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68 爸爸会不会不开心

    168 爸爸会不会不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他们六个人,分头在大街上找了小天天大半个小时,可是,却丝毫都没有小天天的身影。

      小天天才不到两岁半,长的又那么漂亮可爱,万一要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坏人..........

      后面,林芝芝不敢想,越想,心里就越乱,越慌了神。

      她不知道,如果小天天出了事,她该怎么办,她是不是还能继续活下去,又或者,还有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

      “芝芝,我们别在这里瞎找了,打电话给大BOSS吧,他要是出面,调动警力,效率肯定比我们高..........”得多。

      “你闭嘴!”肖以笑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林芝芝便怒吼一声,打断了她。

      肖以笑看着她,渐渐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没有经过你的允许,私自带天天离开,害得他走丢,都是我的错。”肖以笑无比黯然地低下头去,却仍旧坚持道,“我们这样瞎找不是办法,要不然就去报警,可是天天走丢才不到一个小时,警方肯定不会理我们。”

      说实话,天天走丢了,肖以笑不仅着急,也很自责,可是,她清楚,现在却不是自责的时候,尽快把小天天找回来才是关键。

      要不然,她万死难辞其咎!

      看着眼前肖以笑眼前涌起的巨大的失望与自责,林芝芝终于回过神来,理智,一点点回归。

      “对不起,笑笑。”林芝芝低下头去,墨镜后面的眼眶里,雾气瞬间就氤氲了眼眶,哽咽的声音近乎颤抖,“对不起,不是你的错,错的那个人..........是我!”

      如果不是她患得患失,如果她今天把天天送到陆丰泽那里去,又怎么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肖以笑看着她墨镜后面流下来的泪,眉头一皱,伸手过去抱了抱她,“别哭呀,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知道你不想求大BOSS,也不想再给他增加任何的负担和麻烦,可是孩子不是你一个人,也是大BOSS的儿子,我们还是通知他,让他联系警方吧。”

      林芝芝闭了闭眼,将眼里的泪,逼了回去,点头道,“嗯,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比起小天天来,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自尊,什么颜面,甚至是让她跪下来救陆家的人,她都愿意。

      肖以笑轻抚着她的后背点了点头,“那赶紧打吧,别耽误了。”

      “嗯。”林芝芝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陆丰泽的电话。

      手机那头,陆丰泽正在坐在大班椅里看文件,听到办公桌上手机震动的声音,他微微掀眸,看了过去。

      当看到是林芝芝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知道是她打电话给他,势必是和小天天有关的事情,所以,他立刻便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是我。”

      听着林芝芝带了一丝哭腔的声音,陆丰泽好看的眉宇轻拧一下,却并不多问什么,只淡淡地颔首,“嗯,我知道。”

      “天天有没有去你那里,你见到他了吗?”

      林芝芝并没有直接说小天天走丢了,因为她知道,从昨天下午开始,小天天就想回陆丰泽身边去了,只是她一直让自己装做不知道而已。

      小天天今天故意一个人“逃走”,想必,十有八九都是去找陆丰泽了吧。

      陆丰泽的眉宇,再次轻拧一下,“你让人送天天过来了吗?”

      林芝芝听着陆丰泽的话,眉心骤然一沉,一颗心,再次被狠狠地揪住。

      这么说,天天根本没有去找陆丰泽?!

      “没有,我没有让人送天天去你那里。”说着,林芝芝的声音,再度有些抑制不住地哽咽,却强行压抑着继续道,“他跟笑笑去甜品店,然后趁着笑笑不注意的时候,一个人跑了。”

      ——一个人跑了?!

      陆丰泽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明明不到一个小时前,成城还接到了小天天的电话,说想他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个小时前。”

      听着林芝芝的回答,陆丰泽立刻便松了口气,低低的嗓音淡淡地道,“好,我知道了,你别担心,等我消息。”

      话落,陆丰泽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通了门外秘书的内线。

      “总裁。”

      “让成城来我的办公室,现在。”

      “是。”

      手机那头,林芝芝站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手机里传来的,是手机被挂断的“嘟嘟嘟”的盲音,可是,她的耳边不断回响着的,却是陆丰泽最后那句再淡然从容又力量十足的那句话。

      他说,“你别担心,等我消息。”

      再简单不过的八个字,却像一逼最好的安抚剂,让她一颗纷乱不安焦虑的心,瞬间安定。

      陆丰泽啊陆丰泽,为什么,每每你不过一句不经意的话,却总是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

      “老板。”

      得到秘书通知,成城半秒也不敢耽搁,立刻就去了陆丰泽的办公室。

      陆丰泽从文件中淡淡掀眸,瞟成城一眼,尔后又一边继续看文件,一边面无表情地问道,“天天给我打电话,除了说想我,还说了些什么?”

