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59 以为她会自杀

    159 以为她会自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惠南市,仲夏夜集团。

      当荣峥来到简夏的董事长兼总裁办公室门外的时候,简夏正坐在大班椅里,看关于林芝芝带着小天天回国的娱乐报导。

      “叩叩”

      知道简夏在等自己,所以,轻轻叩了叩门,荣峥直接走了进去,看着简夏,笑着道,“怎么,嫂子也还这么关心林芝芝?”

      简夏看到荣峥进来,直接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莞尔笑道,“林芝芝的儿子可是我亲侄子,能不关心吗?”

      荣峥低头笑,来到简夏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下,扬了扬眉道,“我倒是没想到,她还会回来。”

      简夏看着他困惑地蹙眉,“为什么不回来?”

      荣峥又扬了扬眉,在简夏的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道,“你应该不知道吧,当初林芝芝为了见陆总一面,故意摔下舞台。”

      简夏看着荣峥,不禁错愕。

      她当然知道好几年前林芝芝从舞台上摔下来的事,却不知道,原来她是为了见陆丰泽,故意摔的。

      “那么高的舞台,她是为了见陆总一面,打算连命都豁出去了!所以,..........”说着,荣峥不禁一笑,“在陆总和白小姐大婚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林芝芝她会为了你哥直接自杀,然后再来个什么直播,直接让陆总和白小姐的大婚告吹。”

      片刻的错愕之后,简夏也低头一笑,问道,“你就是这么看林芝芝的?”

      荣峥点点头,“她聪明的时候挺聪明,但是在对待和陆总的感情,就有点太看不开了。”

      “那如果你是我哥呢?”简夏又问。

      荣峥耸眉,有些痞痞地道,“嫂子,你是太看得起我了吧,竟然拿我跟陆总比,如果我是陆总,早在林芝芝拿了开水泼向郑老的时候,我就彻底封杀她,让她滚蛋了,哪里还会有后面的这些事。”

      简夏起身去冰箱里给他拿了瓶冰矿泉水,斜他一眼道,“那是谁跑去非洲,死皮赖脸的把奕珂给求了回来,还求人家嫁给你的?”

      提起刑奕珂,荣峥立刻便满脸愉悦与幸福地笑了,接过简夏手里的矿泉水,笑着道,“嫂子,这就又是你不对了,林芝芝能跟我的珂珂比么?”

      “人是会成长的,包括林芝芝,也包括你。”说着,简夏挑了挑秀丽的眉梢,打趣道,“你看看你,以前阅女无数,现在,还不是眼里心里手心手背全是奕珂一个?”

      荣峥笑,拧开水喝一口,直接转移话题道,“嫂子,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荣峥集团跟仲夏集团有个合作,荣峥今天,特意为了合作的事情来的。

      简夏点头,“好,正事开始吧,荣大董事长。”

      荣峥,“..........”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啦!

      ..................................................

      等和荣峥谈论完合作的事宜,待他离开后,简夏思来想去,还是拨通了陆丰泽的电话。

      手机的那头,陆丰泽正在第一会议室里开高层会议,看到简夏打来的电话,他直接挂断,然后编辑了一条信息给她,告诉她,自己在开会,会议结束后再打给她。

      简夏回答了一个“好”字,然后,等着他的电话。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陆丰泽的电话打了过来,简夏看到,立刻就接通了。

      “找我有事?”电话一通,陆丰泽便淡淡地道。

      简夏听着他淡淡低低的嗓音,那嗓音里,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在白佳瑶去世前,这种忧伤,从未在陆丰泽的身上出现过。

      “嗯,有事,我是来向你坦白的。”

      陆丰泽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瞰下面如蝼蚁般的行人,低低一笑,问道,“你做错什么事情了?需要跟我坦白。”

      简夏沉默一瞬,才又道,“是关于林芝芝和你们的孩子的。”

      “那没必要了。”陆丰泽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哥,其实我早就知道林芝芝怀了你的孩子。”即使陆丰泽说没必要,简夏还是执意告诉他。

      却没料到,陆丰泽立刻问她道,“是不是瑶瑶也早就知道了?”

