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玄幻奇幻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第143章 乱

    第143章 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江远用眼神示意两个看店的兄弟,他们连忙上前拦住了艾庞和高守。

      “江远,你应该知道我们来干嘛的吧?”艾庞苍白消瘦的脸上勉强扯开一抹笑容,“上次你说帮我们治病,让我们用那幅母子猴图当报酬。”

      “我同意了,你给我俩治病吧。”

      江远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他们身上散发的灰色光晕比韩梅还强,可见是命不久矣。

      可江远却没有帮助两人的打算。

      看了眼艾庞手里的画轴,江远缓缓摇头,“这幅画的确很不错,但也没到让我几次开口的地步。”

      “上次我主动问你们要,结果你们拒绝了。”

      “那你们就留着自己收藏吧。”

      艾庞的脸色很是难看,说话也有气无力的,“江远,明人不说暗话。”

      “你帮我们俩治病,这幅画我就送给你。”

      “你要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在三十万左右,你稳赚不赔。”

      “难不成你还不满足,想坐地起价吗?”

      江远冷漠地看着艾庞,“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治不了你们的病,你们可以走了。”

      高守顿时急了,“江远!”

      “我们大老远从江都赶过来,还带来了这幅画,已经是诚意十足了吧,你还想怎样?”

      江远‘呵呵’一声,“明告诉你们,我就是不想帮忙。”

      一听这话,艾庞心里压制住的火气顿时爆发了。

      “江远,你别不识好歹!”

      江远都快气笑了,这俩人都命不久矣了,还敢放狠话呢。

      江远可不惯着他们,给两个兄弟递了个眼神,便见他们直接把艾庞两人赶了出去。

      艾庞和高守站在门口,又软硬兼施地说了好一会儿。

      可江远却是一句话都搭理。

      高守脸色铁青,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这一咳嗽,就咳出了不少鲜血。

      他满脸阴婺地看向艾庞,“不能再等下去了,既然说不通,那就想办法逼他给我们治病!”

      “李舍辉不是在滨海嘛,十年前咱们和他打过交道,是个狠人,有他出马的话,不怕江远不听话。”

      艾庞犹豫了,“李舍辉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咱们找他帮忙,怕是要大出血。”

      “命都快没了!”高守低吼了一声,“别废话了,我给他的手下大熊打电话,让他帮忙约个时间见一面再说。”

      ``

      店里。

      谭松喝了几杯茶,忽然感觉浑身燥热起来。

      更关键的是,他隐约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好像真的发生了好转。

      他终于能抬起头做人了~

      “佳月,江远这里没啥好玩的,我带你在滨海到处逛逛?”

      李佳月性格比较清冷,整个人显得很是安静。

      她轻轻摇了摇头,不经意地瞥了江远一眼,缓缓道:

      “谭松,你自己去玩吧,我还有点儿私事儿要去处理。”

      谭松愣了愣,“滨海有你的朋友吗?你有什么事儿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处理就行了。”

      李佳月却是眉头微皱,“我说了,是私事儿。”

      谭松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真不用我陪你去?”

      李佳月没有回答,直接走了出去。

      等她走远之后,江远才皱眉道:

      “这个李佳月什么来头?”

      谭松叹了口气,“不是和你说了嘛,是我的高中同学,我高中的时候暗恋了她三年。”

      “她可是我们高中的校花呢。”

      江远却是摇了摇头,“我觉得你们不合适,她比你成熟。”

      “佳月是单亲,从小跟她妈妈长大,早熟也正常。”

      谭松白了江远一眼,“你自己还单着呢,所以你的意见不值得参考。”

      江远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喝了口茶,江远赶紧换了话题,“苗婉儿怎么样了?”

      “在我家谭古楼帮忙呢,一说起她我就来气,”谭松满脸怨气,“我爸现在对她比对我还好,说她才是古玩一道的天才。”

      江远眉头一挑,“你爸是不是想撮合你俩?”

      谭松点了点头,“我爸是有这个想法,可惜不切实际。”

      “我和苗婉儿不来电,平时见面了也就打个招呼。”

      “倒是你和苗婉儿挺般配的,再说了,在鬼市你··”

      江远脸一黑,“你要是还敢提那事儿,可别怪我不客气。”

      谭松‘嘿嘿’一笑,“这次来滨海找你,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前两天有京城来的人向我爸打听你的消息。”

      江远顿时心生警惕,京城来的,是马三爷的人?还是疤癞的人?

      “反正你自己小心,”谭松一边起身,一边道:

      “佳月没来过滨海,我得跟上去看看,免得她遇到麻烦。”

      江远‘嗯’了一声,心里却是越发烦躁。

      李舍辉这边的事情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处理好,结果京城那边的麻烦又来了。

      这些破事儿凑一块儿,任谁都觉得心烦。

      ··

      与此同时,京城,一个宽敞的四合院里。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给几盆兰花浇水。

      疤癞和郭远山就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

      疤癞满脸对堆着笑,轻声细语地开口道:

      “爷,过段时间就是您一百大寿了,我特意准备··”

      老者却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疤癞,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江都鬼市那么好的机会,马京承都被你抓住了,结果东西还是没到手。”

      尽管这老者语气轻缓,可听在疤癞耳朵里,却让他吓得浑身发抖,直接就跪了下来。

      “爷,您放心,两个月··不·一个月,一个月内我绝对把东西从马京承手里搞过来!”

      这老者笑了笑,把目光看向了郭远山。

      “远山啊,鬼市可是你同疤癞一起去的,以你的本事,不至于失败吧?更何况,马京承还是你干儿子。”

      “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借着这层身份,直接把那东西搞到手,反而要让马京承知道你的身份呢?”

      郭远山面无表情,只是言语同样恭敬。

      “爷,马京承没那么傻,”郭远山摇了摇头,“那碎片藏在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我问过一次就已经让他心生嫌疑。”

      “在鬼市的时候,我本来打算偷偷派人跟踪他,结果疤癞不听我的,直接让人把他抓了起来,后面才又发生了变故。”

      疤癞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

      当时郭远山的确说过要悄悄跟踪,是疤癞急功近利,直接让手下人动手抓人的。

      “郭爷,话不能这么说,”疤癞愤怒地瞪了郭远山一眼,“我让手下抓人,你不是也没阻止吗?”

      “我阻止你有用吗?你会听我的吗?”

      郭远山冷哼一声,“要不是你乱来,我也不至于被堵在船里,还差点儿丢了性命。”

      疤癞颤抖着看向老者,“爷,我真不知道会··”

      “行了,我没必要听你们废话。”

      老者轻轻笑了笑,“当年兵荒马乱的时候,马京承他爷爷得了我张家的提携,结果却恩将仇报,带着人在乌蒙山围剿了我张家的势力,害死了我父亲。”

      “我对他们马家可是恨得要死啊。”

      老者的笑容里充满了寒气,“疤癞,你还是太嫩了一点,这件事情就暂时不要管了。”

      “远山,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东西给我带回来。”

      郭远山点点头,“只要有一个人帮助,我就有把握在一个月之内拿到东西。”

      “谁?”

      “滨海一个叫江远的人。”

      疤癞脸色大变,“郭远山,你居心何在!”

      “那个江远坏了我们的好事,你居然还想找他合作!”

      老者一巴掌扇在疤癞脸上,神色忽然变得不悦,“聒噪!”

      “我不管找谁合作,不管用什么方法,一个月内,把东西交给我,到时候我要看着马京承跪在我面前求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