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玄幻奇幻 > 大明佛 > 第六百五十章 转世事

    第六百五十章 转世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法律宗循规?

      悟虚打量着这佛修,心中有些好奇。法律宗,顾名思义,应该是以戒为师,诚如其所言,知法守戒,以此修行;但具体怎么修行?修行之初,如何保护自己,在这个修士的世界?悟虚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守戒,便能修行,或者说便是修行?这不是那种泛泛而谈的修行,是真的能够吸纳灵气,成为修士,可以有诸多神通的修行。佛门常讲修行不讲神通,那是另外一层意思。你若不能吸纳灵气,诸多神通,在这个修士世界,如何生存发展?

      眼前这法律宗循规,真人境界,他又是如何修行,有何神通?

      所以,悟虚不想这么早和其辩论佛法,而是想先打一场再说。

      恰好,这循规不过真人境界,悟虚可以假扮同境界魔僧,张狂无礼地和其打一场。

      所以,悟虚直接出手了。灰白色骷髅头,一颗颗飞出来,直奔循规而去。

      循规诵了声佛号,浑身金光。那些阴森森的骷髅头,一接触金光,便迅速消散于无形,连一丝青烟都没有。

      悟虚再使出白骨剑,却不料,白骨剑触碰到金光之后,也是如此。

      虞仙子和李明珊,在一旁都有点看呆了。

      悟虚随即罢手,“守戒断缘,诸法不沾。”

      (稍加譬喻解说,你戒了酒,断了酒缘,便不会因酒误事,酒驾也不会发生,别人代驾想坑你也是没门。。。。。。。)

      循规,依旧合掌,“阁下原来是魔僧?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阁下为何放不下那一念?”

      悟虚嘿嘿一笑,“大师虽诸法不沾,奈何世间诸多因果诸多攀缘。”说罢,竟将白骨剑刺向佛像。

      循规飞飞身而起,浑身金光;那白骨剑触碰到金光之后,竟然调转方向,朝着悟虚疾射而来。

      悟虚收了反向疾飞回来的白骨剑,笑道,“守戒断缘,似乎只能自保?”

      觉察到悟虚没有恶意,那循规徐徐飞落在地,合掌答道,“所谓守戒,不独于己。凡有所见,感同身受。”

      (稍加譬喻解说,你守戒,不会公众场所大小便;自然,见到别人公众场合大小便,也会反对、阻止、举报。)

      悟虚遂合掌问道,“所谓戒定慧,守戒便能入静入定,进而吸纳灵气,得以修习?”

      这是在问法律宗如何修行入门。这其实在佛宗高层,或者一些高阶修士那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那循规看了悟虚一眼,暗道果然是没有根底野狐禅,修到了后面,便走火入魔,成了魔僧。

      “阿弥陀佛!”循规遂答道,“所谓戒定慧,真实不虚。戒,方能定,方能修。”显然是承认了悟虚所言不虚。

      悟虚淡淡一笑,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吾走南闯北,云游四方,见那么多的凡俗之人。虽虔诚守戒,似乎也不能定,不能慧,不能修。”

      “阿弥陀佛!”循规又看了看悟虚,摇了摇头,那神情好似悟虚朽木不可雕也,最后又有心点拨了一句,“阁下于静中修炼,难道不是如此吗?”

      他视悟虚为魔僧,是以说的是静中修炼,而非定中修炼。

      悟虚猛然醒悟。所谓戒定慧,悟虚是理解和认可的。但自己一直是囿于自己前世经历,一直将其当做一种自身修养的提升方法。这其实是自己前世世界,没有灵气之缘故。而如今这时空,是有灵气的!只要能定,则自然而然,吸纳灵气,修身养性,踏入修行。

      (这里要说明一点,从修行的角度来说,所谓戒定慧,其实戒而后定,在定这个阶段,便能修行。最后一个慧,其解释,则是各宗各门,众说纷纭。)

      “众生蒙昧,攀援附会,沉溺于色相之中,贪嗔爱痴种种,不能戒,不能了,便是不能定,不能修。”循规见悟虚恍惚中似乎有所悟,便又朗声说道。

      听着循规的话,悟虚脑海中千头万绪。

      所谓众生,自然包含了凡俗之人,也就是说,凡俗之人也可以戒而能定,定而能修。所谓佛法无边,普度众生。。。

      所谓凡俗之人,若要能修行,须得有所谓资质或灵根,在这里,似乎也可以不需要了。或者说,能戒,便是所谓的资质。。。

      还有那未来印,此印可凝聚神识共享共用。若凡俗之人能够戒而后定,再有此未来印相辅助,似乎修行的把握更大。。。。

      想到这里,悟虚恨不得马上去实验一番,举目一望。那循规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阿弥陀佛!多谢大师指点迷津。”悟虚对着循规合掌恭敬言道,“不知大师是否常驻此处,小僧虚妄也好时常前来请教。”

