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45 留在他身边,再久一点

    145 留在他身边,再久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国内,京城,瑞达集团总部办公大楼。

      下了班以后,陆丰泽半秒也不会办公室多呆,直接去白佳瑶的办公室,和她一起下班,回家。

      婚后,陆丰泽带着白佳瑶去欧洲享受他们的蜜月之旅,陆丰泽休了整整三个月的长假,全心全意地陪在白佳瑶的身边,环游了整个欧洲。

      他和白佳瑶虽然少年相识,但是,在她回国以前,他们最多也就是一年见上两三面,相处的机会和时间并不多,陆丰泽也谈不上真正的了解白佳瑶。

      但是这次三个月欧洲的蜜月之旅,让他彻底了解了白佳瑶。

      虽然她在英国生长,但是她对欧洲各国历史地理和风土人情的熟悉,让陆丰泽都不禁赞叹。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可见,在这去的二十多年里,白佳瑶的知识积累,有多丰厚。

      回国后,白佳瑶像以前一样,回到瑞达工作,继续出任总裁助理,做陆丰泽的左膀右臂,帮他分忧解难,并且在一声收购谈判会上,以一人之力舌战群儒,为瑞达集团,成功收购了澳洲最大的电力集团,而且一次次,做出了精准的项目数据分析书,让陆丰泽在商场上,更加的杀伐果决,无往不利。

      不管是外界,还是瑞达集团内部,知道的人都说,陆丰泽和白佳瑶,简直就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黄金夫妻搭档,在商场上让人闻风丧胆,根本没有人可以有跟他们夫妻俩抗衡的余力。

      可以说,婚后一年,他们俩从来都没有分开过,甚至是像个连体婴儿般,到哪里都在一起。

      也在这过去的一年365天当中,是白佳瑶人生当中最最幸福快乐的日子,每天脸上洋溢的,都是满满的幸福甜蜜和自信满足,还有对陆丰泽满满的爱慕与敬仰之意。

      陆丰泽亦是,每天看白佳瑶的眼神,都会多一点温柔,多一些宠溺。

      他甚至是庆幸,自己在最后,下了决定娶白佳瑶为妻,陪她一起度过她人生的最后时光。

      要不然,他又怎么会能那么深的体会到,爱情除了上床,除了做-/爱,还可以有那么深层次的心灵摩擦而产生的花火,那种花火,让他们彼此尊重对方,敬佩对方,彼此心心相映,惺惺相惜,在商场在工作上,哪怕只要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并表达出对方所有的意思。

      这种默契,至今为止,也就只有白佳瑶能给予他

      或许,所谓知己,也不过就是白佳瑶于他这样了吧。

      只是,虽然他遍寻天下名医,遍访天下名药,却还是无法遏制白佳瑶病情的恶化,只是起到了减缓的作用。

      白佳瑶晕倒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是视力,也在迅速地下降,原本视力超她的她,现在,却不得不带上了高度近视镜,身体,也越来越容易疲惫,可是她却常常强行支撑着。

      宁青婉看着这一切,心疼的不得了,可是,除了把更多更多的爱给白佳瑶,她什么也不能替白佳瑶做。

      这天晚上,吃过了晚饭,宁青婉特意把陆丰泽支开,然后,牵着白佳瑶回了自己的卧室。

      “妈,您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丰泽哥说,非要支开他,他会不开心的。”来到宁青婉的卧室,白佳瑶为陆丰泽鸣不平道。

      宁青婉嗔她一眼,“怎么,现在心里就只有丰泽,没有我这个妈啦?”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嘟起嘴,无言以对了。

      她确实是越来越偏袒陆丰泽,越来越把陆丰泽放在第一位,什么都以他为重了。

      看着白佳瑶那一笑,拉着她的手,来到沙发里坐下,满脸都是慈爱地道,“傻孩子,你这样是对的,你能处处袒护着丰泽,那就对了,这才证明,你们的感情是真的越来越好,越来越深厚了,妈开心还来不及。”

      白佳瑶扬唇灿然一笑,“妈,您就直说,您支开丰泽哥,到底有什么事?”

