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44 各自珍重,各自安好

    144 各自珍重,各自安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一年后。

      美国,纽约,离纽约电影学院不远的一座低层公寓里。

      “麻麻……麻麻……”

      林芝芝正在工作间里对着电影剪辑影片,忽然身后,传来一道软糯糯的听了之后让人整颗心都酥麻的声音。

      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林芝芝一回头,便看到小东西像一只奔跑的蜗牛一样,快速地朝她爬了过来。

      小家伙一岁,但是没有刻意去教过他学走路,因为走路这种事情,是人的一种身体本能,根本不需要去教,时候到了,他自然而然就会了。

      虽然小家伙还不会走路,可是爬行的速度就是让其他所有同龄的小宝贝们望尘莫及呀!

      前段时间,苏艾自做主张,给小家伙抱了一个爬行比赛,结果,小家伙轻松拿到了第一名,而且将第二名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当时比完赛之后,小家伙就坐在终点,一边欣赏着其他的“选手”比赛,一边不停的“咯吱”“咯吱”笑着拍手,仿佛是在庆祝,又像是在给其他的小伙伴加油。

      看着爬过来的小家伙,林芝芝也不起身去抱他,就只是看他爬了过来,爬到她的身边,然后像一只小猴子一样,自己抱着她的腿,开始往她的身上爬,动作身手矫健。

      说真的,林芝芝都怀疑,这小家伙以后可以去当专业的运动圆,一定能为国争光。

      “麻麻……麻麻……奶奶……奶奶……”

      小东西爬到林芝芝的身上,然后习惯性地便去掀她身上的衣服,要喝奶。

      这一年来,林芝芝都坚持母乳喂养,但是,现在孩子一岁了,为了让孩子对自己不要太过于依恋,所以,从昨天开始,林芝芝已经下定决心给小家伙断奶了。

      不过,小家伙一年来喝贯了母乳,哪能说戒掉就戒掉,中间肯定是有一个痛苦挣扎的过程的。

      看着爬到自己身上,白嫩嫩肉嘟嘟的小短手去掀自己衣服的小东西,林芝芝不禁一笑,这才抱住他,尔后低头下去,在他同样白嫩嫩肉嘟嘟的小脸上,狠狠用力亲了一口,摇头道,“不,麻麻这里没有奶奶,天天长大了,以后天天不可以再喝妈妈的奶奶,要喝奶粉,知不知道?”

      “麻麻……奶奶……奶奶……”

      小家伙出生后,林芝芝为他取名林天玥。

      玥,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珠,天玥,则代表上天赐予的神珠。

      小天天,就是林芝芝的宝贝,是上天赐予她的最好的宝贝。

      林芝芝摇头拒绝,可是,小家伙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似的,倔强地仍旧去掀林芝芝的衣服,一颗圆滚滚的大脑袋也开始往林芝芝的胸前钻。

      林芝芝看着孩子那可爱模样,不禁无奈一笑,双后把小家伙举高高,摇头道,“不行,妈妈说了,天天长大了,不可以再喝妈妈的奶奶,要喝奶粉。”

      说着,林芝芝对着外面叫道,“小艾,帮天天泡一瓶牛奶过来。”

      “啊!泡牛奶?!”正在外面收拾的苏艾跑进来,一脸的懵逼,“天天才喝了240ml牛奶呀。”

      “什么时候?”

      “刚刚,不到十分钟。”

      林芝芝,“……”

      看着眼前的儿子,林芝芝真的是相当的无言以对呀。

      这小东西,知道她不会给他喝母乳,所以,先把肚子填饱了,然后再来跟她软磨硬泡,万一她一心软,答应了呢?这小家伙的“奸计”岂不是就得逞了?

