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57 已经无法回头

    157 已经无法回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一个月后,林芝芝的记录片终于制作完成,提交给美国纽约当地的电影电视局审核,申请在美国的电视台播放。

      提交申请之后,林芝芝便带着小天天和苏艾,回了国内,京城。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离开三年后,再踏上这片生长自己的土地,林芝芝的心里,却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兴奋与喜悦,有的,只是沉甸甸的担子。

      那担子,就像一座泰山,甚至是压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这次她回来,是破釜成舟。

      因为现在的她,再不是三年前的她。

      三年前,陆丰泽是她后背最牢固的靠山,影视娱乐圈里,谁都要因为陆丰泽而敬她三分。

      可如今,知道她回来了,大家应该都在盼着她出丑,看她的笑话吧,特别以前那些被她压了一头的女星。

      更何况,她回来了,陆丰泽和陆家的人一定会知道。

      如果她做的不好,只怕,在陆丰泽的心里,她连白佳瑶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了。

      所以,这一次,她只许胜,不许败。

      败了,就一败涂地,她的腰杆子以后想要再直起来,就很难了。

      所以,不能,她一定不能败。

      肖以笑去接机,看到白嫩嫩肉嘟嘟的小天天,立刻就扑了过去,抱住狂啃,完全停不下来。

      小天天看着眼前“如狼似虎”的女人,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林芝芝,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无辜与求助。

      林芝芝看着儿子那满脸呆萌的样子,不禁好笑,抬手过去,拨了拨小天天额前有些泛黄的细细柔软的头发,笑着道,“是干妈,干妈爱你。”

      虽然小天天也会经常在视频里跟肖以笑打个照面,可是,对于第一次才正式见面就抱着自己狂啃的肖以笑,小天天是真的很懵逼呀!

      所以,小天天不爽了,一瘪嘴,“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听到小天天哭了,肖以笑狂啃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怀里的小家伙手足无措地赶紧道,“宝贝儿,宝贝儿,怎么啦?怎么啦?干妈让你不开心啦?”

      小天天一边瘪着着哭一边瞪着肖以笑,不说话。

      “笑笑姐,天天不喜欢别人随便亲他。”一旁,苏艾弱弱又尴尬地回答道。

      “..........”肖以笑看看怀里一脸嫌弃自己的小天天,又看向苏艾,“你怎么不早说呀!”

      苏艾,“..........”

      “好了,不哭了,干妈给你带了棒棒糖。”林芝芝揉了揉小家伙的发顶,安抚他。

      谁料,小家伙直接脑袋一歪,相当有骨气地道,“不要!”

      说完,就直接从肖以笑的怀里滑了下来,自己跟着人流,往机场外走,苏艾见到,赶紧跟上去。

      肖以笑看着不过才两岁四个月大,可是却这么有主见又有骨气的小家伙,不禁笑了起来,赞叹道,“哇塞,太像大BOSS..........”了。

      一个“了”字还没有落下,肖以笑立刻便意识到,自己似乎好像应该说错话了,所以,赶紧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道,“来来来,我们赶紧走吧,今天就先去我家凑合一晚,我妈做了一桌子的菜给你和我干儿子接风洗尘,明天我再带你去租的公寓看看,如果不合适,我们再换。”

      绵绣花城的房子两个月前卖了,卖了两千多万,比原来买的时候,翻了一倍。

      有了这两千多万,林芝芝的新电影,应该就不用太愁了。

      “好,走吧。”

      ........................................

      “老板,林小姐带着小少爷回来了。”

      瑞达集团办公大楼的顶楼,总裁办公室里,成城站在偌大的办公桌前,对着坐在大班椅里正认真看着文件的陆丰泽恭敬地道。

      陆丰泽没有抬头,更没有停下看手里的文件,只是淡淡颔首,“嗯”了一声。

      成城看着他,想了想又问道,“要不要安排,小少爷和您见一面?”