      “阿弥陀佛!”循规答道,“慈恩寺原本乃莲华宗所属,贫僧也是暂居此处。”说这话时,其眼中流露出一丝怅然。

      悟虚,心中又是又是一咯噔。自己怎么将此关节忘了?这慈恩寺本是莲华宗在京城的据点,自己这次过来,原本也存在些故人心思,却想不到遇见的主事之人,却是法律宗的循规。莲华宗,似乎在佛宗之中备受打压,难道已是这般的不堪?

      悟虚,尝试着问道,“小僧也曾听闻慈恩寺乃是莲华宗所属。但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却是有劳贵宗入驻?”

      “阿弥陀佛!”循规诵了声佛号,并没有回答,只对悟虚说道,“阁下三人,前来游历,我等自然欢迎。但有一条,寺中后院,现有贵客,还请莫要再往里去。”说罢,便要离去。

      却不料,那正在与李明珊游赏壁画的虞仙子,忽然出声道,“大师请留步。”

      循规停下脚步,合掌含笑,“但不知这位女施主有何赐教?”

      虞仙子看了看悟虚,又看了看循规,方才说道,“佛门之中,有转世轮回一说,不知是真是假?”

      循规沉吟片刻,答道,“转世未必,轮回确有。”说罢,指了指殿外水池之中的莲花,“花落花开,转世乎?轮回乎?”飘然而去。

      悟虚,取出些许灵石,置于香案之上,随后又对着殿中佛像拜了拜,方才带着虞仙子和李明珊二人出了大殿。

      出了大殿,没走几步,虞仙子忽然问道,“转世未必,轮回确有。悟虚大师做何解?”

      悟虚,苦笑而答,“这句话,甚是简明,还要何解?”

      旁边水池,莲花朵朵,因有暗香,所以于昏暗中依旧甚为晶莹圣洁。

      虞仙子忽然抬腿,踏进水池。半身水下,宫袍浮于水面如画;半身水上,烟波流转,如莲盛开。一朵一朵,她的身影却是不见了。

      忽然,朵朵莲花只之间,有铁甲骏马从水底嘶鸣飞出,虞仙子坐在马背上,浑身甲胄,一手紧拽缰绳,一手高举长剑。目光坚毅,怒视前方。

      片刻之后,一切散去。虞仙子端坐在莲花之上,笑吟吟地看着悟虚和李明珊,“是这样吗?”

      悟虚与李明珊相视而笑,“似真似幻,如梦如幻。”谈笑间,也踏入水池,各选了一朵莲花,坐了上去。

      “此间甚好,今夜便在此,端坐莲台。”悟虚言道。

      “悟虚大师关于那赵彤之故事,似乎并没有讲完吧?”虞仙子,徐徐问道,“那赵彤魂飞魄散之后,又如何?悟虚大师便没有再去寻找?”

      悟虚苦笑一声,“魂飞魄散,纵有轮回也恐难入,如何找得到?”

      “但大师不是认为本宫无论相貌神情,都极似那赵彤,觉得本宫藏着她的一缕芳魂?”虞仙子说罢,忽地嗔笑一声,对着李明珊说道,“这世上的男人,果然如师尊所言,都是些喜新厌旧没心肝的。”

      李明珊也笑了笑,轻抚长剑,“悟虚大师,若虞仙子是那赵彤轮回,你认不认?你若不认,李某也要找你仗剑而问。”

      虞仙子,随即更是柳眉一竖,“岂止仗剑而问,合该剁成肉泥,扔到这池子里喂王八。”说完,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明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悟虚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便在这小小水池,莲花朵朵,似真似幻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上空掠过,直飞而去。

      悟虚,止住了笑,敛眉而望,这身影颇似多吉。

      算起来,自己与多吉已是许多时候未曾见,未曾联系了。到了后面,人世间,便是如此;到了天外天,玄阴星,更是如此。似乎,已然处于相对的立场,没必要有相见的尴尬。

      悟虚叹了一声,对虞仙子和李明珊说道,“此处后院,似乎有佛门修士集会。我等还是出去吧。”

      虞仙子,笑道,“他们集会他们的,我等于此,有何相扰?”

