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52 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152 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三天后,林镇宏在医院平静地离世,林芝芝尽一个女儿该尽的责任与义务,一直在医院照顾他,并且为他安排了后事。

      不过,在这期间,刘素雅和刘汐颜却一直没有出现过,哪怕是到林镇宏的墓碑前来祭奠一下,看一眼,都没有。

      几十年的夫妻,可最后,却落到一个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人性的另一面,到底是有多扭曲多可怕。

      想想陆丰泽,虽然他们早就分手了,但是至少,能留给她的,他都留给她了,至今,国内的影视娱乐圈里,又还有多少的人,因为卖着陆丰泽的面子,而忌惮着着她。

      除了他不要她了,除了他娶了白佳瑶这个事实,他从来就没有做过半丝伤害过她的事情。

      所以,即使哪天不爱了,她也应该感激他,感激他成就了她的一切。

      “姐,是不是你在姗姗的面前说了我什么,所以她才跟我分手的?”在墓地不知道呆了多久,当林芝芝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林东阳却突然叫住她,怒声质问。

      林芝芝回头看他,低头淡淡扬了扬唇,不答反问道,“东阳,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在姗姗的面前说些什么吗?”

      林东阳皱紧眉头,向前两步走近林芝芝,更气愤郁闷地质问道,“那为什么你一出现,她就要跟我分手,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气力才追到她的吗?”

      “那是你的事,和我没有关系。”话落,林芝芝再一次抬腿,大步离开。

      “姐,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你带去医院的那个孩子,是你和陆丰泽的儿子,对不对?而且陆丰泽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儿子的存在,对不对?”就在林芝芝走了还没有两步,林东阳又大叫道。

      前两天林芝芝回去的时候,林东阳便悄悄地跟踪了她,结果,看到林芝芝一进家门便抱起小天天的一幕,而且远远的一眼,他便看出来了小天天长的像陆丰泽。

      林芝芝眉心倏尔紧蹙一下,脚步,不得不再次停下来,但当她回头再次看向林东阳的时候,神色却是极其平静并且坚决的,语气更是毫不犹豫地道,“是,天天就是我和陆丰泽的儿子,陆丰泽也确实不知道天天的存在,那又怎么样?”

      “姐,你就不怕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陆丰泽,然后让陆丰泽把孩子抢走吗?”

      林芝芝看着林东阳,却是不急不缓地淡淡一笑,扬着唇角道,“如果你想这样干,那你就试试。”

      话落,她再不做半秒的停留,大步离开。

      她倒是忽然真的很想知道,在知道了天天的存在之后,陆丰泽或者陆家的人,到底会怎么做。

      林东阳看着她大步离开的身影,心里,倒是七上八下起来,完全没底了。

      林芝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是他真把孩子的事情告诉陆丰泽了,会不会彻底翻脸不认他这个弟弟?!

      想到陆丰泽之前为林芝芝所做的一切,林东阳心里一个寒噤,所有的想法,立刻做罢,大步朝林芝芝追了过去道,“姐,你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东阳,你不需要跟着我,爸走了,我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林芝芝一边大步离开,一边面无表情地对林东阳道。

      林东阳嬉皮笑脸跟着林芝芝,讨好道,“你是我亲姐,什么叫以后不再打扰你的生活呢!”

      “那你想怎么样?”林芝芝又停下来,看向林东阳,眯起双眼看她,神色里,忽地就带了一丝不善。

      林东阳也看着她,皱眉问道,“难道是真的不打算认我这个弟弟了吗?就因为我现在落魄,你怕我拖累你?”

      “东阳,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我能帮你的,我一定帮你。”林芝芝眯着他,直接道。

      “姐,我想回国内,当明星。”林东阳也不客气,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看着林东阳,林芝芝忽然就有些想笑,所以,她笑了,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可以帮你?”

      “姐,难道你不想帮我吗?从小到大,有什么好吃的,我可都会帮你留一份,我的零花钱也会分你一份,难道现在我找你帮忙,你就要不认我这个亲弟弟了吗?”林东阳看着林芝芝,神色痛苦与失望地反问。

      “东阳,我什么也帮不了你,你还是安心地呆在澳洲,好好做你的工作吧。”话落,林芝芝再次抬腿离开。

      可是,林东阳却向前一步,一把拽住了她,眯着她质问道,“姐,你真的就这么绝情吗?”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那就这么认为吧。”

      林东阳咬牙瞪一眼林芝芝,最后无奈,退步道,“那好,给我10万澳币你总能做到吧?”

      “你拿这么多钱干嘛?”