      看着白佳瑶,宁青碗是真真心疼呀,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道,“瑶瑶,你和丰泽现在的感情这么好,有没有考虑,为丰泽生下一儿半女。”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她的话,让她眉心倏尔轻颤一下,一双清亮的双眸,有那么一瞬间的黯淡。

      不是她不想,只是,她不能再自私下去。

      “妈,我的身体不适合有孩子。”

      宁青婉盯着白佳瑶,点头道,“妈知道,妈的意思,是你和丰泽做试管婴儿,然后找代孕。”

      白佳瑶眉心微蹙,“妈,我的意思是,我卵子,不适合孕育,生下孩子。”

      “怎么就不适合啦,你这么聪明漂亮,什么都比别人优秀。”宁青婉立刻反驳。

      白佳瑶看着她,却是微微一笑,淡淡问道,“妈,难道您就不怕,我的脑癌遗传给下一代吗?”

      宁青婉看着白佳瑶,蓦地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妈,您知道的,我的亲生母亲也差不多在我这个时候,因为脑癌去世,如今,我也因为脑癌……”说着,白佳瑶微微一笑,低下头去,“我很想有一个我和丰泽哥的孩子,但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有多可怜,我能体会,而且,难道您希望看到,将来丰泽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吗?”

      “不,瑶瑶。”宁青婉摇头,眼里忽然就涌起泪来,“医生都说,你这个跟遗传没有必然的关系,你又怎么能肯定,你和丰泽的孩子,将来就会患上同样的病呢?再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可以对你的卵子进行基因筛查,就算有遗传,也完全可以排除,所以,相信妈,你和丰泽一定可以非常健康的孩子的。”

      “妈,……”

      “瑶瑶,你放心,妈一定会好好活着,活到孩子长大成人,绝对不让任何一个人欺负他/她。”白佳瑶的话还没有出口,宁青婉就立刻打断她,声泪俱下地道。

      白佳瑶摇头,“妈,您应该清楚,祖母的爱,永远替代不了母亲的爱,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妈妈,会是他/她心里永远的伤痛。”

      “瑶瑶,你怎么这么固执这么傻,如果丰泽也希望,你为他留下一儿半女呢?”

      白佳瑶蹙眉,抱歉道,“妈,对不起,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您,唯独这件事情,求您别再说了。”

      陆丰泽已经有了儿子,只是,她现在不能告诉宁青婉,如果宁青婉知道林芝芝已经为陆丰泽生下了儿子,或许就会觉得,她是因为顾及这一点,才不愿意要孩子的。

      等她走后,总有一天,相信大家都会知道,小天天的存在。

      “瑶瑶,……”

      “妈,有一件事情,我想求您。”在宁青婉还想要继续劝说白佳瑶的时候,却被白佳瑶率先打断。

      “什么事,你说,妈可以做到的,一定答应你。”别说一件,就算是一百件一万件,此刻宁青婉都会答应。

      看着宁青婉,白佳瑶真挚地恳求道,“妈,我走后,丰泽哥不可能一直一个人过下去,我求您,不管以后他跟谁在一起,您都不要反对,好吗?”

      宁青婉眉头紧皱,一想到白佳瑶真的活不久了,便难受的近乎哽咽,“瑶瑶,你怎么还是这样子,什么事情都只为别人考虑?你就不能不想别人,只想自己吗?”

      白佳瑶微微一笑,“妈,我是丰泽哥的妻子,我不为他着想,谁又应该替他着想呢?”