      “呵呵..........”看着陆丰泽,成城莫名有些心虚,“天天就说想你,没说其它什么了。”

      陆丰泽又掀眸瞟成城一眼,“那我没有接他的电话,他怎么没有再打过来?”

      “呃..........”成城有些不淡定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陆丰泽淡淡颔首,面无表情拿起自己的手机,递向成城,不以为意地又道,“那你用刚才天天打过来的那个号码再拨过去,问问天天在干嘛?”

      “老板,..........”看着陆丰泽那明明没有任何一丝情绪,却透着无比压迫气息的脸,成城简直欲哭无泪。

      陆丰泽睐着他,见他不敢来接手机,又将手机放了回去,继续低头看着文件,一边看一边不愠也不怒地又道,“怎么,还不打算说吗?”

      “..........”看着低下头看文件的陆丰泽,成城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一万遍,再不敢隐瞒,如实道,“天天打电话来,说想你了,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找你,但是找不到,所以就在路边找了人给你打电话。”

      陆丰泽看完文件之后,往椅背里一靠,看向成城的目光里,不带任何一丝的情绪,只又问道,“然后呢?”

      “原本我打算告诉你,去接天天的,可是恰好被董事长听到了,所以..........”说着,成城低下头去,“董事长说他去接天天,让我暂时别告诉你。”

      陆丰泽听着,淡淡颔首,尔后,拿过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陆越苍的电话。

      手机的那头,陆越苍正带着小天天去京城郊外的马场,去看昨天晚上才空运过来的那匹阿拉伯小马驹。

      训马师说,这匹新买的小马驹性格比较温顺,适合孩子骑。

      小家伙知道要去看小马驹,还可以跟爷爷一起骑马,兴奋的不得了,像个小喇叭一样,一路上都在跟陆越苍叽里呱啦的讲个不停。

      陆越苍那无比慈爱祥和的眼神一直看着小家伙,听着小家伙不停地说,他则不停地点头,不停地笑,气氛不知道多欢乐。

      陆越苍手机响起,看到是陆丰泽打过来的电话,他直接挂掉,不接。

      如果是公事,陆丰泽十几年前就能独当一面,根本用不着他这个父亲操心。

      如果是私事,无非就是小天天的事情,林芝芝既然带不好孩子,却还不顾孩子的意愿,试图强行把孩子留在她的身边,不给她一个教训,她以后又怎么会长记性。

      “爷爷,是爸爸打来的吗?”见陆越苍直接挂了电话,小家伙闪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问他。

      陆越苍点头,“嗯,是你爸爸打来的,不过我们不管他,我们俩个人去玩。”

      小家伙揪起细细的眉头想了想,又问道,“那爸爸会不会不开心?”

      “不会,你爸爸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哦,好。”

      ..................................................

      “去查一下,董事长去了哪?”

      瑞达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陆丰泽看着被陆越苍直接挂断的电话,心中已经有了答应,所以,立刻便吩咐成城。

      成城点头,答应一声“是”,立刻转身出去干活。

      原本,他的心里还为自己隐瞒陆丰泽的事情捏了把汗,可是,陆丰泽竟然连一丝责备他的意思,更别说惩罚了。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陆丰泽是一个很好的老板,但是却不得不说,现在,陆丰泽的心态,比起以前来,更加淡然平和了,就算泰山真正的在他的眼前崩塌,他似乎都可以做到丝毫不乱。

      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成城也不知道,总之,陆丰泽真的变了,似乎,已然看淡了人世间的爱恨别离,心底,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波澜。

      很快,成城便从陆越苍的保镖那里得知,陆越苍带着小天天去了京城郊外的马场,他马上就回去,告诉了陆丰泽。

      陆丰泽淡淡颔首,尔后什么也没有说,只示意他可以去忙了。

      成城点头,又恭敬地退了出去。

      待成城出去之后,陆丰泽这才拿过手机,拨通了林芝芝的电话。

      还在不停地找小天天的林芝芝看到陆丰泽这么快打回来的电话,哪怕半秒的等待都没有,立刻便接通了电话。

      “喂,有天天的消息了吗?”电话一通,林芝芝便无比急切地问道。

      “嗯。”陆丰泽淡淡点头,低低醇厚的嗓音更是平淡地道,“天天跟他爷爷在一起,你要是想见天天,到瑞达来,我带你去见他。”