      “我干嘛!”林东阳一下子更气愤了,“妈被刘汐颜推倒了摔伤躺在医院里,难道不需要花钱吗?你那天明明在场,却不管妈的死活,和妈划清界线一人具跑了,现在还问我干嘛,你到底是不是人?林芝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林家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不仅无家可归,还死的死,伤的伤,一家人根本就不再像一家人,你在享福过着快活日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过的是怎样猪狗不如的生活?”

      林芝芝看着林东阳,心里有火有气可是却撒不出来,也不打算撒,只等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点头道,“好,我给你,但是请你记住,这一定是最后一次。”

      说完,林芝芝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大步离开。

      这一次,林东阳没有再跟上去,只是看着林芝芝的背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

      因为这些天,林芝芝都忙着林镇宏的事情还有工作上的事,和小天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很少,小天天几乎一整天都由苏艾带着,所以,小天天跟苏艾的感情,是越来越深厚,但跟林芝芝的感情,却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看到林芝芝回家的时候,都不扑过去叫“妈妈”了,只自己玩自己的,当做没有发现林芝芝回来一样,根本不理她。

      “天天,妈妈回来了。”

      进了屋,看到天天坐在地毯上玩自己的积木,好像没看到自己似的,林芝芝一边脱下外套挂上,一边笑着叫天天。

      天天侧头看了她一眼,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又继续玩自己的积木,根本没有要叫“妈妈”的打算。

      在厨房为天天准备晚餐的苏艾听到,赶紧关了火,大步出来,走到天天的身边,哄着他道,“天天,你看看谁回来了?”

      小天天嘟嘴,不说话,继续玩自己的积木。

      林芝芝挂好外套换好了鞋子,也来到小家伙的身边跑坐下去,然后伸出双手要去抱他,一边伸手一边道,“来,天天,妈妈抱..........”一抱。

      结果,林芝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小天天便闪开了林芝芝伸过来的一双手,直接扭头扑进了苏艾的怀里,一双小短手搂住了苏艾的脖子,嘟着小嘴不开心地道,“不要妈妈,要阿姨。”

      林芝芝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小家伙毫不迟疑的拒绝声音,一颗心,霎那间便“咔嚓”一声,碎成了两半。

      这是第一次,天天不要她。

      陆丰泽不要她,难道天天也不要她了吗?

      “天天,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妈妈每天在外面工作,很累的。”苏艾也很无奈,只得轻轻抱住赌气的小家伙,又看向明显受伤的林芝芝,有些不安地去安慰她道,“芝芝,天天他……..”

      林芝芝闭了闭眼,在苏艾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便抬手制止了她,然后,手伸过去,疼爱又自责地轻抚小天天的后脑勺,声音无比轻柔地道,“天天,对不起,妈妈错了,妈妈以后一定多抽时间陪着天天,好不好?”

      “天天,你看,妈妈哭了。”苏艾看着林芝芝眼里闪闪的泪光,可怜巴巴对小天天道。

      一听说林芝芝哭了,小天天好像知道林芝芝在伤心一样,立刻便松开了苏艾的脖子,扭过头来看向林芝芝。

      当真的看到林芝芝眼里就要掉下来的泪时,小天天立刻便转了过来,又扑到林芝芝的怀里,一双肉肉的小短手搂住林芝芝的脖子,软糯糯的声音奶声奶气安慰林芝芝道,“妈妈不哭,天天爱妈妈。”

      林芝芝抱紧小天天,他一句“妈妈不哭,天天爱妈妈”,便是这世间最好的蜜糖,最动听的情话,让林芝芝心里的所有难受,瞬间便消息的无影无踪,剩下的,便只有感激与感动,还有愧疚与自责。

      “对不起,天天!”抱紧儿子,林芝芝泪水更加不受控制,砸了下来,“妈妈也爱天天,很爱很爱天天!妈妈以后一定多陪天天,好不好?”

      “好。”

      ..................................................

      对姗姗的拍摄,并不顺利,原本计划的十五天,变成了一个月,之后,林芝芝又联系了好几位当地的富家公子和千金,表达了自己想要对他们的日常时行跟踪拍摄,来做成一个记录片的意愿。

      所有联系的人当中,最后只有一位富家公子答应了。

      又在澳洲呆了一个月后,拍摄完所有自己想要的之后,林芝芝又带着小天天和苏艾,飞往迪拜。

      也就在林芝芝离开澳洲之后,林东阳带着刘素雅,飞回了国内,京城。

      其实,林东阳是真的想要凭自己的本事,好好做一番事业,可是,他从小娇生惯养,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哪怕是被陆丰泽让人流放到了澳洲,成城也仍旧给他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毕竟,他留过学,去大公司上班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因为他眼高手低,也一直没有彻底从富家少爷到平头老百姓的角色中转换过来,所以,到澳洲后,他的第一份工作做的并不长久,便被炒了鱿鱼。