      悟虚沉吟片刻,遂说道,“也罢。且再讲讲那赵彤的故事。”

      话说赵彤身陨,乃至魂飞魄散,悟虚等便以为她已不复存在,便有轮回,也不过化于诸般,散落四周,也许若干年后,某个春天的花藏着她的容颜,某个夏天的风可能有她的微笑,某座山上一棵青松上,一道断断续续的疤痕也许便是她曾经的纤眉。。。。。。

      但却有大修士,告诉悟虚,她收了赵彤部分魂魄。

      悟虚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虞仙子,“当时大自在宫也有插手庐山之事,而且赵彤便是拜在大自在宫宫主门下。”

      “所以,大师的意思,我师尊当时也收了赵彤部分魂魄,然后便有了本宫?”虞仙子,兰心蕙质,一下便举一反三。

      悟虚点点头,“当初庐山之事,据小僧所知,幽冥星的掩月宗、驭兽宗,玄阴星的六宗,皆有插手。”

      虞仙子忽然一笑,“有个问题,不知大师想过没有?”

      悟虚微微摇头,示意其继续。

      虞仙子从莲花上下来,站在水中,背对着悟虚,淡淡说道,“设若本宫便是师尊用那赵彤部分魂魄造就而成,那么赵彤其他魂魄,是否也已经被塑造成其他人?”

      悟虚一愣,虞仙子的话不无道理,沉吟片刻,缓缓答道,“若是这样,也好。”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虞仙子忽然转身,对着悟虚和李明珊含笑说道,“不过,本宫始终觉得本宫便是本宫,便真的是由师尊以一缕芳魂造就,却是不愿意再做回那赵彤。虽然听故事,那赵彤姑娘是一位了不起的巾帼英雄。”

      “说得好!”李明珊,拔出长剑,“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言罢,剑鸣不已,声声铮铮。

      掌声响起,一道身影徐徐飞来。

      悟虚凝神一看,忍不住叫道,“多吉师兄!”

      “果然是悟虚师弟你。方才听闻循规禀报,我便隐隐有所猜测,待听到赵彤二字,更是确定无疑了。”

      便只见,夜月下,多吉轻轻地飞入水池,站在了三人面前,半身绯红僧袍,浮在水面,潇洒至极。

      “果真是多吉师兄!”悟虚从莲花下来,走了几步,躬身合掌,“好久不见!”

      悟虚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多吉。

      许是修行日深的缘故,多吉如今,肤色白皙粉嫩犹如孩童,身材也变得修长起来,真真当得上玉树临风四个字。莫说悟虚,便是虞美人和李明珊,也是眼前一亮。

      “这两位想必便是大自在宫的虞仙子和紫阳剑宗的李道友。”多吉与悟虚对视一番之后,朝着虞仙子和李明珊看了看,合掌含笑。

      虞仙子,李明珊,分别回礼。四人遂各自寻了朵莲花,坐了下来。

      “此次玄阴大比,我料定师弟你会来,亦有了些准备,却不想这般早便相会于此。”多吉,盘着双腿,手拈兰花,对着悟虚轻声言道。

      其语殷殷,悟虚急忙回道,“多谢师兄挂念,本次雍州使团只作观摩,想来不会有太大的事。”

      多吉欲言又止地摇摇头,然后侧身对着虞仙子笑了笑,“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来日种种又如何?”

      “还请多吉大师请教?”虞仙子,微微一笑。

      “阿弥陀佛!”多吉,垂首,低声诵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此番话,出自《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无心之谈,破相说空。但此刻多吉,借着虞仙子方才两句“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说出这段经文,却似乎有所指。

      虞美人凝目,“世尊说法,义趣深远。可惜本宫修的是魔道,不能与多记大师参禅说法。”

      多吉,也不恼,笑了笑,反倒复又对虞仙子合掌行了个礼,“昨日是魔,今日未曾不能成佛。譬如李道友,便是如此。”

      李明珊脸色微变,悟虚也愣了愣。李明珊在庐山入魔,许多人都知道,多吉知晓也不足为奇;但李明珊后面,将星云竹炼化入己身,脱离了魔道,这件事,知晓的人可谓寥寥无几。要知道,悟虚、李明珊,此刻都还是假扮成魔修的,并不曾撤去伪装。999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恭喜师兄,师兄莫非修成了佛眼?”悟虚合掌问道。