      “天天,你骗妈妈,妈妈会不开心的哦?”板起脸,林芝芝训斥小家伙道。

      “扑噜……”“扑噜……”“扑噜……”

      只不过,小家伙对于林芝芝的不开心,全然当做没看到,只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兀自吐着泡泡玩。

      “天天……!”盯着眼前跟个痞子一样的儿子,林芝芝不仅板起了脸,连着声音也故意压的很沉很沉。

      小天天一听,知道妈妈真的生气了,立刻就不装!聋!卖!傻!了,尔是改为卖!萌!装!可!怜,闪着一双澄亮亮的跟颗最上等的黑曜石般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林芝芝,然后嘟起小嘴,一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的小模样,看了实在是让人再也忍不住给他半点儿脸色看。

      苏艾在一旁看着,不禁好笑,立刻便笑了出来。

      “以后不许骗妈妈,知不知道?”盯着小天天,林芝芝一脸严肃地道。

      “麻麻……玩……”小家伙一脸委屈,然后抬起一只肉肉的小短手,指向窗外,可怜兮兮地要求道,“天天……玩……”

      林芝芝看一眼小家伙手指的方向,这才察觉,自己今天一天都只顾着自己的工作和学习了,还没有带小家伙出门放风的。

      “好,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妈妈现在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说着,林芝芝在小家伙的脸上又亲了一口,抱着他站了起来。

      “嘿嘿……”小家伙立刻便心满意足地笑了,一双肉肉的暖暖的小脸,棒起她的脸,也一口扑在她的脸上,给她一个大大的亲吻。

      林芝感受着儿子最纯净的吻,脑海里想到的,却是陆丰泽捧起她的脸颊亲吻她时的模样,那样专注,认真,并且深情。

      其实,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爱她的。

      要不然,他又怎么愿意为了她,耗费那么多的财力物力,怎么会愿意为了她,洗手做汤羹,伺候她一日三餐,又怎么会愿意为了她,得罪一方权贵,甚至是愿意为了她,几乎就和他的母亲决裂。

      只可惜,她明白的太晚,相信的太晚,一直都只想拼命用力,紧紧抓住,不要放开。

      可是,爱情就像沙子,你握的越紧,它便只会流失的越快。

      真正的爱情,是信任,是放手,是不管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但只要当你想起我的时候,都会觉得甜蜜幸福的想念,是只要你累了,就会回到我怀抱的依恋。

      这样的爱情,才是大气长久的爱情,才不会患得患失。

      “小艾,去把背带拿过来一下。”抱着小家伙,林芝芝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苏艾道

      来纽约的这一年半,苏艾只因为中间她的母亲生病住院回过一次国,其它的时候间,都一直在纽约陪着她和小家伙,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们母子。

      在京城,肖以笑则一直在帮着她打理她的工作室,维持她的工作室的正常运转,并且帮她之前签约的几名新人,拿到了好些不错的角色。

      现在,她的工作室签约的艺人在国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这些,都归功于肖以笑。

      可以说,如今,除了小天天,肖以笑和苏艾,便是她最亲最值得依赖和依靠的亲人了。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哪一天,肖以笑和苏艾会离她而去,她会怎么办。

      当然,她也感激陆丰泽,在和她分手的时候,没有把肖以笑和苏艾,甚至是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带走,而是统统都留给了她。

      否则,她就真的完蛋了。

      “好。”苏艾答应一声,正在转身去拿背带,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又立刻去玄关的位置,拿了封信,递到林芝芝的面前道,“对了,芝芝,这是有人寄给你的信,刚刚收到的。”

      “信?!”林芝芝蹙眉,困惑。

      这年头,谁还会写信寄信呀?

      “谁寄的?”她问苏艾。

      苏艾摇头,笑着道,“没署名,很有可能是你的暗恋者哦。”

      自从林芝芝生完孩子后,身材又迅速恢复之前的样子,所以,几乎是立刻,她身边的追求着便多了起来,有一段时间,几乎是每天晚上,都能收到林芝芝的追求着送的各种礼物。

      林芝芝斜睨她一眼,一手抱着体重已经逼近30斤的小家伙,腾出另外一只手,去接过苏东手里的信,看了一眼道,“那你先抱着天天下楼去,我看完了信马上下来。”

