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76 她不后悔

    176 她不后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老宅里,老爷子老太太,陆越苍和宁青婉,因为接到陆丰泽的电话,说有事要跟他们说,所以,大家早就等候在老宅里了。

      “丰泽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没规没矩,这么不守时呢?”

      只不过,都到了晚饭的点儿上,都不见陆丰泽回来,老爷子便开始嘀咕了。

      其实,不是老爷子喜欢嘀咕,是因为陆丰泽从来没有迟到的毛病,他若迟到,老爷子是担心他出什么事情了。

      “爸,要不然就不等丰泽了,我们先去餐厅吧。”一旁的宁青婉微微笑着道。

      “管家,去丰泽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老太太坐在沙发里,跟老爷子一样,有些担心地吩咐老管家道。

      “嗳,好呢,老夫人。”

      “老太爷,老太夫人,先生,宁教授,大少爷回来了,车刚开进园子里。”正当老管家要打电话的时候,佣人匆匆跑来禀报道。

      老爷子看一眼佣人,微微沉了沉脸色道,“不管他了,去把三个孩子叫来,开饭。”

      知道陆丰泽没事,但偏偏迟到又不跟大家说一声,老爷子自然不高兴。

      “是,老爷。”老管家点头答应一声,恭敬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大家稳步往餐厅。

      等大家刚到餐厅的时候,陆丰泽也到了,只不过,却不止是陆丰泽一个人,和陆丰泽一起进餐厅来的,还有林芝芝,大家看到陆丰泽身边的林芝芝,虽然微微有些错愕,但不至于惊讶,毕竟,老爷子已经准许了林芝芝自由进出老宅里了。

      “爸爸,妈妈。”

      何姐和几个佣人带着三个孩子进来,小天天一看到在一起的陆丰泽和林芝芝,便兴奋的跟个什么似的,清脆欢快如银铃般的稚嫩嗓音大叫一声,尔后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似的,往陆丰泽和林芝芝扑了过去。

      听到小天天的那一声“妈妈”,看到小天天那无比欢快的小模样儿,林芝芝心中原本的紧张与不安,瞬间便消散了不知道多少。

      陆丰泽同样看着扑过来的小家伙,俯身下去,张开双臂,一把便将扑过来的小家伙抱了起来。

      “爸爸,妈妈,你们一起回家,太好了!”扑进陆丰泽的怀里,小家伙仍旧抑制不住兴奋地大叫。

      林芝芝看着被陆丰泽抱在怀里的儿子,伸手过去,微微笑着,再温柔宠溺不过地拨了拨他额前细细的头发,没有说话。

      “天天,爸爸妈妈有点事情要跟太爷爷太奶奶,还有爷爷奶奶说,你先跟哥哥姐姐再去玩一会儿,可以吗?”陆丰泽认真地看着孩子,跟他商量。

      小家伙看看林芝芝,又看大家一眼,然后,点点头,从陆丰泽的怀里滑下来,一张儿小嘴格外甜地对着老爷子老太太他们道,“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天天呆会儿就回来哦~”

      老太太笑得格外慈祥开心地点头,“小乖乖,去吧!”

      “好!”小家伙欢快地答应一声,又跟两个小伙伴快乐地玩耍去了。

      “老管家,要是孩子们饿了,就先安排三个孩子吃饭吧。”看着三个孩子又欢快地跑出去了,宁青婉微微笑着对老管家道。

      虽然天天不是白佳瑶生的孩子,但是,白佳瑶已经不在了,这是事实,陆丰泽总要再娶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为陆家延续后代。

      既然这个女人不是白佳瑶,那么对宁青婉来说,是谁,已经不再重要,更休闲,天天这孩子,不论是长相和性格,都和陆丰泽小时候极其相似,她又怎么可能不喜欢。

      如今,她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陆丰泽成长的过程中,她没有给陆丰泽的爱,给到天天这个孙子。

      “好,教授你放心。”老管家恭敬地点头,然后往外走,走到门口,来到陆丰泽身边的时候,又恭敬地叫了一声“少爷”。

      陆丰泽淡淡颔首,“你去忙吧,张伯。”

      老管家答应一声,这才退了出去。

      “爷爷,奶奶,爸,妈。”待老管家退了出去之后,陆丰泽才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大家的面前。

      林芝芝看到,也跟着陆丰泽向前几步,尔后看着大家,微微得体地笑着,唤道,“陆老先生,老夫人,陆先生,宁教授。”

      “芝芝,你是来接天天的吧?”看着林芝芝,老太太率先开了口,“这都吃晚饭了,咱不能让天天饿着肚子,就一起吃了晚饭,你再接天天走吧。”