      佛门之中,除却肉眼,还有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一说。无论天眼、慧眼、法眼、佛眼,都极其玄妙,极难修成,佛眼更是难于天眼。悟虚之前在人世间,曾经自以为修成天眼通,但后来发觉不过是只能对付一下凡俗之人罢了。

      多吉摇摇头,“佛眼须得诸佛诸大菩萨方能开显,我何德何能?”说罢,话锋一转,“此次大比,第一次,头一遭,意义深远。师弟,遣送使团,只谓观摩,恐怕亦非本意。”

      悟虚答道,“大比又如何?大道难道是比出来的?大道常在,因果循环,在在处处皆有华香。”

      (金刚经,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多吉,点点头,“看来师弟此番也是有备而来,师兄我也就放心了。”说到这里,多吉抬头望了不远处大殿一眼,“师弟与虞仙子、李道友乔装打扮,想必不欲引人注意。方才万通阁出事,如今京城查验更紧,不如暂且留在慈恩寺。闲暇之时,我等也可时常聚聚。”

      悟虚沉吟着问道,“方才循规大师言道,寺中后院,现有贵客,我看师兄今晚也亲临此处,我等三人住在这里,会不会不方便?”

      多吉,笑了笑,“师弟,真的是做什么都入戏。循规不过一真人修士,却劳师弟直呼大师。”说罢,站起身来,“后院有一相对独立别院,面积不大,住几个人,却也足够宽敞,平时日用所需自有专人负责。”

      多吉一边说着,一边引着悟虚三人,循着一条时隐时现的水渠,拂柳穿廊,薰衣过墙,最后来到一处幽静院落。

      小门虚掩,进去之后,两侧花草错落有致,前面则似乎别有洞天,被一团灵雾笼罩着。

      只见,多吉手结莲花,默诵真言,腰间忽然飞出一道金光,直射前方。空灵木鱼声随即隐约响起,灵雾徐徐散去,一道青石拱桥,桥下水波荡漾,时见锦鳞跃空。石桥对面,金光一片。

      多吉取出三枚巴掌大的木鱼形状的玉雕,分送给悟虚三人,“持此信物,可自由出入此间。”

      悟虚眼尖,见其腰间挂着一个一模一样的玉雕,不禁笑道,“原来此乃师兄清修之所,我等进去,不会有什么不便吧?”

      话虽如此说,却是脚步不停,随着多吉朝里走去。

      “我平时很少来此,”多吉,合掌言道,“里面有许多独立空间,师弟你,还有虞仙子和李道友,若是不放心,也可在里面自行布置结界。”

      虞仙子和李道友二人,笑了笑,“多吉大师说笑了。”

      如此说着,四人走下石桥,穿过金光。

      小溪流水,桃红柳绿,不远处草庐数间隐现,再远处又有数个塔尖耸立。

      四人徐徐朝里走去。

      “曲径通幽,兜兜转转之间,却是将这丛腊梅看了个遍。”悟虚含笑点头,却忽然见到一尊佛像立在那丛左看稀右看密的腊梅边。

      这佛像,似乎有些灵韵?似乎前面也有不少,当时只看到了一角,自己当作假山去了。。。。。

      “听闻悟虚大师说,多吉大师原本乃雪域之人,却不想喜欢这江南风景。”虞仙子,忽然笑道。

      “虞仙子真是博文广识,连人世间的事也知晓不少。莫非仙子真是那赵彤转世?”多吉,忽然停下脚步,正对着虞仙子。

      一声冷哼,从走在最后的李明珊嘴里传了出来。

      悟虚一惊,回头望去。

      花草遮掩下,多吉和虞仙子两人,身影相对,相距不过一指。但很快,两人旋即各自退了一步。

      “师弟,方才我看了看,虞仙子不像是那赵彤转世。”多吉走上前来,对着悟虚轻声言道。

      声音虽小,后面的虞仙子和李明珊却也听得清清楚楚。

      气氛随即莫名轻松了许多。

      悟虚随即哈哈一笑,“有劳师兄费心了。”遂又对虞仙子躬身合掌,“那赵彤乃我等人世间好友,仙子长得与她颇为相识,是以多吉师兄方有此举。还望仙子莫怪。”

      多吉遂又转身,与悟虚一般,躬身合掌,算是赔罪。

      虞仙子,方才冷若冰霜地点点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