢慢一点一点地碾压而过般,那种痛,无法言喻。

      虽然很痛,痛的她呼吸都困难,可是,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肚子里孩子极度的躁动不安,那种急切地挣扎着想要冲出她的身体,冲破一切束缚的强烈愿望,她能感觉到,双腿之间,有液体,在不断地往外流。

      前面开车的张凯霖从后视镜中迅速地瞥一眼后座,看到浑身都在颤抖的林芝芝,愈发用力地踩下油门,将车开的像离弦的箭般,甚至是连红灯都不管了。

      “芝芝,你叫出来吧,痛你就叫出来。”苏艾抱紧林芝芝,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你会没事的,你和宝宝都一定会没事的……”

      苏艾的眼泪,砸在林芝芝的脸上,林芝芝睁开眼,抬手去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深深地喘了口气道,“小艾,别哭,我没事的,我和宝宝都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这么无能,连好好的怀个孩子都要出事。

      如果孩子有事,那她……

      “嗯。”苏艾重重地点头,去擦了把自己脸上的泪,紧紧地握住林芝芝的手,“很快就到医院了,你和宝宝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的……”

      林芝芝点头,再次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心里一遍又一遍,不断地祈求着,祈求上苍,不要让她的孩子有事。

      如果,她连这个孩子仍旧没有保住,那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又还有什么意义。

      老天爷,求求你,不管失去什么,我都不能失去这个孩子,求求你……

      前面,张凯霖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不管红灯绿灯,一路飞驰,平常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他花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候,便将车一路杀进了医院里。

      车子一停稳,他便跳下车,以最快的速度绕到后座,将林芝芝抱了出来,然后,往医院大楼里冲去。

      苏艾飞快地跑在前面,立刻去通知医生,在张凯霖抱着林芝芝冲进医院大楼之前,医生护士已经推着推床出来。

      张凯霖将林芝芝放到推床上,然后,跟着医生护士一起推着林芝芝往产房冲,一边冲一边抓住林芝芝的一只手,看着她那苍白如纸的小脸,沉沉有力地告诉她道,“林芝芝,别害怕,你和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林芝芝睁开双眸看他,点了点头。

      来到产房,医生护士推着林芝芝进了产房,苏艾想要跟进去,却被医生拦住,并且友好地告诉他们道,“产妇的情况并不糟糕,她会没事的,你们放心。”

      至少,林芝芝意识清醒,没有任何要昏迷的症状。

      苏艾和张凯霖点头,只得留在了产房外,然后,看着产房的大门,被一点点关上……

      ……………………

      国内,京城。

      浩浩荡荡的豪车迎亲队,从宁园穿过十里长街,来到陆家大宅。

      当车子开进陆家大宅,在大宅的主楼前停下的时候,婚车的车门,白佳瑶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天空,便下起了花瓣雨,各色的玫瑰花瓣,从空中降落,纷纷洒洒,美极了,陆家和宁家所有的亲朋友好友,都围了上来,为陆丰泽和白佳瑶这对新人欢呼喝彩。

      陆越苍过来,将自己的手伸向白佳瑶,慈爱地对她道,“瑶瑶,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父亲,你嫁进我们陆家,就是我们陆家的女儿。”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再感激感动不过地扬唇一笑,沉沉地叫了一声“爸”,然后,看着陆家的长辈,挨个儿叫了一遍。

      陆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有陆家其它的长辈,皆是点头,笑着答应,心里,却是忍不住叹息。

      多好多漂亮得体的一姑娘呀,可惜呀,可惜!