      陆丰泽翻到文件的下一页,面无表情地淡淡道,“不用,你加派几个人手,继续保护好他们母子俩不要出任何意外就好,其它的你不需要管,去忙吧。”

      成城看着陆丰泽,忽然有一丝的不解。

      林芝芝在国外的时候,陆丰泽怕他们母子不安全,派人保护他们母子很正常,怎么回来了,还要再多派些人手保护,国内不是应该更安全才对吗?

      可是,转念一想,成城又立刻明白了。

      陆丰泽考虑的对,林芝芝之前的星路,走的太顺,不知道惹红了多少人的眼,又无形之中得罪了多少的人。

      以前之所有没有人敢动她,那都是因为有陆丰泽这颗撑天大树在后面替她遮风挡雨,永远给她开辟一片晴朗的天空。

      可是,现在不同了。

      没有陆丰泽的庇护,以前看林芝芝不顺眼的人,势必在这个时候攻击报复林芝芝,甚至是危及到孩子。

      所以,多派几个保护好她们母子,真的很有必要。

      “是,老板。”

      恭敬地点头,成城转身,退了下去。

      待成城出去之后,陆丰泽一只手撑在办公桌上,捏了捏有些疲惫的眉心,尔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香烟来,“啪”的一声点燃,狠狠地抽了起来。

      抽了几口,他又将才燃了一半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尔后,起身,大步出了办公室,往他的隔壁,那间曾属于白佳瑶的办公室走去。

      几个秘书看到陆丰泽出来,脸色并不好看的大步往白佳瑶的办公室走,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总裁”,连大气都敢喘。

      他们都知道,陆丰泽心情又不好了,又在思念白佳瑶了。

      在白佳瑶去世的一年多里,每每陆丰泽心情不好的时候,便会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一个人去到白佳瑶的办公室里,往往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在这期间,除了陆越苍这个董事长,谁也不敢去打扰。

      其实,他们几个当秘书的,又何尝不想念已经去世的白佳瑶。

      不管白佳瑶是在嫁给陆丰泽之前当总裁助理的时候,还是在嫁给了陆丰泽成为总裁夫人之后,她对他们这几个秘书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变过,一直都那么好,那么有礼貌,从来都不骄傲,不轻视任何一个人,他们有任何不懂的地方,只要去问白佳瑶,她永远都会耐着性子教你,而且教到你会为止。

      特别是在她成为了总裁夫人之后,还经常带一些她自己亲手做的小点心给他们吃,有时候陆丰泽这个总裁看到了,竟然还会跟他们抢着吃。

      白佳瑶和陆丰泽婚后的那一段时间,是整个总裁办气氛最活跃最轻松的一段时间,陆丰泽的脸上和眼底,几乎每天都是带着笑意的,从来没见他沉过一次脸。

      可是自从白佳瑶走后,他们在陆丰泽的脸上,就再也没有过任何一点点的笑意了。

      私下里,他们都说,老天一定是瞎了眼,所以才会把那么好那么年轻的白佳瑶带走了,所以才会这么狠心地折磨陆丰泽。

      陆丰泽来到白佳瑶的办公室,直接将门反锁,尔后,来到白佳瑶的办公桌前,坐进她的办公椅里。

      办公室里的一切,还保持着白佳瑶最后一次上班时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动过,办公桌上放着的,除了办公用的东西之外,还有两张照片。

      一张,是白佳瑶跟她的父亲还有宁青婉的合照,另一张,则是他的单人照。

      只是他的那张单人照,是很久以前的了,是他考入西点军校那年,去英国看宁青婉的时候,白佳瑶给他拍的。

      她从小就是个摄影爱好者,哪怕很小,不过十几岁,摄影的技术也高过太多的人。

      照片里的他,站在她家的草坪里,阳光下,他的每一根发丝,都被她拍的清晰可见。

      原来,她爱他,连十几年他的一张相片都可以保存的这么好,就好像昨天才拍的一样,可是,他如今却早已忘记了他自己那时的样子,记得的,只有白佳瑶嫣然莞尔的模样。

      靠进椅背里,陆丰泽闭上双眼,浑身,渐渐放松下来,脑海里浮现的,是他坐在这儿,抱着白佳瑶,两个人一起研究一起讨论她最新写的收购案,还有他们一起在厨房里,一起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有他们一起在面商业对手时,用简单的眼神交换心灵。

      瑶瑶,其实,你什么都知道,包括林芝芝生了我的孩子你都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你怕你走后,我没有办法放下你,去接受别的女人,包括林芝芝,所以,才不愿意和我有身体上更进一步的亲密,更不想留下孩子,让孩子成为困住我的枷锁,对不对?