      简夏点头,“嗯,是的。”

      “所以,她到走的时候,都不愿意和我圆房,更不愿意为我留下一个孩子?!”陆丰泽质问,低沉的嗓音,倏尔便染了一丝怒意。

      这是第一次,她对简夏发火。

      因为他知道,林芝芝有了他的孩子的事情,白佳瑶一定是通过简夏知道的。

      简夏听着陆丰泽的话,没有生气,有的,只是万分震惊。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爱着彼此的陆丰泽和白佳瑶,竟然没有过夫妻之实。

      “哥,对不起,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跟瑶瑶说起过林芝芝怀了你的孩子的事情。”

      她真的没有说过,既然没有说过,简夏就不希望这样的误会影响了他们的兄妹之情。

      陆丰泽染满悲伤的宇眉紧拧一下,一双沉沉的黑眸里,克制不住的心痛与难过满满地溢了出来。

      “是我对不起,不应该妄自揣测,便对你发火。”

      既然简夏说没有说,他便相信她没有说过,因为简夏也绝对不可能去伤害白佳瑶。

      “哥,我知道你放不下瑶瑶,但瑶瑶希望在她走后,你可以过的幸福快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不是瑶瑶想要看到的。”简夏说着,有水汽,渐渐便氤氲了她的视线。

      “我知道。”陆丰泽闭了闭眼,重重道,“我知道。”

      “哥,你去看看你的儿子吧,或许看到他,你的心情就会好多了。”

      “好,我会的。”

      “嗯,那你忙吧,我挂了。”

      “好。”

      挂断电话,陆丰泽转身,抬眸朝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去。

      在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照片,那是白佳瑶和他的合照,他们婚后,白佳瑶和他唯一的一张合照,还是他偷偷拍的,在她走的那一天,纳木错的湖边上。

      照片里,白佳瑶一头如黑色绸缎般的长发被湖边的大风吻起,她白皙透亮的脸颊儿,像天边的晚霞,透着红光,美的不像话,她亲吻着他,那么深情那么专注,像是要把全部的生命都给他。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雾气竟然氤氲了眼眶,模糊了视线。

      瑶瑶呀瑶瑶,如果你在天堂能看到,你是不是有那么一刻曾后悔过,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

      ........................................

      林芝芝未婚海外生子,三年后带着儿子高调回国的消息,一经报导,便铺天盖地,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便成功上了热搜旁第一。

      所有人关注的重点,再不是林芝芝三年来在国外干了些什么,如今回国了又打算要干嘛,而是林芝芝的儿子的父亲是谁?

      大家纷纷猜测,林芝芝的儿子的父亲,就是瑞达集团的总裁陆丰泽,因为林芝芝是靠陆丰泽上位这件事情,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因为大家都猜孩子的父亲就是陆丰泽,所以,坊间又迅速地流传开来了一个狗血的豪门爱情故事。

      故事的大概情节就是,林芝芝出身低微,又离过婚,不受陆家待见,哪怕怀了孕,也进不了陆家的大门,只能远走他乡,眼睁睁看着陆丰泽娶白佳瑶为妻!现在白佳瑶死了,林芝芝以为嫁进豪门有望了,所以,就又带着儿子回来了。

      陆越苍看到那些铺天盖地的报导,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纷纷上榜,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不由地就火了,立刻吩咐秘书,把所有涉及到陆丰泽和小天天的新闻报导,全部封杀,如若哪家媒体再敢拿陆丰泽和小天天来炒作,也直接封杀掉。

      陆越苍发完火,几乎是不到一个小时,不管是电视还是网络媒体上,关于林芝芝和陆丰泽还有小天天的所有报导便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连着林芝芝的微博账号和她的工作室的帐号,也全部被封了,不管林芝芝自己和肖以笑怎么跟网站申诉,就是没有用,唯一的回复就是系统问题,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答应是不知道。

      肖以笑急死了,他们在媒体社交网络上的所有发布消息的途径都被封锁了,这不是存心要整垮林芝芝的工作室,让林芝芝混不下去吗?

