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风云小说网 > 秀才家的俏长女

第八百七十章 大结局

秀才家的俏长女 | 作者:隽眷叶子 | 更新时间:2019-12-04 13:35: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山野春情阳光正好苏玥村色美人二牛神级奶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手术直播间契约交易,总裁追妻30天言晚伏天氏霸天武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回到京城,苏云朵很是忙了一阵子,待一切上了正轨,已经过了大半个月。

  苏云朵也终于抽出身来,找了日陆瑾康空闲,苏诚志和苏泽轩休沐的日子往东明坊去了一趟。

  虽说只离开了一年,再次回到东明坊苏云朵的心里还真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苏泽轩已经在五月里与林盈月成了亲,更可喜的是八月里林盈月就被诊出了喜脉,苏氏二房很快就要有第四代了,看看满脸喜色的陆老太太和宁氏,再看看面色红润一脸娇羞的林盈月,苏云朵欣喜不已。

  虽说苏云朵在前往勃泥城之前留了贺礼,却依然为没能亲自参加他们的婚礼而深感遗憾和歉意。

  今日过来除了带了正常的礼,苏云朵还特地带了些精美的宝石送给林盈月。

  当然也没忘记将送给苏泽睿的马给他带了过来。

  十岁的苏泽睿虽说是家中最的一个,性子上虽比不上苏泽轩当年的沉稳,比之同龄时候的苏泽臣却又老成稳重得多,这不,虽说在得知苏云朵今日带了马过来给他,却规规矩矩地先与陆瑾康和苏云朵见了礼,这才牵着欢哥儿的手,舅甥二人看马去了。

  苏云朵赶紧示意紫菱跟了上去,虽说给苏泽睿送过来的只是匹未成年的马,却也是匹很有脾气的马,可不是人人都能降得住的。

  与陆老太太和宁氏见过礼,陆瑾康就被苏诚志父子三人请去了书房说话。

  和安居很快就只剩下了女眷,宁氏睨了苏云朵一眼,似嗔似怪地说道:“你也真是的,这大老远的,居然真给睿哥儿带了马回来,你总是这样烦扰女婿,可如何是好?!”

  苏云朵则淡淡一笑:“只要睿哥儿喜欢,别说一匹马,就是十匹马又如何?再说,我们这次带着回来的马有上百匹,别说这多一匹不多少一匹不少的事,就是单单只为睿哥儿带马回来,你家女婿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烦扰。”

  宁氏无奈地瞪了苏云朵一眼叹道:“你啊!”

  陆老太太却两手轻轻抚掌道:“睿哥儿是康哥儿的舅子,做姐夫的送舅子一匹马,哪里值当你担心这担心那!康哥儿不是还给老八和轩哥儿都送了马过来了嘛!”

  没错,除了送给苏泽睿的那匹黑马,陆瑾康另外还往东明坊的苏氏二房送了两匹马过来。

  当然这两匹马却不是他们从康云牧场带回京城的马,从康云牧场带回京城的那百来匹马自是全部被圣上给截了胡。

  不得已,陆瑾康只得从圣上置换给他的马匹国挑了两匹最好的马送了过来。

  苏泽臣则早在前往勃泥城经过康云牧场的时候,为自己挑了匹相当出色的战马,这匹马从北疆陪着他去西北,再从西北陪着他一路回到了京城。

  如此一来,苏氏二房的男人们人手一匹不错的马,且还都是别人眼中的战马。

  陆老太太的精神看着不错,除了偶尔插一两句话,就是与乐姐儿逗乐,一老一嘻嘻哈哈乐呵个不停。

  宁氏少不得要问起苏云朵在勃泥城这一年的生活,说真的这一年宁氏可是真的替苏云朵这一家子担了许多心事,更常常与苏诚志提及后悔将苏云朵嫁给陆瑾康。

  若苏云朵按她之前的想法嫁个读书人,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担心和害怕?!

  虽说苏云朵每次送信回来都说一切安好,宁氏又怎么会不担心呢?毕竟勃泥城是边关!

  待终于收到苏泽臣送回京城的信,得知苏云朵和陆瑾康提前将孩子们送到了葛山村,宁氏的心里总算略略安稳了些,却依然狠狠地替安康康和苏云朵担了一把心。

  更何况后来又多了个带兵前往北疆支援的弟弟宁忠平!

  那一几个月的日子,宁氏觉得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做什么事都不得静不下心来。

  正好那个时候,陆老太太又生了场病,宁氏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压垮了。

  所幸北疆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京城,陆老太太的病也好了起来,宁氏才有了心思筹备苏泽轩的亲事。

  只是万没想到北疆稳定下来了,西北边境却已起战事,宁忠平带着援军支援西北的消息很快在京城传开。

  那个时候刚刚收到苏泽臣从勃泥城送回来的信,苏泽臣在信里说起他正在宁忠平的军营中跟着军医学习如何紧急救治伤员,于是又让宁氏的心头悬了块石头。

  好在最终无论是作为北疆军大帅的陆瑾康,还是作为援军指挥官的宁忠平,以及随军在勃泥城的苏云朵母子和暗地里跟了去西北的苏泽臣都平安回到了京城。

  这是令宁氏最为欣喜的事!