      英俊的眉宇,微微颤动,陆丰泽的眼眶里,忽尔就变得有些湿润。

      瑶瑶呀瑶瑶,你什么都替我想到了,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什么都不问我,便自己一个人做了决定。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再允许你这么自私,一定不会..........

      ........................................

      林芝芝和孩子一起回了肖以笑家,肖以笑的母亲看到小天天,喜欢的不得了,几乎是把家里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全部都搜罗了出来给小家伙,然后,一边陪小天天玩,还不忘记一边不停的跟肖以笑嘀咕,问她什么时候,也生个这么可爱的孙子给她抱。

      肖以笑不年轻了,已经32岁了,过去的三年,全心全意的帮着林芝芝打理工作室,每天忙的焦头烂额的,她哪里有时间找男人谈恋爱,现在,林芝芝回来了,一切又重新开始,她更加没时间了。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和她慈爱的母亲,心中不禁愧疚,为了她,肖以笑确实是牺牲太多了,但是她得到的回报,却并不成正比。

      说实话,过去的三年,如果不是陆丰泽给她留下的这一帮人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她,帮着她,她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地渡过这三年。

      所以,直到这一刻,她都是在仰仗着陆丰泽在过活,没有真正彻底的和他划清界线过。

      吃过晚饭,林芝芝和肖以笑一起,去绵绣花城。

      虽然房子卖掉了,大部分的东西,肖以笑也帮她收拾了,但肖以笑说,还是再去看看,万一还有什么重要的她不知道的东西遗漏在了里面呢!

      是呀,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东西遗漏在了里面,以后,那房子就再也不属于她了,所以,林芝芝还是决定,最后去看看。

      苏艾已经回自己家去了,毕竟她好长时间没回家了,现在回了京城,林芝芝没有理由还让她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给她当保姆,照顾天天,所以,暂时将小天天交给肖以笑的母亲照顾后,林芝芝和肖以笑一起去了绵绣花城。

      回到绵绣花城,公寓里的一切,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动过。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林芝芝脑海里浮现的,是她和陆丰泽在这里每一次身体纠缠的画面,还有,那次她流产,陆丰泽就在这里,几天几夜守着她,为她做早中晚一日三餐。

      如果说他不曾爱过她,她真的不信,绝对不相信。

      如果不爱她,那么出色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为她做那么多,那么体贴细致,什么都为她考虑到了。

      是她自己仗着陆丰泽的爱,太骄傲了!

      自己流产,还一直隐瞒着不敢告诉陆丰泽;因为一句话,拿开水泼人家地头蛇,害得陆丰泽和瑞达损失那么重;车祸,为了显摆,差点直接就害死了白佳瑶。

      这一切的一切,就算不是陆丰泽,换成任何的一个男人,也不可能照单全收。

      所以,真的是她错了!她可怜的自尊与虚荣,亲手将一个爱他的男人,一点点推离了她,最后无法回头。

      “芝芝,你怎么啦?”看到林芝芝站在门口的地方发呆,并且眼眶泛起了微微泪光,肖以笑皱起眉头问她。

      林芝芝回过神来,摇摇头,尔后轻轻扯了扯唇角,“没事。”

      “那我们去楼上卧室看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带走的。”

      林芝芝点头,“好,走吧。”

      三年都已经过去了,陆丰泽也早就已经娶了白佳瑶,就算如今白佳瑶不在了,可是,林芝芝心里明白,陆丰泽心里的那个人,早就已不是她了。

      他爱的人,是白佳瑶,哪怕她死了!

      否则,三年来,他不会对她和孩子,不闻不问。

      所以,林芝芝,放下过去,面对现实吧,因为你已经无法回头,再无别的选择!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