      “来,你带着你,去和丰泽举行结婚仪式。”

      “嗯。”白佳瑶笑着沉沉答应一声,挽着陆越苍的手臂,朝不远处花园里用火红的玫瑰花搭建的举行婚礼仪式的亭子走去。

      即使是腊月小年,可是因为有明媚灿烂的阳光作伴,天气一点儿也不冷,白佳瑶挽着陆越苍的手臂,踩在软绵绵的用各色玫瑰花瓣铺成的通往幸福快乐的道路上,朝几百米开外的陆丰泽,一点点走去。

      那里,就是幸福快乐的终点,她人生的终点。

      此生,嫁与陆丰泽为妻,得到这么多人么关爱与呵护,所有人的祝福,她再无任何的遗憾,哪怕此刻让她死去,她也甘之如饴。

      陆丰泽站在用玫瑰花瓣铺成的道路的尽头,看着那样一步步朝他靠近的大气美丽的新娘,嘴角,渐渐扬起一抹欢心的笑容来,连那双幽深的黑眸里,也溢满了柔光,带着宠溺。

      他清楚地知道,在他答应娶白佳瑶的那一刻起,白佳瑶就是他的妻子,不论什么情况下,都要全心全意呵护的女人。

      答应娶白佳瑶,不是因为对她不加思索地救了林芝芝的感激,也不是因为对她患了脑癌晚期的怜悯,而是因为,她的善良,她的包容与隐忍,她的大气与沉稳,深深地折服了他。

      娶妻当娶贤,更何况,白佳瑶为他,什么都做了,他又怎么能一直一直的辜负她。

      温柔宠溺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走近的白佳瑶,在她还有六七步远的时候,陆丰泽便大步过去,从陆越苍的手里,接过了她的手,紧紧握住,尔后和她,凝望彼此,相视而笑。

      “白佳瑶女士,你是否愿意娶陆丰泽先生作为你的丈夫?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和陆丰泽并肩站在牧师的面前,听着牧师的声音,在牧师话音落下的那一瞬,她侧头,看向身边那么帅气那么尊贵清俊的陆丰泽,扬唇灿然一笑,沉沉地点头道,“是的,我愿意。”

      “陆丰泽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白佳瑶女士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陆丰泽看向白佳瑶,紧紧地握住她的一只手,微扬着唇角,沉沉点头,“是,我愿意。”

      “哇……哇……哇……”

      也就在陆丰泽的“我愿意”三个字落下的时候,地球的另外一边,纽约的市际公立医院里,一道嘹亮的啼哭声,划破沉沉的黑夜,响彻整个产房。

      “生了,芝芝生了!”听到婴孩那嘹亮的啼哭声从产房里传来,苏艾兴奋地大叫,激动的一把抓住张凯霖的手臂,“霖少,你听到没有,芝芝生了,孩子没事,孩子没事。”

      张凯霖也抓住苏艾的手臂,微笑着点头道,“嗯,听到了。”

      “太好了,宝宝出生了。”苏艾松开张凯霖,兴奋地就要去掏手机,一边掏一边道,“我要打电话给笑笑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只不过,她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人又愣在了那儿,想想又问张凯霖道,“孩子没事,那芝芝会不会有事?”

      张凯霖一笑,“你就放心吧,她肯定也没事。”

      “真的,你怎么知道?”

      张凯霖皱眉,“进产房的时候,医生不是说了嘛,放心吧,生孩子而已,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不会有事。”

      “嗯。”苏艾点头答应一声,这才放心,找出肖以笑的号码,拨了过去……

      产房里,护士将出生的婴儿护理干净之后,便抱到了林芝芝的面前,告诉她道,“恭喜你,是个男孩,孩子很健康。”

      林芝芝躺在产床上,看着眼前眼前小小的被裹在小毯子里的浑身红彤彤的小家伙,眼泪,控制不住地便大颗大颗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孩子,这就是她的孩子,她和陆丰泽的孩子。

      伸手过去,林芝芝从护士手中接过孩子,尔后,低头,小心翼翼地去亲吻孩子小小嫩嫩的额头,扬唇,笑了,笑的无比满足与开心。

      宝宝,谢谢你,谢谢你平安无事的来到妈妈身边,谢谢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