      马场是会员制的,林芝芝不是马场的会员,又没人带着,工作人员不会让她进去。

      听着陆丰泽的话,林芝芝一颗悬着的心,算是彻底落回肚子里。

      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呼出,林芝芝点头,“好,我现在过去。”

      “嗯。”陆丰泽从鼻腔里发现一个淡淡的音符,尔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头,林芝芝站在喧闹的大街上,此刻,她的内心是平静,却也是无比复杂的。

      “天天找到啦?”见林芝芝忽然就放松下来的样子,肖以笑追问。

      林芝芝点点头,“嗯,找到了,跟他爷爷在一起。”

      “他爷爷..........”肖以笑懵了一瞬,尔后又立刻明白过来,却又相当诧异地问道,“天天跟陆董事长在一起呀,他怎么会跟陆董事长在一起呢?”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爷爷”三个字,会那么自然而然的从她的嘴里脱口而出,难道就因为她刚刚听到陆丰泽说一这个词吗?

      “我也不知道,他没事就好了。”

      “对!对!对!”肖以笑赶紧点头,彻底松了口气,“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笑笑,你先通知小艾他们几个,说天天找到了,然后回片场,让大家先休息吧,等我回来再继续。”看着肖以笑,林芝芝又淡淡吩咐道。

      “嗯,那你呢?”

      “我去看看天天。”即使知道天天安全,她却还是不放心,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责。

      “嗯,行。”

      ........................................

      林芝芝离瑞达集团的办公大楼不远,打个车,二十分钟不用就到了。

      来到瑞达楼下,林芝芝没有上去,只是等在楼下,然后给陆丰泽发了条信息,【我到了。】

      正在办公室里的陆丰泽看到,没有耽搁,直接拿了手机出了办公室,然后让秘书通知司机在楼下等着,然后便大步往电梯口走去。

      林芝芝戴着墨迹站在路边,姣好的外形引来了不少过往人流的侧目,不过,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并没有任何一丝的焦躁与不安,只是安静地等着陆丰泽的回复。

      等了大概两三分钟,陆丰泽一直没有回复,想要直接打个电话给他的时候,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劳斯莱斯,已经缓缓停在了她的面前,尔后,后座的车窗降了下来,映入她眼帘的,正是那张愈发魅惑人心的面庞。

      “上车吧。”车窗降下,陆丰泽看向路边的林芝芝,淡淡开口。

      林芝芝点头,绕到车的另一边,尔后拉开车门,上车。

      林芝芝一上车,车子又立刻开动,往郊外马场的方向而去。

      时隔三年多,再同处一个逼仄的车厢空间里,过往的一切,如电影倒带,就仿佛发生在上一秒般,再清晰不过的在脑海里回放。

      他的一切,包括他身上淡淡清洌好闻的气息,原来,她从来都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这一刻,林芝芝忽然就觉得自己真可悲。

      三年多了,陆丰泽的心里,早已经被别的女人填满,哪怕那个女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可是,她的心里,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放下过他。

      每一次她越是想要放下,就越放不下。

      “谢谢你。”撞下墨镜,靠进椅背里,林芝芝不去看身边的男人,却是真挚地开口。

      因为她知道,在知道了天天的下落之后,陆丰泽不告诉她,她也没有责备他的余地。

      正半靠在椅背里,长腿交叠着认真看文件的陆丰泽听到林芝芝那一声真诚的道谢,不禁抬起头来,侧眸看她。

      他看得认真,一双无比深邃的黑眸,却是意味难明,让人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半分也猜不到。

      林芝芝被他那样认真又深沉的眼神打量,却又猜不出他的心思,浑身都慢慢觉得有几分不自在。

      不过,她却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淡然平静的与他对视,一瞬不瞬。

      “林芝芝,如果你是打算让天天以后都不再和陆家的人相处见面,我会选择让律师出面处理。”

      盯着林芝芝好一会儿,陆丰泽终于开口,那低低沉沉的醇厚嗓音,明明不带任何的情绪,可是却如一把把尖刀般,扎向了林芝芝的心口。

      “如果你觉得,你一个人生下孩子,独自把孩子带大,很辛苦,想要什么,你说,我会尽我所能的满足你。”见林芝芝倔犟地回敬着自己,不说话,陆丰泽又淡淡补充,不带任何的情绪。

      林芝芝和他对视着,最后,终于低下头去,自嘲地淡淡一笑,“不用!不会有下次了,以后天天想在哪,他就去哪。”

      只要天天觉得开心快乐,只要是对天天好的,她都接受,统统都接受。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