      “瑶瑶,……”宁青婉伸手,抱住白佳瑶,哽咽到有些发不出声音来,点头道,“好,好,妈答应你,妈都答应你……”

      白佳瑶微微扬唇一笑,亦伸手,抱住了宁青婉,低低道,“妈,您别难过了,我这是命,跟丰泽哥在一起的这一年我,我真的很幸福很快乐,已经再没有任何的遗憾了!所以,妈,您别难过,一切,都会更好的。”

      宁青婉点头,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好,妈不难过,不难过……”

      …………………………

      楼下,陆丰泽被宁青婉支开,顺便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了一系列的事宜,因为他打算,从明天开始,再休三个月的长假,带着白佳瑶,去国内她想去的所有地方走一圈。

      白佳瑶出生在英国,生长在英国,受着英国传统的贵族教育,所以,她对英国和欧洲,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的蜜月之旅,才会选择欧洲。

      但是接下来,她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国内,特别是西藏。

      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陆丰泽回到大厅,却发现白佳瑶和宁青婉已经不在那里了。

      “太太呢?”找不到白佳瑶,陆丰泽问佣人。

      “先生,教授拉着太太回卧室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出来?”佣人恭敬地回答道。

      陆丰泽点头,大步往楼上走去。

      来到楼上宁青婉的卧室门口,正当陆丰泽抬手准备敲门的时候,房门却从里面被拉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白佳瑶和宁青婉。

      宁青婉的眼眶湿润,眼睛红红肿肿的,一看就是哭过了,白佳瑶倒还好,一切正常。

      陆丰泽长臂伸过去,搂住白佳瑶,狭长的眉峰微微一拢,问道,“你们说了些什么?”

      “丰泽哥,我有些累了,你带我回房间休息吧。”陆丰泽话音才落下,白佳瑶便赶紧开口道。

      因为她怕,怕宁青婉跟陆丰泽提孩子的事,如果陆丰泽也要她为他留下一个孩子,那她真的不敢保证,她还能拒绝。

      陆丰泽再温柔宠溺不过的目光看一眼怀里的白佳瑶,尔后,微一用力,便将白佳瑶打横抱起,大步往他们的卧室走去。

      白佳瑶靠在他温暖宽阔的胸膛里,如果不是因为陆丰泽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那么有强健有力,她真的已经疲倦地睡了过去。

      来到卧室,陆丰泽抱着白佳瑶,轻轻地将她放到大床上,在为她脱下鞋子之后,他也上了床,拉过被子盖在白佳瑶和自己的身上,隔着衣服,抱住她,交颈而卧。

      “妈跟你都说了些什么?”抱着白佳瑶,陆丰泽低头轻吻她的发丝,低低哑哑的嗓音嗓音柔柔地问她。

      白佳瑶睡在他的怀里,疲倦地闭着双眼,微微摇了摇头,轻轻道,“没什么,妈只是跟我说了几句女人之间的话。”

      陆丰泽又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追问道,“什么女人之间的话,不能告诉我吗?”

      白佳瑶又微微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话。

      陆丰泽等了好久,一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低头去看,才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了,那轻浅的呼吸,几乎让他分瓣不出来,她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医生说,白佳瑶很幸运,竟然能在没有在医院接受过一天的治疗下,活过两年的时间。

      但是,接下来,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或许,最多,最多三个月吧。

      看着在怀里睡意安然,嘴角带着浅浅优美弧度的白佳瑶,陆丰泽的眼眶,控制不住地变得湿润。

      他真的想,她留在他身边的时候,长一点,再长一点……

      ……………………

      翌日,早上。

      陆丰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等吃过早餐,他便可以带着白佳瑶,直接去机场,飞往西藏拉萨。

      西藏,是一个不仅可以洗涤双眼,便可以洗涤心脏的地方,白佳瑶喜欢喜欢那里,所以,陆丰泽在国内之旅的第一站,便是西藏。

      白佳瑶说,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那里,还有她最喜欢的诗人,苍央嘉措。

      知道陆丰泽和白佳瑶要出门旅行,而且时间还不短,所以,宁青婉一大早便起床,亲自为他们准备早餐,等白佳瑶和陆丰泽起床洗漱干净,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丰盛的早餐,已经端上了桌。

      “谢谢妈,为我们准备这么丰盛的早餐。”来到餐桌前,看着一大桌自己爱吃的早餐,白佳瑶笑容无比灿烂明媚地道。

      亲自给白佳瑶布置好碗筷,宁青婉慈爱地嗔她一眼道,“傻孩子,以后妈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来,快坐下来吃吧,趁热。”

      “嗯。”白佳瑶点头,就着陆丰泽拉开的餐椅下。

      待白佳瑶坐下之后,陆丰泽才在她的身边坐下,然后,帮她盛粥,又夹了她喜欢的虾饺,流沙包,还有青菜到她面前的碟子里,一边夹一边柔声道,“多吃点。”

      白佳瑶看向他扬唇一笑,点点头,“你也多吃点,都是妈亲手做的呢!”