      之后,因为刘素雅遇到了易文淅,告诉了易文淅,林芝芝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林东阳又轻而易举地进了易文淅的公司,并且担任了一个经理的角色。

      只是好景不长,他才到易文淅的公司上班没两天,就在外面泡吧惹了事,因为强-/奸罪名而被澳洲警方逮捕。

      出狱之后,他又尝试找了几份工作,但没有一份工作是能做的超过半年的,不是公司炒了他,就是他炒了公司。

      最后,他好不容易榜上了来澳洲留学的富二代千金姗姗小姐,天天甜言蜜语地哄着姗姗,从她那里拿钱花,可是,林芝芝一出现,他们还不到两个月的女养男的关系,便又彻底告吹。

      既然在澳洲无法立足,那么从林芝芝那里拿了钱之后,林东阳便回了国内。

      以前的时候,陆丰泽不允许他们林家人回国内,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行动已经完全自由了。

      所以,在有了钱,自己的行动又自由之后,林东阳瞒着林芝芝,带着刘素度立刻就飞回了国内。

      回国内,他是真的想要好好干一番事业,让那些所有都瞧不起他的曾经的那些同学朋友,都对他另眼相看。

      但是,想要一时之间就干一番事业,又谈何容易,更何况,回国后,他手头上的钱已经所剩几无,如果他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连和刘素雅继续生活下去都成问题。

      所以,思来想去,回国后的第三天,林东阳去了瑞达集团的办公大楼下面,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陆丰泽。

      果然,在他守株待兔半天后,临近下午两点的时候,终于看到陆丰泽从瑞达集团的办公大楼里走了出来。

      坐在瑞达集团对面一家咖啡馆里的林东阳看到,心中一喜,哪怕是0.1秒都没有耽搁,立刻就冲了出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陆丰泽。

      瑞达大门口的保安和陆丰泽的私人保镖看到,也立刻便冲过去,一下子就将冲过来的林东阳控制住了,跟在陆丰泽身后的成城看到,认出是林东阳时,不禁立刻皱起了眉头来。

      “放开我,我要见你们陆总,我是林芝芝的弟弟林东阳。”

      陆丰泽眼角的余光虽然瞟到了朝他冲过来的林东阳,可是,却并没有注意到他就是林东阳,在知道保镖将他控制后,他也就完全没当回事,只继续来到他的车前,就着司机拉开的车门,抬腿准备上车。

      只是,在听到林东阳的大喊声后,他的脚步,微微顿住。

      不过,也只是微微顿一了下之后,他又继续抬步上车。

      “陆总,我是林芝芝的弟弟林东阳,我有话要跟你说,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看到陆丰泽上了车,林东阳一边挣扎一边大叫。

      只不过,陆丰泽丝毫都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上车后,司机直接将门关上,看着成城也上了副驾驶位后,司机也上了驾驶位,尔后,车子立刻发动,开了出去。

      “陆总,陆总..........”

      车子迅速地绝尘而去,将林东阳的大喊声,抛在了车后,隔音效果绝佳的车厢空间里,完全听不到任何一点点的杂音。

      陆丰泽拿过一份成城准备好的文件,半靠在后座椅背里,一双长腿交叠着,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文件,待一份文件看完,他整个人靠进椅背里,尔后,缓缓闭上双眼,抬手摁了摁有些疲惫的眉宇,淡淡吩咐道,“通知下去,不用为难林东阳。”

      哪怕不爱,没有了关系,也不需要彼此为难!更何况,陆丰泽相信,林东阳突然出现在瑞达集团想要见他,绝非林芝芝授意的。

      但是,他却有理由相信,林东阳会回来,而且能大叫着说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他,这个消息,势必和林芝芝有关,而林东阳的这个资本,也势必是林芝芝给的。

      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林芝芝都没有错过,一直错的那个人,是他。

      是他对林芝芝期望太高,是他忽视了或者说不愿意去正视她的一切,她生长的环境,她的父母家人,她所有的过往,而他期望的,是她可以彻底脱离林家所有的人。

      但是,那又怎么可能,不管是林镇宏,还是刘素雅,又或者是林东阳或者刘汐颜,这些,都是她的血肉至亲,就算林芝芝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做,也无法改变这一切,也不可能真正狠心做到,对她的血肉至亲不管不顾。

      这就是之所以,在澳洲医院的那天,他会看到,林芝芝和林东阳还有林镇宏在一起。

      所以,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成城回头看向他,立刻点头道,“是,老板。”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