  在亲人们没回来之前,宁氏最怕听别人提及北疆和西北边境的局势,如今宁氏却自己主动开口询问。

  虽说一切的危险都已成为过去,提起战事,苏云朵依然只捡好的说,对于她自己曾经遭遇的危境更是只字不提。

  这一年别说陆老太太,就是宁氏也老了许多,原本光滑的额头眼角已经爬上了细纹。

  “女婿是留在京城还是继续回北疆?”宁氏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苏云朵微愣了片刻,含笑道:“这得看圣上的意思,也要看与北辰国和谈的结果。”

  虽说清楚陆瑾康十之八、九不会再回勃泥城,不过在圣上没下明旨之前,陆瑾康依然还是北疆军的大帅。

  没错,圣上召回陆瑾康的旨意并没有收回陆瑾康北疆军帅印,这也正是陆瑾臻只是代掌帅印的重要原因。

  宁氏叹了口气:“只愿边境再无战事!”

  几人正说着话,却见外面有丫环来报,说有贵客到。

  待贵客进门,苏云朵不由抚额。

  来的正是北辰国的那位娜娅公主!

  再看宁氏的脸,苏云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必不是娜娅公主第一次上门来。

  娜娅这是真的看上苏泽臣了?!

  苏云朵的眉头不由紧了又紧,娜娅作为和亲公主,和亲的对象怎么说也不该是苏泽臣……吧!

  最终的结果却出乎苏云朵的意料之外,娜娅公主对苏泽臣还真是有着别样的执念,不对,应该是爱恋!

  不知娜娅公主是如何让苏泽臣点头答应,又是如何说服乌列的同意,总之乌列在圣上举办的宴会上,直接代妹向圣上请求赐婚,赐婚的对象正是以前名不经传西北一战声名鹊起的苏泽臣。

  因为苏云朵以苏泽臣之名捐赠了那批医用白酒,也因为苏泽臣在西北战事中救治了大批伤员,不但令苏泽臣在西北军中声名鹊起,也让他进入了西北军的捷报请赏的名单之中。

  虽说与北辰国和柬鹰国的和谈还要继续中,圣上对两军的封赏却已经下来了,其中只有秀才功名的苏泽臣免试直接召入太医院,成为正式的八品太医,在京城医药界引起了好一番轰动。

  待圣上赐婚圣旨下来,苏泽臣是真正地声名鹊起了,刚成为正式太医不久,又成了北辰国的驸马,由此也与皇族联上了姻。

  圣上将刚刚及笄的八公主许给了乌列,乌列与八公主将回北辰国举行大婚。

  大婚满一月,乌列就带着八公主重新回到东凌国的京城。

  按照两国各谈协议,乌列将在国子监度过为期两年的读书生涯。

  挑起西北战事的柬鹰国却没有北辰国这么幸运,作为战败一方,柬鹰国也送来和亲公主,圣上倒是为柬鹰国的和亲公主在皇族中挑了个年龄相当的公子赐了婚,只是这位公子虽说是皇族中人,在能力受重视程度明显不如苏泽臣。

  至于柬鹰太子求娶公主,直接被圣上无视。

  两场战事,两个曾经对立的国家,最终得到的结果截然不同,偏偏柬鹰国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

  谁让北辰国新皇在两国交战时就已经与东凌国结盟成立了统一战线,又在建立新政权之后的第一时间向东凌国提交一份令东凌国满意的提案,而柬鹰国不但挑战还是名符其实的对立国战败国!

  柬鹰国率队前来议和的太子,与陆瑾康有些私交,希望陆瑾康能出面替柬鹰国在圣上面前说几句好话。

  陆瑾康会吗?

  自然是不会的!

  家国面前,私交算个屁!

  再说若真的看重这个私交,柬鹰国为何要向东凌国挑战呢?!

  两国和谈的结果,除了三座已经被东凌国占领的城池,柬鹰国另外又让出一座城池两座矿山,才得以平息东凌国的怒火。

  待与柬鹰国的拉锯式和谈终于结束,京城也开始飘起了雪花。

  最近几年,年事渐高的陆名扬安氏以及陆老太太基本都去温暖的乐游山庄猫冬,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在陆达和陆瑾康等人忙于和谈之时,苏云朵就开始安排老人孩子前往乐游山庄过冬,进入十月就带着孩子们送几位老人去乐游山庄,还特地陪着他们在乐游山庄住了几日。

  苏云朵回京之后,安氏是打算将府里的中馈交还给苏云朵。

  苏云朵却以陆瑾康差事未定为由婉言拒绝了。

  虽说陆瑾康估计圣上有意将他留在京城,可陆瑾康知道双起留在京城,苏云朵更希望他谋个京外的职,无论官职大,就算只是个府城的守备也行。

  陆瑾康借代苏云朵向圣上捐送医用白酒技术以及战马优先技术的机会,数次与圣上进行了商议。

  圣上倒是接下了苏云朵无偿捐出的两项技术,甚至已经派了人前往北疆接收康云牧场和康云酒坊,却一直没有答应陆瑾康的请求,他更希望陆瑾康留在京城重掌禁军统领一职。

  因为今年南方大水,局势不稳,圣上将陆坤派去了南方当了一方总督,禁军统领一职一直空悬,他将陆瑾康从北疆召回,目的就是要让陆瑾康重掌禁军。

  倒也不是圣上没有别人人选,可相比起来,他更信任陆瑾康。

  这日陆瑾康又被圣上召进宫,君臣二人再次商议陆瑾康的差事,兵部尚书正好带着单州守备因剿匪重伤的消息,陆瑾康心头不由一喜。

  真正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啊!