      “嗯,好。”苏艾答应一声,立刻便伸手去抱小家伙。

      实际上,苏艾陪着小家伙的时间,比林芝芝陪着小家伙的时间更长,所以,小天天喜欢妈妈,也喜欢苏艾这个阿姨,苏艾来抱他,小家伙立刻便扑了过去,一双小肉手稳稳地搂住她的脖子。

      “小天天,那阿姨先带你下去玩,好不好,妈妈呆会就下来。”

      “嘿嘿……下楼……天天……玩。”小家伙拍着小肉手,“麻麻……来……”

      林芝芝凑过去,又亲亲小家伙,“天天跟阿姨先下去,妈妈马上来。”

      “那我和天天先下去了啊。“

      “嗯,去吧。”林芝芝点头。

      苏艾一笑,一边逗着小家伙,一边转身往外走去,才出了门,就看到对面公寓的门也打开了,张凯霖正好走了出来。

      “凯……凯……”看到张凯霖,小家伙立刻便在苏艾的怀里兴奋的手舞足蹈,伸手要让张凯霖抱。

      “呦吼,小天天,见到我这么热情呀,小心你妈妈吃醋哦。”说着,张凯霖已经过去,将小家伙一把从苏艾的怀里抱了过来,举起他,笑容满面,额头抵上小家伙的,和他玩斗牛。

      小家伙乐坏了,在张凯霖的怀里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

      其实,小天天虽然才一岁,可是只要认识陆丰泽的人都看得出来,小家伙是真真和陆丰泽长得一模一样,虽然小家伙的脸蛋儿还圆嘟嘟的,不像陆丰泽那样,有棱有角,可是五官却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太像了。

      不过,虽然张凯霖心里什么都清楚,却是半个字也没有再林芝芝的面前提过,更没有问过,小天天的亲生父亲是谁,他相信,哪一天林芝芝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霖少,我带天天下楼去玩,你去吗?”

      “林芝芝呢?”张凯霖继续逗着小家伙玩,看也不看苏艾一眼,直接问道。

      “哦,她有一点事,呆会就下去。”

      “嗯,走吧。”

      “嗯。”

      …………………………

      公寓里,林芝芝拿着信,左看右看,想要弄清楚,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但是一封信轻飘飘的,透过明亮的光线,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应该就只是纯粹的一封信。

      这年头,真的还有谁会写信,就算是她的追求着,给她写这个的可能性也不大呀!

      细细研究了一遍,没有任何特别的发现之后,林芝芝才怀着无比困惑的心情,拆开手上的信封,然后,拿出里面的信。

      信的内容应该不长,就一张纸。

      打开一看,竟然是中文的,乍看一眼,字迹娟秀,很是养眼,一笔一画,像是出自书法家似的。

      “林芝芝,

      你好!我是白佳瑶。”

      当展开信,看清楚开头的文字时,林芝芝眉心骤然一蹙,不禁诧异。

      白佳瑶怎么会知道她在纽约的住址,是陆丰泽告诉她的,还是简夏告诉她的?

      “我知道,你已经生下了你和丰泽哥的儿子,叫小天天,听说他很可爱,只是很遗憾,我应该没有这个机会,见一见你们可爱的儿子。”

      林芝芝看着信上的内容,整个人怔住,无比震惊。

      白佳瑶给她写信,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她又是怎么知道,她的儿子叫小天天,而且很可爱,她自己都说啦,她没有见过,简夏也没有见过呀。

      难道,白佳瑶或者是陆丰泽,一直有派人监视他们的生活。

      “我相信,夏夏已经跟你说过,我是一个脑癌晚期患者,我将不久于人世。”

      林芝芝眉心紧蹙着摇头,继续往下看。

      “如果,在那次的车祸中,我下意识地扑过去推开你,给你造成了莫大的伤害和困扰,我很抱歉,同时,我也很抱歉,自私地把丰泽哥留在我的身边,并且让她娶我为妻,陪我度过我生命剩下的时光。”

      “丰泽哥是那么好那么优秀的男人,我爱他,绝不亚于你爱他的程度,但我知道,在他决定娶我之前,他是爱你的,真心实意地爱你。”

      林芝芝看着看着,鼻子忽然莫名一酸,雾气控制不住地氤氲起,霎那湿了眼眶。

      “我的生命,将不久于人世,将很快要离丰泽哥而去,丰泽哥又会恢复单身。最新章节百度迷你书屋!”