      “芝芝,你觉得这事是谁干的?你就不急吗?”肖以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但是林芝芝却是一脸淡然,一副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林芝芝看着身边沙发上睡着的小天天,伸手过去轻轻拨了拨他额前柔软的碎发,淡淡道,“谁干的都不重要,我是想恢复以前的人气,但不是靠伤害天天和炒作他,而是靠我自己。”

      才第一天而已,天天看到了一个关于自己是“私生子”的报导,就已经伤心难过成这样,哪怕现在睡着了都不安稳,只怕从现在开始,她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的带着天天出门了,去哪里,都只能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否则,别人看到,只怕都会对天天指手画脚,说天天是没有爸爸的“私生子”了。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忽然就明白了过来,错愕道,“你的意思是..........是大BOSS?!”

      说着,肖以笑蹙眉一想,又摇头道,“不可能呀,肯定不是大BOSS,他要封杀咱们,用不着等到现在。”

      “未必就是他,很多人都有可能。”看着睡的并不安稳的小天天,林芝芝又淡淡地道。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看她不顺眼的人确实很多,这个时候出来对付她,自然是最好的时机。

      肖以笑深吸口气,有些颓废地往沙发里一倒,“那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做宣传,如果人气上不去,你这电影拍了也只是让钱打水漂而已。”

      林芝芝看向有些生无可恋的肖以笑,却是扯了扯,淡淡道,“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

      肖以笑听着林芝芝的话,忽然便朝她投去了错愕并且仰慕的目光。

      林芝芝看到,不禁好笑,“怎么啦?”

      肖以笑看着她,很是认真地道,“芝芝,我发现你真的变了?遇事变得冷静淡然多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为了一句话就端起开水不顾一切后果泼人的那个你了。”

      林芝芝听着,不禁低头苦当一笑,“都这么多年了,人总是会变的。”

      每个人的成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她付出的,是失去最心爱男人的代价,这已经足够惨痛,够她刻骨铭心一辈子了。

      肖以笑扬唇一笑,也不再悲观,点头道,“对,你说的对,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让我们先撸起袖子加油好好干。”

      林芝芝笑着点点头,回应一个“嗯”字。

      下午六点多,林芝芝离开工作室,带着小天天回肖以笑帮她租好的公寓。

      从工作室出来的时候,为了防止被记者发现,林芝芝还给自己和小天天好好“武装”了一下,因为早上她来工作室的时候,确实是发现工作室的楼下,蹲守了不少的狗仔记者。

      只不过,当她“武装”好抱着天天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楼下一个狗仔记者都没有了。

      原本她还微微有些错愕,但是稍微一思忖,她就立刻明白了。

      和天天还有她跟陆丰泽有关的报导,已经全部被封锁,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在网络上找不到痕迹了,那么那些媒体狗仔,自然也是收到了警告了。

      不过这样挺好的,天天就又可以像在国外那样自由了,不用担心随便出个门就被狗仔偷拍,甚至是被人指指点点了。

      她的公寓在离工作室大约十公里左右,是个富人小区,因为只有富人小区,她跟天天的安全和隐私,才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回到公寓楼下,林芝芝抱着小天天下了车,准备要往公寓大门里走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无意中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的方向开了过来。

      心弦猛地一颤,几乎是霎那,林芝芝便朝那熟悉的车影看了过去。

      只是,当看清楚那车前挂着的车牌时,眼里一秒前涌起的不受控制的所有情愫,霎那又转化成浓浓的失望。

      那黑色的莱斯莱斯在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从驾驶位上下来的,是一个中年谢顶的油腻男人,而从副驾驶位上下来的,则是一个妩媚高挑的年轻女孩,穿着极其性感又暴露,林芝芝甚至是能清楚地看见,女孩的脖颈和胸口处,留下的草莓痕迹。

      不用猜,林芝芝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富人小区,安保和隐私都做的很好,也是有钱男人包养小三最好的地方。

      不禁低头一笑,林芝芝都不知道,是在笑自己,抑或是在笑别人。

      “怎么啦?”肖以笑下来,看到林芝芝低头一个人意味不明地笑着,困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上去吧。”说着,林芝芝已经抬腿,大步往公寓里走去。

      肖以笑好奇,打量一下,当发现不远处一量黑色的莱斯莱斯旁,一个波涛汹涌的女人和一个谢顶油腻男旁若无人地吻在一起的画面时,立刻便明白过来林芝芝刚才在笑什么了。

      忍不住一阵恶寒之后,肖以笑抬腿,赶紧大步跟了上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