      林芝芝看着慈祥的老太太,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老夫人,不是的,我不是要来接天天走的。”

      “丰泽,你不是有事要跟大家说吗?有事跟大家说,你带着林芝芝一起回来干什么?”林芝芝的话音一落下,老爷子看了她一眼,又微沉着脸色,问陆丰泽。

      林芝芝听着老爷子的话,微微低垂下了双眼。

      陆丰泽深沉不带任何情绪的目光看着大家,尔后,又看一眼身边的林芝芝,低低醇厚的嗓音同样不带任何情绪地道,“爷爷,以后我和林芝芝,应该会经常一起回来了。”

      老爷子一愣,皱起两条花白的剑眉,“什么意思?”

      不止是老爷子,所有听到陆丰泽话的人都愣了一下,尔后困惑的视线,都锁定了他,就连林芝芝,也侧头看向他,等着他的。

      “我和林芝芝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就在今天上午。”

      “什么?!”

      结果,陆丰泽的话一出,老爷子震惊,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丰泽,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陆越苍震惊的同时,瞬间沉了脸色,连着声音,也染了明显的怒意。

      “丰泽,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提前跟大家说一声呀,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给办了。”老太太反应过来,也是不悦地道。

      虽然她怜惜林芝芝,并不代表她就已经接受了让林芝芝给自己当孙媳妇,这完全是两码事,天差地别。

      “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老爷子用力地拄着拐杖,气得脸色铁沉,瞪着陆丰泽几乎颤抖地怒声道。

      林芝芝的目光,由陆丰泽的身上,投向大家,听着大家反对的声音和不高兴甚至是愤怒的神情,她的心里,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她该欢喜庆幸吗?庆幸她已经和陆丰泽领了证,现在她和陆丰泽的关系,已经受法律保持了?

      陆丰泽看着大家,虽然相当清楚大家的态度,可是,却还是毫不迟疑地道,“爷爷,奶奶,爸,妈,我和林芝芝今天上午已经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老头子.........”

      “砰!”

      “哐当!”

      陆丰泽的话音还没有来得及落下,老爷子便随手抄起面前的一个琉璃碗,朝陆丰泽砸了过去,老太太发现,想要阻止,可是已经阻止不住了,老爷子手中的碗已经朝陆丰的脑门飞了过去。

      陆丰泽看着朝自己重重地砸过来的琉璃碗,闪也不闪,避也不避,就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那只琉璃碗飞快的朝自己砸了过来。

      其他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只质量不轻的老爷子专用的琉璃碗,便重重地砸在了陆丰泽的脑门上,然后掉落在餐厅地板上,摔成两半。

      陆丰泽眉头微微一皱,便感觉有滚烫的液体从身体里流了出来,迅速弥漫了他的视线。

      “丰泽,.........”宁青婉反应过来,被吓坏了,立刻便往陆丰泽冲。

      “老头子,你疯了呀,你砸坏了我孙子,我看你拿什么赔!”老太太气急败坏地狠狠骂老爷子一声,也朝陆丰泽跑了过去。

      陆越苍看着陆丰泽额头上就那样涌出来的血,眉头忽地一下就紧皱起,眼里,涌出一抹心疼来,只不过,却并没有像宁青婉和老太太那样,护牍情深。

      老爷子看着那样不闪不躲让自己砸的陆丰泽,特别是他额头上涌出来的血,让他心里的火气,瞬间就消了大半,再想发火,也发不起来了。

      “来人,赶紧叫医生,拿医药箱过来。”宁青婉冲到陆丰泽的身边,抓住他的手臂,看着他额头上不断往下流的血,一时及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林芝芝看着,整个人都愣住了,愣了好几秒后,她才回过神过,尔后,下意识地抬手,想要碰陆丰泽额头上的那道口子,或者是去拭他额头上鲜艳的血渍。

      只是,当她的手还没有落下的时候,陆丰泽的手便抬了起来,直接挡住了她的手,低低的嗓音淡淡地道,“我没事。”

      “什么没事呀,都这样呢!”老太太跑过来,赶紧拿出自己的方巾来,去给陆丰泽擦从他额头上流到了鼻子脸上的血,心疼得要命地责备道,“你个傻孩子,你爷爷下手不知道轻重,你怎么也就不知道躲一躲啊?”