      “如果我的自私伤害了你,我不需要你的原谅,但是,请原谅丰泽哥,他答应娶我,只是迫不得以,否则,他面临的罪名,将是不仁不孝不义!陆家百年传承,钟鸣鼎食之家,最重孝义,他是陆家的长子长孙,便注定逃不脱这一份沉重的孝义。”

      “况且,任何一个男人,哪怕他是王,也会有他迫不得已的时候,不是吗?”

      “所以,不要恨丰泽哥,他想要呵护你的心,远胜于他给你带来的伤害,就像丰泽哥因为知道张凯霖一直都喜欢你,所以才费心周章安排他和你一起远赴纽约一起读书,并且住在你的对面,能让你在纽约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孤单。”

      “如果,丰泽哥已经伤透了你的心,那你可以不要再思念他,顾虑他,随便找张凯霖或者另外任何一个值得的男人相爱,又或者,只做你自己;但如果你哪怕还有一丝的想念或者感激丰泽哥,都请你原谅他,让小天天,叫他一声‘爸爸’。”

      林芝芝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流水竟然已经流了满面,一颗一颗,不断地砸了下来,砸在了信纸上,白佳瑶写的一字一句上,黑色的墨迹,渐渐晕开,模糊了字迹,也彻底模糊了林芝芝的视线。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白佳瑶,为什么到最后,你还要给我写这样一封信?

      陆丰泽,为什么明明已经说好了再无瓜葛,为什么你还要去管张凯霖是不是喜欢我?

      你们两个还真的是绝配呀,做什么事情都只为别人考虑,可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你们所有的好心,我会不会接受?

      闭上双眼,林芝芝浑身瘫软进沙发里,哭的泣不成声。

      快两年了,等她已经辛辛苦苦一点一点挖好了坟墓,努力要将过去的一切都掩埋的时候,为什么你们又要冒出来,让我知道这一切?

      陆丰泽,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吗?我可以从来都没有遇见过你吗?我可以倒回去,被赵航宇折磨致死,不要爱上你吗?

      这一切都可以倒回去吗?

      可是,没有陆丰泽,就不会有今天的林芝芝,更不会有她的小天天。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我做这么多,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现在,我都要对你念念不忘,只想记得你对我的呵护,对我的好,哪怕你已经娶了别的女人?

      林芝芝呀林芝芝,你真的无药可救了,真的无药可救了!

      不知道瘫软在沙发里哭了多久,林芝芝才睁开双眼,抬手抹掉脸上的泪,然后,打开那封信,继续往下看。

      “对不起,林芝芝!不管怎么样,霸占了丰泽哥这么长的时间,害得你们母子离开,心无所依,我很抱歉!在我死后,希望你,丰泽哥,还有可爱的小天天,都能幸福,快乐。”

      “至此,永不相见!”

      看完一整封信,林芝芝再次闭上了双眼,泪水,在眼眶里拼命打圈,却没有再留下来。

      此时此刻,她已然不是当时哭哭啼啼求着陆丰泽不要离开她的那个林芝芝。

      她已经有了小天天,她已经是一个母亲了。

      做为血肉至亲,她所为天天做的一切,无一不是认为是对天天好的。

      哪怕将来,天天面临和陆丰泽这个父亲一样的决择,一个像白佳瑶一样的女人,一个像她林芝芝这样的女人,做为母亲,无疑,她会帮天天选择像白佳瑶一样的女人,也会期望,天天重孝重义,看重她这个母亲的感受。

      所以,陆丰泽,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不怪你,我不怪你!

      要怪,就怪你和白佳瑶都太优秀,而我自己太难堪!

      所以,我不应该再招惹你,不应该奢望与你的比肩而立,因为没有你紧紧牵着我的手,我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我们,各自珍重,各自安好!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