      陆丰泽点头,“好。”

      白佳瑶又是明媚一笑,这才端起粥碗,低头开始吃了起来。

      原本,大脑里的肿瘤已经开始压迫白佳瑶的视觉神经,已经让她丧失了大半的视力,只能借助高科技的眼镜镜片来视物。

      可是,此刻,她的眼前却是忽然一黑,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以为自己可能是忘记带眼镜了,所以,白佳瑶慢慢地将手上捏着的勺子,放回粥碗里,然后,装做若无其事地抬手去扶自己的镜框,想要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戴。

      结果,手一抬起到眼角,就碰到了镜框。

      她是带着眼镜的。

      那她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

      或许,只是跟以前一样,短暂的失明之后,她的视力便又会很快恢复,所以,她努力地抬了抬眼皮,想让自己的视力能尽快恢复。

      “怎么啦?”

      宁青婉听到,也赶紧看向白佳瑶,关切地问道,“瑶瑶,怎么啦?

      “没事。”装作自己仍旧看得见,林芝芝侧头往陆丰泽那边,咧开唇角,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灿然一笑,撒谎道,“眼睛里好像掉了根睫毛进去,有点不舒服。”

      “来,我帮你看看。”说着,陆丰泽便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伸出一只大掌,要去捧住白佳瑶的左脸。

      “不用,已……”白佳瑶说着,脑袋便下意识地往左边的方向闪,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却偏偏已经闪错了,半边小脸,贴进了陆丰泽那再熟悉不过的湿热大掌里。

      陆丰泽看着眼前白佳瑶的反应,刹那间便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心脏,像是忽然被针扎中了般,猛地收缩了一下,痛的他眼眶瞬间开始变得猩红。

      虽然医生已经对他说过,接下来,因为肿瘤会持续压迫视觉神经,白佳瑶很快就会失明,而他的心里,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可是,在看着白佳瑶真正失明的这一刻时所表现出来的淡雅从容,甚至是不愿意让他知道,他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猛烈的挣扎。

      “丰泽哥。”陆丰泽的沉默,还有他那只捧住自己脸,大拇指渐渐摩挲着自己脸颊的大手,让白佳瑶知道,他已经知道了她失明的事情。

      她唤他,小心翼翼,因为她知道,他在难过,她甚至是闻到了他呼出的空气中,悲伤的气息。

      “我在。”陆丰泽沉沉地答应,双手捧住了她的小脸。

      “瑶瑶,……”坐在对面的宁青婉终于看出了不对劲,立刻紧张地站了起来,“瑶瑶,你怎么啦?”

      “妈,我没事,我什么事也没有!”

      宁青婉盯着白佳瑶,发现她忽然变得空洞的双眼,心中猛地一惊,“你……”

      只是,她的声音才出口,陆丰泽便立刻抬手,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宁青婉明白过来,立刻收了声,却是控制不住,背过身去,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掩唇痛哭。

      “丰泽哥,妈煮的粥味道真好,我想再多吃一碗。”一双不再那么有神的双眼,望着陆丰泽,白佳瑶仍旧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唇角扬起弯弯的弧度对他说道。

      “好,我帮你盛。”说着,陆丰泽去接过她手里的粥碗,又盛了一碗粥,然后,端着粥拿着勺子,微笑地看着白佳瑶,再温柔再宠溺不过地道,“来,这次我来喂你。”

      白佳瑶却是笑着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吃。”

      “瑶瑶,我会生气。”看着眼前即使到了这个程度,都想要自力更生的白佳瑶,陆丰泽真的沉了脸,皱紧了眉,眼眶里,热气氤氲。

      白佳瑶却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般,俏皮一笑,这才点头答应道,“嗯,好,那你喂我。”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