      “奶奶,流点血而已,没事。”看着眼前心疼的要命的老太太和宁青婉,陆丰泽淡淡安抚她们。

      “这哪里只是要流点血呀,这分明就是要破相了,你们孩子,傻不傻?”老太太一边努力垫着脚给陆丰泽擦拭脸上的鲜血,一边无比心疼地责备。

      陆丰泽听着,却是淡淡一笑,“我又不以色取人,真破相了也没有关系。”

      “这个时候你还笑,不知道我和你奶奶有多心疼吗?”宁青婉看着陆丰泽额头上的大口子,又心疼又无奈地责备。

      “医生来了。”这时,佣人拎着医药箱,和医生一起匆匆进来。

      因为老爷子老太太年纪大了,所以,老宅里常年都是有医生护士在的。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少爷处理伤口。”看到医生进来,老爷子怒吼一声道。

      “是,老太爷。”医生答应一声,赶紧去给陆丰泽处理伤口。

      “来,丰泽,你赶紧坐下。”

      说着,宁青婉已经自己动手,搬了椅子给陆丰泽,陆丰泽看到,坐了下去,然后,由着医生给自己处理伤口。

      林芝芝像个傻逼一样,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站在一旁,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幕,只觉得心脏的某一个地方,也同时被老爷子砸过来的琉璃碗,划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有鲜血,不断地汩汩地往外流。

      原来,她厚着脸皮要来的一切,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但是现在,她可以有退路吗?

      不!

      她不后悔!

      她不需要退路,哪怕,陆丰泽一辈子都把她当成陌生人一样对待,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她,她也不后悔。

      .............................................

      等医生给陆丰泽处理好了伤口,看到他也没什么事,特别是医生在帮他缝合额头上的伤口的时候,哪怕是没有打麻药,他也没有皱一下眉头,精神挺好的,老爷子扭头就气鼓鼓地走了。

      “老头子,你干嘛去?”看到扭头就走的老爷子,老太太赶紧叫住他,态度不善。

      老爷子停下脚步来,气鼓鼓地瞪向老太太,“在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人把我当过一家之主,什么事情都喜欢自作主张,问都不问问我的意见,我还呆在这里干嘛?哼!”

      一声冷哼,老爷子又气鼓鼓地转身,大步离开了。

      老太太,“.........”

      陆丰泽看着老爷子虽然年过九旬却仍旧挺拔的背影,“.........”

      陆越苍和宁青婉,“.........”

      “那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反正也有人不把我放在眼里。”说着,老太太狠狠瞪了一眼似乎没什么事情了的陆丰泽,扭头也大步朝老爷子追了过去。

      陆丰泽抬眸看老太太,“.........”

      “妈,您慢点!”

      “别跟着我和你爸,好好管管你儿子。”

      看着走的那么急的老太太,陆越苍要去扶她,却被老太太一把甩开了他扶过来的手,然后斜着他,毫不留情地怼了他一句。

      陆越苍,“.........”

      宁青婉看着,“.........”

      陆丰泽,“.........”

      林芝芝站在一旁,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团气体,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自己的存在。

      “老管家,你把三个孩子送到老爷子老太太好儿去,让三个孩子陪着老爷子老太太吃饭吧。”看着老爷子老太太走出餐厅后,宁青婉吩咐一旁的老管家道。

      “好的,我这就去。”老管家点点头,赶紧出去办事了。

      陆越苍沉沉地看一眼宁青婉和陆越苍母子俩,又看一眼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林芝芝,深吸口气,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抬步也离开了。

      虽然他并不喜欢林芝芝,更不希望她做他的儿媳妇,但是现在陆丰泽和林芝芝连结婚证都领了,他又还有什么好说的。

      再说,他清楚,陆丰泽会和林芝芝领证,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天天这个儿子吧。

      陆丰泽从小就缺失母爱,一定是不想自己的儿子跟自己一样,走自己的老路。

      所以,陆越苍能理解。

      但是,他能理解,却并不代表他可以一下子接受。

      宁青婉看着这离开的两个三个,也不禁轻叹口气,看向陆丰泽,关切地问道,“丰泽,没事了吧?”

      陆丰泽抬手轻轻摁了摁额头上裹着的纱布,看向宁青婉道,“妈,我没事,皮外伤而已。”

      宁青婉点点头,这才看向旁边站着的林芝芝,再次轻叹口气道,“芝芝,你饿不饿,不饿的话,跟我先出去走走。”

      听着宁青婉叫自己的那一声温和中带着慈爱的“芝芝”,林芝芝的心弦,微微一颤,一颗冰凉的心,又渐渐有了温度。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最讨厌自己的宁青婉,竟然是第一个接受自己的人。

      鼻子控制不住地一酸,她赶紧摇头道,“不饿。”

      宁青婉微微一笑,“那我们去花园里走走。”

      “好。”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