  单州是京城往南一个比较大的州府,属于丘陵地带,山不算高林也不算密,南方往京城来的商队时常被山匪袭击,单州守备看看剿匪却总是剿而不尽。

  今年圣上给单州守备下了死命令,必要剿灭单州境内的这些山匪,还当地百姓一个清平的单州府,给过往商人一条安稳的商路。

  也不知是山匪太过强悍,还是单州的守备军太过疲软,进山数次,每次大张旗鼓而去,灰头土脸而归,就算有幸摸到山匪窝也都是一个空落落的废窝,连山匪的毛都摸不到。

  这次就更惨了,单州守备大人交到线报,亲自带队前往剿匪,结果不但没将山匪剿灭,还损失了许多兵力,自己也差点被一刀砍掉脑袋,若不是亲卫舍命推了他一把,他那项上人头只怕已经落地了。

  这一战守备大人一身是血昏迷着被抬回守备营,留守的副将被吓得赶紧往京中报讯,希望朝中能增派兵力将这些凶悍的匪徒一打尽。

  陆瑾康逮住这个送到面前来的机会,向圣上请战。

  当然他这个请战可不仅仅只是带着兵力前往单州支援那么简单,自然是要将单州守备一职拿下来。

  圣上只得暗自叹了口气,单州的匪患再不除去,只怕会越演越烈,对于单州守备的表现圣上也早就失去了耐性,若不是要给三皇子一些颜面,单州守备一职早就易主了。

  单州守备姓华,乃三皇子的舅父。

  如今却不能再听之任之了,正好他也受了重伤,不如让他回京城养伤,重新找个有能耐有实力的人前往单州担任守备。

  圣上是真的没想到让陆瑾康去单州当那劳什子的守备,偏陆瑾康自告奋勇要去单州,而兵部尚书居然还连声附和,气得圣上差点背过气去。

  朝中又不是无人可派,陆瑾康这样的人才,去单州当守备真正是大材用。

  总之圣上就是一句话,派陆瑾康带兵去剿匪可以,当守备却是绝对没有可能。

  陆瑾康从宫中回来,面对苏云朵期待的目光,只能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如今方知,太得圣宠也是种负担!

  宁忠平带着从西大营中挑选的千名士卒赶往单州剿匪并接任单州守备的时候,陆瑾康正式卸任北疆大帅,重掌禁军。

  北疆的帅印,正式落在陆瑾臻身上。

  镇国公府依然屹立在东凌国权力的顶端,深受圣上的信任和赏识。

  苏云朵因为无偿交出了康云酒坊和康云牧场,圣上不但给予了丰厚的赏赐,还打算下旨由乐游酒坊继续为京城以及南方的军营提供医用白酒。

  不过这个旨意却被苏云朵直接拒绝了,既然要交就交个彻底!

  乐游酒坊从此只酿酒,而且以酿造果酒为主。

  在与圣上派去的官员完成康云酒坊的交接之后,张平安和柳家林带着各自的家人从北疆返回京城,两人继续为苏云朵工作。

  柳家林成了苏云朵的总账房,张平安则一生都在乐游酒坊以研发各种果酒为乐。

  张平安从北疆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刚刚酿成的沙棘果酒。

  沙棘果酒甘润醇厚酸甜爽口,具有祛痰、利肺、养胃、健脾等功效,连续研究了几年,今年终于研发成功。

  因为数量不多,全部被送进了镇国公府。

  沙棘果酒送到镇国公府的时候正是除夕夜,于是就成了镇国公府除夕的家宴用酒。

  “以后咱们可就有口福啰!看看这菜看看这酒,连我这个胃口不怎么好的人都差点儿吃撑了!”放下手中的筷子,安氏扫了眼热热闹闹欢聚一堂的儿孙们不由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苏云朵与陆瑾康相视一眼,不由都笑了。

  虽说陆瑾康被圣上留在京城,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责任也会给他们带来诸多的烦扰,可是面前欢乐、老人的笑颜,孩子们的欢笑,却实实在在冲散了心底那丝遗憾。

  苏云朵觉得她与陆瑾康想要的无非是亲人能够过得平安喜乐,那么无论身在何处又何妨?!
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http://www.fyxsw.cc/xiucaijiadeqiaochangnv/,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最强弃少绝世唐门仙道九绝花掉1000000亿登临仙古六界门暗月战纪龙纹战神登仙之极笑踏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